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凡人八荒行

>

凡人八荒行

两千梦 著

两千梦 凡人八荒行 奇幻玄幻 李千帆

网文大咖“两千梦”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凡人八荒行》,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李千帆两千梦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那些刚打好的酒菜,也是支离破碎撒了一地,李千帆自然是不在车上,有些好笑的看着,四仰八叉的仆从。胡厨子开口就骂道:“风炉子不进气!你们平时都是干什么吃的,多好的酒全撒了,赶紧回去再弄辆车来,耽误了仙长的饭食,都别想好了。”刚巧一个过路人,拎着一坛酒嘲笑道:“这也能算好酒,啧啧啧。”“哪来的乡巴佬在这里...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千帆两千梦   更新: 2022-12-13 01: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凡人八荒行》是作者“两千梦”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李千帆两千梦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两天后,傍晚焦急的李千帆心神不宁,每隔一会便出门观望,仍然没见邢宁回来,这些天城里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都来了栾杰端来一碗饭菜,走到跟前说道“放心,你邢大哥做事稳重,不会出事的,先回屋吃些东西,为了报仇也要好好吃饭啊”深夜来吊丧的宾客早已走完,李千帆跪在地下烧着黄纸,心里总感觉提着一口气出不去突然门外响起马鸣声,屋内的二人赶忙出去,一出门便看见邢宁满脸是伤,顾不上询问,先是把人搀扶进了屋...

第10章 诛仙

又到了采买酒菜的日子。

一早仆从们收拾好马车,随这胡厨子出了府,向着城中的酒楼去了。

来到酒楼打满酒装好货物,一众人向着府里的方向回去,刚走出去没多久。

“轰的一声!

车轮突然断开,马车同人都翻了出去。

那些刚打好的酒菜,也是支离破碎撒了一地,李千帆自然是不在车上,有些好笑的看着,四仰八叉的仆从。

胡厨子开口就骂道“风炉子不进气!你们平时都是干什么吃的,多好的酒全撒了,赶紧回去再弄辆车来,耽误了仙长的饭食,都别想好了。

刚巧一个过路人,拎着一坛酒嘲笑道“这也能算好酒,啧啧啧。

“哪来的乡巴佬在这里胡说,这可是通州城最好的酒了。

那人倒也不着急,慢悠悠走了过去说道“好酒,哈哈哈哈哈哈,这等糟糠之物,也能算是酒?

本来因为翻车就恼,这路人的嘲讽,更让胡厨子气不打一处来,走到那人近前,气呼呼的说道。

“那你是有什么好酒了?我告诉你,王府和我们仙长,都是从这里拿酒的,你要是拿不出更好的酒,今个就别想走了!

只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众人都很好奇这下如何收场,那人倒是也来了兴致,直接提起手中的酒坛。

另一只手拍了一拍说道“我这酒叫神仙醉,神仙喝了都顶不住。

胡厨子冷哼道“吹牛!你斟上一碗,我倒要试试。

那人反倒一把将酒抱在怀中,没好气的说道“我这酒酿起来十分不易,岂是你想喝就喝,你有那个钱吗?

胡厨子眼神有些轻蔑,拿下腰间一个满当当的钱袋,一把将钱袋放在酒坛上,打开钱袋。里面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引的围观路人一声惊叹。

那人一脸高兴,赶忙收起钱袋,抱着酒坛,从边上的面摊借了个碗,掀开盖子的一瞬间,一股扑鼻的酒香迎面而来,引的路人啧啧称奇。

胡厨子显然也被惊到,那人把倒了一碗酒递了过来,胡厨子低下头闻了闻,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好酒,紧接着一口,咕噜咕噜的便下了肚。

一口干完后,胡厨子长舒一口气,一脸笑意的说道“兄弟说的不错,这才是好酒啊,不知兄弟还有多少,我全要了!

“就这一坛了,我这酒不是说了,不好酿!

胡厨子赶忙说道“不如这样,兄弟随我回府上,我们仙长一定会喜欢兄弟这酒的,到时候无论多少银子,我们仙长都能满足兄弟。

“当真?

“当真!

