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

>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

汤圆小甜心 著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 玄月 穿越重生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汤圆小甜心”大大创作,玄月玄月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墨行止回到墨庄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言岁亦见墨行止回来,她赶忙跑去厨房将一直热着的饭菜端出来。墨行止舍不得言岁亦做这些事情,连忙将言岁亦拉住。“阿一,你不必做这些...

来源:常读   主角: 玄月玄月   更新: 2022-12-15 08: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玄月玄月,讲述了​言岁亦醒来的时候,她的双手被一条铁链分别捆在床两侧她被抓住了,抓到了孤岛别墅这栋别墅的主人是墨行止这整片岛屿,都是墨行止一个人的地盘墨行止在这里建了一栋孤零零的别墅窗户开着,海风争先恐后地呼啸着灌入房间,闯入言岁亦的耳朵里言岁亦知道,她的逃跑计划失败,被墨行止抓住了距离她在外享受的提心吊胆生活整整一个月,终于被抓住了一个月来墨行止没有派人找她,她一边提心吊胆,一边暗自庆幸摆脱了墨行...

第1章

言岁亦醒来的时候,她的双手被一条铁链分别捆在床两侧。

她被抓住了,抓到了孤岛别墅。

这栋别墅的主人是墨行止。

这整片岛屿,都是墨行止一个人的地盘。

墨行止在这里建了一栋孤零零的别墅。

窗户开着,海风争先恐后地呼啸着灌入房间,闯入言岁亦的耳朵里。

言岁亦知道,她的逃跑计划失败,被墨行止抓住了。

距离她在外享受的提心吊胆生活整整一个月,终于被抓住了。

一个月来墨行止没有派人找她,她一边提心吊胆,一边暗自庆幸摆脱了墨行止的束缚。正当她准备欢庆即将迎来的新生活,她就被墨行止亲自前来抓住了。

以往每一次的逃跑试探,只不过是被抓回去关在房间里两三天。

这一次,言岁亦被墨行止直接关到了这片位于悬崖的孤岛别墅里。

这里除了这栋别墅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繁华的庄园,没有修建得漂亮的花园,更没有令人羡慕的跑马场。这儿只有这栋孤零零,连佣人都只有那么两三个的孤岛别墅。

言岁亦动了动手,手腕和铁链间的摩擦,让她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窗外灌入的海风带着些海水特有的咸湿气味,白色的窗帘随着海风的吹拂轻轻舞动。

墨行止就是在这个时候打开门走进来的。

墨行止的脚步很轻,一步一步踏在了言岁亦不安地心上,像是在对言岁亦诉说一场迟来的惩罚。

“墨行止,你放开我。

言岁亦恼怒墨行止真的如此待她。

在言岁亦逃跑之前,墨行止曾威胁过她。假使言岁亦敢逃,他就把她抓回来,关到孤岛别墅,用铁链子锁起来。

言岁亦以为这只不过是威胁,没想到,这威胁是真的。

她真的被抓起来,真的被关在孤零零的孤岛别墅,真的被墨行止用铁链子锁住了两只手。

墨行止的声音很好听,像是世界上最优美的大提琴一般,低沉中带着一点沙哑。此刻言岁亦却无心欣赏,这声音听在言岁亦的耳里,绝不是低音炮侵袭,而是来自地狱恶魔的咆哮。

他淡淡又缓缓地说“阿一,你真的很不听话。我告诉过你,只要你敢逃。无论你逃到天涯或是海角,我都能抓住你。

墨行止慢慢地走到床边,伸出那双纤长又好看的手缓慢地拖过床头摆放的椅子,他就这样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

墨行止的每一个动作都慢条斯理又极具优雅,像是中古世纪的绅士。

言岁亦却深深知道,在墨行止的绅士外皮之下,藏着怎样的疯狂偏执。

墨行止伸出手,轻轻地在言岁亦得手腕间婆娑着。接着他低下头,带着一股虔诚与疯狂,他轻轻吻了吻言岁亦手腕间磨出的红痕。

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对言岁亦道“阿一,你真的很不乖。这是对你的惩罚。我会罚你乖乖留在这里,每日每夜都被我用这铁链捆着。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也不会让你再逃了。还有,你忘记了对我的称呼。

