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他的刀箭

>

他的刀箭

舟周都一样著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舟周都一样”大大的完结小说《他的刀箭》,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奇幻玄幻,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龙云飞龙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这道灵术一出,龙云飞全身力气早已尽失,躺在了雪地之上,听到这话,他的嘴唇微动,声音沙哑地说道“我还能是谁,一名普通的秦军边境士卒而已”“秦国的士卒要是都像你这样‘普通’,恐怕早就统一域之大陆了”庞德会眼中的忌惮之色愈发浓厚,杀意也越来越强烈。他捡起地上的断剑,朝着少年走去,先前因为过于震惊他没有想明...

来源:fqxs   主角: 龙云飞龙韬   更新: 2023-04-01 10:20: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舟周都一样"的《他的刀箭》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第二天一早,天刚微微亮,龙云飞就出发了,这次他和彭家和同行二人早上出发,到了晌午才到了玉山关外玉山关不愧是秦国的西北门户,高大威严的城墙,面色坚毅的巡城士兵,不时纵马入城的精锐骑兵,再加上暴雪刚停就已经排起长队的城门,无一不显示着这座城的重要性龙云飞二人由于是要到虎骑驻地报到,所以直接纵马到了守城军士面前,出示了自己的路引和调令守城军士仔细核对后,敬了个军礼,然后面带羡色的放二人入了城,正...

第5章 灵术


灵术这种战斗方法出现在第二次域陆大战之时,是当时的灵力修行者在战斗时无意中触发的,从那之后,经过数百年的不断研究,人类共发明了百种灵术,其中前五十种被大国以各种手段收集到了自家的武库之中,其余灵术则部分流落到人间,部分掌握在各大门派手中。

灵术只有四境的灵力修行者才能使用,这是人们的常识,所以此时被近距离击中从而身负重伤的庞德会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一口鲜血喷出,庞德会艰难起身,他的右臂离少年最近,所以受伤最重,要不是他反应快,此时手臂早已化成了飞灰,饶是如此,他的右臂也被削去了一大块血肉,现在正在不断流血,至于那柄利剑早已断成了几截。

虽然身受重伤,但庞德会眼中的震惊依然没有褪去,他看着不远处比自己负伤还严重的少年,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开口道:“八十二号的雷破,还不到武英境的你为什么能使用灵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道灵术一出,龙云飞全身力气早已尽失,躺在了雪地之上,听到这话,他的嘴唇微动,声音沙哑地说道“我还能是谁,一名普通的秦军边境士卒而已

“秦国的士卒要是都像你这样‘普通’,恐怕早就统一域之大陆了庞德会眼中的忌惮之色愈发浓厚,杀意也越来越强烈。

他捡起地上的断剑,朝着少年走去,先前因为过于震惊他没有想明白,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他明白了,就像他知道的那样,只有四境强者才能使用灵术,那么答案很明显,这个少年在刚才那生死一刻居然破境了,所以他才能使出灵术,十四岁的武英境,即便放眼整个域之大陆也没有几人能做到。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庞德会必须将龙云飞杀死,将这个未来可能的强大敌人扼杀于摇篮之中。

哒哒哒,马蹄声四起,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龙云飞抬眼向后望去,嘴角微勾。

庞德会停下脚步,放眼看去,龙云飞的身后有一队强大的骑兵正快速奔来,人数近百,全副武装,最前方的几十骑已经举起了手中的轻弩,准备抛射。

虽不是秦国最强的重装铁骑,但这种全副武装的轻骑也远不是身受重伤的庞德会能够对付的,即便是全盛时期的他也不会选择和骑兵正面较量,人类数千年的战争证明,修行者就算再强,碰到数以万计的铁骑也只有送死的份。

庞德会的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他与那个妖孽少年只有十几丈远,只要他能走过去就能杀死对方,可现在那些骑兵断然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将断剑递给左手,庞德会大喝一声,将手中的兵刃给掷了出去,直冲少年。

锵,箭矢离弦,在箭雨之中,那支断剑在距离龙云飞只有数尺远的位置时被打飞。

庞德会一退再退。

距离再近,骑兵弃弩拔刀,准备冲死不远处的那个修行者。

“哼庞德会冷哼一声,转身就逃,再待下去,骑兵势成,即便他能杀死几人,也断然会被这些骑兵踏成肉泥。

轻骑越过龙云飞追击而去,黄波等人紧随其后,到了龙云飞身边。

看到来人,龙云飞强撑着的精神一松,昏了过去。

......