“那我随你走一趟

“小李,赶快帮大师拿酒,其他人收拾一下,兄弟先随我回府上。

李千帆拿起酒坛,跟在二人身后,看着二人一路上高谈阔论,便不自觉的笑了笑,这下自己和邢宁都入了府,计划就更好办了。

进入府中,赶忙和王管家说了这事,哪知王管家一脸嫌弃的看着邢宁,不愿意引荐。

最终在胡厨子的各种保证下,这才同意。

来到中庭,说明来意后。

宋钰吩咐先斟一杯上来,李千帆倒了一杯酒拿上楼去,众人在门外等待。

不一会,宋钰便赶在李千帆前面下了楼。

径直走了过去,一把抱过酒坛闻了闻,感叹了一声道“真是好酒,比我在宋家宴会上喝的都不遑多让。

李千帆赶忙拿来酒杯,递给过去。

宋钰说道“去换个大盏!还有,这位先生,这酒有多少我要多少,尽管开价。

邢宁说道“早闻仙长大方,不过我这酒目前就这一坛,想喝还要酿。

宋钰回道“这好办,先生要钱要东西尽管说,不如就在我这府上酿吧。

邢宁说道“我这祖传的配方,酿起来有些不同,需要一段时间和一些人手,还需要开凿一处地窖。

宋钰转头对着王管家吩咐道“先生酿酒就是府上的第一大事了,一切听先生的安排,不可怠慢。

说完拿着酒坛回到楼上,众人退去后,王管家一改往日目中无人的态度,对着邢宁恭敬万分,一口一个先生请。

第二天一早。

府中招了一群人开凿地窖,但是酿酒的帮工却只招了一人,这人便是栾杰。

自从二人顺利进府后,他便以家中母亲病危,辞去了王府侍卫,现在还换了一副打扮,以防被人认出。

就这样过了月余时间,地窖已经建造完毕,按邢宁的要求,这个地窖空间不算大,高度也只比成年男子高一些罢了。

这日午时。

离宋钰吃饭的时间,已经过了两刻钟,这顿饭还特地加了几壶酒。

站在地窖外的少年,有些忧虑的望着府邸中庭,心想那宋钰应该是酒足饭饱,但愿苏瑶姐也给他灌醉了几分。

看着身后布置妥当的二人,邢宁示意向他点了点头,李千帆立马就去找了王管家,二人便一起去了中庭。

中庭院内。

“仙长,小李说地窖已经建成,酒也酿好了一些,先生请你过去一趟。

“进来说吧。

楼上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二人一同上了楼,只见送来的酒菜吃了不少。

宋钰有些乏的说道“酿好了为何不直接拿来,请我过去干什么。

那宋钰躺在二楼的榻上,一边听着小曲,一边享受着侍女的服侍,睡眼惺忪。

李千帆开口道“先生说,他这酒不是寻常方法酿的,味道也别有不同,有好几种,不知道仙长喜欢哪种。

“而且酿的酒全是大坛,都放在地窖里,拿过来也不甚方便,想请您过去一趟尝尝看,他们好主要酿制那种。

“每种取些小样过来就是了。

此话一出,李千帆为之一难,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一时间竟然想不出如何搭话。

“妾听说,这酿好的酒,开坛时的酒香最是令人陶醉,当时沽的第一杯酒,也是味道最好的。

苏瑶一边按摩一边说道,李千帆心中一喜,稍微抬头看了一眼。

那宋钰也是好奇的回头,看着苏瑶说道“我倒是喝酒甚多,竟不知道还有这种说法,那就去瞅瞅吧。

说完便有些踉跄的起身来,苏瑶赶忙从衣架,给他取了一件衣服披上,三人一同下了楼去。

李千帆回头瞟了一眼,苏瑶站在衣架边向他点了点头,小手指了指另一件衣服上的储物袋。

跟在宋钰后面的李千帆,此刻既紧张又激动,只要没有带储物袋,计划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带着醉意的宋钰,走的有些慢,时不时还打着哈欠。

邢宁看着过来的几人,赶忙迎上前去说道“仙长来了啊,这酒都已经酿好了,放在地窖里,请仙长前去品尝一下。

走在最后的李千帆,向邢宁投向坚毅的目光点了点头。

宋钰有些兴致的说道“好啊!带本仙师看看,这祖传配方酿的好酒,是不是真的能让神仙醉倒。

说完跟着邢宁和栾杰,走向了地窖,李千帆正要跟上去,才发现身边的王管家,不打算一起过去。

“王管家不一起去?

