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

>

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

大小不一样的烬 著

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 张震 羌魁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讲述主角张震羌魁的甜蜜故事,作者“大小不一样的烬”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要知道班上前几名同学的家长都给老师塞过钱的,我在办公室里面瞥到过。”张震闲庭若步般走到谢任孑面前说道。谢任孑木讷的望着张震的双眸,突然想到了什么后便拉起张震的手让张震和自己一起蹲在了一片花田里。“谢任孑?怎么了?!”张震有些不解的问道...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张震羌魁   更新: 2022-12-07 01: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是作者“ “大小不一样的烬””的倾心著作,张震羌魁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张震只是感觉到眼前一闪,随后自己便回到了昏暗的异度空间之中并且自己正身处一间空旷的毛坯房间中,幽暗的房间中只摆放了几张朴实的木桌不过应该是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整个房间都积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尘张震环看整个房间,顿时间意识到了这个房间就是之前进入童话游戏时的那个房间只是因为进入童话游戏时有一阵强光在房间中散发,所以张震并没有看到房间内的模样一想到这里,张震心中又是一阵怅然明明刚刚来到这里...

第5章 过往

十一年前。

“张震?!你来干嘛?!一位少年蹲在教学楼后方的花园中,当一个熟悉的进入他湿哒哒的眼眶后少年顿时激动的起身喊道。

“我来看看你呗。我倒是觉得李老师一天天都在说胡话,你完全不用在意。要知道班上前几名同学的家长都给老师塞过钱的,我在办公室里面瞥到过。张震闲庭若步般走到谢任孑面前说道。

谢任孑木讷的望着张震的双眸,突然想到了什么后便拉起张震的手让张震和自己一起蹲在了一片花田里。

“谢任孑?怎么了?!张震有些不解的问道。

而谢任孑则是将目光全神贯注的放在花田中成片成片的雏菊花之上。张震也不禁将目光放在了雏菊花田上。

愕然间,张震在这时才注意到教学楼后面的花田居然如此的绚烂。

皎白色的雏菊与其他颜色的野花交错在一起,落英缤纷之间又尽显斑驳琉璃。

谢任孑伸手摘下了一朵花在手中把玩,眼见着在他的把玩之下那一朵花马上就要阉掉。张震立即抓住谢任孑的手,质问道。

“谢任孑?你这是在干嘛?!

谢任孑面带木色,轻声呢喃到。

“你看清楚,这朵花已经要凋谢了。花朵的眼神明显黯淡了许多,你不觉得这样会显得这朵花很可怜吗?

“可怜?!你在说什么?!张震万分不解的问道。

“我觉得,不如让这些即将消逝的花朵化作养料滋润土地。这样,其他的花朵应该就能够长的更好看了。

张震呆滞的看着谢任孑的脸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当初那一张呆滞的脸庞映射到了如今张震的脸庞之上。

眼前的猎人彻底变成了一只半人半狼的怪物,张开骇人的獠牙与血盆大口就向着玩家们飞扑而去。

仅仅转眼间,原本和睦的树林瞬间被鲜血与惨叫覆盖。

曾经鲜活的生命在猎人的利爪之下被活生生撕裂成碎片,血浆与血雾裹挟着腥臭味弥漫整个树林。

每一位倒在地面的玩家都血流如注,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更加惊心动魄。

张震依偎在角落中,颤颤巍巍的拿出怀表。随后毫不犹豫的按下去。

这是第二次使用怀表,也就代表着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随着怀表按下,时间回到五分钟之前。

可好巧不巧,五分钟之前正好是猎人向张震和谢任孑递来烤兔腿的那个时刻。

之前那触目惊心的画面未曾散去,张震依然深陷在那个时刻。

猎人看到张震这般惊魂未定的紧张模样,瞬间顿了顿。微微皱起眉头,饶有兴趣的拍了拍张震的胸口后问道。

“小兄弟?!怎么了?!

