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江湖小调

>

江湖小调

北十三姨著

本文标签:

《江湖小调》是网络作者“北十三姨”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东方朝曦无常,详情概述:可是只有五岁的素白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她的生活除了摸鱼上课,就是激怒尾。为何说是激怒而不是招惹呢。因为无论素白是往他房间里扔老鼠,还是把他的衣服烧个窟窿,亦或者趁他睡着给他脸上画乌龟等等等等,他都不曾理会她,最大的波澜,可能就是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凝视她许久,便转身离开了。如是说,素白也算是报仇解气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东方朝曦无常   更新: 2022-11-30 12:3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网文大咖"北十三姨"大大的完结小说《江湖小调》,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东方朝曦无常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苏锦绣他们在路上马不停蹄的走了许多日,多久日子东方朝曦是记不得了她只记得到了那天,她一下车,便见眼前漫天迷雾,只见迷雾之中走来一位白衣仙子,那张脸上尽是描画的妖娆他们绕过一个巨大的棋盘,便进入了一个,青山绝水的地方,美的难以形容,恐这世间也没有第二个地方能与此媲美了而这里就是苌苠境内苌苠境内是一个神秘的国度不归大唐所有,也不归突厥人所有,是存在在大唐与突厥两界之间虽然比不上大唐地大物博...

第9章 借故赠玉

数月匆匆,东篱在子影帮落了脚,虽成无字辈最后一个弟子,却并不受众弟子的待见,总遭受无辜欺凌,他隐忍不言,因为他知道,他弱小无依,想要受人尊重,必要自身强大。

而玄冥堂这边,显然日子要比子影帮好过得多。

东方朝曦得了新名字,和玄冥堂的宝剑共用一名。——素白

也不知道司徒玄月起名的含义,是她同这宝剑一般,都是苌苠境内的宝贝;还是说,她也将会成为苌苠境内的第二把杀器,出鞘必死的绝顶杀手。

可是只有五岁的素白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她的生活除了摸鱼上课,就是激怒尾。

为何说是激怒而不是招惹呢。

因为无论素白是往他房间里扔老鼠,还是把他的衣服烧个窟窿,亦或者趁他睡着给他脸上画乌龟等等等等,他都不曾理会她,最大的波澜,可能就是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凝视她许久,便转身离开了。

如是说,素白也算是报仇解气了,可以不再继续激怒尾了。

可偏偏有一日她听见初和尾的谈话。

“哥哥,素白并不坏,她只不过小孩子脾气,她其实挺喜欢你的。”

“……没看出来。”

“哥哥,你不会真的生她的气吧?素白是我第一个朋友,你是我唯一的哥哥,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和我的哥哥是敌人。”

“敌人?她还排不上。”

“那、能成为朋友吗?”

“不能。”

“哥哥,你别这么小气嘛!哥哥,你别走,等等我!”

素白在外听的咬牙切齿,小手搓擦着,一个个坏水从肚子里往出冒泡。

一个月黑风高好做坏事儿的深夜,一个小小的身影摸进了尾的房间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她从抽屉里摸出来一块玉佩。

她从房间出来,借着夜色,她看清玉佩上写着“萧”字。

她暗暗得意,等着明天看尾如何失态。然,回到房里藏好玉佩,呼呼睡到日上三竿。

第二日叫醒她的是神色略慌张的初。

“素白,你昨日可有拾到什么东西?玉之类的?”

初说的委婉,也并未直接表明这东西的重要性。

素白揉揉眼睛,俨然一副未睡醒的样子,摇摇头,“没有,怎么了初姐姐?是什么东西丢了?”

“没事,若是拾到东西告知我一声。”

“好的,初姐姐。”

素白答应着,就见初走出了房门,门外还站着个和她身影差不多高的人,影子投在门上,小小少年,青丝高束,利落干脆。

“哥哥,素白妹妹没看到你的玉佩,我们去其他地方找一找吧。”

说罢便欲走,见尾不动,她拉了拉尾的袖子。

尾此时脸上涌动着怒气,看向未关严的房门,一张清秀俊朗的小脸此时看着多了些怨念。

随后便默默的同初离开了。

门外的景象素白未看见,却心中已然明了。

这玉佩确实惹怒了这个看似云淡风轻的小童。

她暗戳戳的得意,不行,她还要再往火上浇把油,让他知道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又是一个夜黑风高夜,素白一个人躲在墙角,摆弄着手里的玉佩,迎着夜色,她在思考着如何让它碎成渣渣。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把玉从她手中夺过。

“哎,我的玉……”

小脸一抬,借着夜色她看清楚来人。

“东哥哥~”她撅着嘴做贼心虚道。

“这玉不是你的。”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她。

“自然不是我的,可是、可是他瞧不起我,觉得我不配做他的朋友,所以……”素白委屈的说着一半的话。

“所以你就拿了他的玉,惹怒他,你们就能做朋友了吗?”一句反问,问的素白无话可说。

“素白,想要做朋友,就要先试着了解对方。而不是用这种惹人讨厌的手段去吸引别人的注意。”

“你知道初有多信任你么?你说不曾拾得,她便相信。若是日后她知道你这么糟蹋她对你的信任,你们还能是朋友吗?”

