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功成身遂

>

功成身遂

卷语 著

余茗姿 功成身遂 小说推荐 荀梅

长篇小说推荐小说《功成身遂》,男女主角荀梅余茗姿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卷语”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路过这里想进城讨些吃食,守城士兵不让进,县令更是不得见。“石头!石头!”正此时城门口另一头有个高大个朝荀梅他们这边跑边喊,原来是荀梅大伯荀家的仆人棒槌,棒槌连忙过来向荀梅和荀壹旖行礼。荀梅向众人说进城后,会让荀家人给他们送些吃食来,随后与棒槌进了城,过了南街就遇到了荀烟来接,荀烟是荀梅大伯的小女儿,...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荀梅余茗姿   更新: 2022-12-16 23: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荀梅余茗姿为主角的小说推荐小说《功成身遂》,是由网文大神“卷语”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阿兄!鱼上钩了!快拉,快!”壹旖在一边手舞足蹈的大叫,荀梅不紧不慢的拖着钓竿,另一只手去摸竹篓,一时没摸到,急的壹旖去帮忙递壹旖将竹篓递到后,荀梅双手用力将鱼拉近,一条肥大的鲈鱼在鱼线的牵引下不断挣扎翻腾拉得钓竿杆头不断弯曲垂向湖面,拖近之后荀梅才换单手牵钓竿,另一只手接过竹篓小心翼翼的兜住鲈鱼壹旖紧张得屏住了吵闹,当鲈鱼被兜出湖面后,又好像一下子喘通了气欢呼出声,荀梅也跟着大笑欢呼荀渔爱...

第4章 回乡

荀梅一行人一路出京返回家乡鹤州的托云县,一个月后终于到了托云城。

才到托云县城下就见一群人塞在城门口,这群人个个面黄肌瘦,看着极为潦倒,有挑着锅碗的,有拿篮子背着小孩的,足有三百多人。

荀梅的车驾靠近,后排几个难民连忙围了过来,石头被迫勒住了马车,荀梅出来细问。

道乃是从洪州逃荒而来,鲲河决堤,田庐房舍尽皆漂没,朝廷赈灾又迟迟未到,一州之内饿殍千里,不得已只能四散逃荒。路过这里想进城讨些吃食,守城士兵不让进,县令更是不得见。

“石头!石头!正此时城门口另一头有个高大个朝荀梅他们这边跑边喊,原来是荀梅大伯荀家的仆人棒槌,棒槌连忙过来向荀梅和荀壹旖行礼。

荀梅向众人说进城后,会让荀家人给他们送些吃食来,随后与棒槌进了城,过了南街就遇到了荀烟来接,荀烟是荀梅大伯的小女儿,今年刚好十四芳龄。

一番寒暄,荀梅询问起难民的事,才知托云城早已收容600多难民,城中施粥者却少,无奈县里只能停止收容难民,进城了的难民也主要是靠少数几家施粥才得以维持,现在荀渔还在荀家铺面前施粥。

听到如此,荀梅只好先让荀烟找人去城门口给难民送些吃食,之后的事他再想想办法。

径直回到荀家,大伯荀大江外出未归,进门拜见了大伯母寇氏和大嫂李氏。寇氏看荀梅和壹旖回来高兴,又留饭。

里屋正热闹,外院有人进来,一边问道“寒璋回来了?

寇氏回道“你兄弟在这边屋里呢!刚回来

只见进来一风尘仆仆的灰衫男子,寸许山羊胡,样貌白净儒雅,便是荀梅的堂哥荀渔,荀渔妻子看他进门连忙拿来衣服替他换上。

荀渔换完衣服上来与荀梅见面,壹旖也过来见堂哥,回了荀家小丫头活泼多了。

家长里短拉过一通后,荀烟带着壹旖去玩,荀渔神秘兮兮的说有东西要送荀梅。

来到书房,荀渔从高瓶中找找翻翻,拿出一画轴递给荀梅,打开是一株墨梅,被留白埋得只稍现轮廓,勉勉强强漏出几粒梅,却依然凌寒独开,睥睨周天。

左边留白处以遒劲的行楷题了一首五绝,竟是以荀梅的字为题《寒璋》

让雪三分色,留冬一季香。

寒酥输半尺,亮骨透清芳。

荀梅看后大笑,荀渔道“如何?

“好!只是不好夸

荀渔抚须笑问“怎么个不好夸法?

荀梅道“若我换个表字就好夸多了荀渔听了大笑。

荀梅上去与大哥来了个熊抱,两兄弟此刻也顾不得诸多礼数,荀梅诚恳的道谢“大哥,谢谢你!

“说这些!?你从仕比我有出息,我是不敢踏入那污浊之地!顿了一下又说道“可不入官场又谈何救济天下,不过是‘握齱东篱下’洁身自保罢了荀渔本想安慰荀梅,却是不小心自怨自艾起来。

荀梅不知如何说,干脆开起了玩笑“哪有洁身自保?大哥刚刚不还拿自家钱在救济难民吗?不知嫂嫂意下如何?让不让你进屋?

