第1章 第一个顾客
    我叫林飞,一个不入流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与许多没钱没背景的年轻人一样,无法在大城市扎根,索性回到老家所在的县城,找了一份饿不死但吃不饱的工作。我是个年轻人,人生中最应该拼搏的阶段,却窝在一个贫困落后小县城,要说心里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直到有一天,我在路边的围墙上,发现一则棺材铺低价转让的小广告。我有个发小,高中读完就在家里的资助下开了个棺材铺,两年下来不但把本钱赚回来,还给家里修了二层的小洋楼,把村里人都羡慕的不行。他跟我说这年头死人钱好挣,我们这里的风俗,讲究入土为安,都喜欢把过世的亲人风风光光的葬在祖坟,出手也比较大方。所以,我一狠心跟家里借了五万块钱,接手了这家棺材铺。棺材铺的位置在县城的边缘小镇上,靠近山区比较偏远,但正是这种对土葬有着根深蒂固的思想的地方,棺材的销路才比较好。交完所有的费用,老板把棺材铺的钥匙放到我手里,并叮嘱了我一句天黑后不能开门就匆匆离开。想不到自己这就当了老板,我很兴奋,当天就搬过去,忙里忙外的打扫卫生,满脑子都是对新生活的憧憬,没注意到天是什么时候黑的。这条街上的铺子本来就不多,此时全都关了门,外面又黑又静,只有我的棺材铺还亮着昏黄的光。想起原来老板的叮嘱,我放下手里的抹布正打算关门,一个抽旱烟的老头抬脚跨进店里。“哟,这家铺子换老板了啊!”他一进来就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看起来很和善。“是的,大爷,我叫林飞,请问您怎么称呼?”我带着笑容热情的招呼,“新店开张,棺材和纸货全部打八折!”“叫我刘老汉就行。”老头在铺子里转了一圈,伸手在一口棺材上摸了摸,露出满意的神色。“这棺材不错,比我儿子给我准备的那一口好多了。”有些老人在年纪大了以后,都会提前为自己准备好寿材,就怕到时候走的快来不及,这个老头应该也是一样。“您要看中的话就订下来,您是我第一个顾客,我给再您打七折。”上一任老板走的匆忙,铺子里的存货都白送给我,我卖多少就赚多少,所以打起折来也是不遗余力。做生意都讲究个吉利,如果能在开张第一天就做成一单生意,说不定以后都能顺顺利利的!“行啊,你算算得多少钱。”看起来老头对我的折扣很心动。我相当惊喜,马上从柜台里拿出价格表,用计算器算出折后价,并主动抹去零头。“一共1440,您给1400就成!”老头很爽快,价都没有讲就付了钱,然后给我报了一个地址,让我第二天送过去。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做成了第一单,我满心欢心的把老头送出门,数了数他给的崭新钞票,不由得感慨,死人钱果然好挣。一整晚我都喜滋滋的,感觉两层小洋楼正在朝我招手。第二天一早,我就联系了一个送货师傅,把棺材给老头送去。等我到了地方,发现这家人院子里传来阵阵哀乐声,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手臂上都戴着黑色的袖章。原来这棺材不是老头给自己定的,而是给家中去世亲人用的。我让送货师傅把小货车停在外面,自己先进院子找老头。院子两边摆着不少花圈,最中间的屋子挂着白幔,有几个身穿孝服的人在门口边哭边烧纸,看样子是灵堂。“请问,刘大爷在吗?”我走过去礼貌的询问。话一出口,烧纸的人全都停止哭泣,抬起头来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我有点奇怪,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着没什么异常,又问了一声。“我找刘大爷,请问他在吗?”“你是谁?找我爹......有什么事?”一个皮肤黝黑脸色憔悴的中年汉子站起来,眼睛因为哭泣有点红肿,看我的眼神越发奇怪。我露出微笑:“这位大叔,节哀啊!刘大爷昨天晚上在我那定的棺材,让我今天给送过来,你看你们谁来收一下......”“你瞎说什么?!昨天晚上我爹怎么可能找你定棺材?”我话还没说完,中年汉子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叫起来。其余人也都露出恐惧的眼神。看他们反应这么大,我还以为是自己找错地方了,连忙跟他确认地址。“小岗村,刘永和家,是这里吧?”“是这里。”中年汉子的脸色有点白。“那就没错了,就是刘大爷定的,他让我把棺材送到这个地址,钱已经......”“绝对不可能!”中年汉子的神色很难看,伸手指向供桌上的遗照,“我爹前天就已经走了!”走哪去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朝遗照看过去。黑白照片上是一个笑容和善的老人,怎么和昨晚来买棺材的刘老汉有点像?我有点懵,仔细盯着照片上的人看了看。等等......那不是像刘老汉,那分明就是刘老汉!我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这家死的人就是刘老汉?!可刘老汉来棺材铺是我亲自接待的,怎么可能已经死了?但是灵堂上就摆着刘老汉的照片,谁会拿自己亲人的死开玩笑?如果他前天就已经死了,那昨天来买棺材的人是谁......我手脚冰凉,整个人僵在原地。“现在信了吧,我爹昨天根本就不可能去你那里买棺材,你快点走!”中年汉子黑着脸,催促着我赶紧走人。我喉咙发干,吞了口唾沫哆嗦的问:“那,那棺材......”“还棺什么材?小老弟,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用这种下三烂的方法做生意?”中年汉子愤怒起来,捏起拳头对我比划。“我跟你说,我已经在别家订好了棺材,你最好快点滚,别耽误我家办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中年汉子显然是误会我了,直接把我撵出院子。我只好悻悻的把棺材拉回铺子,给送货师傅付钱的时候,我发现钱包里多了一叠冥币。不多不少,正好14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