......

三天后,第八营驻地。

龙云飞缓缓睁开了眼睛,军营的房顶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想抬起手臂,却传来一股剧痛,不由得呲牙咧嘴。

一旁正在打盹的士卒听到动静醒了过来,看到已经醒来的龙云飞是又惊又喜,赶忙跑了出去通知宋营尉。

此时的龙云飞浑身缠满了绷带,只有他那双黝黑的眼睛正在不断的转动,思考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醒来的那一刻就想起了一件事,自己破境了,九品到武英境,这对于修行者来说至关重要的一个关卡,他就这样过去了,即便是现在他都有点感觉不现实。

闭上眼睛细细感知,一股股灵力正在不停的洗涤着他的四肢百骸,身受重伤的躯体也有了好转迹象,这要是搁到以前,如此重伤,没有一个月他是下不了床的。

晋入九品之后他整整等待了一年,本想在这个境界再多待些时间,可谁能知道竟然碰着个武英境的强者,逼得自己提前入境。

不过也不算坏事,起码活下来了。

龙云飞哈哈一笑,不顾身上传来的疼痛,就那样笑了好一会。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宋营尉走了进来。

“还没进门就听到你小子在笑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宋营尉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龙云飞的面前。

龙云飞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对了,宋叔,那些人抓到了么。

“他们死了十几人,领头的赵强和那个面具男子没抓住,现在正在全城搜捕,估计再有几天就会有消息。

“还有一个武英境呢

“那人也逃了,说起来你小子还真是厉害,一个九品还能在一个武英境的强者手下撑那么长时间,还把人家重伤,你这臭小子不简单啊宋营尉一脸欣慰的看着龙云飞说道,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属下很强,但没想到竟强到了这个地步。

两年前少年来投军的时候他本想拒绝,因为年龄太小,可一个十二岁六品强者,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宋营尉心头一软,在跟上面请示之后,直接特招进了第八营。

少年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两年来不仅作战勇敢,冲锋在前,而且在半年前的那场两国冲突之中大放光彩,声名大振,一夜奔袭三百里,连杀敌方两名九品,抢回三名同袍尸体,上面已经三次跟他要人了,都被他以各种借口给推脱掉了。

现如今更是入了武英境,十四岁的武英境啊,宋营尉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留不住人了。

龙云飞听着这声叹息,问道“怎么了,宋叔。

“你这臭小子现在成香饽饽了,上面跟我要人呢宋营尉一脸苦色的说道。

“您就像前几次一样,找个借口推脱过去不就行了么

“这次不行了,你入了武英境,待在我们这个第八营会被埋没的

龙云飞沉默了,他在第八营待了两年,早已有了感情,再加上宋营尉对自己视如己出,营里的兄弟也都是豪爽汉子,自己真的是很喜欢这里,不舍离开。

宋营尉看着少年的模样,哈哈一笑:“你小子不用这个表情,你即便走了还能回来看我们么,不是么。

“嗯龙云飞点了点头。

“等你伤势好些,就要出发了

“去哪

“玉山关

......

