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泛黄的照片
    吱呀一声响,衣柜门被我拉开,里的东西出现在手电冷白的光线中,出乎我意料的是,衣柜里只有几件胡乱堆放着的旧衣服。只是这样?我愣了一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是自己吓自己!冷静下来,我就在这堆旧衣服里翻找,终于有了发现。衣服下面放着一个相框,里面嵌着一张老照片。 上面是一个很美的女孩,脸庞精致如画,眼睛里像是藏着一汪泉水,深邃清澈,对着镜头露出浅浅的微笑,即使照片泛黄发旧也掩盖不住她的美丽。楚凝香!照片上的楚凝香比我见到的本人多了一丝青涩,这应该是她以前的照片。既然她的照片出现在这里,说明那位老婆婆就是聋婆。只要我向聋婆打听她的消息,我就知道她到底是生是死了!折腾这么久,等待的就是这一刻,终于要知道真相了!我的心情有一点激动。“不好,老太婆回来了!”就在这时,屋子外面突然传来荆无名的惊呼。被荆无名咋咋呼呼这么一喊,我莫名一下就慌了,像做贼被逮住一样,慌忙把照片塞回衣服底下,关上衣柜门,飞快的往外面跑。刚刚跑出卧室,就发现一个人影立在大门口。手电照过去,冷白的光线下出现的是聋婆那双阴沉的眼睛,我顿时吓的后退两步。包裹严实的聋婆站在门口,挡住我的去路,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从我听到荆无名的提醒到我跑出门口,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她一个老人家怎么回来的那么快?门口只有聋婆一个人,荆无名又去哪里了?不用说,这靠不住的家伙,肯定自己是先跑了!我又气又恨,在心里想着该怎么给聋婆解释。虽然我没有恶意,但是偷跑进人家很容易引起误会,万一她把我当成贼,不告诉我楚凝香的消息怎么办?而且,虽然聋婆的外表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婆,但她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十分吓人,看的我心头发毛。更何况,她如同枯爪般的手里还握着那把小锄头,锄刃的边缘似乎因为长期挖地磨的很亮,看起来十分的锋利。如果打起来,不管是伤到我还是她都会将误会加大,想要打听楚凝香的消息就更不要指望了。“婆,婆婆,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恶意,我是......”哆哆嗦嗦了半天,我发现对方好像听不懂我的话,这才想起林伯说过聋婆耳朵不太好的事情。一个聋哑人,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呢?正当我着急的时候,聋婆看我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了一些,放下锄头,用手对着我一顿比划。没时间在意聋婆对我的态度为什么突然之间转变,我看了好半天才明白,她是在问我到她家干什么。“我是楚凝香的朋友,我是过来找她的。”我也同样用手比划着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比划了半天她也没看懂,反而是更加疑惑的看着我。不过,目光里没有什么恶意。这让我稍微冷静了些,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给聋婆看,聋婆摇摇头,表示她不识字。我急了没办法,干脆伸手跟她指了指卧室。聋婆带着疑惑跟我走进卧室,我也顾不上她会怎么想了,从衣柜里拿出楚凝香的照片,指了指照片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把两根手指头靠在一起,表示我是楚凝香的朋友。这一次,聋婆终于懂了,眼睛一弯对我露出一个微笑,好像根本就不介意我偷进她家的事情。我松了一口气,见她挺好说话的,接着用手机自带的画图软件,画了一个简单的棺材,然后拿给她看,指了指楚凝香,又指了指手机上面棺材。聋婆先是不解,而后明白过来,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我,对我使劲的摆手。我又在棺材上打了个叉,聋婆这才点头,恢复了笑容。难道,她的意思是楚凝香没有死?但单凭这一点,我并不能完全确定。因为聋婆是聋哑人,我们没有语言上的明确交流,并不能保证一定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也许聋婆只是在说楚凝香并非装在棺材里。聋婆又笑着对我招招手,拉开衣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第一页让我看。我把手机屏幕的光照上去,发现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字迹娟秀,和楚凝香给我留的纸条上的字迹很像。聋婆指了指地址,又指了指照片上的楚凝香。我明白了,她这是在告诉我楚凝香的地址。接着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再次指了指照片,仿佛在说帮我去看看她。她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慈爱,除了生活在这个诡异的村子以外,看起来和别的爱护晚辈的老婆婆没有什么区别。如果地址是真的,并且找到了楚凝香,我就能知道她是人是鬼。如果地址是假的,那更简单,说明楚凝香和聋婆都是不是什么好人。我用手机记下了地址,对聋婆点点头。聋婆很高兴,把照片和笔记本小心的收回衣柜,用手势告诉我她去做饭。等她进入灶房,不到一分钟里面便亮起了火光。小小的房子里有了光亮,也就显得不那么阴森了。我趁着这个功夫到外面寻找荆无名,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黝黑一片,不时传来不知名野兽的咕咕叫声。我不敢走的太远,在院子里找了一圈没有他的身影,我怀疑他是因为骗不下去而溜掉了,也不想再管他。啪!正当我打算回到屋子的时候,后脑勺被一颗小石子击中。“谁?”我转头,看到院子不远处的大树后隐约站着一个黑色人影,瘦高瘦高的,应该就是荆无名。我快步跑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先开口了。“你有没有吃聋婆做的饭?”他的语气显得很紧张,仿佛聋婆的饭里有毒药一样。“没吃,聋婆才刚开始做饭!”我冷着脸看他,“你刚才去什么地方了?为什么聋婆一回来你就跑?”“我通知过你的,是你自己速度太慢。”面对我的质疑,荆无名面不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