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海贼:赏金女王

>

海贼:赏金女王

雷电将军巴尔 著

夏雅 小说推荐 海贼:赏金女王 雷电将军巴尔

火爆新书《海贼:赏金女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雷电将军巴尔”,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是谁?”“喂,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和笨蛋老姐好不容易救活你,你就把我们忘了。”迪伦比面对忘记他的夏雅很不爽,还有你眼睛往哪儿看呢。“混小子,怎么说话呢,她发着烧能知道是谁救了她吗...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夏雅雷电将军巴尔   更新: 2022-12-16 23: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雷电将军巴尔”又一新作《海贼:赏金女王》,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夏雅雷电将军巴尔,小说简介:艾利吉亚,号称音乐之岛是伟大航路中以音乐而著名的国家,这里汇聚了来自于各个国家的音乐家,还有求学者它也向外输送着歌唱艺术家但曾经回荡在天空中的蔚蓝乐章,却毁于一场灾难艾利吉亚除了高登已经变成了一座无人岛,乐章终在此时落幕夜幕缓缓降下,平静的海面霎时波涛汹涌,海浪越来越高以至到最后竟形成两三米高的海浪席卷着岛上树木引发如此高的海浪,不是洋流和海底地壳变动而是距此一千公里外的波利特群岛绵...

第7章 霸王色霸气

海圆历1500年,在彭波利特群岛,夏雅在幽暗的地牢里遇到了两名以偷窃为生的姐弟,人称外号“双星的迪伦比和迪希雅。同年,和罗杰、白胡子齐名的大海贼金狮子史基在推进城斩断自己双腿,成功逃离。

“喂,你醒了。

迪希雅醒来就看到自己怀里,睁着双眼望向天花板的夏雅。

“你是谁?

“喂,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和笨蛋老姐好不容易救活你,你就把我们忘了。

迪伦比面对忘记他的夏雅很不爽,还有你眼睛往哪儿看呢。

“混小子,怎么说话呢,她发着烧能知道是谁救了她吗。还有,你丫的叫谁笨蛋呢!

迪希雅直接怒了,呲着牙吼道。一天天没大没小真不知道跟谁学的。

“嘁,母老虎当心嫁不出去。

“你说啥!

迪希雅猛的站起身撸起袖子就要教训一下这个弟弟什么叫“辣炒肝尖。夏雅被她突然站起来搞的猝不及防,直接仰头磕在了石头上。

“啊,对不起啊。是这小子太混球了。我叫艾玛沃森.迪希雅,这臭小子是我弟弟迪伦比。

迪希雅看到夏雅捂着头坐起来,脸上一红。她就是这个性子,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很多事都忽略掉了,也惹了不少事。

“没事的。谢谢你们。

夏雅冲着迪希雅的方向笑了笑。

“抱歉呢,因为我是个瞎子,所以只能听声音辨别你们的具体方位。

“呃……对,对不起。我……

听着夏雅的话,迪伦比想说啥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口,道歉就是他最大的努力。迪伦比视线转移到别处躲开姐姐怒视的目光。

“咣!

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了,佩杰罗手下一头绿毛的身穿摇滚风皮夹克的男子走了进来,他那莫西干式的发型就如同斜着放的叉子。

“喂,你们两个今天该干活了。

突然照射进来的阳光令三个人一时睁不开眼,两个大汉露出结实的肌肉不由分说的将双星强行带了出去。

“放开,你抓疼我了。

“草,你们塔麻的放开她。

“唔。

大门被关上,门后传来迪伦比的挣扎和挨了一拳的呛咳声。

“迪希雅,迪伦比。你们怎么了,没事吧。你们是谁?

听到二人的挣扎,夏雅慌了神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在了谁的手里,也不知道如今自己身处在何处。

“啊?哦,你就是老大新抓出进来的奴隶吧。没想到刚捡回来时听他们说又臭又脏,洗干净了也是个美人胚子。

那男子伸出手轻佻的勾起夏雅的下巴摩挲着。夏雅用力挣脱他的轻薄,却被他一巴掌扇倒在地。

“小贱人,我告诉你这里是地下黑帮所在地。整个彭波利特都归我们老大管,就连海军也有我们的人。识相的乖乖听话,我玩爽了还能给你一个好去处,比如天龙人……

天龙人!不,绝对不要去,我宁愿死都不要去当天龙人的奴隶!夏雅在男子手拉住她衣服往里伸那一刻用力咬在他手腕处,男子吃痛气急用力直接踢在了夏雅腹部。夏雅倒飞出去砸在墙面上落了下来,一口鲜血涌出。

“麻的,你塔麻找死,我成全你!