又过了几天,消息传来,山龙帮副帮主赵强被杀,那名他身旁的九品和那位武英境的高手不知所踪,想必已经通过某些方法逃出了甘延城,龙云飞不再关心这些事情,追私缉捕是卫军的事,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一件想做的事情。

几天下来龙云飞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次他没有背弓,只带了自己的佩刀。

走出了营门,他先是到了一处小摊,吃了一大碗拌面,然后又到一个肉铺买了几斤猪肉,到面铺十几斤大米,到布行买了几套冬季衣服,然后继续行走,走出了甘延城。

甘延城外东南十几里有一个村庄,名叫杏花村,村里杏树林立,一到夏季便是满村杏花香,但现在正值冬季,杏树枯萎,村庄里的劳动力大部分都到附近城镇去打些零活,补贴生计了,留下来的都是老弱妇孺。

两个留着鼻涕的小孩正在一前一后拿着雪球追逐打闹,身后的爷爷奶奶正一边追一边无奈的嘱咐道,小心些,跑慢点。

临近年关,村道旁的一些村民冒着严寒从屋里出来,在小孙子小孙女的帮助下正在张贴春联,挂灯笼。

龙云飞将双手伸到嘴前,呼出热气,哈了哈有些冻僵的双手。

走了一会,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龙云飞微微一笑,快步走上前去。

穿着单薄的杨奶奶正踩着一个凳子,摇摇晃晃的准备张贴对联,可无奈她只是一个人,现在又下着大雪,忙活了好一会,还没把院门的春联贴好,她又住的比较远,也不好叫人去帮她。

“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杨奶奶看着手中仅剩的横幅,和那高高的门板,不服输的性子顿时又升了起来,双脚一翘,准备再试一次。

“奶奶,我来吧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杨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顿时一喜,然后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龙云飞。

“小飞,你怎么来了,哎呀,怎么又带这么多东西

杨奶奶慢慢走下凳子,走到龙云飞面前责怪道。

“这不快到年关了么,就想着来看一下您,您先歇着吧,这活我来做

“不行不行,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让你干活呢

“这有什么,您先歇着吧

“那我给你做饭,你先吃点

“好嘞

龙云飞将杨奶奶扶进了简陋的房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转身走到门口将浆糊细心的刷在门板之上,把横幅贴了上去。

杨奶奶家只有一个小院子,就是这个院墙还是三月前龙云飞带着兄弟们给简单堆砌起来的,院中只有几只小鸡在咯咯的叫着,吃着碗里那仅剩不多的鸡食。

将院中积雪给打扫了一番,把鸡食加满,龙云飞提着水桶走进房间将水缸填满,然后趁杨奶奶不注意,将一封厚厚的信纸放在了枕头下面,随后进入厨房帮厨,两个人一边做饭,一边聊天,像极了真的奶奶和孙子。

杨奶奶今年七十二岁,已是高寿,她一共有四个儿子,她的大儿子在三十年前的第四次域陆大战之中战死,四战之后不久,丈夫便病死,二儿子和三儿子也投军并相继在秦国的边境冲突之中为国捐躯,而最小的那个,则是在半年前秦国与越国的那次冲突之中战死,他的尸体被龙云飞给抢了回来。

最小的那个儿子名叫杨虎,在军中是龙云飞的斥候队长,非常欣赏照顾龙云飞,二人关系莫逆,杨虎经常带着龙云飞到家里吃饭,在战斗的时候两人也是互相依靠。

杨虎是一名精锐斥候,带着两个人在越国部队周围游弋收集情报时,不慎被越国的两名九品带着数百骑兵围杀而死,首级被挂在了桅杆之上示众。

到了晚上才收到消息的龙云飞带着无边的愤怒,不顾两国将要停战的境况,一夜奔袭了三百里,抢回了杨虎三人的遗体,射杀了那两名九品。

听闻消息的杨奶奶痛苦不堪,丧子之痛让她大病一场,要不是龙云飞花尽全部积蓄购买了名药,杨奶奶撑不过这个冬天。

杨家一门四子,皆是忠烈。

“奶奶,您做的这鱼真的是太香了。龙云飞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嘴里不停的夸赞道。

杨奶奶一脸慈祥的看着龙云飞说道:“嗯嗯,好吃也要慢点吃,小心被鱼刺扎着。

“嗯嗯,您放心吧

龙云飞大块朵颐,杨奶奶偶尔进食,大多数时间则是看着龙云飞吃饭。

“奶奶,多吃饭才能身体好,你要多吃啊

杨奶奶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突然看着他说道“你受伤了。

龙云飞一愣,自己明明已经尽力掩饰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他此时只能哈哈笑道:“小伤,没事。

