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

>

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

宛小荷 著

傅怜 古代言情 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 沈月镜

小说《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沈月镜傅怜,是著名作者“宛小荷”打造的,故事梗概:忽然间,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邪恶的念头来,等他成了我的凤后,还不是任我拿捏?他这么喜欢读书,我就偏不让他读,我要扫清鸣鸾殿所有的书,让他求着我给他书看,就像当年我求着他勿要拖堂,早点散学放我逍遥一般。“众卿家们,还有一事孤要昭告天下,经由孤与太后商议,已经决定好凤后的人选了。”我递给白芍一个眼神。白...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月镜傅怜   更新: 2022-12-14 14: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讲述主角沈月镜傅怜的爱恨纠葛,作者“宛小荷”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大儿,哎呀,明日我一定给你好好接风洗尘……”我一边恭维他,一边毫不客气地把银票往衣兜里塞了塞他冷冷看我一眼,挎着刀,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我这才注意到,他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中衣,想来是出门太过匆忙,只来得及提刀,不曾有空加衣这春寒料峭的,也不知他穿这么一身从大将军府跑过来,冷还是不冷我将身上的外袍解下赠予他:“喏,加上”“我并非寻常柔弱男子”他回绝了我的好意,“...

第6章 当立凤后(二)

追封我生父之事,虽然没能如愿,但江展夏也朝我退让了一步,他叫人秘密地将父亲的坟茔迁往皇陵,冠的是五王叛乱中失踪的梅侍君的名号,从此父亲的身后事才算有了体面,白烛长明,年年有清酒与他拜祭。

“陛下可觉得,此法有何不妥?

见我愣了这么久不说话,御史大夫谢子燕问道。

我这才回过神来,眼前是金碧辉煌的朝光殿,并不是我那方雅致素朴的书阁,遂干咳几声来掩饰尴尬:“也不过如此……勉强可以推行罢。

即使傅怜他表里不一,畏惧权势,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惊世的才华,和那一颗悯恤孤弱的心。

忽然间,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邪恶的念头来,等他成了我的凤后,还不是任我拿捏?他这么喜欢读书,我就偏不让他读,我要扫清鸣鸾殿所有的书,让他求着我给他书看,就像当年我求着他勿要拖堂,早点散学放我逍遥一般。

“众卿家们,还有一事孤要昭告天下,经由孤与太后商议,已经决定好凤后的人选了。我递给白芍一个眼神。

白芍上前两步,展开手里早就拟好的诏书,朗声道:“孤惟道法乾坤,内治乃人伦之本,教型家国,壸仪实王化之基。资淑德以承庥,宜正名而惇典。傅家有子傅怜,乃丞相傅雪霖之子也。钟祥世族,毓秀名门。性秉温庄,恪守礼法。柔嘉表范,风昭令誉京师。兹仰承太后慈命,以册宝立为凤后。钦哉。

傅雪霖接过诏书,对着我叩拜,百官见状,也跟着叩拜,我方才想到出嫁了的男子须以妻为主,以妻为荣,时刻谨记谦慎卑弱,忽然就不觉得娶傅怜一事有多么难受了,他总不可能和以前一样,拿个戒尺在我手心上啪啪来两下罢?

而且以傅怜这么清高的性子,要是被迫与后宫的侍臣争宠,想必也是非常精彩的画面,这可不比打他一顿解气?足以报我当年被背弃之仇了。

“大赦天下,孤要大赦天下!我喜上眉梢,忽然觉得,迎娶傅怜,是件天大的好事情。

白芍瞪大眼睛看向我,嘴里小声说着些什么,仿佛在暗示我,可我兴致所至,完全不管她的嘴型嘟嘟囔囔。

众臣也纷纷道喜,我甚为满意,欢喜地下了朝,并让宫人前去知会宋雨濛,叫她散朝后来紫明殿见我。

批了一小会儿折子,我蘸了蘸朱砂,写下几行隽秀的小楷。

我师从傅怜,字迹与他有五分相似,但结构更偏张扬,不似他那般严谨锋利。都说字如其人,所以傅怜的字也一如他本人一般清瘦嶙峋,每一个字都可见大毓文士风骨,比之季兰亭、柳拂荃这些书法大家不遑多让。

想来本是草包的我能写得这么一手好字,也多亏他的严厉教导。

初习字时,我连笔也不会握,是他手把手地教会我;我用笔时宛如刷子刷过城墙,在纸上留下一大片墨痕,从前大儒与翰林学士说我手笨不成器,我的手不是双文人写字的手,但傅怜与他们不同,他说是因为笔不好,羊毫太细软,不适合初学者用,于是亲自给我制了一支玉璃纹笔,用的是狼毫与羊毫一同制成的兼毫,最是适合初学者用。

