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还有鬼
    不可能!明明是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才不小心摔进棺材里,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我自己冲进去的呢?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中年汉子推我的,为的是报复我在他爹葬礼上‘捣乱’。可周围人都用一种怪异和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其中也包括白头发老太太,这眼神分明在表示中年汉子说的是真的。再仔细一想,中年汉子看起来是个孝顺的人,他怎么会做出这种惊扰他爹遗体的事?难道刚才那一幕是我的幻觉?可那冰冷的触感也太真实了吧!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下葬的时间要到了,我现在没功夫跟你掰扯,回头再跟你算账!”中年汉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粗鲁的将我推到一边去,与其他人一起合上棺盖。抬棺匠给棺材穿上绳索,将扁担架在肩膀上,喊了一声:“起!”所有人铆足劲往上抬,棺材一下子就脱离了地面。“好了,好了,能起棺了!赶紧的,别耽误了时间,送葬!”棺材被抬起来,所有人都很高兴,全都护着棺材出门,没有人再搭理我。一个人被留在空荡荡的灵堂,我呆呆的看着送葬队伍吹吹打打的走出院子,忽然感觉身后有点凉,就好像有人在对着我的脖子吹冷气。我哆哆嗦嗦的回头,身后只有被风吹的不断摇摆的白幔。供桌上两只白蜡烛的烛火不知道怎么变成了绿色,遗照里的人那张脸竟然变了!有些年轻,还有些熟悉......那是我!?我一个趔趄,差点站立不稳,一口气几乎喘不过来。怎么会是我的脸?再一看,遗照里的人还是刘老汉,他嘴角上翘,似乎在冷冷的看着我笑。一次眼花也就算了,接二连三的代表什么?这灵堂也太邪门了!我全身发毛,逃也似的跑出去。一口气冲进小货车,让师傅赶紧开车,直到回到棺材铺,我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坐在铺子里,我一连抽了几只烟心情才平复。不管我在灵堂经历的是幻觉还是真实,我已经把棺材送到,那老头没有理由再缠着我了吧。我这么安慰自己,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总有些不踏实。“老板,拿点黄纸。”正当我想的出神的时候,门口人影晃动,有顾客上门了。“大哥,纸货都在这里,您要什么自己挑,新店开张,打八折。”我赶紧把烟头掐灭,振作精神站起来招呼。愁归愁,生意还是要做的。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子很高,人比较瘦,像个竹竿子似的,大热天还穿着长袖长裤,也不怕热。瘦高男人拿了两叠黄纸,付钱的时候眼神古怪的看着我,欲言又止。“大哥,你有啥事儿就直说吧。”这几天,我遇到了好几次这种眼神,每次都没好事发生,心里不免咯噔一下。“老板,恕我直言,你脸色不太好,应该被那种东西缠上了吧?”“啊?”我愣了愣,不由得多看了瘦高男人两眼。他长相很普通,就是比普通人高了点瘦了点,看起来也不像道士神棍一类的人。这事儿要搁在以前,我绝对会把对方当神棍骗子打发了,但现在不一样,我是真遇上事了。“请问您是什么人?”“我就是一个过路的,好心提醒你一句。”瘦高男人表情严肃,放慢语速,一字一顿的说道,“那老头虽然走了,但今晚还会有别的鬼进你的门!”我猛的一惊,刘老汉的事除了刘家人,我谁也没告诉啊,他是怎么知道的?莫不是他和刘家人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刘家人告诉你的?”我半信半疑的问道。“我看一眼就知道,还用得着别人告诉我吗?”瘦高男人神色高冷,很不屑的样子。我还是不太相信。  这年头无利不起早,我跟他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帮我?“不信?”瘦高男人冷哼一声,把新买的黄纸抽出一张,一边嘀嘀咕咕的念叨什么,一边把黄纸折成一个三角形。然后拿起一支笔,在上面画了个类似星星的图案。“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压在枕头下面,明天一早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留下这句话,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我拿起黄纸三角形看了看,没有一点特别的,不像电视里的大师,还拿中指血画个符啥的,一时也摸不清他到底是不是骗子。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没有一个顾客上门,生意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我的心情也变得沮丧起来,甚至有些后悔接了这间铺子。但转念一想,这才开门三天,哪能这么早就看出生意好坏?天黑之前,我就关好门窗,转身回后屋的时候瞥见了放在柜台的三角形黄纸。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还是把黄纸放到了枕头底下。夜晚来临,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生怕敲门声再次响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眼皮越来越重,连着几天都没有休息好,铁打的身体也支撑不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十分踏实,梦都没做一个,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我的脸上。没事了?我好奇的拿开枕头,顿时大吃一惊。黄纸还保持着三角形的形状,不过已经化为黑色的灰烬。但这还不足以说明是黄纸的作用,我昨天把棺材送过去,刘老汉心愿满足,按道理说他本来就不该再缠着我。至于其他的鬼,我又没得罪,无缘无故的更不可能来找我。但是等到我打开门的时候,我就是不信也得信了。门外又有一串黑脚印,只是不像以前那样围着门口徘徊,而是走到门口一米的地方就停下,好像遇到了什么阻碍,停顿了一阵最后无奈离开。这黑脚印绝对不是刘老汉的,因为很小巧秀气,像是女人的脚印。还真有别的鬼打我的主意!?我实在是想不通,我是什么时候又撞的鬼。看着那些黑脚印,我又是一阵后怕。不管是怎么撞上的,幸好瘦高男人出手相救,要不然这个黑脚印就进屋了!只是那黄纸已经化为灰烬,看起来像是一次性的,万一今晚这鬼又来找我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