那王管家走向一旁的凳子坐下来,摇了摇头说道“年纪大了,去那种地方骨头不舒服,我就在这等着。

这番变故是不曾想到的,这下有些棘手。

无奈之下,只好先跟着众人下了地窖,进去后就将木板盖上,再从里面锁死。

心中祈祷这,等下打起来的时候,希望这王府兵马来的能晚一些,不然杀了这宋钰,几人怕是也走不脱了。

四人下了地窖,点好油灯,李千帆站在最后,看着木板下藏好的弓箭,再摸摸了自己的袖箭。

心中已是激动万分,多日的隐忍,就要在今日这片刻中了断。

邢宁领着宋钰说道“仙长这边,请先来尝尝这酒的味道如何。

三人一起走到地窖中间,邢宁半蹲下去,就要去拿开那封酒的红布。

谁料那宋钰竟然也弯下腰来,一副想闻闻的举动,三人心中皆喜,这种距离姿势,想躲开刺杀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有那宋钰满怀期待的看着酒坛,殊不知整个地窖遍布杀机。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音,从地窖下传了上来,地窖上抖着二郎腿,闭目养神的王管家猛然站了起来,惊慌的冲向地窖口。

眨眼间。

一道凌厉的寒光,划出一道弯曲的弧线,满眼期许的宋钰,刹那间醉意全无,惊恐万分,那短刃直奔脖颈而来,还来不及惊恐,右边一把匕首也捅向他的脑袋。

宋钰本能的向后躲避,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哪有他躲闪的空间,两只手只能一前一右硬接下来。

两把兵器一击之间,带着鲜血飞洒出来,那宋钰左手手臂,已是被短刀割出两三寸的伤口,右手就更是骇人,匕首贯穿手掌,离那头颅也是近在咫尺。

李千帆也是满弦而去,直射头颅。

此时宋钰的已然万分恐惧,这是他入世以来没有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到了,身消道殒的时候,求生还是超过了他所有的恐惧。

没等下一轮的搏杀,宋钰强忍着剧痛,右手立即从贯穿的匕首抽了出来,整个人直接倒下了下去。

还没等到落地的双手合十,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合十的双手爆而发出。

“轰的一声。

从手中炸开,直接把邢宁和栾杰两人弹到墙上,射出去的箭矢也被弹开。

李千帆再射一支,直冲脑门而来,摔在地上的宋钰,立即把合十的双手向后一顶,一道蓝色气浪冲向后方,李千帆一个翻滚躲了开来,只是那射出去的箭被弹了出去。

这修仙者果然不同于凡人,即使没有看到身后的箭矢,也能感知出来。

宋钰赢得了一息之间,也来不及感受疼痛,一股蓝色的气体覆于双手,血也止住了。

呼吸之间,躺在地下的宋钰就想唤出法器,随后绝望和恐惧,瞬间塞满了他的脑袋。

多年的放纵奢靡,加上平时根本就不修炼,全是仰仗法器和符箓的他,瞬间明白没有储物袋的自己是多么不堪。

也由不得他多想,起身的三人就向他夺命而来。

王管家慌张的跑到地窖口,才发现木板被人从里面锁上,急忙的向下喊道“小李!小李!这门板怎么锁住了,下面出什么事了,仙长!仙长!

“快去把我衣服上的储物袋的拿来!下面这群人要杀我!

带着嘶吼的声音,从地窖下面传来。

王管家惊骇万分,急促的说道“仙长!这木板被贼人从里面锁住了,我马上让人来撬开,给你拿储物袋来。

趴在地上的王管家,一身冷汗惊恐不已,也顾不得平时的端庄,一边跑一边失声吼叫。

“快来人!快来人呢!人都死哪里去了!

听到王管家疯狂的叫喊声,中庭的侍女们,都疑惑的走向窗台观望,只剩下苏瑶站在原地忐忑不安,看向衣架上的储物袋。

连忙拿下储物袋,趁着众人看向窗外的功夫,直接丢到了后面花丛中,然后学着其他人走到窗外,观望了起来。

闻声立马赶来一众仆人,皆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看见平时心高气傲的王管家,失了魂一般,如同个丧家之犬。

看着一众仆从,王管家立马吩咐道“你们几个,带着家伙去后面撬开地窖的门板,你马上去王府请兵,就说仙长遭人暗算。

“暗算!

