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弱者退散

>

弱者退散

阿良阿良 著

奇幻玄幻 弱者退散 秦澈 范子曾

《弱者退散》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范子曾秦澈,讲述了​那“人”走后,郑辛等人这才看清,那黑影竟然是秦澈。“小兄弟,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郑辛说。秦澈兀自惊魂未定,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又是一个激灵,待分辨出是郑辛后,这才松了口气。秦澈说:“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郑辛说:“一个行尸而已...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范子曾秦澈   更新: 2022-12-17 02: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弱者退散》主角范子曾秦澈,是小说写手“阿良阿良”所写。精彩内容:书接前文,田龙带着郑辛和马金涛二人来到了一处酒楼这酒楼名叫清风楼,清风楼共分两层,一层是大厅,摆放着七八张桌椅,这桌椅厚实耐用,清一色的朱红色大漆,大气古拙这层多是普通百姓宴请宾客,兄弟朋友小聚,赶路人打尖顺着木梯上楼,便到了二层二层则是雅间,雅间内装饰考究,桌椅门窗做工精细,均是黄花梨木,皆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就连碗筷都描着金每个细节都在告诉你:穷人免进这楼上楼下天差地别,一个木梯就给...

第7章 妖宅

人若倒霉喝水都塞牙,那黑影好好走路,怎料空中会落下一个“人,还站的直挺挺的和他对脸。这要是胆小的还不被直接吓死,饶是黑影胆大,也惊叫一声“妈呀!连连后退。

黑影让出位置,那个“人便迈步继续朝前走。

那个“人正是今日在县城死去的人,半夜起尸,也不伤人,只管往城北走,不知道要去哪。

那“人走后,郑辛等人这才看清,那黑影竟然是秦澈。

“小兄弟,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郑辛说。

秦澈兀自惊魂未定,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又是一个激灵,待分辨出是郑辛后,这才松了口气。

秦澈说“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郑辛说“一个行尸而已。

秦澈说“你们在抓鬼?

“算是吧。郑辛说“你怎么来了?

秦澈说“我想了一天,始终想不明白,晚上也睡不着,便到院子里走走,不想打扰到了栽星真人休息,最后……被赶出来了。

郑辛叹口气,低声说“师父气性是有一点点大。

马金涛说“那临走时他有没有什么交代?

秦澈说“没有,只说赶紧……滚,让我早早的到城门口等城门开,还说路上有鬼……死了他不负责。

秦澈话里话外透着对栽星真人的不满,郑辛明知是师父做的不对,低着头无言以对。马金涛却兴致盎然,说“看到了吧,他就是我的致胜法宝。

“什么法宝?秦澈说。

马金涛却话锋一转,说“那行尸就快走远了,我们边追边说,小兄弟,你也来。

秦澈说“我也要去?可我什么都不会。恐怕……

马金涛会错了意,指了指田龙,说“恐怕什么恐怕,你至少还死过,你看他,死人都没见过,他都敢你有什么不敢的?

秦澈正好无处可去,现在又是看淡生死之际,去哪又有什么所谓?便答应下来。

于是,郑辛、马金涛、秦澈和田龙四人就追了过去。

路上几人把今天发生的事说给秦澈听,也好让他心里有个底。可提起起法宝的事,马金涛却硬装糊涂,怎么也不接茬。

马金涛自然是明白其中原委上次出摊回观里,还未进门就被师父打了巴掌,显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也表示师父还是担心他们的,那么今天所遇之事也定在师父所料。马金涛自然是知道,所以才敢应下这份差事。心想如有危险,师父定会出手相助。果然,师父把秦澈撵回来了。师父哪里是撵秦澈滚,分明是要秦澈跟他们汇合,让秦澈为他们所用。

至于秦澈究竟是有什么用?师父究竟是何用意?不怪马金涛不说,是他真还未搞懂,只知道既然师父这么做了,就一定没错。

几人紧赶慢赶,总算是追上了那行尸。行尸除了走路,什么也不顾,几人弄出动静也不小,它愣是毫无反应。既然如此,几人也不刻意躲避,就这么跟着。

行尸走路和常人无异,虽步伐僵硬,却不知疲累,走的极快。走了多时,便进入一片荒无人烟的密林。那密林荆棘藤蔓横生,行尸却视若无物。

郑辛几人发现,行尸走的路线,周围藤蔓野草都有被踩踏过的痕迹,竟然隐隐是一条路径。不难猜测,这条路定是所有呼兰县行尸去往那个地方的必经之路,这也侧面说明,所有行尸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在密林又不知走了多久,几人均是腰酸腿麻,筋疲力竭。此时天边已泛白,眼看着快要天亮了。

这时,只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一处宅邸。那宅邸青瓦红墙,远远望去,房屋成片,显然是个大户人家。只是这宅邸附近都是林子,只有它孤零零的处在这儿,确实有些怪异。

宅邸大门洞开,门楼上挂着一张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嫂府。

只见那行尸径直走进了嫂府大门。

马金涛说“这世上还有姓嫂的?或者,这里面住着嫂子?那一个嫂子肯定住不完那么多房子,那就是有很多嫂子。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这里面一定很好玩。

