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温柔缱绻

>

温柔缱绻

佚名 著

傅斯淮 栗吱 温柔缱绻 都市小说

热门小说《温柔缱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栗吱傅斯淮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佚名”,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 栗吱咋舌,“人均五千一位的日料,能没有人民币的味道么。” 宋栩栩熟门熟路得跟门口的侍应生打招呼,亮明了身份,那边就立刻给她单独开了个包间,里面已经有厨师在等候了。 三个人脱了鞋坐下,宋栩栩就开始聊旅行中的各种见闻,顺便架起了摄像机,准备拍摄素材,对于她这种“职业病”,栗吱跟林又...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栗吱傅斯淮   更新: 2022-12-15 0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温柔缱绻》非常感兴趣,作者“佚名”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栗吱傅斯淮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栗吱加班完毕后,才打着哈欠钻进了被窝,睡前刷手机,看到楚劲之前又发了几条,叫她早点睡,过两天来找她吃饭栗吱见时间也不早了,便没回复,抄起枕头旁的眼罩就套在了脸上明明独居了那么久,习惯了一个人吃饭睡觉,傅斯淮就来了那么两回,睡了那么几次,怎么感觉整张床都是他身上的味道,转身没人抱着她,那种紧密贴合的感觉,应该很舒服自由才对,愣是打滚了半小时也没睡意栗吱坐了起来,干脆去把...

第31章

说完这句话后,车厢内就弥漫着漫长的沉默。
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栗吱确实是长长松了口气的。
这样才是对的,她跟傅斯淮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看看,她跟在他身边有多少麻烦?
她就该按部就班的上班,努力工作升职,把房贷还清,爱情有就有,没有就单身过,继续保持自己的良好作息,偶尔旅行散心。
越想越觉得,她当初就不该那么提议。
比起栗吱明显轻松下来的样子,傅斯淮的表情可就没那么好看了,如果栗吱仔细观察的话。
可惜她此刻只想快点回家。
司机尽量开的慢,铂悦府也到底快到了。
终于停在小区门口,栗吱直接起身,连看都没看傅斯淮一眼,只跟赵禹和司机表示感谢,随后关上车门,一瘸一拐朝着家走去。
赵禹咽了咽口水,扭头去看傅斯淮,“傅总。
他见到了傅斯淮被女人甩脸子,回头不会被开了吧。
傅斯淮没回应,后座就像没人一样。
赵禹如坐针毡,只能等着这位祖宗发话。
栗吱慢慢回了家,发现屋内之前的狼藉杂乱已经被人收拾好了,空气中散发着香气,按理来说警方会来现场取证,她还以为会保持江澈离开时的样子,看来傅斯淮还找人帮忙收拾了。
突然来的愧疚就这么席卷而来。
随着门关上,栗吱挠了挠头,算了,话都说出来了,就这么结束吧。
她脱了鞋,穿了一天的高跟鞋现在脚掌能平稳落在地上,那一刻真是舒服得要命。
不过她还是狐疑得看着房间各个角落,按照网络上的教程开始在屋内扫视有没有监控摄像头,着重在纸巾盒,隐蔽的角落里,浴室跟房间都找了个遍。
确定江澈那个死变态没留东西后,才开了灯。
走到阳台去收前两天的衣服时,她寻思着傅斯淮应该已经走了,便也没特地去看。
但她如果想看,只要扫一眼,就能发现那车还在。
栗吱回了房间,对打开衣柜还有点恐惧,但努力给自己鼓足勇气,一把将衣柜门往两边打开后,神色自如的拿起换洗的衣物往浴室走。
她甚至觉得,今后她打开衣柜怕是都有这样的阴影作祟了,拜江澈这狗东西所赐。
栗吱轻柔得卸了妆,才在浴缸里放了精油球,打开了平板找到上次没看完的综艺,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点了香薰灯,又弄了一碟水果沙拉,美滋滋放松一波。
她完全没留意到,家里大门已经被人打开,男人的皮鞋和修长的腿已经迈了进来。
傅斯淮站在玄关处,第三次来,才有功夫细细打量这小房间。
看得出栗吱还挺用心在打扮的,玄关上摆放着造型特殊的首饰收纳盒,从里到外都很整洁,整体以奶油色为基调,白色的沙发区放着的毛毯微微散落,可以想象着她开着落地灯,蜷缩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的慵懒样子。
厨房应该经常有开火,连奶锅都是粉色,配色温馨,双开门的冰箱上贴了各地的地标冰箱贴,配上了拍立得出来的照片。
傅斯淮眸光定在几张老照片上。
应该是更年轻一些的栗吱,那时候的头发还是黑长直,显得那张脸又静又乖。
他拿出手机,将那照片拍了下来,还有一些就是去旅行的风景照,每张照片背面都被她写了一些文字。
傅斯淮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像是补充了他心里,对栗吱的一些空白。
他将手上的东西放在茶几上,随手拿起了她放在那的文件,听着浴室偶尔传来的水声跟笑声,傅斯淮冷厉的眉眼也瞬间温和了下来。
她那点工资,还能一点点把这家布置起来,应该很珍惜才是,脚边的扫地机器人移动了过来,傅斯淮突然能想到,她洗完澡,然后经过客厅,去厨房做一杯咖啡,早上起来在厨房做三明治的样子。
栗吱唱着歌,等泡到浑身舒服了,才开始抹身体油,她喜欢柚子味的东西,莫名又回想起傅斯淮身上的味道,她甩了甩脑袋,趁着头发还被干发帽吸水分的时候,顺便贴了片面膜。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栗吱哼着歌从里面出来,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正在看文件的男人,吓得刚敷好的面膜都因为尖叫而产生裂隙!
“你!
你怎么进来的!
她保证,如果傅斯淮现在过来掐着她的脖子,她从此以后对男人都要敬而远之了。
好在傅斯淮只是面色坦然道“你家原来的门锁被我踹坏了,赵禹换了个新的,顺便给了我一把钥匙。
栗吱竟然都没发现!
这门锁都换了新的。
“这么惊讶做什么?
难道换了新的你也没察觉?
难怪别人进了你的家,你都不知道,还能大咧咧在里面唱歌,就你这样的防备心,还一个人独居。
傅斯淮这谴责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栗吱在片刻后反应过来,“傅总,就算赵特助给了你钥匙,你也不该没经过我同意就进来吧?
傅斯淮没正面回答她,栗吱见他不吭声,才嘟囔道“我刚才可是说我们结束了。
这时候,傅斯淮才掀起眼皮看她,然后从一旁拿出一沓文件,“看看。
栗吱狐疑,但还是接了过来。
结果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份合同正是写了与谢礼东拿笔生意的钱款,如果栗吱就此解决关系,就得还那些数不清的零。
她以前怎么会觉得傅斯淮是绅士的?
妥妥一个斯文败类。
看看啊,坐在那人畜无害的样子,脱了衣服才知道要多禽兽有多禽兽。
傅斯淮以为她会气得破口大骂,所以挑眉道“想好怎么耍赖了?
没想到栗吱直接把文件甩开,往他旁边一躺,跟个认命了的死咸鱼似得,“你来不就是为了那事,正好我也洗完了,要来就来,快点。
说完,还用脚无情地踹在了傅斯淮西装裤上,在那上面又晕染上一片水渍,带着她精心挑选的沐浴精油的香气。

《温柔缱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