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想死就别走
    没有力气再跑了,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虚脱的躺在地上,望着头顶一望无际的黑暗,天地间一片死寂,我如同一条在岸上濒临死亡的鱼。满心的悲苦,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你应该庆幸没有离开棺材铺,否则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打了个激灵,一骨碌坐起来,紧张的四下张望。鬼终于来了?吧嗒,吧嗒!女士高跟鞋走在路上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白色的曼妙身影从黑暗中走出。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皮肤白皙的不真实,平静的看着我,眉宇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是谁?”我戒备的握紧了拳头。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死的轰轰烈烈,不会任由鬼怪摆布!“你不用害怕,我是来救你的。”女人朱唇微启,淡淡的说出这句话,一下子让我又搞不清状况了。“什,什么意思?”我都做好了拼死的准备,却给我来个大转折。“外面不安全,先跟我到棺材铺里面去,我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女人左右看了两眼,率先走进铺子当中。我不敢进门,站在外面怀疑的看着她。没人敢在夜晚来这条街,冷不丁的出现个女人非常可疑,很有可能是鬼变的,为的就是引我去棺材铺里送死。“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啊!”女人见我不动,柳叶眉微微皱起。“你当我傻呀!这棺材铺有问题,我是绝对不会进去的!”虽然她长得美,但我也不是色令智昏的人,不想跟她纠缠下去,抬腿就往街外跑。“小心!”女人突然在我后面低呼一声,紧接着我感觉到一双手软的小手拉住我,将我往棺材铺里面拽。“你......”话还没有说出口,我看清身前的东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在我前面的地上,出现了一串黑色的脚印,就好像有个隐形的人在不断的接近我。我被女人拉进棺材铺当中,黑色的脚印就停在门口,似乎不敢进来。“看到了吧?外面不干净!”女人松开我的手。“到底是外面有鬼,还是铺子里有鬼?”我的脑子一片混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是要逼死我吗?“都有!你不想死,就要把棺材铺开下去!”女人又说。“为什么?你到底是谁?”“我叫楚凝香,原来也是这条街上的人,这间棺材铺的事我知道。”“既然你听说过,就知道这里是凶宅,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有胆子大晚上来这里?”我半信半疑。楚凝香沉默了一下,才重新开口说:“这间棺材铺的第二个主人,是我的父亲。”“啊?那你的父亲不是已经......”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的身份是这样的。“是的,他去世了,就在这间棺材铺上吊自杀。”楚凝香美丽的眼中流露出哀伤,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情绪。“我父亲是个乐观的人,我不相信他会自杀,所以一直在调查这间铺子。”在灯光下,我留意了她的身下,是有影子的,应该不是鬼,心里的防备卸下了一大半。“那你调查出什么了吗?”“有一点头绪......”楚凝香回答含糊,迅速转移话题,“我听说有人又租了这间铺子,不希望这人和我父亲一样,所以连夜赶过来看看,刚好就遇上了你。”原来还是个好心的姑娘,我心中又多了一些感激。“为什么你说我不想死,就要留下来?铺子里的鬼不会害我吗?”“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先告诉我,你接手铺子以后发生的事情,我才好帮你想办法。”我马上把我遇到的所有怪事全部给楚凝香讲了一遍。“问题就出在那个男人身上!”楚凝香听完后马上皱眉,“棺材铺的招牌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换的,一旦换了你再想离开,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我当场愣住,半晌才问道:“为什么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父亲就是这么做了以后才死的。”“我跟那个人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害我!”我气不打一处来,遇上个凶宅也就算了,还有人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反正你记住,再见到他千万不要相信他说的话!”楚凝香表情郑重,“现在,把棺材铺开下去对你来说才是安全的。”“可是铺子也有问题啊!”楚凝香想了一会,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荷包递给我。“你把这个贴身戴着,那些东西暂时不敢动你,你只要不离开棺材铺太长时间就行,等想到办法再彻底离开。”“这是什么?”我接过小荷包,闻到一股好闻的香味。楚凝香微微一笑:“这是一个好心的高人给我的,我就是戴着这个东西才逃过一劫。”我一听,马上把荷包塞回楚凝香手里。“我不能要,这是你救命的东西!给了我,你怎么办?”我怎么说也是个大老爷们,不能为了自己而不顾别人的性命!“没事,你拿着吧,我现在不需要这个了。”楚凝香又笑了笑,把荷包放回我的手里,“记住,这个荷包不能打开,否则就失效了!”她的笑容真的很好看,有种冰雪融化的感觉,再加上她眉宇间有股莫名的熟悉感,让我倍感亲切。“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用谢,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现在我该回去了,再见!”楚凝香对我挥挥手,就要离开。“哎,等等,这么晚又没车,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这将就一晚?”我叫住了她。我发誓此刻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单纯的为她的安全着想。楚凝香犹豫了一下,脸有些红:“好吧,我在铺子里打个地铺就行。”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让女孩子打地铺?但是楚凝香很坚持,最后我只好用干净的被褥铺好地铺,自己很不好意思的回卧室睡觉。这一晚,棺材铺里没有再出现什么怪声,我也没有做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