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山野村夫如之奈何

>

山野村夫如之奈何

雕面恶少年著

本文标签:

热门小说《山野村夫如之奈何》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陈霸子杨又才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雕面恶少年”,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一条是从雷达捱绕过来,这雷达捱也是一个险要去处,曾经也有一窝土匪盘踞在这里。这是后话……只说新娘子什么模样?它的前身是一个苗寨,寨子中三十多户人家,归属冷泉管辖,但是对屏边土司黄山路不平却感情深厚。后来听说新娘子被撵了出来,他们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接了过来,从此为祸一方。先说从雷达捱上来的路,刚好能过一...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霸子杨又才   更新: 2022-11-30 06:51: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山野村夫如之奈何》,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陈霸子杨又才,是作者"雕面恶少年"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过岩层,这里就是新娘子寨,他坐落在一笔悬崖顶上西边与右营都司遥遥相望,东边可以看见马次邑大寨一条腿伸进了屏边,半个身子还留在水田两条路可以上来,一条就是这九死一生处一条是从雷达捱绕过来,这雷达捱也是一个险要去处,曾经也有一窝土匪盘踞在这里这是后话……只说新娘子什么模样?它的前身是一个苗寨,寨子中三十多户人家,归属冷泉管辖,但是对屏边土司黄山路不平却感情深厚后来听说新娘子被撵了出来,他...

第10章 新娘子又是人名,又是寨子

穿过岩层,这里就是新娘子寨,他坐落在一笔悬崖顶上。西边与右营都司遥遥相望,东边可以看见马次邑大寨。

一条腿伸进了屏边,半个身子还留在水田。

两条路可以上来,一条就是这九死一生处。一条是从雷达捱绕过来,这雷达捱也是一个险要去处,曾经也有一窝土匪盘踞在这里。这是后话……

只说新娘子什么模样?它的前身是一个苗寨,寨子中三十多户人家,归属冷泉管辖,但是对屏边土司黄山路不平却感情深厚。

后来听说新娘子被撵了出来,他们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接了过来,从此为祸一方。

先说从雷达捱上来的路,刚好能过一匹马垛子过,和小石门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旁都是红泥巴土,往下一看,要是来了生人,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段路很长,从下往上看都是看不到多少风景,但是人家从上往下看,嘿,一只苍蝇您也别想打这过了。

这红泥巴土那可是瘦得不行,一粒粮食也收不上啦,所以他们的生计,大多来自黄山路不平。

咱再往里走上几步,那房子都是竹篱笆编的墙,屋顶上盖的是双层的茅草,搓几根麻绳一捆,再抬几块石头一压。

屋外面,也有几根麻绳,一边捆在竹篱笆上,一边用几根木桩子深深砸进土里去,这是干嘛?

因为没有墙,整个屋子轻,怕被风给吹倒了,和我们今天用的帐篷那就是一个模样。

篱笆上挂几串辣椒,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几个南瓜,轻轻把那门一推,嚯,里头倒是敞敞亮亮。

这不废话吗?这墙都是漏风的,夏凉冬冷的,能不敞亮吗?

只见里头挂上了草编席,这大小房间可就简单分割出来了,大一点的当家人在,旁边小一些的就是孩子的睡处。

怪不得孩子嫁娶都早呢,这简陋的条件,住着也太寒酸了。

再看看那床,嗨……叫人看着心酸,只见那红土上边上下左右定了几根木头叉子,用四根粗一些的树杆撑起了床的轮廓。

上面扑的是砸碎的竹子,皮朝上是心朝下,皮那头光滑着,睡上头不膈腰杆子。

再往上扑着茅草,可不是一般的草,这红土地长不出庄稼来,但是那古书中的蒹葭苍苍可长了不少。

把那蒹葭整棵砍回来,头上的花花和枝枝叶叶,给他分离开来,枝枝叶叶用木制的锤敲打敲打,放到屋顶上去。

那白色的花花,用太阳这么一晒,是又松又软,往那竹面上一铺,再拿来几件旧衣服一垫,拖一床补丁被子,这就算生活了。

那他们吃的是啥?能有啥?红土地上能长几个歪巴扯扭的南瓜,能翻出两个满是虫眼的红薯,就这么地了。

用那屋前的掉锅混在一起煮了,浓稠烂糊的都给老人孩子,男人就随便对付对付。

对了,还要留一半给家里的几条狗,准确的说是猎狗,咱后边不是大期沟吗?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养这些猎狗,就是为了进山围猎,当然人家也不叫猎狗,叫做撵山狗。

