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木官村
    我转身就要走,被林伯一把拉住。“小伙子,我已经从墓里出来了,还有必要骗你吗?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带你找到海根的娘!”他的表情诚恳,不像是在说谎。“海根娘在他们搬出月圆村之前,就回了原来的村子,一直居住在那里。”林伯的话的确有几分可信度,不然他直接编个谎话糊弄我就行了,反正楚海根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没必要再费劲的带我们去别的地方。不过,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他也许是想用这个借口把我们骗走,让我们没法去向他儿子告密,等到了别的地方,他就彻底安全了。但荆无名表示愿意跟林伯过去,我不禁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一伙的。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他们串通好演戏给我看的。可问题又来了,他们费这么大的劲到底图谋我什么呢?让我去林伯说的地方?也不对,如果是想让我去那个地方,荆无名一开始就可以用找楚凝香的理由把我骗过去,用不着还在月圆村搞这么多事情。他们是一伙的可能性不大,荆无名愿意跟着林伯走,说明那个村子很有可能就是他想去的地方,我跟着去也许就能发现他的目的。最后,我假装被林伯说服,和荆无名一起跟着他出发了。临走前,林伯把手指放在口中打了个呼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那几只食尸狗从树林里跳了出来。林伯解释说,那地方一般人找不到,必须要让食尸狗带路。就这样,食尸狗在前面带路,我们三人跟在后面,翻过后山,朝着更大的山林深处走去。四周的景色越变越荒凉,到后面可以说是荒无人烟,我们大约走了一个小时,走的我的腿都软了,前面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天空阴沉沉的压在山顶,山脚有个村子,村口有棵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大槐树,枝繁叶茂,树冠层层叠叠,像一朵巨大的绿云。走近了以后才发现这个村子似乎荒废了,荒草丛生,房子都很破败,一片萧条的景象,好像很多年没有人居住,整个村子鸦雀无声。“这里叫木官村,是楚氏宗族生活的村子。”林伯站在大槐树下面,望着荒废的村子,长满老年斑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慨,“几十年没回来,已经变得这么破败了。”我很不解:“你不是从这里逃出去的吗?为什么又跑回来?”“这里发生过瘟疫,就算他们知道我逃出活人墓,也绝对不敢回到这里来找我。”林伯对我和荆无名招招手,便带着食尸狗大步走进村子,“跟我来吧,海根的娘就住在这里。”“这样的村子能住人?”我感觉林伯还有所隐瞒,但想到马上就能找到楚凝香的婆婆了解真相,还是跟着走进村里。荆无名在后面抬头盯着大槐树看了一会,才跟上来。这一路上他很沉默,我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村里的道路已经被野草淹没,房子只剩下了残垣断壁,有的门窗还能勉强关着,更多的门窗已经因为腐朽而掉落。透过这些光秃秃的门口,我发现这些房子里面都放着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棺材!没错,这所荒村每家每户的堂屋正中央都停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材,让我毛骨悚然。有些家庭里的老人年纪大了以后,会提前准备好寿材,这很正常,可这里的每家每户房子里都停放着棺材,这就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和活人墓有关?还是林伯口中那场瘟疫的缘故,大面积的死人所以导致每家都提前准备好棺材?我细思极恐,如果是死在瘟疫当中,那些棺材里很有可能装着死人,这么多年过去了,瘟疫的源头灭绝了吗?我们从这里走过,会不会染上瘟疫?“我到了。”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林伯停在了一个破败的房子外面,他眯起眼睛,隔着荒草望着这个几乎不能住人的房子,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看来,这房子是林伯曾经的家。房子的半边墙已经塌了,屋里简陋的家具经过风吹雨打早就腐朽不堪,但那口停在堂屋中间的黑棺材除了旧了一点以外,却依然稳固的很。“海根的娘叫聋婆,耳朵不太好,她就住在村子的最里面。”林伯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小伙子,谢谢你救我,你是个好人!”“好人有什么用?总是被人骗。”我耸了耸肩,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我仍然对他半信半疑。跟他来这里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一刻没有得知楚凝香是生是死的真相,我就一刻不会相信任何人。林伯没有在意我的话,背对着荆无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小声的对我说道:“小心你身边这个人,别被他骗了!”说完,也不管我怎么想,就带着食尸狗走进了破败的房子里面。我的心猛的跳起来。林伯为什么要突然提醒我?他是不是发现了荆无名的秘密?可他说话又不说透,只让我小心又不告诉我为什么,又让我心里多了无数的猜测。“你在想什么?”想的入神之时,荆无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我吓了一大跳。“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我们赶快去找聋婆。”我敷衍了一句,心虚的先朝村子深处走去。荆无名没有多问,默默的跟在我身后。越往村子里面走,房子就越少,这些房子里面无一例外都停着一口黑色的棺材。一直来到村子的最后面,我们看见一所低矮破败的小房子。这个房子的院子里比其他地方干净一些,房子角落里堆放着一些粗糙的农具,像是有人居住。只不过主人家好像不在,房子里没有一点声音。我打量了几眼,发现这个屋子里没有停放棺材,心里多少放松了些。“看来不在家,我们到院子里等等吧。”“不行,这房子有问题,我们到边上去等!”我正要走进院子里,荆无名却把我拉到一边,脸色竟然有点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