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彩笺知何处

>

彩笺知何处

呼呼睡大王 著

古代言情 彩笺知何处 沈杳 谢玄

书名叫做《彩笺知何处》的小说,是作者“呼呼睡大王”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沈杳谢玄,内容详情为:这便是那道凌厉目光的主人, 就是那个自称贺璟昭妈妈,啊不,是贺涵之的妈妈陈顾娣身边站着的一个衣着光鲜,看起来文质彬彬,且与在场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中年男人——徐谦,他似乎看出了贺璟昭的不知所措。徐谦稍稍弯了弯腰,轻拍抽泣着的女人的后背。“好啦,既然小之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先不哭了好不好,小之好像有一堆问...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杳谢玄   更新: 2022-12-16 22: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呼呼睡大王”的《彩笺知何处》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沈杳这边已经安顿下来,哄得沈清睡了觉,沈杳便来到了祖母这里还未走进内室,便听到祖母与惠娘的谈话“我儿幸运呐,虽被奸人所害,但留下了这么两个伶俐又听话的丫头,知足啊”“是啊,咱们姑娘如今看着真真是长大了,带着二小姐走这么远的路,丝毫不怯,什么事儿都办的妥妥的,是咱们家的福气啊”沈杳站在门外听的心里美滋滋的“祖母,您和惠娘聊什么呢,我隔得老远就已经打了两个喷嚏了,是不是瞧着我回来了,在背地里...

第2章 我替你活

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贺涵之的舅舅陈国梁这样都能醒,真不愧是我侄女儿,这丫头命真硬啊!

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贺涵之的舅妈刘凤萍得了吧,命大有什么用,都成什么样儿了,哪还有脸活着,况且她一天不死,陈顾娣就一天嫁不进徐家,咱们就一天过不上好日子,她还不如…。

“咳咳 陈国梁没等刘凤萍把话说完,便因为一旁一道凌厉的目光,急忙暗示她住嘴,刘凤萍也识趣,不再说话。

贺璟昭过去时早就听多了这样的话,现在听到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受伤的,毫不理会这些话,她再次扫视了一遍四周,我虽然没死……但…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救命啊,这些人都是什么奇怪打扮,月芽呢,我的好月芽怎么这个时候你不在我身边啊。

贺璟昭看着面前的一群奇怪陌生人,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但却不知从何问起,当然,这儿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该问谁。这便是那道凌厉目光的主人, 就是那个自称贺璟昭妈妈,啊不,是贺涵之的妈妈陈顾娣身边站着的一个衣着光鲜,看起来文质彬彬,且与在场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中年男人——徐谦,他似乎看出了贺璟昭的不知所措。

徐谦稍稍弯了弯腰,轻拍抽泣着的女人的后背。

“好啦,既然小之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先不哭了好不好,小之好像有一堆问题想要问问我们呢。

他的语气温柔的不像话,好像生怕再次触碰到女人的伤疤,与刚刚的冷脸反差极大,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陈顾娣看了看徐谦,眼神中的满是依赖与感激,回头又看向贺璟昭。

“涵涵,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你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以后咱们娘俩就过咱们自己的日子,和那个畜生今后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女人说着又要开始哭,但徐谦站在她身后,抱了抱她,情绪便没有再爆发。

贺璟昭看着二人,好生羡慕,但心里却更疑惑了,我到底是谁?我是涵涵还是小之?这是我吗?我爸再也不会回来了,那面前这个男人是谁?面前这群人又都是谁?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能不能让我照照镜子啊!

贺璟昭实在是忍不住了,哪管它三七二十一,便一股脑儿的问出了所有的问题,霎时间病房陷入了一片寂静。就在陈顾娣以为自己女儿病到精神出问题了的时候,医生才反应过来急忙解释。

“病人在经历重大刺激过后,出现短暂性失忆这属于正常现象,只要不再受到刺激,静静调养一段时间,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大的。

听到这话陈顾娣再次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徐谦也知道陈顾娣此时最需要的就是与女儿单独待一会,便招呼走了刚刚在场的一群看热闹盼着贺璟昭死的那群人,自己也借口给刚醒的孩子买点饭,便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了贺璟昭与陈顾娣二人,贺璟昭面对着这个素不相识的妈,不免有些尴尬,但陈顾娣可不这么觉得,一会儿摸摸她的脸蛋,一会儿要喂她喝水,实在是让贺璟昭受宠若惊,立马喊停。

“妈?您先别忙活,能不能先跟我讲讲,我这些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陈顾娣正倒水,听到这话,手中的杯子竟掉了下来,摔碎在地上,此时的她慌忙反应过来,边收拾东西边回应贺璟昭。

