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小神医余生陪你

>

小神医余生陪你

我曾夜行 著

古代言情 小神医余生陪你 王宛童 袁阶云

古代言情小说《小神医余生陪你》,讲述主角袁阶云王宛童的甜蜜故事,作者“我曾夜行”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不行!”王小娘子和徐久安同时说道。“主子,现下情况并不明朗,贸然出去,恐有危险。”“药山是南阳地界,他们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袁阶云回了徐久安后,向王小娘子问道,“王小娘子为何不愿带我们,难道真如久安担心的,王小娘子要去告密?”告密?告什么密?简直是鸡同鸭讲...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袁阶云王宛童   更新: 2022-12-15 01: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神医余生陪你》,以袁阶云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袁阶云”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翌日清晨,王小娘子拿着纸笔来了主屋,先看了看袁阶云的情况,确认无碍后对着徐久安说,“徐大哥可否帮我一个忙?”“王小娘子请说”徐久安答道“先前就要跟你说的,但是忙起来就忘了徐大哥今日能否代我去取一下东西?”王小娘子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去哪儿取?”徐久安问道王小娘子忙将纸铺在桌上,不多时便画好了路线,“去这儿”王小娘子在她画的那张简易地图上圈出目的地,“就是这里,瘴林的出口”徐久安眸光...

第4章 争执

清晨,袁阶云醒来,听得院内传来争执的声音,袁阶云唤了声久安,好一会儿才见王小娘子气冲冲地背着个包袱走了进来,徐久安紧随其后。

这是,闹矛盾了?

“徐大哥缘何不让我出门?

徐久安不答话,只是杵在门口。

袁阶云问道,“王小娘子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去药山,我并不只您一个病人,其他人还等着我送药呢,因为您已经耽搁了几日,您现在情况稳定,我去去就来,徐大哥这是作什么拦我?

王小娘子十分气恼,陈大哥他们说不定就在界碑处等着,近些日子,瘴林的毒气凶猛,不定有好些人要用药,徐大哥怎的突然这般不近人情。

“王小娘子能出瘴林?

“这是自然,我既能解瘴毒,出瘴林又有何难?

“那王小娘子可否带我们出去?

“不行。

“不行!

王小娘子和徐久安同时说道。

“主子,现下情况并不明朗,贸然出去,恐有危险。

“药山是南阳地界,他们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袁阶云回了徐久安后,向王小娘子问道,“王小娘子为何不愿带我们,难道真如久安担心的,王小娘子要去告密?

告密?告什么密?简直是鸡同鸭讲。

“我向谁告密?王小娘子没好气地答道。

“那王小娘子并不是要背着我们做什么,为何不愿送我们出去?

“送你们出去?你们要去哪里?

“自然是出瘴林,我既已大好,便无需在此逗留了,不是吗?

“大好?你的腿不治了吗?

这话一出,袁阶云与徐久安都猛盯着王小娘子,徐久安一脸震惊,眸中却透着狂喜,主子的腿还能治!

袁阶云倒是未像徐久安一般失态,脸色如常,但却没能藏住眸中的希冀。袁阶云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王小娘子能治好我的腿?

“嗯!王小娘子点头。

袁阶云不愿空欢喜一场,追问道,“我的腿已断了四年,太医们都看过,束手无策,王小娘子缘何这般笃定?

王小娘子倒是不觉得这病这么棘手,岭南多峻岭,药山的青年们常为了采些珍稀药材,不惜涉险,摔断腿是常有的事,只是不似袁阶云这般,断腿之后处置不当,还用了麻痹神经的毒草。

“公子的腿是摔断的吧。虽是问话,语气却笃定。“摔断后若是好生医治,断不会如现在这般。

徐久安听得这话,眸中惊疑,“王小娘子这是何意?

王小娘子答道,“公子的腿断后,接骨的手法不对,还被人用了八仙过海,用法不对,用量不对,久用之后,失去知觉,肌肉逐渐萎缩,便如瘫痪一般。

徐久安听得心惊肉跳,怎会如此!怎会有人敢在柱国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整个太医院都是废物吗!

袁阶云听了这一席话,沉默了半刻,自嘲一笑,“是我小瞧了他!

王小娘子不知他在说谁,也不想多问,虽然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但自己的事情也很重要,开口道,“那我现在能走了吗?

“不能!徐久安答道,先前担心王小娘子是细作,虽她看起来不似这般表里不一的人,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如今知道了王小娘子能给主子治腿,那更不能放她走了。

袁阶云一看徐久安,便知他又犯轴了。王小娘子救了他们俩,现下还愿意给他治腿,换在其他人身上,千恩万谢都不为过,他可倒好,把人往死了得罪,半句软话也不会说。袁阶云知道徐久安是关心他,也是被背后捅刀子的兄弟凉了心,不敢再轻易信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总是要打水的。袁阶云相信自己的眼光,愿意赌一把。

“久安,放王小娘子出去。

王小娘子听袁阶云同意自己出门,便起身朝门口走去,可徐久安却还似门神一般立在门口,不让分毫。

这是主子的话都不听了?

