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徐安鹿席承扬

>

徐安鹿席承扬

桃三月 著

席承扬 徐安鹿 徐安鹿席承扬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徐安鹿席承扬》,讲述主角徐安鹿席承扬的爱恨纠葛,作者“桃三月”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朱桂花嫌弃原主是城里大小姐,屁事多还穷讲究。两人当着一众宾客的面就大吵了起来,要不是旁边吃酒席的人拦着,还能打起来。朱桂花更是叫嚣着,喊儿子打原主。徐安鹿回想了下当时的场面,眼角抽抽,虽然原主蛮不讲理,脾气火爆,可这个朱桂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徐安鹿席承扬   更新: 2022-12-13 01: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徐安鹿席承扬》,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徐安鹿席承扬,也是实力派作者“桃三月”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徐安鹿迷迷糊糊中感觉身边有人,然后就觉得那边更暖和一点,潜意识地往那边靠了靠

第27章

徐安鹿还真没注意两人的对话,拎着饭盒进来就见两人表情有些微妙,感到奇怪“是出什么事了吗?

宋修言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嫂子,席承扬明天就出院了,我看他也没什么大问题,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

徐安鹿看了眼席承扬摇头“不用了,我刚炖了鱼汤。

心里依旧觉得了这两人有些奇怪。

宋修言难得坚持“嫂子,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也没去吃酒席,怎么也要请你们吃顿饭,鱼汤留着晚上再吃。

徐安鹿想想席承扬的伤口,还是有些犹豫,哪有病人没出院就乱跑的。

宋修言像是看出她的纠结,劝着“没事,这点小伤对席承扬来说都不算什么,你也不想想,在战场上,肠子都出来了,照样塞回去继续打仗。我们都是些粗人,可没那么多讲究。

徐安鹿看看宋修言,眉眼清隽皮肤白皙,可真不像个粗人。

席承扬也同意“中午就出去吃吧,出了医院不远就有国营食堂。

徐安鹿还能说什么,她也不是医生,说了也不顶用。再说就算她是医生,就席承扬和宋修言这样不听话的病人也多了去。

等中午的时候,跟着席承扬和宋修言去附近的国营食堂。

花岗岩的墙壁上镶嵌着黑色字,为人民服务。

旁边小黑板上用粉笔写着今天的饭菜。

徐安鹿还是挺好奇这种年代感厚重的食堂,看着简陋,屋子中间还有大铁炉子,炉火正旺,炉子的铁皮都烧得通红。

全是四四方方的八仙桌,四边配着长条凳。

宋修言坐下后,就很痛快地点了卤鸡,红烧牛肉和三斤饺子。

徐安鹿见席承扬神色淡然地坐着,心里再一次感叹,牛逼!这样坐着伤口都不难受?

黄色的搪瓷小盆装着菜很快上来。

宋修言勤快地招呼徐安鹿“嫂子,快尝一尝,这家的红烧牛肉非常好。

徐安鹿看着盆里被浓油酱赤烧过的是牛肉,觉得并不是牛肉做得好吃,而是这个年代只要是肉,水煮一下都很好吃。

夹了一筷子还没来得及吃,隔壁桌突然吵起来,接着就有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抽着。

宋修言和席承扬同时站了起来,已经有人弯腰要去扶躺在地上的人起来。

徐安鹿看了眼症状,再见宋修言也要过去帮忙把人抬起来,喊了一声“不要动!让他躺平。

挤过去推开几人“快去喊医生来,告诉他病人有脑出血症状。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护着病人的脑袋,让他侧身躺着。

宋修言愣了一下,席承扬推了他一把“去喊医生。

和发病男人同行的妻子直接吓傻,也不知道徐安鹿的身份,见她很懂的样子,也不敢乱说话,就在一旁是小声哭着。

宋修言很快喊来了医生,还抬着担架,简单检查后,确定病人确实有脑出血症状,多亏没有盲目地将人抬起来。

迅速将病人抬走。

饭店里的客人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同时还偷偷看着徐安鹿。

徐安鹿心里懊悔,又暴露了。

每次遇见这种突发情况,她哪儿还有时间去考虑别的,肯定是救人第一。

生怕宋修言和席承扬多问,跑着去洗了个手过来坐下“赶紧吃饭啊,这个肉看着就很好吃。

宋修言内心一串问号,为什么徐安鹿看了眼病人,就能知道对方是脑出血?

而且还懂怎么护理抢救,面对失去意识的病人面容冷静。

这不是医生,谁能做到?

可是刚才徐安鹿去洗手时,席承扬叮嘱过他,不要那么好奇,什么都不要问,赶紧吃饭。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席承扬说不让问,肯定就是有原因的吧。

好在两人都没问,徐安鹿轻松地吃完一顿饭,和宋修言说的一样,鸡肉和红烧肉很好吃,饺子也很好吃。

这是她来这个世界,吃得最好最满足的一顿饭。

回了病房,席承扬依旧没问,徐安鹿也算是放了心,觉得可能是席承扬相信了她说的话,曾经跟着外公学过医。

第二天一早,徐安鹿过去帮席承扬办出院,鲁远达过来检查了伤口,恢复得不错,只要回去静养没有问题。

还叮嘱徐安鹿“你回去一定要看好了,我可是知道席承扬的毛病,没好利索之前不能去上班。

徐安鹿连连点头“其他还要注意什么?

“不用,这小子皮糙肉厚恢复得快,就记得三天给换一次药,过段时间来拆线就行。

徐安鹿有些不太懂“过段时间是什么时候啊?

拆线不是都要告诉具体时间吗?

鲁远达哭笑不得“我说具体时间,那小子也不会来的,以前拆线,都是他自己拽了。

徐安鹿沉默,好吧,这位大哥是个狠人。

又去缴费处退钱,席承扬住进来时,钟志国已经让宋凯交了钱,除去席承扬应该享有的待遇,一共花了不到三块钱,还退了七块多回来。

徐安鹿签了字,拿着钱数了数,倒是没想到这时候做手术这么便宜!

把零钱和票据卷在一起,回去递给了席承扬“这是退回来的钱和票据,你看是不是有用,东西我也收拾完了,我去跟柳眉她们说一声啊。

席承扬点点头,等徐安鹿出去后,展开手里的收据,匆匆看了一眼,视线落在最后是徐安鹿的签名上。

字迹清瘦有力,笔锋顿挫有度,流畅有风骨,看着就是个洒脱的人。

席承扬一直困扰的谜团有些解开了,他记得当初和徐安鹿领结婚材料时,徐安鹿的字纤细稚嫩,像个小学生写。

一个人的性格可以改变,可是字迹很难改变。

所以,徐安鹿并不是徐安鹿,那她是谁呢?

徐安鹿去跟柳眉几个小护士道别,还惹得几人有些恋恋不舍。

让徐安鹿有空的时候一点回来看她们。

徐安鹿笑吟吟地满口应着,突然想到刚才在收据上的签名,瞬间反应过来不妙,原主的字和她可是千差万别。

席承扬会不会认出来?

《徐安鹿席承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