“不急,不急,你这才刚醒,一时间也不能去想太多东西,先养两天,以后妈慢慢跟你讲。

贺璟昭才不相信这样的说辞呢,她在那宅子里活了这么十几年,早都摸清人们讲话的套路了,虽然初来乍到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但看着陈顾娣慌张又逃避的样子,也猜的八九不离十,贺涵之的前半辈子,肯定过的很不如意,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贺涵之虽然用的是这副满是伤痕的身体,但日子过得确实是不错,在陈顾娣悉心照顾和徐谦的金钱轰炸下,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那些来看热闹的讨厌人也被徐谦拒之门外,舒舒服服躺平一个月,还学会了看电视,玩手机,美滋滋到不行。

一转眼就到了出院的日子,说真的,贺璟昭对外面的世界依旧一无所知,对这个新家也一样。在徐谦的帮助下,母女二人租到了一个房子,房间不大,但布置的很温馨。贺璟昭走进房间,看到温暖的阳光、精心洗过的床单,又想到自己以前那个又小又冷还在侧院的小房间,嘶,简直不敢回忆。

贺璟昭环顾四周,摸了摸精致的墙纸,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一回头,便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贺涵之小时候的照片,大概两三岁的样子,被陈顾娣抱着,笑得十分开心,贺璟昭也要被那样明媚的笑容融化了,但这张照片只有一半,好像左边本该站着一个人,却被撕掉了。

贺璟昭还没来得及想那人是谁,忽地转念一想,我成为了她,可她去了哪里呢?这么快乐的小孩,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受到那么重的伤呢?

看着这张照片,照着温暖的阳光,贺璟昭昏睡了过去,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又好像不是梦,她好像身在其中又好像不在一般,经历了一遍贺涵之的人生。

贺涵之的到来,对于陈顾娣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噩耗,陈顾娣年纪轻轻就辍学了,为了给弟弟陈国梁赚取学费,被妈妈送到工厂做工,起初还算幸运,年轻干活麻利,会说话还受大家喜欢,可偏偏遇上了厂里的小混混贺光,追求她不成,便趁开始造谣。

陈顾娣和贺光的风言风语传到了厂长那里,虽然在那个小旧的工厂里,男女搭对的事情很多,但架不住贺家的势力,便辞退了她,回到家陈妈就好像转性了一般,对陈顾娣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她向陈家敲了一笔彩礼,就这样把陈顾娣嫁了出去。

最初贺光对陈顾娣还好,只是让她在家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就好,在贺涵之出生后,贺光下海经商,家里只剩下陈顾娣和婆婆,婆婆每天挑刺,但她为了贺涵之都忍了下来。就这么过了两年,贺光回来了,光鲜亮丽,给二人带了不少东西,还带二人出街游玩,照片就是那时拍的。陈顾娣以为,哪怕自己不幸,但孩子就要有一个家了,可更大的噩耗还在后面。

贺光被骗,钱赔的血本无归。自此之后便开始变卖家产换钱,脾气也变得喜怒无常,陈顾娣和贺涵之稍有不慎就会经历一顿暴打,逃跑一次便会被打的更狠。贺涵之在这样的日子中生活了十年,性格变得十分内向,敏感,胆小。

在贺涵之初二时,陈顾娣旧时的青梅竹马徐谦回来了,他看到陈顾娣所经历的一切,恨不能杀了贺光,陈顾娣依旧也深深的爱着徐谦,但贺光定不会与陈顾娣离婚,徐家也断然不能接受一个有这样经历还带着一个孩子的陈顾娣。他只好私下接济着陈顾娣,有她的帮忙,母女二人的生活也还算过得下去。

可到了第二年,贺涵之初三时,贺光发现了徐谦这两年来的接济,当时本就怒意无处释放,看到放学回家的贺涵之,对其又打又骂。陈顾娣高兴的回家,家中大门敞开,一眼就看到地上被打晕过去的女儿,她来不及多想,赶忙将贺涵之送往医院,也在徐谦的帮助下,将贺光送进了监狱。

不久后,贺涵之醒了,但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日子,或是贺光的欺侮,或是为了妈妈的幸福,或是难以忍受外人的流言蜚语,她趁所有人不注意,从楼上一跃而下。她解脱了,终于离开了这个为难着她的世界,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未来,贺璟昭来帮她活了。

这个长长的噩梦终于醒了,贺涵之眼角带泪,坐在床上。

“不管你的以前是什么样子,从今往后,我就是你,我替你来活!

《彩笺知何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