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半夜的敲门声
    刘老汉昨晚给的钱正好是14张,我就放在钱包里,也就是说这个钱......“妈呀!”我吓的怪叫一声,像烫手一样扔掉冥币,坐在棺材里铺里,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开张第一天就遇上了这样的事,真是太晦气了!怪不得上一任老板要叮嘱我天黑不能关门,早就听说做赚死人钱容易遇上那种东西,以前我还不信,结果头一天做生意就撞上了。我有点害怕,可是钱已经交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才刚开始,我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吧。这一次就当花钱买教训,自认晦气,以后小心点就是。天还没黑,我就早早的关了门,缩进铺子后面的屋里。棺材铺面积不小,一分为二,前面是铺子,后面是个一居室的生活区。我在小厨房随意煮了些东西吃,就躺到床上玩手机,游戏冲淡了我心中的恐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呯呯呯!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睡眼惺忪的用手机看了一眼时间。12点14分,这么晚,谁会来棺材铺?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呯呯呯!敲门声还在继续,一下接一下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我下床打开灯,壮着胆子来到前面的铺子里,敲门声听得更清楚了,仿佛近在耳边。“谁,谁啊?”我不敢开门,朝着门口喊了一声。呯呯呯!没有人回答我,敲门声反而越来越大,卷帘门都跟着震动,就好像外面的人不是在敲门,而是在愤怒的砸门。这条街位置偏僻,又临近殡仪馆,谁没事晚上会到处乱敲别人家的门?该不会又是......我头皮发麻,止不住的胡思乱想。“你谁啊?我告诉你,你别大晚上的吓人啊!你赶快走,不然我,我对你不客气!”我鼓起勇气,虚张声势的朝门口大声喊道。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停止,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被我唬走了。我等了几分钟,始终不能放心,吞了吞唾沫,从墙角拿起勾卷帘门的铁钩,小心翼翼的靠近卷帘门,透过上面的缝隙朝外面张望。外面黑黢黢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应该走了吧?我正要松一口气,敲门声突然再次响起,差点把我的魂都吓飞。呯呯呯!整个卷帘门跟着一块震动,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撞开,我惊骇不已,腿一软直接摔在地上。呯呯呯,呯呯呯!敲门声越来越急。我害怕薄薄的卷帘门真的会被砸开,慌张的爬起来,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把柜台推到门口挡着。然后一口气跑回卧室,将门关严实,躲进被窝里。敲门声一直持续到天亮才消失。担惊受怕了一整晚,我整个人疲惫不堪,也跟着沉沉睡去。下午,我昏昏沉沉的起床,刚打开铺子门,看到外面的场景,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铺子门口有许多黑色的脚印,来来回回,就好像有人在我的门口徘徊了很久一样。我马上就联想到昨晚的敲门声,这肯定是那家伙的脚印!到底是谁,大半夜的敲门有什么目的?我一个头两个大,准备再好好查看一下脚印,没想到等我再低下头的时候却发现,脚印已经消失了。地上干干净净,就好像脚印从来没有出现过。我呆了几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没有眼花,一股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脚印能凭空消失,那绝对不是人!我是怎么撞上这种东西的?想来想去,我这几天也就遇到过一件邪乎事。买棺材的刘老汉!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他认为自己花钱买了棺材,我却没把货给他送到,所以他昨晚找我问罪来了!可这能怪我吗?他的儿子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还把我当成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奸商撵出来,要找也是找他儿子,来找我干什么啊?我又是不平又是害怕,老头子已经找上我了,我该怎么办?想了一会,我从铺子里拿了一个火盆和好些纸钱出来,就在门口烧纸钱。“刘大爷,实在是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没把棺材送到的,实在是您的儿子他不相信我啊!钱我还给你,多的就当我孝敬您老人家的!您好走!”我一边烧纸,一边诚心的请求。烧完纸,我就把火盆摆在门边,好让刘老汉知道我的诚意。希望他收了钱,就不再找我的麻烦了。然而,晚上十二点一过,敲门声准时响起,甚至比昨天更大声更强烈,有一种整个房子都在颤抖的错觉。他又来了!我惊恐到了极点,缩在被子里使劲的捂着耳朵。可那声音就想会钻洞一样,顺着我的指缝钻进耳朵,震的我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又是敲了一整夜,直到天亮才停止。我也顾不上睡觉了,跑到铺子拉开卷帘门一看,整颗心顿时凉透了。铺子门口,放着厚厚的几叠纸钱,和我昨天烧的数量差不多!完了!刘老汉不愿意收钱,他还是不肯放过我!这该怎么办?我急的团团转,又害怕又郁闷,做死人生意的那么多,怎么偏偏我这么倒霉?要不,出去躲两天?想了想还是不行,这不是长久之计,万一回来的时候刘老汉又来了呢?总不能一直不做生意吧?我愁的点了一只烟,猛吸几口冷静了一点后,目光不经意落在棺材上面。对了,棺材!我一拍脑门站起来。老头这么缠着我的原因就是因为棺材,只要我把棺材给他送过去,他应该就会放过我了。这么简单的原因,我居然才想到,也确实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被吓的乱了心神。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棺材送过去!我马上联系送货师傅,重新把棺材装上车,又带了些香蜡纸钱,火急火燎的赶到小岗村。到了刘家院子外面,我还是让送货师傅把车停在门口,自己先去给刘家人打招呼。院门大开着,上次见过的中年汉子正在院子里和几个人商量什么,好像遇到了麻烦事,愁眉不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