荀渔哈哈大笑道“你嫂子若有河东狮一半凶,恐怕我还比这样出人头地些!

“还不够么?大兄画的锦鲤早已闻名鹤州,谁人不识大兄之名?荀梅笑道。

“听了叫人笑话,不过是些俗人喜欢,我却不喜欢帮他们画。

“我看着也甚好!看来是俗不可耐了!?荀梅继续看看画轴又环顾书房打趣道。

荀渔整理起书房中的画轴笑道“这幅是沾了你光的,应该不太俗。

荀梅盯着画,眉头皱了皱,沉思片刻,问道“大哥,经常有人来你这里求画吧?

荀渔转头看了眼荀梅,看他表情认真,老实回答道“有是有,不过都是些官员地主,想借我与老师的画附庸风雅罢了,很多懒得搭理。

荀梅听后沉思一会儿,将手中画轴一收道“有了!

荀渔不解,问道“怎么了?

荀梅道“大哥,此次安排这些难民,恐怕得委屈一下你和冯老师的清名了。荀渔不知所云,等着荀梅往下说。

荀梅将画放在书桌上继续说道“现今这些难民并非托云县不能安置,而是多财之家吝啬所致,若他们情愿消财便可迎刃而解。只是这些人情愿广修佛寺却不愿多施善缘,必得给他们换一换才使得。

“我想请你和冯老师出面,广邀四乡五里的乡绅员外开个诗画会,卖画为虚筹资为实。

荀渔听完眉头皱了皱,说道“为着赈济灾民,老师倒会帮忙,诗画雅集也或可成,只是仅仅如此九百多难民怕还是不好安置啊。

荀梅继续说道“此时便需我与县令出面,号召修桥铺路,重建僧院道观募集财款,这样他们既有诗画可买,所出之财又能为县里造福,自会情愿些。

荀渔停下了整理画轴,道“不错!这样多方筹集或可行,到时修桥铺路再启用灾民,就好安置了。

“正是!荀梅回道。

“嗯!以我看来,本县县令还是想作为的,只是既无得力老师,也无本地名望乡绅支持,才不得已如此,你可去拜访他,我也去与老师说一说荀渔说道。

两人说到此又听外屋来人,一公鸭嗓大嚎“娘!大哥!小妹!我听说二哥回来了!?哟!小旖!来!来!来哥哥亲一个哎呦!哎呦!你干嘛提我耳朵?!没大没小的死丫头!

“略略略!你还好意思说我!做大的没个正形,离远点!阿旖都被你吓到了!

荀渔与荀梅出了书房,只见内院门口荀烟将阿旖搂在身前向对面一少年嫌弃的吐着舌头,少年头戴紫金束发冠,身穿双色夹纱红直缀,腰上系着两个荷包和一块圆玉,一手持折扇一手捂搓着耳朵,身边还跟着两个清客相公和几个小厮,左边偏院里跑出来几个丫头伺候少年换衣服,此少年一进门整个大院都热闹了一倍。

大伯母在里屋说“你二哥在你大哥的书房呢!鬼哭狼嚎的让邻里听了笑话虽如此说,言语之间的溺爱却是显露无疑。

少年听到母亲说话连忙转头四顾刚好看见了荀梅两人,连忙两三下换好衣服过来说话“大哥!二哥!此人便是荀家大房二儿子荀夜。

荀梅已数年未回托云县,与荀家只书信往来,这个三弟上次见面时他才十二岁,如今已是翩翩少年郎,薄唇琼鼻,剑眉星目,俊朗不凡,与荀渔大体相似,只是眉宇间多着几分纨绔邪气,倒又与兄长截然不同。

荀夜拉着荀梅说话“二哥!我前面还想上京看你的,大哥死活不让我去!

“哼!臭小子,家里就够你嚯嚯了!但凡你有两分看你二哥的心,我都让你去了!荀渔冷哼道。

“哎哎!二哥你听听!有这样说自己亲弟弟的大哥吗?我可是你亲弟弟啊!血浓于水啊少年长着脖子不服气的说道。

荀梅好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荀夜又拉着荀梅离荀渔远些,用扇子挡着神秘兮兮的小声问道“二哥哥!听说京城里的名妓与我们这乡下土鸡很不一般,你与我仔细说说罢嘿嘿!

荀梅哭笑不得,这个三弟他在京城里时,写信来就常问些没正形的,他一抖袖道“不知道!

“切!少年翻个白眼,无趣的说道“大哥和你都没趣儿!我不信你不知道,就拿咱们县里这些书生秀才来说,一个个的台面上那都是什么之乎者也的,到了青楼妓院还不是个个在桌下抠抠搜搜!

荀梅摇头大笑,拍了拍荀夜的肩膀说道“三弟啊!像你这样真性情的人,倒是不多!

荀渔听了凑过来问“说的什么呢?

“没什么!荀夜回了一句就屁颠屁颠的去给母亲请安去了,几人都在大伯母院里用了早饭。

《功成身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