“住嘴!积点口德吧你!郑辛瞪了马金涛一眼,说“这宅院定有古怪,我们小心行事。

说着郑辛便率先进了嫂府的大门。

四人来到院中,只见这宅院宽阔无比,房高屋阔,朱门红窗,雕梁画栋,飞檐朝天。四根红柱撑住前厅。气派无限。

论胆量,郑辛和马金涛就不提了,秦澈经历过生死,也练出了些。只有田龙战战兢兢的缩在郑辛身后“难道我爹就在这地方受苦?这地方不像是地狱啊。

郑辛说“凡事不能只看表象,这府邸孤零零的出现在荒郊野岭,本身就透着怪异。而且这里虽然一尘不染,却丝毫没有人气,定不是活人居所。况且,那行尸既然进这院中,必定不是偶然。总之,这里绝非什么善地。这里阴气冲天,多半就是行尸聚集之地。

马金涛说“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如果呼兰县的死人都到这里了,那这么多年来,得有多少尸体,化成白骨也堆成小山了吧,怎么我们一具尸体都没见?

郑辛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这里危险,你们都跟紧我。

众人一听这里纷纷点头,都靠郑辛更近了。

此时那行尸已经越过前厅,进入了后院。几人也纷纷追上。

后院有一几棵银杏,树间有一口古井。只见那行尸进了后院,径直来到古井前,毫不犹豫,纵身一跃,跳进了井里。

几人面面相觑,莫非这口井才是群尸聚集之地?

郑辛慌忙过去查看,可还未走到井边,忽然“吱呀一声,一个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几人正紧张着呢,这一声尖锐刺耳,吓得田龙一把抱住了郑辛。

郑辛挣开田龙,只见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高挑,面目姣好黄衣女子。这女子大约二十来岁,她打着哈欠,衣领还搭在肩上,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见到院子里的四人,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女子边说边把门关上,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四人。

郑辛赶紧解释道“在下乃道家弟子,名叫郑辛,见一邪祟入院,便跟了进来,不曾想吓到姑娘了,实在抱歉。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最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夜里总是听到哭声,出来看却又什么都没有。黄衣女子说“道长,你可有法子降了这邪祟?

郑辛说“那是自然。

黄衣女子打开房门,说;“那就拜托道长了,想必几位还未吃过早饭吧,我这里有一些点心,不如先进来垫垫肚子,待会捉鬼也有力气。

郑辛和马金涛都心知肚明,这女子说话漏洞百出,定然有问题。只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不敢做决定。

黄衣女子说“莫非是不敢?我这屋子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有什么可怕的。

郑辛和马金涛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既然来这是抓鬼的,而鬼又出现了,不如就会会她。

郑辛说“那就麻烦姑娘了。

说着四人便走进了屋子。

这屋子倒没什么特别的,当中是一张木桌,旁边是梳妆台和床。

桌子上果然摆放着四盘精致点心,几人围桌而坐。

马金涛说“小妹妹,我有一个疑问,你这为什么叫嫂府?

黄衣女子说“小女子姓嫂名尘。

马金涛说“这里还有别人吗?

嫂尘说“还有一个下人,播吉。

说话间,一个只有半人高的老头端着茶水走进了房间,茶盘里一壶香茶,四枚茶杯。那老头颠着脚才把茶盘放在了桌子边缘。之后便匆匆退下了。

想必这低矮老头便是播吉了。

马金涛笑了笑说“你这下人可真有眼力见啊,不用主人吩咐,就知道今天来了四个客人。

嫂尘笑而不答,只说:“道长请用茶。

马金涛也不理会她,说“你不怕我们吗?

嫂尘说“为何要怕?

马金涛说“你作为一个邪祟,把道士请进门,谁给你的勇气?

嫂尘也不慌张,说“既然被道长看出来了,那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虽然不是人,却也没有害人之心,自始至终都在这宅院里清修,不曾打扰过谁,也不知何处得罪到道长了。

刚才马金涛和黄衣女子谈话,郑辛便已开始暗暗布置阵法。此时郑辛冲马金涛点点头,示意阵法已布好,这才搭话说“你并未得罪过我们,我们也并非冲你而来。

嫂尘松了口气“那是为何?

郑辛说“那行尸会来你府中,想必你是知道缘由的吧。

嫂尘听闻说“道长,这个小女子还真知道一些。

郑辛说“说来听听。

嫂尘说“这处宅院一直是小女子修行之所,却也一直是行尸出没之地。说起来这行尸出没已经有四五百年历史了,那时候小女子还未出世,行尸有时天天都有,有时候则隔几天,数量还不确定,最多的时候一夜来十几个。每次都会在天快亮未亮之时来到这里,然后跳进那口枯井,跳进去就不出来了。一开始我也很害怕,可是后来发现它们跳进枯井里便没了动静,朝井下看去,黑乎乎一片,看不真切。它们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也就没再管它们了。就这样一直到今天。

郑辛和马金涛对视一眼,这嫂尘的话乍一听,没什么毛病,仔细一想,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说了跟没说一样。

郑辛说“你可有下井?

嫂尘说“并没有过,那进个阴气太重,小女子的修为下去怕是承受不住。

郑辛说“马师弟,你觉得此事当如何处理?

马金涛说“既然邪地就在井底,不如今天就把它剿了。

郑辛说“那好,就依你。

《弱者退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