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爱吃肉的村子
    土狗直勾勾的目光看着有些瘆人,我有些相信荆无名的话了。“那些狗一直跟着我们,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这些狗悄悄摸摸的跟在我们后面,我真怕它们会突然窜出来给我来上一口。这些农村的狗基本都没有打疫苗,到时候染上病就完蛋了。“现在是白天,暂时不用怕。”荆无名根本没有回头,好像不用看也知道土狗在跟着我们一样,语气十分镇定。看他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我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还是很警惕的注意着这些土狗。月圆村位置偏僻,条件不太好,村里大多数的房子都还是泥瓦房。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几乎没有人在田里劳动,不少人家的烟囱上都冒出了炊烟。走了一圈,我发现这个村子有点奇怪,好像没有人家饲养鸡鸭这些家禽,安静的有些怪异。“先找人问问吧。”荆无名看了看四周,选了最近的一户人家。乡村的人比较淳朴,平时院门都是大开的,我们两直接走进这户人家的院子。院里没有养狗,有个矮壮的中年汉子正在劈柴。“你们找谁?”看见我们两进来,矮壮汉子停下手里的动作,握着斧头戒备的问道。我怕引起误会,连忙上去微笑着解释。“大哥,您别误会,我们是来找人的。”“找谁啊?”矮壮汉子警惕心很强,始终没有放下手里的斧头。“楚海根,他原来就住在这里,您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吗?”楚海根就是棺材铺第二任老板,也就是楚凝香父亲的名字。“不认识!没听说过村里有姓楚的。”矮壮汉子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灶房的位置,似乎在担心什么。灶房里传出阵阵炖肉的香味,烟囱里也一直冒着炊烟,正常来说家里来了人都会出来看一眼,但里面做饭的人始终没有露面。“他们可能几年前就搬出去了,您再好好想想?”我又问。“没有,我真没听说过!”矮壮汉子始终摇头,有些不耐烦的催促我们离开,“你们去别家看看吧。”按说村子又不大,一个村子的人的底细应该知道的很清楚,可他却表示连听都没有听过楚家。他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目的,没有说谎的可能性,我有些失望,开始怀疑荆无名是骗我的。不过,我跟他来的目的就是想看他玩什么花样,所以也没有当场表露出来。离开这家,我们又遇到一对母子。妇女看上去挺普通的,但儿子似乎精神有点不正常,都十几岁半大的小子了还流着口水,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我们。我向妇女打听楚家,她也表示没听过。“妈,饿了,我要吃肉......”傻儿子笨拙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看着我嘿嘿的笑,那目光让我很不舒服。“好,我们这就回去吃肉。”妇女不再理我们,拉着她的傻儿子急匆匆的回家。村子不大,房子也不多,但几乎每一家灶房里都传出一股肉香,这里的人似乎特别爱吃肉。我们又问了几个村民,都说不知道楚家,最后有人给我们指了一户人家,说那家的老头林伯是村里年纪最大的,应该知道的多一点。我们顺着找过去,发现这户人家应该是村里最有钱的,修的是砖瓦房,院子也是别家的两倍。另外还有一点不同,这家人灶房里没有炖肉的香味。院子里很安静,有个头发全白的老大爷坐在门槛上用竹条编凉席,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家。我和荆无名走过去,确定了大爷就是林伯后,便开始询问楚家的下落。“你说啥?楚家?”听到我的问题,林伯编凉席的手抖了一抖,抬起满是皱纹的脸,震惊的看着我。“对,楚海根,他有两个女儿。”林伯半张着嘴,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我和荆无名好一阵。见他反应这么大,我感觉应该有戏,谁知道他接下来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我不认识什么楚家人,这个村子没有姓楚的,你们找错地方了!”林伯又低下头,编起手里的凉席,仍凭我们怎么询问都不再开口了。我和荆无名没办法,只好离开院子。刚走到院门口迎头撞在一个人身上,还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我先看到了他手里的鲜血淋漓的菜刀。刀身上猩红色的血液正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我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对方是个中年人,脸色有点紧张,另一只手里还提着几只断了脖子的鸡。看样子他刚才是在杀鸡。虚惊一场,我连忙跟他解释清楚。中年人没说什么,只是看了我们两眼,提着鸡就回到院子。“爸,鸡我都买回来了,明天就是您七十大寿,来路不明的人不要搭理......”临走前,我听到中年人这么跟老头叮嘱。“老头没有说实话。”走出一段距离,荆无名突然停下来说道。“我也看出来了,但是他不肯说我们能拿他怎么办?”“等时机。”“什么时机?”我很疑惑。荆无名总是说一半留一半,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又在村里转了一圈,肉香味渐渐的消散,村民似乎已经吃完了午饭,但没什么人出来活动。我们和荆无名坐在村口的大树下,一直到了下午,他说的时机还没有出现,我不愿意再等下去了。楚凝香说过我不能离开棺材铺太久,我很担心在天黑之前没有回到棺材铺,又会发生诡异的事情。“好,我送你回去!”荆无名没有反对,毕竟他一早就承诺过不会耽误我太多时间。出村的路上又碰到了那群野狗,远远的跟在我们后面,用瘆人的目光看着我们走出村口。那目光阴测测中带着诡异,让我很不舒服,汗毛不由自主的都会竖起来。离开村子,怪异的目光终于消失,我正要松一口气,忽然感觉后脖子一凉。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