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藏在围巾里的脸
    荆无名随时都一副正经的神色,说起话来也是真真假假,让人很难区分他那些话是真的,那些话是假的。最好的做法就是每一句话都持怀疑态度。“你查出线索了吗?”他又问。“那个老太婆就是聋婆,她家里有楚凝香的照片,还给了我楚凝香的地址。”“你确定她给的一定是楚凝香的地址?”荆无名冷笑了一下。“我......”我没有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不会相信任何人,但荆无名一直用言语挑起我对楚凝香的怀疑,他这么煞费苦心一定是有所图谋,我要装成被他蒙骗的样子,才能借此查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聋婆看起来不像坏人,我觉得她不会骗我。”我改口这么说。荆无名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信?你把这个贴在她的背上,等她昏过去以后,你揭开她的围巾好好看看,那是什么样的一张脸!”接着,他拿出一张画着古怪符文的黄纸,塞在我的手里面。“不过,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吃她给的东西!明天早上,我在村口大槐树下等你。”说完,他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的树林当中。我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黄纸十分的犹豫。说真的我也对聋婆藏在围巾里的脸很好奇,但荆无名这个人不值得信任,我不确定按他说的做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正当我想的出神的时候,肩膀突然从后面被人拍了一下,我一下子就僵住了。深山荒村,哪来的这么多人?“谁?”身后很安静没有人回答,反而是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我战战兢兢的转头看去,原来是聋婆。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为什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的后背惊出一层冷汗,但转念一想,她是个聋哑人,应该没有听见我和荆无名的对话。“婆婆,你怎么来了?”我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掩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自然的将黄纸揣进口袋。黑暗很好的掩饰了我的小动作,聋婆没有发现,她指了指幽深黑暗的远处,然后使劲的摆摆手,仿佛是在提醒我外面很危险。接着,又对我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为了不引起聋婆的怀疑,我跟着她回到屋子里。屋里点了一盏油灯,豆大的昏黄光线勉强可以照明。那张缺了角的小桌上,摆着一碗野菜汤,应该就是聋婆为我准备的晚饭了。坐在桌边,聋婆很热情的招呼我吃饭。我问她怎么不吃,她笑着表示已经在厨房里吃过了,让我赶快吃。我看着碗里不知名的植物,想起荆无名的话。千万不能吃聋婆给的食物!我拿着筷子,迟迟无法下口。聋婆的行为很可疑,一般来说家里有了客人,主人家都会陪同一起吃饭,没有自己先在厨房吃了以后,再单独让客人吃的。她是不是在隐藏什么?我看着她笑眯眯的眼睛,感觉她隐藏在围巾后面的那张脸更神秘了。不管怎么样,只有不吃才是最保险的做法,不吃最多就是饿肚子,吃了很有可能会没命!我撤了一个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表示肠胃不舒服吃不下。聋婆笑了笑,用手势告诉我这个野菜汤对我的身体有好处,一定要吃。她越是坚持,我就越是不敢吃。最后,我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将野菜汤泼到门外,然后假装自己吃完了把空碗递给她。聋婆看起来很满意,收拾了碗筷,把我带到卧室。她让我拿着油灯,自己打开衣柜的下层,在里面翻找着什么。我看着她的背影,把手放进了衣服口袋里,摸到荆无名给的那张画着符文的黄纸。荆无名说过,这张符纸贴上去聋婆就会昏迷,我就有机会揭开她的面罩。现在聋婆毫无防备的背对着我,是下手的最好时机。我拿出符纸把手背在身后,心呯呯的跳起来,因为紧张整个手心都出了一层汗。聋婆从衣柜里翻出一床被褥铺到床上,整理好以后转身对我笑了笑,然后对我指了指床,比了个睡觉的姿势,似乎是让我今晚在这里休息。我愣住了,屋子里一共就一张床,把床让给我她睡哪呢?聋婆笑着表示她没关系,去灶房休息就可以了,然后慢腾腾的走出了卧房。看着她那干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的佝偻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这是她的苦肉计,那么她成功了。其实想想她真的挺可怜的,丈夫儿子都去世了,一个人孤独在荒村生活。也许她的确不是个普通的老人,可她并没有真的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一切都是荆无名在挑拨,说实话他说的那些也都没有证据。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我觉得自己不能去算计一个老婆婆,这种做法也太孙子了。况且,符纸是荆无名让我贴的,到底有什么效果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动机本来就不单纯,我不应该被他牵着鼻子走。今天刚到这里的时候,林伯就悄悄的提醒过我小心荆无名,别给他给利用了,说明荆无名带我找到聋婆绝对没安什么好心。月圆村是他带我去的,林伯养食尸狗的秘密也是他带我发现的,而且,他好像早就知道活人墓的事,所以十分的肯定林伯一定会说出楚家的消息。然后跟着林伯来到木官村见到了聋婆,他再次通过语言挑拨,让我对聋婆产生怀疑,差一点就给聋婆贴了符纸。而他自己从未在聋婆面前出现,或许是因为聋婆认识他,他无法亲自下手,所以才利用我去做这些事!或许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人,我就是荆无名用来对付聋婆的一个棋子。可万一聋婆不是坏人,我用符纸伤了她,就等于帮着荆无名做了坏事!想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凉气,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前小心万小心,我还是差一点就上了他的当。这个人简直太可怕了,城府深不见底,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