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楚家后人
    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愚昧残忍的风俗,我的整个三观都被颠覆了。七十岁,正是儿孙膝下承欢安享晚年的年纪,却要被家人亲手送进坟墓,活活闷死。眼前这个坐在坟墓里的头发花白的老人,显然就是活人墓的受害者。“林伯,这都是他们逼迫你的吗?你告诉我,我帮你报警!”我为林伯的遭遇感到不平。“小伙子,你倒是心地善良!”林伯却摆了摆手,“可是没用的,这是我们楚家后人的命!”楚家?!我的脸色一变,就连荆无名也有些意外。“林伯,您,您说的那个楚家是......”我难以置信的问道。“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楚家!”林伯淡然一笑,“我并不姓林,原名姓楚,当年和楚海根的爹一起从楚氏宗族逃了出来,改名换姓生活在月圆村。”“这么说,楚家就是您说的有着活人墓风俗的氏族?”“没错!当年楚家生活的村子发了瘟疫,死了很多人,我们是唯一逃出来的两家人。”林伯深深的叹气,模样很凄惨,“在外面生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是逃不过被送进活人墓的命运!”想不到林伯和楚家竟然有这样的渊源,我又是震惊又是同情。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和楚海根家关系这么近,一定知道楚家发生的事情,更知道楚凝香是生是死。如果林伯说的是真的,那就证明荆无名并没有骗我,也就是说骗我的是楚凝香?我的怀里还揣着楚凝香给我的小荷包,这个荷包的确保了我的平安,如果她真要害我,当晚让我被黑脚印杀死就行了,又何必要专程赶过来救我呢?这一点自相矛盾,再说我只不过是个穷屌丝,她骗我有什么好处?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也不要相信。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多提防着点总是没错的。“林伯,那您知道楚海根两个女儿的事吗?”平复了一下情绪,我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我当然知道!海根有福气,那两个女娃好看的很哩!”林伯嘿嘿一笑,顿了顿却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一下子急了:“这是为什么?”“三天后,你们把我从活人墓中救出,我再告诉你们楚家的消息!如果我现在就说出来,你们得到自己想要的,却把我丢下不管可怎么办?”林伯的担心很有道理。我看了一眼荆无名,他点了点头:“成交!”与林伯商量好,我们就离开了月圆村,那些食尸狗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我们,目光还是那么的诡异。“林伯真可怜,没想到他儿女竟然那样对他。”在回去的路上,我感叹了一句。“他可怜?”荆无名却冷哼了一声,“你以为养食尸狗的是什么好人?他早就想好了从活人墓逃出的方法!”“那他为什么还要我们救他呢?”我又懵了。“重点就在食尸狗上面,食尸狗有一个最大的技能,那就是刨坟!”刨坟?我的脑子里浮现出昨晚食尸狗熟练刨坟的动作,有点明白了。在活人墓没有完全封闭之前,林伯不敢擅自离开,那样会被他的家人当做墓虎抓起来活活烧死,所以他只能在坟墓封闭以后另想办法。食尸狗刨坟这一个技能正好就派上用场。等到活人墓完全封闭,家人都以为林伯必死无疑的时候,他就让食尸狗把坟墓刨出一个洞口,借此钻出来再把坟墓封好。神不知鬼不觉,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但如果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他儿子,他儿子一定会打死食尸狗,那么他的计划就落空了,所以只能同意告诉我们楚家的消息。等等!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点火花,荆无名之所以那么肯定用食尸狗威胁林伯有用,一定是早就知道活人墓,但他却没有告诉我。他向我隐瞒了如此重要的信息,显然是不想我知道的太多,这个人依然是不值得信任。回到棺材铺,荆无名说两天后再来接我,就开着他的小车离开。这三天,我照常打开铺子做生意,可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些事。这种感觉就像谜底到了跟前,却被蒙上了眼睛,可以摸得到却看不到。有史以来,我第一次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早晨,我早就收拾好东西,等荆无名一到,就再次向月圆村出发。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把车停在村子外面的公路上,为了不惊动林家人,从村子的侧面绕进后山。快到坟地的时候,正好看见林伯的儿子在给他送最后一顿饭,我们就藏在旁边的树林里等着。坟墓口已经封上三分之二,这顿饭过后就要被完全封上了。“爸,这事你别怪我!要是您不走,孩子们的生活就不会好啊!”等林伯吃完饭,他的儿子把烟头踩灭,拿起工具就开始封墓。“我不怪你,你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林伯靠在墓口,神色平静,一副看透生死的模样。墓口很快就被完全封上,林伯的儿子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就收拾东西下山了。等他走远,我和荆无名这才从树林里出来,将刚砌上的墓口扒开。“你们终于来了!”阳光重新照在林伯的脸上,他发自心底的高兴,从缝隙里爬出来,又让我们把墓口重新封好,确保他儿子不会察觉。“现在可以告诉我楚家两个女儿的情况了吧?”我迫不及待的问道。可没想到的是,林伯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小伙子,对不起!当时怕你们不同意救我,所以骗了你。三年前海根带着两个女儿搬出月圆村,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并不清楚他们现在的情况。”“你!你说什么?”忙了这么几天,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我一下子就起了火。要不是看他一个老头挺可怜的,当场我就要揍他了。“小伙子,你先别忙着生气。”林伯又说,“我虽然不知道海根家里的情况,但我知道他母亲在什么地方,我正要到那里躲躲,我这就带你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