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衣柜里的眼睛
    房子是挺破烂的,但我没看出其他的问题,于是问道:“你看出什么了?”“一个住在废弃村子里的老太婆,你觉得会是一般人吗?”荆无名眯着眼睛说。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楚凝香家和林伯家,当年都是因为瘟疫从这里逃出去的,按正常思维来说,他们是不愿意回到这里的。林伯之所以回来是不想被关进活人墓闷死,那聋婆呢,她为什么也要回来?就算她的儿子和孙女都去世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要回也是回到月圆村,那里不管怎么说有人居住,有个头疼脑热的还能有人照应一下,为什么偏偏要回到这个荒废的村子?一个不好的想法浮上我的心头。该不会是楚凝香的父亲也要把她送进活人墓,她和林伯一样逃回来的吧......我被自己这个想法给惊着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如果这是事实,说明楚海根也不是什么好人,那楚凝香......情感的本能阻止我继续想下去,我安慰自己,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妄下结论。“先观察一下,确定没有危险再进去查看。”荆无名带着我在树林里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着等。一直等到天快黑的时候,那所房子才有了动静。随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老旧腐朽的木门从里面缓缓打开,紧接着,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婆从里面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她穿着长袖长裤,头上脸上蒙着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围巾,好像很怕冷似的全身上下都裹的很严实,只露出一双浑浊的眼睛在外面。我不由得看了荆无名一眼,因为他也是一样,大夏天穿着长袖长裤。荆无名没有在意我的眼神,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老太婆的一举一动。老太婆走到院子的角落,扛起一把小锄头,慢腾腾的走出院子,像是要去干农活。她的背很佝偻,人也很干瘦,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到,这样一个老婆婆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危险性。会不会是我们想的太多了?老婆婆之所以能一个人住在荒村,是因为这里能种地,不像城里什么都用买,这里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但转念一想,还是不对,有晚上出去干农活的吗?先不说荒村野岭有没有野兽出没的危险,光是到了晚上什么也看不见,还怎么种地?林伯给的信息很模糊,他只说了聋婆住在村子的最里面,以及耳朵不太好,并没有告诉我们聋婆的长相。实际上,现在出现的这个老婆婆不一定就是聋婆。等老婆婆走远以后,荆无名提议我们先去她的房子里面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我觉得也对,先弄清楚老婆婆是什么人再说。走进了老婆婆的院子,荆无名打量了一阵后,对我扬了扬下巴。“我帮你盯着,你进去看看。”“你怎么不去?”我总感觉他没安好心。“是你要查楚凝香的,当然得自己动手,不然现在就可以回去!”荆无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心想单独去看也行,一旦有危险马上退出来。最重要的是,如果真发现了什么线索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也可以同样利用荆无名不知道的东西来试探他。房门没锁,伸手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屋子里黑黢黢的,朝外冒着丝丝的寒意,里面东西轮廓很模糊,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一进去就感觉里外是两个世界,屋子里阴冷阴冷的,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几个寒颤。我打开手机上的电筒,打量这个阴暗潮湿的房子。房间里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一张缺了角的桌子靠墙放着,上面零散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角落里零散的堆着一些破烂。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再往这里面走就是卧房,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破衣柜以外没有多余的东西。生活在这里的主人不能是说生活,而仅仅是生存。我转了一圈,实在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屋里除了基本的生存用品,几乎就没有多余的东西,我找不到确认老婆婆身份的物品。最后,我把目光放在了衣柜上面。这屋子里的布置一眼就能看到底,能藏东西的地方就只有这个破衣柜。衣柜的样式很老,中间镶嵌着一块镜子,由于时间长了,镜面变得有些模糊。冷白的手电光照过去,将我的身影扭曲的映照在上面,十分的瘆人。我犹豫了两秒,走过去把手放在了衣柜的门把手上,正打算打开衣柜,忽然感觉镜子里有个黑影闪过。什么东西?我吓了一大跳,松开手,仔细的看向镜面。镜子里只有我那张因为惊恐而略显扭曲的脸,别的什么也没有。眼花了?我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周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那种阴冷的感觉更强烈了,黑暗中好像多了一双眼睛在盯着我。老婆婆已经出去了,外面又有荆无名把守着,应该没人能偷偷进来。那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感觉十分的清晰,绝对不是我的错觉,这屋子里一定还藏着什么!想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猛跳起来,冷汗浸湿了手心,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然而忐忑的等了几秒,四周一点变化也没有。难道是我太紧张了?这屋子里一眼就看到底,根本就没有躲藏的地方。如果有,只能是这个衣柜!等等......那目光就似乎来自这个衣柜!要是里面真藏着什么,那我刚才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被对方看在眼里!?我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头皮都麻了,甚至想转身就跑。可转念一想,费了这么多功夫,真相就在眼前,就这么半途而废,实在是太可惜了。查不清楚凝香是人是鬼,那个荷包我就无法安心戴在身上,更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离开棺材铺,说不定哪一天,稀里糊涂的就没命了。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不管里面藏着多可怕的东西,我都要鼓起勇气去面对。我壮着胆子再次靠近衣柜,伸出颤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面。深吸一口,心一横,我用力拉开了衣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