别看他们都是精精瘦瘦的,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苗家人彪悍的身体素质。

这就是新娘子苗寨的缩影,哎……都是那个年代的穷苦人家,那生活都差不了一二了。

寨口有四个人把守,两明两暗,明的是人手一把涮地勾头刀,倒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就是平时里砍地的,不过是把手加长的有点夸张。

这里用木头修了一座高台,由上望下。

暗的也是两人,他们抬的是装满火药的铜炮枪,就躲在这红泥巴路上,天热的时候躲在水边,天冷的时候躲在树下。

他们每人还背上两根放狼烟的点火桩,枪一响说明有人靠近,提醒寨子里的人注意,这又是枪响又是点火的,那就大事不好,有人摸过来了。

这一枪一狼烟的配合,不知道躲开了多少次的围剿。

熊小佬从后山的路上来,今天的枪可就没用了。

寨子中间有一间土墙房,也是茅草屋顶的。

从空窗口往里那么一看,嘿呦,只见那里端坐着一个女人。她面朝里边,一头长发披下肩来。

穿着一件大红凤凰袍,领处银线穿祥云,云端绣得三只云端金凤,隐隐约约,活灵活现。

腰上系的是明石银绣带,裙摆分四岔,分别是貔貅、白凤、山海龟和火麒麟。

不可谓不华丽,不敢说不漂亮。

那是红里露着金,金上映着红,啧啧,这是什么衣服?

怎么这么华丽丽?疑惑吧,这穷苦地方怎么还有这么华丽的衣服,其实吧,这就是地主的嫁衣啊!

这个女人难道就是新娘子?没错,就是她。

新娘子正在茅草屋里修修补补呢,只听见一阵脚步声‘登登登’

“报!当家的,老爷子过来了”

怎么叫老爷子,这熊小佬是新娘子的干哥哥,这手下的人为了表示尊敬,叫一声老爷子。

新娘子把手里的活计一丢,转过身来,抬头一看,‘啊?’

这是怎么了?只见银云端上浮着的竟然是一张黑脸獠牙的脸,怎么个黑法?那是棺材黑?什么样的獠牙?那是野猪王的弯!

这哪是什么人啊?只看一眼都吓得魂飞魄散,哦……怪不得陈世和不敢要她,新婚夜赶她出来,这、这、这、这谁受得了不是。

新娘子‘腾腾’就走了出来,每次哥哥来,都有小的提前禀报,今天怎么是自己的人来,心中疑惑,脚上的步子也快了一些:

“我干哥哥在哪里?给是出事情了”

来人不敢耽搁,赶紧上前领路:

“快,快跟我过来”

茅草房下已经围了好几个人,新娘子一来,都低着头,让出路来。

进来一看,只见熊小佬端坐在床前,一把白花塞在嘴边,地上好些血,是红里还透着白。

怎么还有白?那几颗打碎了牙齿吐出来,可不是白的吗?

新娘子一见自己的干哥哥被打成这样,那眼泪就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呢:

“这是重过些(怎么了)?几日不见,你又得罪哪个了?”

熊小佬见干妹妹来了,他想说什么,可嘴巴上通着洞呢,只会‘呜呜哇哇’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怎么说?再耽搁怕是命都没有了!

新娘子赶紧叫来了寨子里的苗医,苗医给他上了药。

熊小佬不肯多留,新娘子只得派了几个人,送了出去。

送去哪里?

过了新娘子,就是黄牛坡,再过黄牛坡,有一座天坑山。

天坑山里有个天坑洞,就是熊小佬的老窝,这里有他手下的八大禽兽,哪八大禽兽?下次再说。

\\\"

《山野村夫如之奈何》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