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长姐凶猛

>

长姐凶猛

一丁点儿著

本文标签:

最具潜力佳作《长姐凶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林玉桃林玉文,也是实力作者“一丁点儿”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因为家族有规定,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所以家中父母虽然着急,但也没有强制为他纳妾。而刘振业是个情种,对自己的发妻感情深厚,更是不可能纳妾。近几年,他们夫妻俩寻遍了,府城之下的所有名医,但没一个人能治好,刘夫人的不孕之症...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玉桃林玉文   更新: 2022-11-30 06:4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书名叫做《长姐凶猛》的小说,是作者"一丁点儿"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林玉桃林玉文,内容详情为:三天后的早晨,在全村老少的注视下,林玉桃打头阵,张大林和二娃紧跟其后,领着十八位汉子,向深山进发经过一个时辰的跋涉,大家来到了林玉桃遇到大虫的那片树林见到好多的蘑菇松子,汉子们一个个都很兴奋,不说捡回去卖钱,就是自家吃也是难得的牙祭可大家没一个人敢动,都是拿询问的眼神看着松树之上的林玉桃环顾四周,暂时没发现危险,林玉桃轻盈的从树干上跳下来"每人可以在这一片捡半箩筐,不要离我太远,也不要捡...

第10章 程二娃求救

同一时间的和春堂内,卢羽眉头紧锁,半晌,将把脉的手指从病人身上拿开。

丫鬟上前,将被诊脉的人,手腕上的丝帕取下。

一旁焦急等待的中年男人,见卢羽面色不好,暗叫糟糕,难道连远近闻名的卢大夫,都治不好夫人的病?

卢羽沉声开口:“夫人的病,恕在下无能为力。”

亲耳听到这一噩耗,一位年轻妇人,顿时大哭出声:“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就想要一个自己孩子怎么就不行呢!”

男人心疼的将妻子,搂在怀里安慰:“没事,卢大夫治不了,为夫带你再去寻其他名医,定会让你拥有孩儿的!”

刘振业已经是而立之年,膝下至今还无一儿半女。

因为家族有规定,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

所以家中父母虽然着急,但也没有强制为他纳妾。

而刘振业是个情种,对自己的发妻感情深厚,更是不可能纳妾。

近几年,他们夫妻俩寻遍了,府城之下的所有名医,但没一个人能治好,刘夫人的不孕之症。

刘夫人伤心欲绝,抬起哭花妆的脸,绝望道:“老爷,回去奴家就为您抬房贵妾,奴家是治不好了,奴家不能让您断后哇!”

刘振业生气喝道:“胡说什么!

如今咱们只是找遍了关州所辖,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呢!

大霖地广人多,一定会有人能治好你的!”

卢羽看着悲痛的妇人,心下怜悯,犹豫了一下,对二人开口道:“我这认识一位医术高超之人,只是…”

刘振业夫妇二人,顿时生出希望,能被卢大夫称赞,一定医术比卢大夫更好!

刘振也追问道:“只是什么?”

卢羽缓缓道:“她是个女人,而且年龄不大。”

夫妇二人愣住了。

女人?

还不大?

纵观历史,目前也还没有一位女大夫!

大霖虽然也重男轻女,但男女大防并不严重,对女人要求也不是那么严苛。

大霖有不少女人,为了生计抛头露面,也没见有人说什么。

但学医不仅要识字,还要整天呆在男人堆里,这已经超过大霖,所能接受女人露面的极限。

所以得知卢羽口中的大夫是一个小姑娘时,才会让刘振业夫妇二人,惊愕不已。

经过三天的赶制,林玉桃和张大婶,终于将两家人的虎皮靴全做好了。

入脚极致温暖,软和,表面是普通的葛布,让人瞧不出异样。

张大叔宝贝似的将靴子拿在手里,仔细擦拭并没有多少的灰尘。

林玉文抿着嘴笑看脚下的青色小靴子。

以往冬天,因为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鞋子,他们姐弟四人很少出屋,就怕冻坏了或冻生病了,还没有钱治。

林玉文已经不记得,冰凉的雪被踩在脚下,是什么感觉了。

如今好了,他终于可以,在这个冬天里,肆意玩耍了!

正当大家美滋滋的欣赏虎皮靴时,林家大门被狠狠地拍响。

“桃丫头!桃丫头!你在家吗?”

众人听到二娃焦急声音,赶忙前去开门。

一身薄棉衣的二娃,脸色被冻得有些发青,一见到张大林身后的林玉桃,泪眼婆娑道:“桃丫头,我知道你懂医术,求求你,去看看我奶奶吧,她突然就倒地不醒了!”

