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诡异的寿宴
    更重要的是,这和调查楚凝香又有什么关系?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跟着荆无名悄悄的追着这些吃死尸的野狗,又回到了阴森的村子里面。让我吃惊的是,这些野狗径直奔向一户人家,好像还真的有人饲养。等我和荆无名赶到那户人家外面,我更加吃惊了,这家人就是我们白天来过的林伯家。土狗们停在大门口,没几分钟,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是林伯。土狗们一见到林伯就欢快的摇起了尾巴,还不停用头拱林伯的手,似乎很通人性。林伯也抚摸着这些土狗毛茸茸的脑袋,露出慈爱的笑容。这幅画面原本是很美好的,可关键在于背景是一个阴森古怪的村子,这些狗又是吃死尸的,就让整个场面显得有些诡异了。“好孩子,今天都吃饱了吧?吃饱了就去休息,过几天要辛苦你们了。”林伯对土狗们摆摆手,土狗们很听话的奔向村子的深处,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他自己也关上门回屋去了。我想问荆无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给我来了一句出去再说,我只好又把满心的疑问憋了回去。出了村,重新回到荆无名的车上,我迫不及待的就提出了疑问。“食尸狗吃死人肉,身上沾满了阴煞之气,不是一般人能养的,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人!”荆无名一副早就知道了的表情。“那又怎么样?这些跟楚凝香有什么关系?”我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个。“当然有,老头知道楚家的情况,我们抓住了他的把柄,明天用这个作为条件,就能让他交代楚家的消息。”荆无名的表情很自信,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你就这么肯定他知道楚家的下落?”“你不信,现在就可以走!我不会拦你!”荆无名表示无所谓,把驾驶椅放倒,闭上眼睡觉了。主动放我走?我把手放到了车门把手上,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山间公路,又犹豫了。这个地方很诡异,我不确定自己单独出去会不会遇到危险,更重要的是荆无名又说有了查出楚凝香身份的办法,就这么离开我又有些不甘心。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留下来,毕竟这一趟的目的是为了看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明天也许就有答案了。这么想着,我也在后座躺着睡下了。但我心里还是不太信任荆无名,很怕出事,一晚上都没睡踏实。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荆无名已经站在车外,他望着村子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走吧,现在就去老头家里。”见我下车,他马上招呼我进村。来到村口,那几只食尸狗又不在,我们发现今天的村子有点不对劲,大家都表情严肃的朝着一个方向匆匆赶去,像是哪家人出了事。劈柴的矮壮汉子也在其中,询问过后我们才知道,今天是林伯的七十大寿,村里人都赶过去给他祝寿。我感觉很奇怪,祝寿是喜事,怎么这些人都一副参加葬礼的表情?但想要再次见到林伯,我们就要去他家里,所以我编了个借口,和荆无名混进祝寿的队伍中。矮壮汉子的表情很怪异,看了我们好几眼,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进入林伯的家中,院子里已经摆了好几张大桌子。灶房里不停的冒着炊烟,堂屋门口用一张大大的红纸贴着一个寿字,不时有人忙碌的走来走去。布置和农村普通的寿宴没多少区别,但无论是参加寿宴的人,还是举办寿宴都人,都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大部分人都小声的嘀咕咕咕,没有人正常的给主人家贺寿,让本该喜气洋洋的场面透着一股子诡异。这是举办寿宴吗?怎么比葬礼还严肃?我问荆无名,但他好像不在意。院子里没有林伯的身影,按说这种场合寿星公都会出来招呼客人,可我把院子看了一圈,都没看见他。最后,在堂屋里找着了。堂屋中间摆着一张太师椅,林伯穿着一身新衣服端正的坐在上面,头顶的墙面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寿字。屋里阴暗的光线让他的脸色显得晦暗,面无表情的平视着前方,眼神里没有一点光彩,仿佛不是在祝寿,而是在等死。让我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疑问,这真的是寿宴吗?“寿宴结束之后,就是我们的时机。”荆无名看了一眼林伯,神色淡定,拉着我在一张桌子面前坐下。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上菜了。林伯始终没有从堂屋里出来,单独摆了一个桌子,一个人坐在大大的寿字下面,享受整桌的饭菜。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开始,坐在酒席上的人陆陆续续的开始动筷子。每张桌子上都有鸡肉做的荤菜,闻着挺香的,但村里的人都只挑素菜吃。我很奇怪,他们不是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不吃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村里的肉香味,似乎和一般的肉味不太一样。 而且,席间没有人说话,只有碗筷碰动的声音和咀嚼的声音,大家似乎都在忌讳着什么。气氛诡异到了极点!荆无名没有吃,只是拿着筷子做做样子,似乎是为了在酒席上显得不那么突兀。我本来肚子饿的咕咕叫,看见这幅场面也下不去筷子。“时间到!”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又是有人喊了一声,所有正在吃饭的人都放下手里的筷子,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堂屋。我看见一个中年人走进堂屋,恭恭敬敬的对林伯说了声:“爸,该上路了。”林伯桌上的饭菜一点没动,他默默的看着前方,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绝望和悲哀。见他不动,中年男人明显有些紧张。好在,片刻后林伯起身了,跟着中年男人缓缓的走出屋子。院子里还有几个像是林伯子孙的人站起来,簇拥着林伯出门。这个寿宴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寿星公不但不留在家中接受宾客的祝福,反而要被送到外面去。我和荆无名站起来,正要跟上去看,却被一个人扯住了衣服。回头一看,是一脸讳莫如深的矮壮汉子。“不要多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