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能开的棺材
    第二天我起床来到铺子里,发现楚凝香已经离开了,被褥整齐的叠放在柜台上,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怅然若失。发了一会愣,抱着被褥回卧室的时候,在一口棺材上发现一张纸条。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看你睡的香就没吵醒你,我有事先走了。你记住,千万不要打开这口棺材!这口棺材有什么问题?除去送给刘家老头的那一口,铺子里还剩下三口棺材,从左到右依次摆放,大小和外观全都一模一样。这口棺材也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不能打开?难道说里面装着什么危险的东西?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是既然楚凝香这么说,我就有相信有她的道理在。我不再纠结,准备开门,刚走两步却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猛的摔下去头磕在棺材上。我摸着头上的包,奇怪的回头,却发现地上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东西。而被我撞上的那口棺材,好巧不巧的,正好是楚凝香不让我打开的那一个!这一碰,棺材表面的漆脱落了一角,露出红色的内里。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大红色的木头?只能说明这口棺材原本就是红色的,只是后来被人上了一遍黑漆。想起噩梦中的红色棺材,我的后背被冷汗浸湿,顾不上头上的疼痛,爬起来迅速远离这口棺材。楚凝香说的没错,这口棺材真的很诡异,绝对不能动!接下来,我每天都把她给我的荷包戴在身上,尽量不靠近那口红棺材,还真没有再遇上诡异的事情。那天早上她没打招呼就离开,我都忘了让她留个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她调查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这些事我没告诉父母,毕竟他们年纪大了,我不想他们担心。日子平静的过了两天,我等来的不是楚凝香,而是另外一个不速之客。这人个子很高,大热天的还穿着长袖长裤,正是让我换招牌的那个瘦高男人!好家伙!害了人还敢找上门来,我正愁不知道上哪里找他呢!我直接冲上去,一把揪住瘦高男人的衣领:“你还敢来?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怎么害你了?”瘦高男人手轻轻一伸就把我推开。他看着瘦,但力气很大。“我听你的换了招牌,当天晚上就做噩梦,第二天差点被招牌砸死!”他居然不承认,我气的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起来。“什么?”瘦高男人似乎有些吃惊,“我什么时候让你换招牌了?”我咬牙切齿,从抽里拿出那张黄纸,啪的一声拍在柜台上。“你还死不承认,这张黄纸上的话,不就是你写的吗?”瘦高男人拿起黄纸看了一眼,就扔在桌子上,冷静的说:“这不是我写的,你上当了!”我火冒三丈:“除了你,还有谁?这个星星,跟你画的一模一样!”“这个星形图案只是一种符文的符号,只要会画这种符的人都会。”瘦高男人哼了一声,“你也不动脑子想想,如果是我害的你,我还来找你干什么?”对啊,如果真的是他要害我,他为什么又大张旗鼓的出现在我面前?我顿时哑口无言,想了想,又说:“说不定你就是想来看看,我被你害死了没有。”“错!我不但不会害你,反而要救你!”瘦高男人眯着眼睛看我,“这间棺材铺,第一个和第二个老板,都是没听我的劝,才死在了棺材铺里!”“只有第三个老板听我的话,什么也没做,所以才能顺利的把棺材铺转出去。”“又想骗我?第一个老板是这间棺材铺变成凶宅的原因,别以为我什么都没打听出来。”“那些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第一个老板只是第一个受害人而已!”我更气了:“所以,为了救第三个老板,你就让他把棺材铺转给我?”“我并不知道他会把棺材铺转给谁,那天我的确不是来买黄纸的,而是来看接手棺材铺的是什么人。当时我就看出你有问题,所以给你一道符让你保命。”瘦高男人的表情里没有一丝波澜,还真不像在说谎。“可我还是出事了!”“那是因为你上了别人的当,换了棺材铺的招牌!换招牌就等于惹怒这里的鬼,它们当然不会放过你!”“招牌不就是你让我换的吗?”“我说了这字根本不是我写的!不信,我现在就写给你看!”瘦高男人从笔筒里拿出一只中性笔,唰唰唰的在黄纸上写下一行相同的字。我仔细对比了一下,的确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笔迹。一个人的笔迹是长年累月形成的习惯,想要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就算是故意写成另一种风格,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也没有。我的内心有点动摇了。毕竟我没有亲眼看见瘦高男人写,有人写好偷偷放在棺材铺里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写这句话的人才是真正要害你的那个人,他故意嫁祸给我!”瘦高男人又说。“他为什么要嫁祸你?”  “很简单,他不想我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他又是谁?”我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他是谁我不清楚,但是救你就等于救我自己,以后你就会知道了。”瘦高男人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淡定。“这间棺材铺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已经查到一些端倪,想要脱身,你需要离开棺材铺配合我做一些事情。”我猛的想起楚凝香的话。她叫我不要相信这个男人,也不要离开棺材铺!黄纸上的字迹虽然不是他写的,但他可以找人代笔啊!我后退两步,冷笑道:“狐狸尾巴漏出来了吧!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骗我离开棺材铺!别以为我不知道,离开棺材铺我就会出事!”“是不是一个叫楚凝香的女人告诉你的?”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千万不要相信她!她是鬼!”瘦高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