言岁亦是真的怕了这般疯狂的墨行止。

从前墨行止虽疯但却能放任她自由。现在,彻底失去了自由,言岁亦才懂,从前的墨行止对她是有多么宽容。

“阿、阿止。

这个称呼是墨行止逼着言岁亦改的。

言岁亦第一次见到墨行止的时候,她喊他墨先生,却被墨行止逼着强行改成了阿止。

言岁亦到现在都不知,墨行止这个在江城可说得上一手遮天的男人,为何偏偏对她如此疯狂偏执。

当初是言岁亦的父亲,因言家即将破产,为了要挽救言家而将她送到了墨庄,送到了墨行止的面前。

从那以后,她就住在了墨庄。

墨行止总是不停地用言家破产来威胁她,逼迫她,让她每日说爱他。

言岁亦不在乎言家破产不破产,她在乎的只有医院里等着言家拿钱挽留生命的母亲。

言父就是用此拿捏住了言岁亦,将言岁亦送到了墨行止的面前。而墨行止则是很好的用言家最重要的命脉握住了言岁亦。

住在墨庄的一年半的时间,墨行止每周最多回来三次。其余时候,墨行止不是在各国飞来飞去,就是需要留在墨氏处理非常多的文件。

几乎手握整个江城的墨行止,俨然是江城的一方霸主。整个江城的商界皆唯墨氏马首是瞻。

江城都传言墨行止从不近女色,嗜血又暴戾,甚至杀人不眨眼,以至在江城无人敢惹墨行止。

言岁亦这一次能够逃离墨行止一个月,也并非是真的逃离了,她从墨庄出去到逃跑的路线,以及落脚住了一个月的地方,都在墨行止的掌控中。

这一个月,墨行止国外的产业出了些问题,他不得不留在国外。一回到国内,就将逃跑了一个月的言岁亦抓了回来。

言岁亦朝后缩了缩,她的手一动就引得捆住她的铁链跟着发出声响。

“阿止,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会逃跑了,我发誓,我不逃了。

言岁亦是真的怕了。

这样疯狂的墨行止,是言岁亦完全没见过的。她不想被铁链锁住,不想被困在这张床上,也不想留在这个孤零零的孤岛别墅。她只是想要呼吸自由的空气,只是想去医院看看她牵挂着的母亲。

墨行止的吻落在言岁亦的手腕间,又缓缓落在她那喋喋不休求饶的唇上。

唇上的温热柔软触感,令墨行止欲罢不能。

浅尝辄止的轻触已无法令墨行止满足,他勾着唇角扬起一抹在言岁亦看来无疑是恶魔的微笑,他道“阿一,你不乖,要惩罚。

墨行止不知何时也不知在哪里按了什么。突然间,整个房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木制的天花板陡然间变成了能够清晰倒映出人影的玻璃镜子,四周的墙面也变成了清晰可见的镜子。

全方位的,四周包裹的镜子,从四面八方将两人交叠的身体倒映出来。

墨行止低音炮的暗哑嗓音,仿似一头关不住的野兽即将破笼而出,“阿一,我说过你逃了就会遭受到惩罚的。

言岁亦知道她即将要面临什么。

无论以前她在墨庄怎么作,墨行止都没有勉强过她。

她把墨行止气得狠了,墨行止顶多是按住她一顿撕咬般地亲吻,却从未跨越那一道她不愿意的线。

此刻,言岁亦是真的慌了。她的手一边胡乱挥舞带起链条的叮叮当当响,一边恐惧地喊道“阿止,我错了,我不逃了,我真的不逃了。你不要这样,不要!

《偏执霸总被金丝雀磨得没了脾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