王小娘子看向袁阶云,袁阶云叹了口气,久安怎么在这时候犯了倔。

“你要如何才能放我走,我说过了,不过半日我便能回。你不让我走,那我们一起在这里饿死吗?我也不止是去送药,我还要去拿口粮的,你为何这般说不通?王小娘子许久未曾这般动怒了。

“王小娘子这药庐,一应物什都是你自己运进来的?袁阶云听了王小娘子的话问道。

不然呢,王小娘子回了袁阶云一个不耐的眼神。

袁阶云有些悻悻然,这是连他也一起恼上了。

“这里从未来过外人吗?

“嗯。王小娘子轻哼一声。

看着门口的这堵门神,王小娘子十分无奈,“院子原先便是有的,其他东西都是师傅跟我一一置办的。每半个月我们会出瘴林送一次药或是看一次诊,作为交换,药山的乡亲们会给我们一些银钱、药材或者粮食。因为你们,已经耽误了好几天了。

说道此处,王小娘子埋怨地看了他们一眼,接着说,“如今你情况稳定,我得空出去一趟,待明天开始拔了余毒,就该治腿了,此后更没有时间了。今年的瘴气比往年浓密,许多人还等着我的药呢。

王小娘子说完这一通话,便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豪饮了两口不再言语。

袁阶云知王小娘子是气到了,平日里还学着徐久安一般敬着他,开口闭口都是公子您如何如何,现在被他们磨了耐性,便不跟他们来这套虚礼了。

“久安,让王小娘子出去。袁阶云再次发话,语气毋庸置疑。

王小娘子见徐久安不情不愿地从门口挪开,这模样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王小娘子心下暗叹,算了,你退一步我退一步,冲徐久安说道,“你要是不放心,便跟我一同去。

“我能跟你一同去?那瘴毒该如何应对?徐久安诧异道。

“你这几天的汤药是白喝了吗?瘴气与你自是无大碍的。王小娘子答道。

“那公子呢,公子能否同我们一起?徐久安问道。

这是连体婴儿吗,一刻都不能分开。王小娘子心下郁闷,“你家公子这个模样,怎么同去?

“我可以为公子做一架轮椅。

王小娘子不再答话,抛给他一个随你的眼神,便不再言语。

徐久安兴冲冲地跑到院子里,紧锣密鼓地倒腾起来,袁阶云看了眼小娘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院内传来嘭嘭的敲打声,而屋内静悄悄的,王小娘子专心地看着手札,不似昨日与袁阶云攀谈,袁阶云知王小娘子约莫还在生气,便也闭目养神,不曾搭话。

不知不觉,一上午便过去了。王小娘子起身去了厨房,做好了午膳端给袁阶云,自己就着床边的矮榻坐下,靠着床边,一口一口慢吞吞地吃着。

徐久安还在院中捣鼓,王小娘子不曾招呼他吃饭,袁阶云一看便知,小娘子这是还没消气呢。

少顷,徐久安满头大汗地推着他制好的轮椅进了屋,笑着冲小娘子说道,“王小娘子,待你跟公子用过膳,我们便可以出发了?

王小娘子慢条斯理地放下碗,拿帕子擦了擦嘴,回道,“嗯,我们可以出发,但是你家公子去不了?

徐久安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不由出声问道,“为何?

“你这几日喝了避瘴毒的药,你家公子可没喝?

徐久安一脸困惑,“为何只给我喝?

“给你家公子治着病呢,给他喝,药性相冲,毒死他。 王小娘子冲徐久安翻了一个白眼,继续道,“小院里常年药熏驱瘴,他待在这儿自是无碍,出去可就不行了。

“那你……不早说。

对着王小娘子怒视的目光,徐久安硬生生地把抱怨吞了进去,知道这是王小娘子还记着上午的仇,在整治他呢。

“我要走了,你还去不去?王小娘子起身问道。

徐久安心下踌躇,举棋不定。

王小娘子并未等她回话,径直出门,抛下一句,“这么多气力,怎不见把院门修好!

袁阶云看了这一出好戏,心下好笑,小娘子气性不小,听得临出门这一句,不由笑出了声。

徐久安听了这句,脸上浮出一丝窘意,听得袁阶云的笑声,不由红了脸,无辜地看向袁阶云。

“别看我,让你不知进退,活该!

《小神医余生陪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