男子两个迈步抡起一脚踩在了夏雅身上,不管她的哀鸣再次抬腿就要狠狠踩下去。

“咣当。

“喂,你要是把她打坏了老大的损失你用命赔吗?

手臂上纹着龙纹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嘁,哼!给我记住了,小贱人你千万别落我手里。

撂下一句狠话,绿发男子转身出了门。而蜷缩在地的夏雅被随后来的人抓着头发拖了出去,经过一个华丽的花园,几名大汉最终把她扔在了花园中央一个由白色大理石堆砌成的欧式凉亭下。在凉亭中央胖的如同一个人形气球的佩杰罗正在大口往嘴里塞着牛排。

“嗝~没想到过了一晚上你还没死呢。

佩杰罗吃完早餐,用女佣递过来的毛巾擦去嘴角的肉汁。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地的夏雅,眼睛里满是不屑。在他身边,一个有着一头白发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正在瑟瑟发抖。

“龟佬,看看吧这个颜值如何啊?

被称为龟佬的老头应了一声,连忙爬起身连滚带爬的来到夏雅身边。佩杰罗示意了一下,两名保镖拉着夏雅的头发迫使她抬头。

“哇哦~这颜值不错啊,可惜了是个盲人。

“盲人?

佩杰罗撇了撇嘴,真是糟糕。竟然捡了一个瞎子,这次交易可能打折扣了,少赚一笔。

“你开个价吧。

“二百万贝利。

龟佬心里打了个突,只好给个不上不下的价格。面前这个人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二百万贝利,是自己亏本,可比起一条命可太划算了。

“你带走吧。卖给谁是你的自由,哪怕是卖给天龙人。

佩杰罗点上一根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沉重的锁链由龟佬戴在夏雅的脖颈处,夏雅知道她再不说出点什么自己的命运会迎来更悲惨的后果。

“请等……啊啊啊!

龟佬手中的电击器启动,让夏雅还没说出两个字就被电击的喘不过气。她倒在地上身上出现了虚汗。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还有最后的底牌。

夏雅倒在地上被鬼佬往花园外拖,她知道自己必须堵一把,为此她拼命抬起头冲着佩杰罗的方向。

“我值七千九百万贝利!

而这一幕也正巧被押回来的姐弟二人看见。

“嗯?你说什么?

佩杰罗掏了掏耳朵,他没听错吧。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说她值七千九百万贝利。

“你在开玩笑吗?

“我……

“喂,老大。这俩人想跑,被我们发现押回来了。不过有几个兄弟,被他们撂倒了真是一群废物。

押着俩姐弟的红发男子伸出手摸着耳朵上的耳环显得吊儿郎当。

“哼,你们胆子够大的。不过人太愚蠢,既然你们那么想跑,那就处理了他们吧。

佩杰罗对于姐弟二人也没了当初的需要,现在他并不缺这笔小钱。

“混蛋!

“迪伦比?迪希雅!

夏雅听出了二人的声音,二人早就已经发现了夏雅只是他们不过是逃跑失败的失败者,在这里他们根本就逃不脱,但是他们不甘心一直为这个人渣打工所以策划了好久。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二人看着夏雅脖子上的项圈和龟佬明白了一切,恐怕今天他们三个人都将迎来自己悲惨的命运了。

“动手!

“别动他们!我是妮可.罗宾!被世界政府通缉的妮可.罗宾,悬赏金七千九百万贝利!

夏雅几乎是喊出来的,这是她最后的底牌。她唯一祈祷的是海军总部还没有澄清及改正他们发错了悬赏令。如果自己的颜值值二百万,那么这层误会的外皮呢。她已经不奢求自己能逃离这里,至少一报还一报,救了这俩姐弟再说。希望这个悬赏金能入得了这个地下黑帮老大的眼。

“妮可.罗宾?