张震顿时深吸一口气,当看到猎人的脸颊后被吓到连忙退后几步。

这般不自然的表现当然引起了猎人和一旁谢任孑的注意。

谢任孑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找个借口支开了猎人。自己打算和张震说些什么。

即使将猎人支开,但猎人依然时不时的转过身用着犀利的神情注视着两人。

谢任孑也有些紧张的拉住了张震颤抖的身躯,心急如焚的问道。

“张震?!你怎么了?!

在谢任孑的呼唤之下,张震也渐渐的恢复了理智。刚才和猎人所对峙的画面也深深刻入了脑海。

张震深知现在绝对不能待在这里,刚才猎人绝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

张震火急火燎的拉起谢任孑,随后两人直接绕到了木屋后方。这个位置正好遮挡住了猎人的视野。

看到张震如此反常的模样,谢任孑从刚才起就疑惑不已。趁现在,谢任孑立即追问道。

“张震?!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干嘛那么慌张?猎人可全部都看在眼中啊,如果猎人真的就是狼的话岂不…

“猎人就是狼!不用再去猜忌了!猎人口中所说的‘狩猎之夜’并不是打猎动物,而是狩猎我们人类!张震惊慌失措的冷眼瞪着谢任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后低声嘶吼道。

听到此般话语,谢任孑第一时间也因为震撼而愣在原地。但之后,谢任孑很想知道张震为什么这样说。在谢任孑看来,张震就是猛然一个瞬间变得不正常起来,然后再来告诉自己猎人才是狼。换作是任何人都会一头雾水。

“张震,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说猎人是狼呢?!谢任孑追问道。

而张震现在并不想要再多解释了,只是正颜厉色的念叨到。

“先别说这些了,赶快把小红帽带出来!如果小红帽被杀了游戏便也失败了!

谢任孑感到莫名其妙,可张震这般表现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两人点了点头,便准备一起进入木屋中带走小红帽。

可两人还没走出几步,一位高大的身躯却悄然走到了两人身后。

“你们两位,在找什么东西吗?!猎人轻飘飘的声音袭来,可在两人听起来却宛如一把静悄悄的暗器般暗藏凶机。

张震连忙示意谢任孑不要回头,先去把小红帽带出来。自己则在这里拖一会儿猎人,此地的树荫并不足以让猎人接触到充足的月光而变成狼人。

既已至此,张震只好僵硬如机器般转过身。看着猎人他那暗藏杀意的笑容,顿时感到如芒刺背般的恐惧与战栗。

猎人指向了谢任孑离开的背影,发出轻声。

“你朋友去干嘛了?这么匆忙?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说,能够给予的帮助我可都是会给的哦!

张震全程皱紧眉头,他心中也很清楚。此刻自己和猎人之间都心知肚明,双方都很清楚这昭然若揭的事实。

并且猎人表现的越平静便越是欲盖须弥。现在只需要一个人出面打破这胶着的情况,而这个人只能是张震。

“猎人,外婆的厚片眼镜应该是你做的手脚吧?并且你不断的在我的面前说小红帽的变化,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怀疑起小红帽。我说的没错吧?你做的一切都是想要掩盖自己的身份,自己作为狼的身份!张震微微俯着身体,与猎人保持着一段距离后发出颤颤巍巍的声音。

而猎人一言未发,缄默之中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呢?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猎人有足够的实力让自己有恃无恐,并且还气定神闲的缓步走向张震。

张震也不断在后退,目的正是为了给谢任孑多争取一些时间。只要谢任孑带着小红帽出来,那两人便可以直接跑进树林中远离这里。

下一刻,谢任孑与小红帽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来。张震焦急的看去,发现谢任孑成功带着小红帽走出了木屋。

那么接下来只需要逃走!

