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过人的房子
    “第一个老板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的,一年下来赚了不少钱,当时把我们这条街上的人羡慕的不行。可谁知道,他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别人好上了!”大妈继续说道。“那天他出去进货,走到一半发现钱没带够,又回棺材铺去拿钱,听到里屋有男人的声音。他进去一看,自己老婆正和一个野男人在床上滚哩!”“他那个气啊,当时就从厨房里拿了菜刀,要砍了那个男的!他老婆死命的拦着他,那野男人就趁机跑了!后来,老婆跪下来哭着跟他认错,他见孩子还小,心一软就原谅了她。”大妈说的绘声绘色,就像她亲眼所见一样。“一家人还像以前一样过日子,我们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可没成想,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他老婆孩子。”我问:“他老婆带着孩子跑了?”“当然不是!听说,是他不知道怎么发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一怒之下把老婆孩子都给砍了,尸体就藏在床底下!后来,隔壁的人闻到臭味感觉不对劲报了警,等警察到的时候,他自己也吊死在屋里了!”想到自己每晚都在藏尸的屋子里睡觉,我毛骨悚然。“自打那以后,这个房子就不太平。晚上,总有人听到房子里有男人和女人吵架的声音,还有孩子哭的声音,还有人看到黑影在里面走动!所以在这条街上,没人敢在晚上开门。”我越听心里越往下沉。“第二年,这家铺子又租出去了,不过没多久,老板就吊死在里面。然后就是去年,第三个老板来了,经营到你接手,他倒是运气好,发现有问题就把铺子给转让了。”说完以后,大妈同情的看着我,叹了口气。“小伙子,你早点离开这家铺子吧,年纪轻轻的,别把命搭在里面!”怪不得上一任老板要把铺子低价转让,连存货都不要,怪不得他这么着急离开。我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百遍,这家伙早就知道铺子有问题,却还转给我,这简直就是坑人啊!这房东也不是什么好人,只管把房子租出去收钱,不管别人的死活。“大妈,您认识这间铺子的房东吗?我钱都交了,得找他退回来!”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说来也怪,我在这里过了几十年了,从来没见过这家主人。小伙子,钱别要了,赶紧走吧!我能对你说的也就这么多了,那房子谁沾上谁倒霉!”说完,大妈就摆着手离开。我不甘心,又一连问了几个邻居,都说没见过房东。我失魂落魄的坐在路边,心中一片苦涩,第一次做生意就遇到这样的事,钱没赚到,还差点把命搭上去。算了,大妈说的对,早走早脱身,留着小命才有机会把损失掉的钱赚回来。我叹了口气,强撑着打起精神,趁着天还没黑,赶紧回到棺材铺里面,收拾了自己东西,骑上小电驴就开跑。随着这条街离我越来越远,我的心里终于放松了些。只是这里位置偏僻,山路弯道多,再加上我的小电驴速度又不快,到县城怎么也要半个多小时。道路两边都是高大浓密的树木,没有一个人影,我独自行驶在这条路上,心里总有点不安。天渐渐的黑了,山路上根本就没有路灯,天地间一片黑暗,只有我的小电驴散发着微弱的灯光,前面后面都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仿佛一条永远走不到头的路。夜风吹过,树林哗哗直响,摇晃的树枝里阴影里总像藏着怪物,随时都会跳出来。身后似乎跟着什么东西,不时发出轻微的声响,等我鼓起勇气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不安和恐惧在心中无限放大,我硬着头皮将小电驴的速度开到最快,努力控制自己不想乱想。可人就是这样,越是这种时刻,越是抑制不住的要往坏的方面想,无数个恐怖的念头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让我全身紧绷,就像惊弓之鸟一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把我吓一大跳,半个小时的路漫长的仿佛半个世纪都走不完。就这样不知道开了多久,前面的黑暗中终于出现一点微弱的灯光。太好了!有灯就说明有人,我应该快到县城了!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全力朝那点灯光冲去,可等我到达的时候却彻底的懵了。我竟然又回到了那条街上!那点昏黄的光,正是44号棺材铺里的灯光。我走的时候明明关上了门,可现在棺材铺的门却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三口黑漆漆的棺材静静的立着,仿佛正等着我进去。怎么会这样?离开这条街的路只有这一条,我一直顺着路开的,没有拐过弯,怎么又回来了?整条街都笼罩在黑暗中,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声音,棺材铺敞开的大门如同怪物的大嘴,随时会把我吞噬。我惊恐到了极点,再次发动小电驴想摆脱这个地方,可悲催的是,小电驴却在这个时候没了电。情急之下,我直接丢下小电驴,连行李箱也不要了,拔腿就朝着前面跑。没有小电驴照明,我如同撞进浓稠墨水当中,眼前是看不到头的黑暗,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我不敢回头,在黑暗中没命的奔跑,仿佛慢一步就会跌入万丈深渊。由于看不见路,我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身上添了多少淤青,但我还是不敢停。不知道跑了多久,前面的黑暗中再次出现一点微弱的亮光。我怔住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竟然又站在了棺材铺的门口!看着眼前的场景,我几乎要疯了。棺材铺立的鬼盯上我了,它不让我离开!不行,我绝对不能回去!我拼尽全身力气,再次跑进黑暗当中。然而,没多久,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亮光,接着我又回到了棺材铺门口。三次,四次......我不记得自己跑了多少遍,体力已经全部耗光,最后一次来到棺材铺门口,我真的绝望了,无力的瘫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