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许安仪路云帆

>

许安仪路云帆

桃三月 著

现代言情 许安仪 许安仪路云帆 路云帆

最具潜力佳作《许安仪路云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许安仪路云帆,也是实力作者“桃三月”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许安仪大大方方在病床边坐下:“还好你没事,真是吓死人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路云帆确实怀疑许安仪是不是懂医术?迷糊中他听见许安仪和医生争执的声音,非常笃定的说他是内脏出血而不是伤了骨头神经。可是现在听许安仪要买饭,又有些疑惑,要是许安仪真的懂医术,也应该知道人手术后不能立马吃东西。许安仪多...

来源:黎怡叶   主角: 许安仪路云帆   更新: 2022-12-12 19: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许安仪路云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许安仪路云帆,也是实力作者“桃三月”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第15章许安仪瞄准一只朝自己飞过来的野鸭子,弹弓拉满,石子嗖的一下射出去还没来得及高飞的野鸭子砰的一声落在浅滩上,无力的扑棱着翅膀许安仪怕野鸭子反应过来再挣扎着飞走了,顾不上鞋子会湿,趟过刺骨的河水过去一把抓住野鸭子的脖子,极其肥硕的一只扑棱翅膀时,翅膀掠过水面,溅了许安仪一身一脸的泥水,她却完全感觉不到,眼睛弯弯的笑着,仿佛看见了一盆炖好的鸭汤宋修言站在岸边惊讶的看着,没想到这姑娘竟然有...

第13章

许安仪在对上路云帆目光那一刻,突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如果回头路云帆知道是她发现的误诊,会不会怀疑?

该死的职业习惯,总让她忘了要隐藏的事情。

愣了瞬间,又平静了下来,到时候路云帆真要是有疑问,她就一口咬定自己是猜测的,反正她就在这里,就不信这些受了红色思想教育的人,还能相信鬼神一说。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许安仪换上一副既担忧又着急的表情,快步走了过去。

路云帆耳尖还红着,眨了眨眼睛,把视线落在别处,哑着嗓子开口“没有,还好。

许安仪大大方方在病床边坐下“还好你没事,真是吓死人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路云帆确实怀疑许安仪是不是懂医术?迷糊中他听见许安仪和医生争执的声音,非常笃定的说他是内脏出血而不是伤了骨头神经。

可是现在听许安仪要买饭,又有些疑惑,要是许安仪真的懂医术,也应该知道人手术后不能立马吃东西。

许安仪多精呀,看着路云帆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就知道这人之前昏迷时听见了她的话,也有了怀疑。

“我去问问医生你能吃什么,对了,你要不要上厕所?

路云帆又窘迫起来,他现在就算是想方便,也起不了床,摇了摇头“不用。

许安仪去了医生办公室,虚心的问了术后要注意的事项,还有什么可以吃什么不能吃。

医生鲁远达以前也给路云帆做过手术,算是熟人,和蔼的叮嘱许安仪“路云帆这次也算是命大,要是再耽误一个小时就神仙难救了,是该好好补补,我这里还有二斤肉票,你去买点肉。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毛边的肉票递给许安仪。

许安仪没有想到这时候还限量供应肉,而且肯定也是老医生舍不得吃给她的,她哪儿能要啊,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有。

鲁远达皱眉“市场上不用票也能买到肉,可价格贵呀,路云帆不容易,你们的钱还要省着点花。

许安仪依旧没要鲁远达的钱,从办公室出来还有些疑惑,根据原主的记忆,路云帆现在一个月工资三十七块五,每月还有固定的口粮和油,一年一人还有十二米的布票。

在这个时代,不算低工资了,路云帆又经常在单位吃饭,衣服也是单位发的,怎么就不容易了?

许安仪觉得像路云帆这种吃苦隐忍的性格,应该有点存款才对。

怎么人人都觉得路云帆不容易,好像马上吃不上饭了?

想归想,她还是要想办法给路云帆熬点汤才行。

回病房还没进去,就见肖燕在里面,也不知道从哪儿得了消息,知道路云帆误诊转院,这会儿正在病床边哭哭唧唧的忏悔。

许安仪没兴趣进去陪着肖燕演戏,也不想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转身出去,准备去转转,看能不能买点肉,到时候借用医院食堂的炉子熬点汤。

只是没想到附近市场的肉铺,这个时间已经关门,还有几个卖菜的摊位。

许安仪转了一圈,有个热情大妈喊着“姑娘,想买什么啊?

“我想买只鸡或者鱼也行。

大妈伸手一指“时间这么晚了,市场哪儿有卖鸡的,你要去河边,你知道河边吧,那边有还不要票,就是价格贵一些。

这时候允许私人经营,只是人们被禁锢的太久,想挣钱却又不敢,特别是这偏远的西北小城市,还都带着小心的试探,所以做生意不敢做大。

许安仪知道大妈说的那个河边,距离也不算远,是一排平房后面,到了傍晚比较热闹,有人拿着从家里做的小吃出来卖,还有卖针头线脑的,卖菜卖肉的也齐全。

还不成规模,都是在路边随便找个位置一摆。

许安仪转了一圈,几毛钱一斤的肉让她觉得很贵,母鸡一只竟然要一块钱。

她口袋里那点钱根本经不住花呀,最后两手空空在河边转了一圈,打算再想想办法,就见一群水鸭嘎嘎叫着掠过水面。

落在一丛芦苇深处。

许安仪眼睛突然亮了,问一旁卖菜的大伯“那鸭子谁家养的吗?

大伯看了一眼,笑起来“那可是野鸭子,会飞呢,谁家能养?不过也没人能抓住。

许安仪放心了,不是家养的,那就谁抓着算谁的!

回去琢磨琢磨怎么抓野鸭子合适,最好是天刚亮的时候来,还要有个趁手的工具。

也不知道去芦苇丛那边的水深不深。

许安仪正在想怎么做工具时,就看见不远处有个修自行车的铺子,木门上挂着一把气门芯,弹性极好,找个树杈就能绑个弹弓。

过去花一毛钱买了一把气门芯。

往回走时,天色有些暗,远处天边晚霞漫天,给这个破旧的城市增添了些光彩。

许安仪又有些想家了,更担心父母能不能接受她不在的消息?

甚至怀疑,是不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原主去了她的世界?

胡思乱想中,也没注意前面有人挡住了去路。

没多想的往一旁让了让,结果对方也朝一旁挪了挪。

许安仪皱眉抬头,看清面前的人时,整个脑袋闪过一群乌鸦,竟然是原主那个对象程刚。

一个留着长发,五官还算清秀,却长得流里流气的男人。

程刚直勾勾的看着许安仪,三个月没见,感觉许安仪又好看了,红围巾衬着小脸更加俏丽,还有一股从来没有的沉静。

“安宁,这三个月你过得好吗?你结婚那天我被我爸关在家里,要不我肯定去把你抢回来。

许安仪感觉原主的眼光很差,听听这不负责人的话,是一个男人的担当吗?

冷着脸说道“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就算见面也当是陌生人吧。

程刚有些着急“安宁,你是不是在生气,我没有答应带你私奔?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扒今晚的火车离开这里?

边说着边一把抓住许安仪的手。

“许安仪,你在干什么??!

没等许安仪甩程刚的手,就听肖燕在一旁惊呼着!

《许安仪路云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