“谢任孑!你在你那个方向往树林中跑!快!张震放声呐喊道,自己的双腿也宛如离弦之箭般猛然蹬出。

可猎人依然站在原地,似乎对于张震和谢任孑的所作所为并不在意。

眼见着自己已经跑出了数百米,并且距离满月出现还有些时间。现在几人,应该是暂时安全了。

可下一刻,却完全超乎了张震的预料。

此刻猎人依然站在阴暗的木屋之后,明明一丝月光都没有照射在那里。可猎人的身躯已然开始疯狂的扭动膨胀起来,转眼之间猎人便化身成为了一只半人半狼的狼人。

随后猎人将身上撕裂的上衣扯掉,猎枪也被他狠狠的摔在了不远处的花田之中。

此般景象宛如梦魇般纠缠在张震的心头,就算这个画面自己已经经历了一次。但无论经历了几次,张震都不可能感到习惯与安然。

“快跑!!快跑啊!!张震惊魂失魄的颤抖声音响彻整个树林,好似每一片树叶被这凄厉的叫声所颤抖一般。

谢任孑也看到了刚才那骇人的一幕,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加快的脚步。因为速度太快,小红帽完全跟不上。谢任孑干脆直接抱起小红帽的身体,拼命的向树林深处奔去。

张震在此刻也才回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

在自己第一次使用怀表之前,那时天色还没有暗下去。可外婆的房间依然发生那样的惨状,那种惨状也只有化作狼人的猎人能够做出。已经是说,猎人根本就不需要月光来变身。他随时都能够变成狼人!

转眼间,三人已经逃到了树林边缘。一条大道隐隐约约的出现在眼前。

虽然逃过了一命,但那是因为猎人并没有选择盲目的来追猎自己。猎人将目光锁定到了其余的玩家身上,很可能那些玩家已经被猎人撕裂成了碎片。

三人连忙躲在了一条幽深的巷子中,这个巷子的入口极小。狼人庞大的身躯绝对无法进入。

三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但依然心有余悸。

就算是在如此压抑的气氛之下,谢任孑却主动轻轻拍了拍张震的肩膀。苦笑着说道。

“张震,你还记得吗?以前我们也有过一起躲在巷子里面的经历。

张震深吸几口气,努力想要回想起谢任孑所说的那些往事。可不管自己怎么想,脑海中却只会出现猎人那暴戾骇人的身影以及众多玩家们倒在血泊中的景象。

“抱歉谢任孑,我现在没有那些心思。可以稍微安静一些吗?张震无奈的声音几乎携带着哭腔。

此刻的张震是真心感觉到了绝望,并且是深深的绝望。

现在的现状,张震根本想不到如何的思路去打破。

本身的游戏目标是找到猎人击杀狼,可猎人本身就是狼。那真正的猎人到底在哪里呢?!

再说了,张震的怀表也只剩下最后一次使用机会。并且最后一次也只能回溯一分钟,在如今这等绝境之下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在绝望与懊悔之中,张震默默的将双手捂住了双目。随后半蹲在狭隘巷口的墙壁边,甚至因为巷口太小自己的膝盖都贴在了墙壁之上。

可就算是如此,谢任孑依旧惦记着他所说的什么经历。絮絮叨叨的声音不断回荡在幽深的小巷中。

“张震,想起来吧。曾经我们也一起在小巷中的过往。那个时候,你说过的话我现在还历历在目。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你说过。“猎人并不是取决与谁本身是猎人,而是你现在所作所为是否能够被称之为“猎人。

谢任孑的话语宛如万丈雷霆般灌入张震的心灵,张震松开遮挡双目的手掌。漠然且充满生气的炯炯双眸不断的颤抖着。

但也在这个时候,猎人的庞大身影依然摇摇晃晃着出现在街道。

此刻的猎人全身都沾染上了一层浓郁的鲜血,绒毛已经彻底与稍稍凝聚的鲜血凝成一团。虽然此刻的猎人看起来些许的凌乱,但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依然充满着血性与暴戾。

“张震!快回想起来!曾经的过往!

“我…我好像记得了。

《从全民童话游戏开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