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吉利的招牌
    我这个时候才后悔,昨天怎么没问瘦高男人要个联系方式,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上哪里去找他啊?想了想,我决定出去跟其他铺子的老板打听,说不定有人认识他。然而悲催的是,整条街都问了一圈,不要说有人认识他了,连见都没有见过。看来如他所说,他只是偶然路过,好心提醒我一句罢了。我垂头丧气的往回走,不经意发现两个大妈在旁边偷偷看着我,嘴里嘀嘀咕咕的议论,好像在说什么胆子大。但我一回头看她们,她们立刻就闭了嘴,好像什么也没说过的样子。我也不确定她们到底是不是在说我,也没心思搭理这些爱嚼舌根的妇女。回到铺子,我刚坐下准备抽支烟,马上又站了起来。柜台上放了一张黄纸,用笔筒压着,上面用黑色的中性笔写了几个字:想彻底摆脱鬼怪,就把招牌换掉!我拿起来看了半天,字迹龙飞凤舞,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写的,落款没有姓名,而是一个类似于星星的图案。和昨天瘦高男人画的图案,一模一样!我心中一喜,莫非是我出去打听消息的时候,他刚好来找我,而我不在,所以他留个纸条提醒我?看着眼前这张黄纸,我越想越觉得可能,因为昨天他也是用同样的黄纸救的我。只是为什么要换招牌呢?我来到门口,抬头打量着门上的招牌,木头做的,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44号棺材铺几个红色大字都褪了色,看起来很破旧。除此之外,也没觉得这个招牌有什么问题。犹豫了一会,我还是决定换掉,昨天瘦高男人救了我,听他的准没错,而且这44号这个名字也不怎么吉利。说干就干,我关了门骑着小电驴赶到县城,找了一家做招牌的,把棺材铺的名字改成88号棺材铺。我给老板加了钱,让他赶工今天就给我做出来,老板也不含糊,下午就做好给我送来了。旧招牌拆下来的时候,老板说这是块好实木料子,问我还要不要。我想也没想就送给他,老板很高兴,连安装费都给我免了,装好新招牌以后就带着旧招牌离开。站在门外,看着崭新的招牌,我满意的长出一口气。我已经按瘦高那人说的做了,今后那些鬼东西应该不会缠着我了吧。晚上,我照例躺在床上玩手机。这条街天一黑就没人了,我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一个人呆着容易胡思乱想,所以晚上我都靠玩游戏打发时间。正打的起劲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是外面的声音,但过一会就发现不对劲了。那声音离我很近,好像就在棺材铺里。声音时大时小,就像是有人在铺子里来回的跑动,还伴随着小孩隐隐的笑声。经历了老头的事情,我总是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早早关好门窗,这个时间铺子里怎么会有孩子?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咽了咽唾沫,壮着胆子下床走向铺子。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声戛然而止。我打开灯的开关,昏黄的光线照在铺子里,除了几口黑色的棺材,什么也没有。是我听错了?正当我惊疑不定的时候,脚步声又猛的在我身后响起。哒哒哒。声音很轻但是很清晰,像是有个孩子在后面快速跑过。“谁?”我大喊一声,回过头去,隐约看见一个很小的黑影闪进卧室里。“谁啊?”我拿起关卷帘门的铁钩,追进卧室当中,又是什么都没看见。“麻蛋!到底是谁啊?给老子滚出来!”我受够了这种诡异的现象,一时间愤怒大过了恐惧,在卧室里大声的嚷起来。“要来就给老子一个痛快,躲躲藏藏的算什么本事?”“呵呵!”片刻之后,一声冷笑从床底传来。“躲在床底下是吗?看你大爷把你揪出来!”我紧握铁钩,打开手机的电筒,俯下身往床底下一照。想象中的恐怖场景并没有出现,床底下除了灰尘和我臭鞋以外,什么都没有。怎么回事?又特么的听错了?我很无语,准备从床底下退出来,地板突然裂开一条黝黑的口子,像一张大嘴一样把我吞了进去。四周全是浓的像墨一样的黑暗,我仿佛跌入一条无底深渊,身体不断的下坠......“啊!”我大叫一声坐起来,后背一片冰凉。是梦?环顾四周,昏黄的光芒照着小小的卧室,我正好好的坐在床上,手机就在身边,已经没电了。“看来是玩手机的时候睡着了,做了一个噩梦。”我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觉得自己是被着几天的事弄的神经过敏了,我已经按瘦高男人的指点换了招牌,怎么可能还会遇上鬼?后半夜没有再做噩梦,直接睡到了天亮。简单的洗漱过后,我出去买早饭。刚走到门口,忽然感觉头顶一凉,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朝我砸来。我慌忙向前一扑,嘭的一声,那个黑影擦着我的后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好险!我惊魂未定的站起来,回头一看,傻眼了。差点砸中我的东西,正是昨天新换的招牌!咋回事,招牌没挂好?我顿时就来气了,这狗老板,我都给他加钱了他还不把事情干利索,差点害我一命!不过我现在去找他他肯定不会认账,只有自认倒霉。我找来一个梯子,重新将棺材挂上去,用钉子钉牢实,用手使劲晃都不松动才放心。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到了晚上,我又做噩梦了。梦里,我打着手电筒趴在床底下,似乎在寻找什么。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可就是醒不过来,意识很清醒,身体却不受控制。整个人像提线木偶一样,使劲的用手挖着床底的地板,指甲盖挖翻手指头全是鲜血也不停手。仿佛地板下藏着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不管怎么样都要得到。挖着挖着,地板突然又裂开了,我再次掉入那个黑色的深渊当中。这一次我没有马上醒来,而是落在了一个奇怪的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