素白低着头,迟迟才开口,“东哥哥,我知道错了。”

东蹲下身,揉了揉她的头,微微一笑,把玉递给她。“还不晚,素白乖乖。”

这夜,素白睡的不太安稳,她梦见玉被她弄碎,尾说他讨厌她,永远不会和她做朋友,梦见初姐姐伤心的哭了,因为她辜负了初姐姐对她的信任,她们再也不是好朋友。

所以第二日天蒙蒙亮时,素白就起来,想着在尾的门前堵他,希望他能替她保守秘密,不要被初姐姐知道她骗了她。

可是她并没有堵到他,因为尾起的比她还早,早早的就去练功场练功了。

素白听罢,也揣着玉佩,颠颠的跑去练功场。

夜色还未褪尽,天空泛起鱼肚白,日头快要升起来了。

遥遥的,她便看见一身白衣的小小少年,手持长剑,在刻苦的一遍一遍重复着招式,季节已经不再炎热,可小小少年的头发却被汗湿,贴在他的脸颊两侧。

眉总是皱着,小脸严肃,一双眸子总是有着思虑不尽的苦恼般,他有着不符合年纪的神色。

素白慢慢靠近他,在他身后踌躇,不知该如何开口。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一股剑风扑面而来,她一惊,抬眼一看,小小少年的剑指着她,一张玉面眉眼如墨,眉头还是惯有的微蹙,看着她的目光似有怨念。

她的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好一会,未等她出声,尾便把剑收回鞘内,转身去拿帕子擦汗。

“嗯……”

“有事么?”未等素白说完,尾便开口问道。

“那玉……”

“你为何总来惹我?”尾打断她的话,没有回头,擦汗的动作有些慢。

“嗯?”素白被问的一怔,以为他听到玉的事儿,会很迫切的问她是不是在她这,或者说,他压根一开始就知道玉是她偷了,所以此下听到她说玉才这般淡定。

“因为你讨厌我,我不想被你讨厌……但是我知道我错了,东哥哥说,想和别人做朋友不……”

“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尾一脸诧异的回头看她。

“你和初姐姐说的,说不会和我做朋友,我都听到了,那不就是讨厌我的意思吗!”素白稚嫩的小语调扬的高高的,全是被他看不起后的委屈。

“……”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真的讨厌我?”素白哭唧唧地问他。

尾无奈的摇摇头。

看尾承认不讨厌她,她粲然一笑。“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吧!我可以叫你尾哥哥嘛?”

尾不作声。

“你不拒绝那就是同意了!尾哥哥!”

“对了尾哥哥,你的玉……”

“你看。”尾又打断她的话,指着天边太阳升起的地方。

素白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太阳懒洋洋的从天边升起,慢慢的天空染成铜黄色,让人心中舒畅。

“是日出呀!简直太美了!我第一次看见日出!好美好美!我要每天都起来看日出!”

素白小小的身上散满了太阳的光辉,快乐的在尾身边跳来跳去。

尾看着身边的小小孩童,阳光洒在她乌灵闪亮的眸子上,睫毛上像是撒上了金粉,暖暖的,让人紧绷的心变的懒散。

他微微一笑,这笑连他都不曾察觉。“小屁孩真快乐啊。”

“嗯?”素白没有听清他的话,询问道。

尾则摇摇头,表示他什么也未说。

这玉到底是没有还回去,素白端详着玉佩,陷入沉思。

以她五岁的头脑,着实是猜不透尾的意思。

不过她心大,索性就不再想了,把玉左一层右一层包好,放在她的小箱子里。

她打算去问问初姐姐,是不是这个玉佩对于尾来讲根本算不得什么贵重东西。

纸千变在前边念念叨叨的嘱咐他们三个,配方的配比。

素白凑到初身边,小声道:“初姐姐,尾哥哥的玉佩于他而言,重要吗?”

“为何这么问?你是在哪儿寻见了吗?”

“没,只是好奇而已。”

“哦。哥哥的玉佩当然重要了,那是留给哥哥唯一一个可以思念爹娘的物件。哥哥常常拿着玉佩同我讲,不能忘记我们姓萧,不能忘记爹娘还在远方等我们去寻他们。”

“初姐姐,你们的爹娘去了哪里呀?”

“不知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被苏叔父收养了,苏叔父说,等我们长大了,就告诉我们,爹娘去了哪里。”

“苏锦绣?他就是个大骗子!”素白愤愤地说。

话音刚落,头上就被纸千变用手指弹了个响。“好好上课。”

素白撅着嘴乖乖做着手里的东西,见纸千变背过身,又和初交头接耳道:“那尾哥哥会不会随便把玉佩送人呀?”

“怎么会!”初惊讶道,“哥哥说,玉佩只会给萧家的人!现在萧家除了哥哥就剩下我,要是给也会给我的。”

“那……”

“老师,我做好了。”一旁默默做面糊的尾开口道,余光撇了一眼被打断对话的两人。

“嗯嗯,做得不错,很有天份。”纸千变点头,又瞥了一眼两个小丫头,“哎呀呀,你们俩都把面皮糊做黑了!!!重做,做不好别吃午饭了!”

初和素白一听,直哼哼。她们俩素来是尾的底板,用来衬托他的优秀的。

素白小声嘀咕,早晚有一天要把纸千变的真面目公诸于众!好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个大丑,报自己不能吃饭之仇!

\\\"

《江湖小调》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