拿上银针包,和家里仅有的一些药材,林玉桃小跑到二娃家残破的院子。

程二娃今年十六岁,按理来说,应该娶亲了。

可成二娃家太穷了,还没有父母帮衬,唯一的亲人奶奶,还是个药罐子。

附近知根知底的人家,没有愿意把姑娘嫁给他的。

洗的发白的棉被下,程老太脸色委黄的紧闭双眼。

脱鞋,踏上被烧的温热的土炕,林玉桃一眼就看到,老太嘴角还在流的丝丝血液,和已经晕红了一小块的枕巾。

结合程老太的脸色,稀疏的头发,林玉桃心里判定,这是极度贫血后引起的突然晕倒。

“有酒吗?”

林玉桃问程二娃。

后者心慌意乱的摇头:“我家没人喝酒,再者酒也不便宜,我买不起。”

“咱家有,等着,我去拿!”

和林玉桃一起来的张大林就要冲出门口。

林玉桃阻拦道:“叔,别去了,来不及。”

转头对一旁焦心的程二娃道:“把你家火折子拿来。”

成二娃递给林玉桃火折子的手,全是冻疮,还不断打着哆嗦。

也不知是冻的,还是担忧程老太害怕的。

将银针在火苗上烧燎几下消毒,随后快速刺入程老太的气海、关元、膈腧三大穴位。

三个银针刺入没多久,程老太嘴里破损的伤口,便不再流血了。

又在其足底涌泉穴,和合谷穴下了两针。

此时程二娃家的院子里,和屋里挤了不少人。

都是听到动静赶过来,见识林玉桃医术的。

毕竟林玉桃会医术,只是听里正说得,大家伙谁都没亲眼看过。

见到林玉桃下针手法,比那窜村治病的郎中还熟练,程二娃终于放下些心来。

无视一屋子的村民,林玉桃对程二娃说道:“你有郎中给你奶奶开的药方吗?”

“有有有,在这”

程二娃很快的从衣服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纸张。

药方还是对症的,只是程老太贫血严重,按照药方的剂量来说,见效会很缓慢。

不过林玉桃也理解郎中的保守心态,毕竟里面有几味药,毒性略高,一般大夫都不敢大剂量使用,更何况走乡窜村的郎中。

在程二娃期盼的目光中,林玉桃从箩筐里,拿出几样炮制好的草药。

“将这些一起用两碗水,小火煎成一碗,等程阿婆醒来,喂她喝下去。”

程二娃试探追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奶奶没事了!”

林玉桃坦言道:“阿婆是因为贫血严重而晕倒,药补肯定会让她短暂快速的补上一些血,

但想完全根治,必须搭配食疗,

要保证阿婆充足的营养,如此不出三个月,应该会大有好转。”

程二娃听后先是表现的很高兴,后又愁苦道:“食补这话,郎中也和我说过,可我条件有限,一直没给奶奶补上去。”

张大林安慰道:“那是以前,你这会又有猪肉,还有银钱,程婶肯定会好起来的。”

程二娃没拿草药的左手手指,不自觉得摩擦着衣角,片时,磨不开道:“猪肉每天都给奶奶吃,可银钱并没有多少了~”

王顺平在程二娃身后惊讶道:“二两多银子,你咋花那么快!”

不用程二娃说明白,林玉桃也能猜到,药方上那些药,虽然普通,但放在古代,也是一项很大的支出。

古代的医药,从来不是很便宜。

除非遇到好心的大夫,为你减免药费诊金,不然几副药,就会要你半年的收入。

想来这些年程二娃欠了不少药钱,如今有钱了,以程二娃的品性,自然是先还债,可不就没有多少了嘛。

大家伙不禁都很唏嘘,平时虽然你吵我闹,你占我点便宜,我还你一点颜色的,但其实村民彼此还是很友好的。

就连在张大婶家挑事的矮胖大婶,都慷慨道:“没事的二娃,以前我们自己都顾不上自己,自然没法帮衬你,如今手头宽松了,咋可能看着你们难过,一人凑点,咱也能把程婶的病给治好!”

屋里屋外,附和之声不绝,程二娃感激涕零的就要对大家伙磕头,村民则拦着不让磕,场面一时混乱又说不出的和谐美好。

林玉桃内心也是大受震撼,乡亲们竟还有这样大义的一面!

第二天,林玉桃又来到程二娃家,为程老太施针。

此时的程老太精气神好了很多,正坐在炕头喝红糖水。

红糖是村民凑钱买的,还有红枣啥的,都是一些补血之物。

将两套衣物递给程二娃,林玉桃温和道:“这是张大婶,用我们两家的旧棉衣,改的两套厚棉衣,你们别嫌弃。”

摸着比自己身上厚实很多的棉衣,程二娃和程老太连忙表示,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又将张大婶给张大叔做的一双新棉鞋,放到炕上:“二娃哥,试试看,这双鞋你能不能穿!”

程二娃忙摆手道:“旧的也就要了,这双鞋子,还崭新着,我可不能要!”

林玉桃轻笑道:“不是白给你的,我想雇二娃哥你做事,这是给你的行头。”

祖孙俩呆住了,片刻,程二娃疑惑道:“桃丫头,你要雇我做啥事?”

\\\"

《长姐凶猛》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