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在棺材中醒来
    这个屋子四面都是墙壁,没有门也没有窗,正中间摆着一口大红色的棺材。那种红像鲜血一样,红的很狰狞。咚,咚,咚!突然间,棺材里发出沉闷的敲击声,我机械的走过去,伸手去推棺盖。棺材露出一条黝黑的缝隙,冒出丝丝寒气,我很害怕,可身体不受控制的探头朝里面看去......“啊!”我尖叫着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冷汗淋漓,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这诡异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已经亮了,我迟迟不敢下床,生怕脚一着地,地板就会裂开一张大口把我吞下去。纠结了很久,我最终还是跳下床,几步跑到窗口拉开窗帘。明晃晃的阳光照进卧室里,我终于有了一丝安全感,咬着牙蹲下身,鼓足勇气朝床下看去。还好,床下什么也没有。我松了一口气,去卫生间里洗了个冷水脸,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脸,心中惊疑不定。我的十个手指头好好的,表明昨晚那一切真是只是个梦。可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弥漫在心头。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生意不能不做,钱已经投进去了。五万块虽然不多,也是我父母辛苦存下来的血汗钱,就算不做,也要把本钱赚回来才行。甩了甩头,我来到铺子上,拉开卷帘门,想到昨晚招牌掉下来的场景,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抬腿跨出了店门。双脚刚一出门,我立马又感觉头顶一凉,赶紧朝前扑去。嘭!又是一声巨响,我回头一看,招牌再次落在了地上,这一次摔的四分五裂!寒意蔓延我的全身,昨天是我亲自将招牌重新钉上去的,非常牢固,怎么可能又落下来?而且,还是专挑我从下面走过的时候!瘦高男人不是说换了招牌就好了吗?怎么会这样?我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老弟,招牌还给你,我不要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茫然的转头看去,竟然是做招牌的老板。他抱着44号旧招牌急急忙忙的跑下车,把旧招牌放在门口,一脸的紧张和恐惧。“招牌我还给你还不行吗?钱我不要了,你让那些东西不要再来找我!”接着,他塞了几张钱在我手里,飞快的开车离开。旧招牌有什么问题?什么东西去找他了?看着摔的四分五裂的新招牌,和放在门口的老旧招牌,我脑子里有一连串的问题。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按瘦高男人说的做了,应该不会再撞鬼才对。难道说是人为?我才刚接手棺材铺没有几天,也没得罪谁啊?我想起前两天有大妈在我背后议论我的事情,决定去找邻居打听打听。谁知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一脸讳莫如深的摇头,说自己不知道。这条街的人很古怪,我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把生意做下去。想了很久,始终不甘心,决定再观察两天,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有问题,再离开也不迟。我重新找来梯子挂上老招牌,把门口收拾干净,打开门做生意。晚上,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刘老汉、瘦高男人、噩梦、招牌,邻居的古怪表现......这些事就像乱麻一样纠缠在一起,完全理不出头绪。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这一晚我睡的出奇的沉,没有听到怪声,也没有做噩梦,只是醒来的时候,天好像还没亮。我翻个身,伸手去摸枕头下的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床不知怎么变得特别狭窄,四周还多了围栏。不对!这不是床,是棺材!我脑子嗡的一声,浑身都开始颤抖,莫大的恐惧笼罩着我。我怎么会睡在棺材里?惊慌失措之下,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推开棺材盖子,手脚并用的爬出棺材,哆哆嗦嗦的站在铺子里面。铺子里一共有四口棺材,送给刘家老头一口,还剩下三口。我正是从其中一口棺材里爬出来的,对于昨晚我是如何睡进去的,我毫无印象!棺材根本就不是给活人睡的,这意味着什么?没出息的说,这回我是真的怕了,仅存的那一丝犹豫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我打开铺子的大门,一口气冲了出去,站在阳光下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我不清楚这一切是鬼干的还是人为,我只知道这棺材铺我是不能再开下去了!钱重要,可是命更重要,我还年轻就这么折在这里,谁给爸妈养老送终?下定决心,我鼓起勇气返回铺子当中,拿出我的手机给房东打电话,想跟他说退掉铺子的事情。可悲催的是,连打了好几个,房东一直都没接。房东的电话是上一任老板留给我的,我怀疑是他留错了号码,又给他打过去,可让我不解的是,他的号码变成了空号。空号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这个号码就不存在,二是这个号码被注销了。我给上一任老板打过电话,可见这个号码是存在的,那就说明是他把号码注销了。接手铺子的时候就听他说,他家里有事要离开本地,这才几天时间,至于走的这么急吗?我只好继续给房东打电话,一直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被坑了,这间棺材铺肯定有问题!可我的房租已经交了,那是我父母的血汗钱,无论如何我也要拿回来!我又恨又怕,找到一个议论过我的大妈,给她一人塞了两百块钱在手里,她才把我拉到角落里,偷偷摸摸的告诉我真相。“这房子死过人!”大妈看了两眼四周,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对我说道。“死人?凶宅?”我心里咯噔一下。这铺子果然有问题!“到底怎么回事,大妈,你快给我说说啊!”“在你之前还有三个老板,你是第四个。第一个老板在四年前租的这家铺子,有个漂亮老婆和听话的儿子。”儿子?我本能的想到噩梦中小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