众人一脸惊讶,愣在原地。

王管家怒骂道“还他娘愣着干嘛!仙长要是出事了,我们都得完蛋!还不快去!

众人听到这话,马上分头行动,那王管事更是气喘吁吁,满脸恐慌的跑向中庭。

跑到院中,对着楼上的侍女喊道“小姐们,快!快去找仙长的储物袋,不然我们就大祸临头了。

说完冲上楼去,与其说是别人大祸临头。

真正的大祸就在他身上,平时仗着身份在府中作威作福,在城里更是嚣张跋扈肆无忌惮,要是宋钰死了,下一个死的一定是他。

“那老头去找人了,这狗东西受了这么重的伤,速战速决还有机会走。

话音刚落,邢宁从边上抽出自己的长刀,猛的将短刀甩向宋钰,一个健步提刀而来,还没等他提刀上去。

“咻的一声。

一支利箭也飞向刚站起的宋钰,右边的栾杰也是抽出藏起的长刀,冲了过去。

宋钰双手覆盖上一层蓝色的气体,咬着牙紧皱眉头,抬手将飞来的箭矢和短刀打掉,向后而去躲开砍来的长刀。

棘手,受了怎么重的伤,闪躲起来还是如此轻松。

宋钰威胁中带着害怕的说道“等他们把我的储物袋送来,你们难逃一死,一刻钟不到,王府的兵马也会赶来,你们到时候都跑不掉,不如大家各退一步,我让你们走,大家就此罢手。

无人搭话,只有冲向他的双刀和利箭。

见三人无动于衷,宋钰吼叫道“你们这些凡人蝼蚁,真以为能杀了我!

邢宁栾杰二人左右攻了上去,李千帆搭好第三箭也是不发,只等宋钰去挡刀时不能移动,再给他致命一箭。

宋钰抬起双掌对准二人,从掌心打出两道蓝色气浪,将二人狠狠的击飞了出去。

同时一支箭矢,直奔向宋钰的脑袋而去,却被他一个侧身就躲开。

即使地形狭窄深受重伤,可无论是近身还是远攻,修仙者的反应也远非凡人能比。

站起身的二人忍着剧痛,嘴角也渗出血来,李千帆赶忙又射去一箭,再被侧身躲开。

借着这个空档,邢宁立马冲了过去,又是一掌直接被打飞了出去,随后又是一发冷箭而来,宋钰轻松躲开。

一边的栾杰抓住机会,一个飞身扑了过去,死死抱住了宋钰的手臂。

邢宁爬起身来口吐鲜血,拿起身边的刀再次冲向宋钰,搭箭的李千帆也是焦急万分,只能等一个躲不开的时机。

栾杰再次挥刀砍了过去,宋钰赶忙抬起另一只手,正要发功。

“啊!!!

一声惨叫从地窖传出,栾杰直接用手指,狠狠按在被匕首贯穿的伤口,疼痛感已然超过了宋钰的忍耐极限。

一支箭矢一把长刀,纷纷向他而来,求生欲再次激发了他的本能,一股强大的气浪,从他的身上迸发出来。

瞬间地窖的酒坛全部轰碎,邢宁和李千帆也被轰飞了出去。

而栾杰依然死死的抱住手臂,额头上布满了皱纹和汗水,口中鲜血也流了出来,身子慢慢的耷拉下去,却依然不肯放开手。

宋钰满眼恐惧,看着这个男人,掌中催出一股灵气,直接对着栾杰的胸口,闷响一声后栾杰直接跪倒在地,眼里充满血丝,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

油灯散落下来,地窖变的有些黯淡。

趴倒在地的李千帆来不及瞄准,右手抬起补了一箭,射在了宋钰的大腿上,宋钰又是一声惨叫,一脸大汗气力不支。

李千帆站起身来,也顾不得放箭,拿上长刀径直冲了过去,邢宁也艰难的爬起身来砍向宋钰。

宋钰用一只手挡住邢宁的长刀,立即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血吐在一边的长刀上,二指并立口中默念些什么。

只见掉落在一旁的长刀,附上一股蓝色气体,而后那带血的长刀直冲李千帆而去。

李千帆只得躲闪开来,紧接那长刀再直冲邢宁而去。

一时间,二人都只得都躲避快速飞来的利刃。

《凡人八荒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