“你骗不到我,你贴横幅的时候基本都是右手使劲,左手很少抬高,每次抬高你都会不自觉的皱眉杨奶奶一脸心疼的说道。

龙云飞微笑的看着杨奶奶赞道:“您瞧瞧,奶奶您这观察力真是太厉害了,小子我自愧不如啊。

“什么观察力,只不过是年纪大了,见过的事多了

龙云飞哈哈一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不想老人太过担心,在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奶奶,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

杨奶奶正在吃饭的手一顿,抬起头看着龙云飞,眼中满是不舍之色,四个儿子死了之后,她本想一死了之,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孩,在她的小儿子牺牲之后几乎是无微不至的在照顾她,一想到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牵挂自己,自己还能被人牵挂,杨奶奶那绝望的心中又有了一丝希望,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她很震惊,很伤心。很不舍。

“一定要走么

“军令如山,不得不走

“你还会回来么

“当然,虽然会比较久,但一定会回来

杨奶奶沉默了好一会,苍老的脸颊之上一道泪水滑落,她抓着龙云飞的双手缓缓开口道:“你可不能死了,一定要活着,明白么。

龙云飞眼眶湿润,微笑着开口道:“明白

......

......

新年到来,万家灯火,炊烟袅袅,秦国全境的各家百姓都在团聚。

甘延城也不例外,城中举办了例行的新年灯会,百姓不顾严寒,和自己的家人们一块出门点燃花灯,祈求未来的一年能够顺顺利利,幸福安康。

傍晚,最重头的焰火表演开始,冲天而上的焰火伴随着巨响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绚丽光彩,引得周围围观的民众不断喝彩,叫好。

如此美景,有大部分人能够看见,但也有一部分人看不见,因为每到年关的这个时候,对于秦国百姓来说是最放松的时刻,可对于秦国的边境军队来说却是最紧张的时刻。

因为没有任何敌人说过他们在这个时候不会入侵,所以秦国的边防军队依旧严正以待,甚至布置了比平时更高的警戒措施。

龙云飞和他的巡逻小组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边境线附近游弋,看着升空的美丽焰火,龙云飞和身后的兄弟们对视一笑,然后继续前行。

这是龙云飞最后一次巡逻。

大年初二,第八营驻地。

此时虽是傍晚,但却灯火通明,第八营校场处,除了部分警戒和快速反应的士兵,八营大部分士兵都在这里。

明天八营有名的神射手龙云飞就要离开,宋营尉组织士兵欢送。

行酒声,敬酒声,欢呼声,哭泣声不时响起,龙云飞将兄弟们敬的酒一一饮下,毫不推辞。

兴至高潮之时,龙云飞弯弓搭箭,将十数丈外的酒碗一一命中,得到一片喝彩声。

走到正在大块朵颐的宋营尉和队里那些斥候兄弟的身边,龙云飞敬了个军礼,然后说道:“兄弟们,这两年来多谢你们的照顾。

兄弟们走上前来,一一捶击他的胸口,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奶奶年纪大了,还望宋叔平时多多照拂一二。龙云飞对宋铁军弯腰作辑,诚恳拜托。

“这种事还用你说么,臭小子宋营尉眼睛微红,他早已将龙云飞当成了自家的兄弟,要不是上头极力要龙云飞,他还真不想这个臭小子离开。

宴会到了最后,龙云飞举起酒碗,面对已经喝醉的众人,大声说道:“大家都要好好活着,来年,我们还要如此喝酒,如此吃肉。

“好

“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营地之中。

清晨,下了十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早晨的熹光慢慢投射在了大地之上,映出一片白色,一道年轻的身影走出了八营驻地,他背负长弓,腰间佩刀,骑着一匹骏马,正如两年前那样悄然到来一样,他就这样悄然离开了,不远处的街道旁,一个苍老的妇人,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目送着他离开。

《他的刀箭》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