想起来他虽然多次责打过我与宋雨濛,但通常都是我们插科打诨、扰乱课堂,又或是拖欠习作、懈怠学业,他才会用戒尺责罚于我们二人,从来没有因为我们学不进、学不好而有过斥责。

能把我这块十岁都尚未启蒙的朽木雕刻得如现在这般好,他费了不少心思,在为人师长这一方面,傅怜无疑又是合格的。

“陛下,宋尚书带到了。宫人通传道。

我停下笔:“宣她进来。

宋雨濛在殿外探头探脑了一会儿,畏惧地看着我身边的白芍,慢吞吞地在殿外脱了鞋子,如一头懒驴一样,艰难挪着步子走了进来:“臣恭请陛下圣安。

我冲她摆摆手,示意平身,转而又对白芍道:“姑姑,我想与宋尚书商议些私密事务。

私密事务?宋雨濛袖子下面的拳头都攥起来了。

白芍回应我的目光表示她已洞穿一切,但她有些时候也会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将我管束得太紧,于是恭恭敬敬道:“诺,奴婢在殿外候着。

眼看着白芍走出去了,且合上了殿门,宋雨濛才敢松掉这一口气,姿态马上变得十分不恭敬,质问我道:“陛下,昨晚栖梧宫的人已经来我府上找我喝茶了,话里话外……都让我与您保持君臣之间正常的距离……您刚刚对白芍姑姑说那样的话,搞得好像我真的是您的女宠似的,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么?

“就你这姿色,还想当女宠呢?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不过是因为你半夜找孤喝酒推荐自己的弟弟为凤后,父后不喜欢这样走后门的招数,适时敲打一下你罢了。我冲她招招手,示意她靠近些,“你说,那个谁要是知道自己马上要嫁给孤,会不会羞愤欲死啊?

“傅怜?宋雨濛讪笑出声,不假思索道,“咱们这位太傅,可最听他母亲大人的话了,既然是傅丞相的意思,那肯定也是他的意思,而且入主中宫,成为大毓的凤后,应该是他一生中最荣耀的事情才对,他上赶着烧香庆祝都来不及罢,又怎么会羞愤呢?

我咬了咬手里的笔杆,觉得宋雨濛这话有些不太对,可也没有深究:“孤从未娶夫纳侍过,他从前是孤的太傅,孤不知往后该如何与他相处。

“您既是尊贵的陛下,又是他的妻主,是他的天他的地,是掌握他生杀大权的人,您为什么要忧心该如何与他相处呢,这些不是您该担忧的事情啊……讨您欢心,哄着您高兴,是他的分内之事,他若是没讨到您开心,就是他失职,您尽管罚他就好了。

“孤……罚他?

我放下手中的笔,瞪大了眼睛,这个宋雨濛,脑子里的想法怎么比我还变态。

宋雨濛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陛下,这您就不懂了,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是皇子下嫁寻常农妇,也得遵听妻命,妻主要行责罚,饶是帝王在庙堂之上也管不着。更何况您是九五之尊,只要是成了您的夫侍,他就算当过您的太傅又如何?

“孤的确讨厌他,可他未做错事的话,孤为何要罚他?

我瞥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何尝不是借机报私仇呢,她一直对傅怜当年打过她手心的事耿耿于怀,以此为耻,所以现在才趁机火上浇油。

“唉,哪是那种罚呀,男女之间的事啊……那叫一个妙不可言……

“妙在何处?

她将头凑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陛下真想知道?

我狠狠揪了她一把:“快说!

“不如找个机会偷偷出宫罢?去逛春风楼,京城最大的烟花地,陛下去了那里,一试便知!

春风楼……就是让无数王公贵族流连忘返、文人骚客写尽绮丽诗篇、富商豪侠散尽千金都不悔的春风楼?

傅怜从前教过我治国,教过我修身,也教过我该如何平天下,唯独没教过我这些。我只在杂书中略有耳闻,不过我的杂书也是从宋雨濛那里借来看的,还总是被白芍发现并告知江展夏,手里的书还未来得及捧热,江展夏就会将其收缴不许我再看,所以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我好奇得要命:“什么时候去?

“三日后罢,刚好可以赶上春风楼新任花魁的出阁夜,到时候可有好一番热闹瞧了。

三日后……那时我的风寒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

“成!三日后的酉时,孤在南门外等你!

《女尊:我为凤后描红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