“喂,你去查一下。

佩杰罗挥手制止了动手的人,本来准备闭目等死的姐弟额头冷汗滑落,他们目光落在了夏雅身上。为什么不惜做到这一步,甚至暴露自己被世界政府通缉的身份也要来护住他们。

夏雅不知道姐弟二人想的是什么,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来源于自己的母亲,那个对自己无比疼爱也同样疼爱世人的母亲。救人是自己母亲一直在做的事,她起先也不懂但看到别人感激的目光和幸福的泪水,她也有了满足的感觉。她害怕看到生离死别,尤其在她经历过后。

只有失去过的人才更珍惜此刻的拥有。

“老大探听清楚了……

一名手下将嘴贴近佩杰罗的耳边,将消息一点点转述给佩杰罗听还拿了一张悬赏令。佩杰罗看着手里的悬赏令,抬起了头看着夏雅。

“哈哈哈,还真没想到。偶然间带回来做奴隶的乞丐,竟然是恶魔之子妮可.罗宾。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哼哼。

佩杰罗的视线落在龟佬上,龟佬放开了手里的绳子赔着笑脸倒退着走了出去。至于付出去的二百万贝利,不要也罢因为命更值钱。

“我很好奇,就算你是妮可.罗宾我对他们动手你也无可奈何啊,你哪里来的勇气敢和我叫板!

佩杰罗说话间,周围人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迪伦比和迪希雅姐弟二人。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还是我保护你吧。

迪伦比听着姐姐颤抖的声线感受到自己胳膊被紧紧抓住,他也只能安慰自己的姐姐了。没有人在生死那一刻无动于衷,更何况还是两个未成年的小孩。

“七千九百万贝利,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你在得知后派人去查,也间接说明这笔钱你做不到无视。没人会把这笔钱白扔掉。

“我就算杀了他们,你又能怎样呢?

“我会立刻死在你面前。

“……

佩杰罗沉默了。

“你没有反驳。也就证明悬赏令上世界政府要求是活捉我,一个死人对于他们没有任何价值。我一死,你一分钱也得不到。至于为什么要求活捉,我大胆推测一下,是有些事只有我知道。换而言之,你反而会惹上世界政府。

聪明的小鬼头,我掌握的情报确实如她所言。她死了对我而言反而会惹上麻烦,难道真的如她所言?嘁!

“放了他们。

佩杰罗眼睛转了转露出一抹阴沉的笑容。

“好吧,我就如你所言放她们一命。

佩杰罗打了一个响指,手下拿出两把钥匙扔在了迪伦比和迪希雅的身边。

“这是你们脖颈处项圈的钥匙,打开后随意吧。

迪伦比和迪希雅对视了一眼,缓缓蹲下身警惕着看着周围人,他们小心翼翼的捡起钥匙随着“咔哒两声响起,他们终于挣脱了长达三年的囚笼。

“罗宾,跟我们一起走。

迪希雅一把拽住夏雅的手。夏雅却摇了摇头,她知道只要自己敢迈出一步,姐弟二人就活不成了。如果姐弟二人能平安离开,那么即使迎接自己的是悲惨的命运,那么自己也可以坦然接受了吧。

“你们快走吧。我要是跟你们走,他们一定会开枪的。

“你救了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抛弃你。

“你丫能不能别和笨蛋老姐是一家的啊,小爷不想欠人人情。

迪伦比脸色涨的通红,欠人人情的滋味太难受了。他可真受不了。

“啪啪啪……

佩杰罗拍着手掌,如同板栗的大头轻轻点了点。

“嗯~不错的演出,那么是不是该给这场戏划上句号了?

听着佩杰罗的话语,夏雅心里咯噔一下浮现出不好的预感,她几乎用力将姐弟推开原本的位置也就在姐弟二人被推开那一刹那,两道小型冲击波直接贯穿了迪伦比的腰部和迪希雅的肩膀处带出两个血洞。

“啊,好痛!

“姐姐!

迪伦比大喊着,回应他的是佩杰罗的大笑声。

“你……你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对吧。

迪希雅捂着一边的肩膀脸色有点苍白的瘫坐在地,在她身边的是躺在地上的迪伦比。

“你骗我,你耍我!

面对夏雅的指责,回应她的是三道冲击波一道贯穿小腹一道贯穿大腿一道贯穿肩膀。

“疯虎.弹指枪!

“罗宾!

“混蛋!

迪希雅和迪伦比怒骂出声。佩杰罗大笑着原本栗子般的脑袋开始兽化,变成了一个虎头,身体也由肥胖变成了健壮的。

“那是什么啊?

“哇~是佩杰罗大人的恶魔果实。佩杰罗大人是恶魔果实能力者。

“是的,我是吃了动物系恶魔果实猫猫果实.猛虎形态的猛虎人!

