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蓄谋已久的阴谋
    顿时,桌子上像炸开了锅,化妆师一脸悲伤的看着许天依:“小天依,我哪里没有这个张雅雪好啊,我不就是比她老了一点么?”  许天依感激的看了一眼张雅雪:“抱歉,一直没有告诉大家,其实我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了。”   导演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吓到了,快手张不是告诉自己叶智浩和许天依正在谈恋爱么,现在又是哪一出。   “我差点以为你和叶智浩在一起了呢。”  导演心中有些失落,来之前快手张就已经打电话告诉自己,要在餐桌上面揭晓两个人的真实关系。  可是并没有想到的是,这根本就是谣言而已嘛,张雅雪才是和许天依关系最好的。  导演看着搂在张雅雪腰间的那只手,有些发愣了。  “小天依,你和你的那个男朋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许天依是演技派,自然也不会落后张雅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就是在上了游艇的时候了啦,那个时候我们才刚刚确定关系。”  导演看着许天依已经这么害羞了,也不好再继续问别人的隐私,于是灰溜溜的告辞离开了。  化妆师和摄影师自然也是祝福着告别了三个人。  “哎,刚刚差一点点就吓死了。”张雅雪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面。  “多亏你了,筱雨。”许天依的脸上忍不住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而叶智浩现在已经面色铁青了:“张雅雪你还真的很聪明。”  张雅雪看着叶智浩这头快要发狂的狮子,赶紧跑路:“你们两个就继续你们的二人世界吧,我得走了。”  看着识趣的张雅雪,叶智浩一把把许天依按在了墙上。  “亲爱的,你今天晚上到底要怎么赔偿我呢?”  许天依有些羞涩,虽然心中也没有什么不乐意,可是表面上还是一直推脱着。  “别闹了,快点啊,等下服务员上来打扫看见可怎么办?”  听着许天依烦人的小嘴一直在说自己不爱听的话,索性叶智浩直接俯身吻了下去。   “好香啊。”叶智浩吻了好久才慢悠悠的放开了许天依,还忍不住感叹道。  “你是变态么?”许天依看着还在想着余味的叶智浩,吐槽了起来。   叶智浩不以为然的拉住了许天依的手:“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过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  “才不要呢。”许天依以为在叶智浩的心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很纯洁的二人约会,一想到那种事情自己心里就一阵抵触。  “好好好,随便你啦。”叶智浩虽然嘴上是妥协了,但手还是继续拉着许天依的手。  “那我要回家了啦。”许天依瞥了一眼叶智浩的手,叶智浩一把搂紧了许天依。  “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了?”   “不是的,我就是不想要那么快就做那种事情。”  许天依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看向旁边的墙壁。  “你是说这种东西吗?”叶智浩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盒“防护工具。”  许天依觉得现在自己恨不得挖个洞钻到地底下去,出门竟然带这种肮脏的东西,而且还是来吃饭的。  “快点给我收起来啊。”许天依用自己的手肘捅了捅叶智浩。  “嘿嘿,要不要我们现在不去约会,直接回家啊?”  叶智浩说的回家当然是别有深意得了,许天依忍不住又开始害臊了。  “真的是怕了你了,就去过二人世界还不行么?”  叶智浩觉得自己的小妻子简直太过于纯洁了,自己可要好好开发一下许天依得思想才行。  “老婆,现在的民风已经很开放了,同性恋也很多的。”  叶智浩已经想开了,既然自己和许天依都确定了心意。   “你不要开玩笑了,叶智浩,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是演员啊,是代表公众形象的人物。”许天依觉得叶智浩的话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为什么就是开玩笑呢?我说的是认真的,难道你想要我们一生一世都保持着这样的地下恋情吗?”   叶智浩觉得许天依的想法也很可怕,自己第一次想到了未来这么长远的事情。   “好了,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好了,现在说有什么用呢,世界每一天都在变化的,计划根本没有用。”   其实许天依也只是借口的搪塞而已,并不是真心实意的这么想的,因为自己现在也无法给叶智浩一个满意的答案,双方都可以满意的答案。  叶智浩清楚的晓得许天依就是在逃避问题,顿时有些气愤,拿起自己的外套和口罩就摔门而去了。  “许天依,你最好永远不要后悔才好。”   而另一边的韩雨辰已经被送到了房间里面,看着宽敞的大床,而不是在房车里面,顿时有些惊讶起来。   “刘文雅,刘文雅...”韩雨辰不用想都知道是刘文雅好心好意的把自己给送回来了,可是自己的心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怒火都快要把自己给吞噬了。   “辰溪,你看,我做了你最喜欢的南瓜饼呢。”刘文雅看着韩雨辰竟然一起床就叫自己的名字,心中忍不住的一阵高兴。  看着满张脸上全部都糊满了面粉的刘文雅,韩雨辰没有一丁点的感动,一把打掉了刘文雅做的滚烫的南瓜饼。   “啊。”被南瓜饼烫到了手臂,刘文雅吃痛的皱起了眉毛。   “真实没用处,什么都做不好。”韩雨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目光还是忍不住朝着刘文雅的手臂看了过去,已经是通红一片了。“韩雨辰,你就这么讨厌我么?”刘文雅听着韩雨辰无情无义的话,多年来积攒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听着刘文雅竟然叫自己的全名,韩雨辰知道刘文雅这是真的生气了,可是这又怎么用,刘文雅那么爱自己,这么多年了,人尽皆知,他怎么会不和自己低头认错,最后还不是乖乖的回来吗。“那又怎么样?今天晚上你为什么要把我送回来?为什么总是擅做主张,你以为你是谁啊?”韩雨辰一想到今天晚上因为刘文雅的擅做主张自己就见不到许天依了,而且这一别就是快一个月的时间,心里就忍不住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