佩杰罗张开嘴露出了锋利的獠牙,他半蹲起步一个闪击直接在迪希雅的身体上留下了半米长的伤口。

“臭老姐!

“可恶……

你不关心她们吗?那我就好好的把他们凌虐致死哈哈哈。佩杰罗用自己凶残的恶趣味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温热的液体,迪希雅姐弟二人的惨叫声回荡在夏雅耳边。住手,住手!别再伤害他们了,不要在我面前再夺取任何人的生命了。我不想再听到无辜之人的惨叫了。

“哈哈哈……

“你……给我住手啊!!

被佩杰罗手下死死压住的夏雅,抬起头发出了怒吼。

“嗡……

一股红色的波动以夏雅为中心迅速扩散,这股波动直接席卷了整个彭波利特群岛。一瞬间所有声音都不见了,彭波利特群岛上的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他们前一秒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下一秒所有彭波利特群岛的居民无论是男女老幼,甚至包括森林里跑动的动物乃至经过岛上方的飞鸟突然翻出白眼,失去意识倒了下来。

佩杰罗的身体也保持着前冲的动作,但是他并没有倒下。可是他僵在原地,缓慢转过头死死盯着发出怒吼的夏雅,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出了那句话。

“霸……霸王色……霸气!

难怪会被世界政府通缉,霸王色霸气。这个孩子不能留,即使得罪世界政府也不能留一个未来会成长恐怖的敌人。佩杰罗此刻已经下了杀心。

“妮可.罗宾,本来想用你换点钱的,看样子不能留你了。你就去死吧!猛虎.十灭神枪!

佩杰罗一个闪身来到夏雅面前,双手十指前伸,指甲突然伸长宛如利刃穿透了夏雅身体。看着面前的女孩垂落的双手,佩杰罗大口喘着气。

“罗宾!!你塔麻的混蛋!

“去死吧!

迪伦比和迪希雅因为佩杰罗打算虐杀他们所以造成的都是超多的小伤口,只是拿他们来取乐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看到夏雅为救他们到这副凄惨的样子,二人拼尽全力抡起武器打在了佩杰罗身上,随着武器碎裂,佩杰罗身后的尾巴用力一挥,姐弟二人顿时飞了出去砸进了一栋木屋里。

“一个个上赶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佩杰罗额头青筋暴起,打算将俩姐弟也直接灭口。刚迈出去一步,一只手却死死抓住了他的裤脚。化为老虎行态的佩杰罗低头看去,那只手来自他认定肯定活不成的夏雅。

还没死吗?那我就把你打的肉体碎裂为止,看你还能不能活!猛虎.十灭神枪!

就在他双手前伸那一刻,一只白皙沾满鲜血的小手对准了他,是夏雅仅存的意识。

“不能……伤害……

“去死吧!

电光火石之间,夏雅脑海里浮现出奥尔维亚的话语。

“嗯,你知道吗?大海深处还有一种大秘宝哦?

“是宝藏吗!

“算是吧,那是一种长的奇怪的果实。据说吃下它的人会获得神奇的力量,不过啊吃下去的人会被大海厌弃,所以都是旱鸭子呢……

我要……保护她们。只要他到了大海的话……所以即便是死也不能……夏雅白皙的手掌中,微微光点聚集随后一个正方体浮现

“猛虎.十灭神枪!

“嗖!

光芒闪烁间,一个正方体突然放大将佩杰罗包裹然后佩杰罗发现自己的周围一片蔚蓝,深邃而宁静。无数鱼儿在他身边游来游去,他猛然睁大了双眼。这里是……

大海!

正方体消失了,佩杰罗露出痛苦的神色他拼命往上游却四肢无力,白色的气泡从嘴里涌出他的身体逐渐坠入更深的海底。

彭波利特群岛的一边,一个头戴遮阳帽戴着遮阳镜的女子登上了岸。她深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确认周围安全了。这才快步走进一家商店,推开门看清门里的情况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她蹲下身摸了摸几个人的脉搏发现他们只是昏迷了过去,才长舒一口气。

抱歉啦,毕竟这是天赐良机嘛。女子几步进入店内,选中几件衣服和帽子又顺手薅了一顶假发闪身入了更衣室。在关门的一瞬间,白色的头发有几缕调皮的钻了出来。不过很快就又消失在门边。两分钟后门打开了,一个有着金色大波浪的女郎走了出来。她在前台留下了贝利,登上小船很快离开了彭波利特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