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许行

>

许行

青篮 著

方文诺 现代言情 许行

火爆新书《许行》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青篮”,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儿和集市还有些距离,似乎是某个商家的仓库货房的角落外。一时半会儿没有人,就许行这个到处游逛的闲人。她大概待了十多分钟,双方的战况消退了一些。从这几个少年的嘴巴里,她总算理清楚一点状况...

来源:fqxs   主角: 许行方文诺   更新: 2023-01-10 00: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许行》是作者“青篮”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许行方文诺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就这么一夜无话,许行晚上几乎是睁着眼度过的,就想第二天一早就爬起来找方文川才好她翻来覆去的,一晚上就做了好几个梦,一会儿是在一个全是树的街道上跑马,一会又是在一个老火车上看层出不穷的山脉弧状,等到不知道是几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抬起手去摸床头的灯,却发现旁边的位置都空荡荡的,只摸到冰凉的钢丝床头许行这才惊醒了,这已经不是她家里的床上了外面的屋子透出些黄光来,许行没有拉灯,坐在床尾探了个头看屋外...

第5章 饱尝

幸好这条街就是七拐八弯的好遮掩,许行这边趴在墙头。虽然看不到多少实景,但是听声音是更清楚了。最主要的是别人还未必看得见她。安全、保守。

这儿和集市还有些距离,似乎是某个商家的仓库货房的角落外。

一时半会儿没有人,就许行这个到处游逛的闲人。

她大概待了十多分钟,双方的战况消退了一些。从这几个少年的嘴巴里,她总算理清楚一点状况。

首先这被收拾的一方,许行称他们a方,施暴者则是b方。b方的队伍听声音看动静,是大约五个十五六岁的高校少年。

a方则是和许行差不多年纪的一男一女,男的就先叫a君吧。

这个男生目前还没有说过一句话,许行暂不可确考,但是女方一直在乐此不疲的哭诉。

大约的情况又是这样的a方男女的关系为恋人。

a君是个相貌不俗且素来傲气的小少年,女孩儿也是娇俏可爱,从相貌上来看,两个人应该很般配,可惜这个女生呢,她不只是a君的女朋友,更是施暴者b方大哥的女朋友,而且先是大哥的女人,再和这a君有了来往。

有那么几分大哥的女人另找了个小白脸,虽然被绿了,是女生的不对。是这样没错,可是似乎这个a君也是知法犯法,故意招惹女生的缘故,有那么几分瓜田李下的勾搭嫌疑。

所以b方大哥觉得面子里子都被挑衅,要通过暴力找回场子。

许行感慨是一出好戏,没想到这个年代,也有这么意气风发的少年帮派大戏。

不过也就是初中高中生的年龄,雷声大雨点小,许行看他们也没有下多重的手,而且居然保持着良好的帮风不打女人。

许行也就当个热闹看了,没采取任何措施。

说来惭愧,许行一直很喜欢看霸道总裁爱上我和校园f4都追一个女人的狗血剧情,但她从小都在老实和试图不老实的阶段徘徊,心里有那么几分羡慕那些打扮漂亮有过正儿八经叛逆青春的女生。

可是她自己又从来没有胆子去尝试,更别说早恋和打架了。

于是许行感慨着,将要离开的时候,那群闹哄哄的少年倒是要先走了,她打量着自己,现在也不过才十三岁呢,双拳难敌四手,就先不动了,只找了一个墙缝,十分猥琐的蹲了进去,等人走散了,至于怎么判断人走散了,她是根据那个漂亮女生的哭声。

等哭声远了,许行才从墙缝里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状似十分不舍的望了望远方,一回头,看到一个深目长眉带着伤的男生皱眉看着她。

许行有些尴尬,她刚才从墙缝里爬出来的时候,估计是被这人见了,十分不巧,这人目测还是被施暴的a君。

果然俊美好少年,许行玩笑似的在心里想,尴尬的对a君打了个招呼“嗨——哈哈。

哈完又觉得似乎不妥,别人脸上还带着淤青呢,被打了自己还在笑,多少有点不知好歹了,于是她又假装什么也不知道,问候了一句“呃……你,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可惜这漂亮少年还十分高冷,自己连问两句,他却只是深深的看着自己,似乎很不愉悦的样子。

许行就不和他来个深情对视了,见这不理自己,就左右看了看,讪笑着就要走了“……没什么事,我走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喔。

最后一句话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许行本以为这少年也不会说什么,没料到自己一转身,a君又喊住自己“嗯——

不是什么非主流台词“喂或者什么别的迷惑发言。

许行歪过头十分疑惑的看着a君。

只见a君垂了垂眼睛,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发出一个哼鼻音,一脸矜持的问她“有纸巾吗?

许行这才仔细的看了看这a君,方才那群人应该实在的把他摁在地上给了几拳,这身上脸上的都沾了灰,左脸上还留了点淤青痕迹,刮破了皮。

这a君的先天条件真是好,长得漂亮又不过分阴柔,倒是冷嗖嗖的,给人一种男版高岭之花的感觉。而且许行注意到他在这个年代,穿的衣服还颇为讲究体面,一身白色偏蓝调的短袖,样子很新,应该家里也是比较殷实的。

许行对比了一下,方文川家里开着店铺,有个稳定的谋生,穿的衣服也是旧旧的,所以感叹,果然早恋少年,不论是那个时候的,都是要好看还要有钱哈。

许行通身上下摸了一下,她本来只是做样子,她今早的衣服是许母准备的,她嘴上说着“好像没有啊——

却从外套里摸了两张出来,虽然皱巴巴的,但是确实是干净的纸了。

许行有些尴尬的笑笑,a君又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十分不善的从许行手里抽走了那张稍微体面一点的纸。

许行赶紧把剩下的一张纸塞回口袋,想着这回自己总可以走了吧,于是她说出了句十分带梗可是又不违和的话“我真得走了,我妈叫我回家吃饭了。

可是又十分不巧,这日头,这时间,可能最多也就十点出头,再十分不巧,这个堆积货物的仓库居然有一个十分洋气的计时电子表,还会报时。

报时的方式类似许行姥姥的老年机定点报时,许行一时有些亲切,但更多的是尴尬,笑容嘻嘻的看着a君,头也不回的迈出去了一步脚。

a君却先她一步走了起来,两个人倒像是顺路。

许行听a君十分好听的声音冷冰冰的嘲讽了一句“你家吃饭倒是早。

许行笑呵呵的答“一直这样一直这样了……

许行左转,a君也左转,许行快两步,a君就快,她磨蹭着停下来几步,a君亦步亦趋。

许行笑“这个……咱们顺路吗?

见太多了问别人干嘛跟着自己的尴尬案例,许行只好保守笑问“我看我们怎么都走一条路呢?

a君却理所当然,用那张不那么皱皱巴巴的纸压了压自己划伤的嘴角“不顺路。

且再次天经地义的接了一句“我就是跟着你走的。

许行一副懂了的表情,以为a君好面子,害怕自己见了她出丑就乱说,于是承诺道“我什么也没看到,不会乱说的。

a君似乎冷笑了一下,不把事儿当事儿的反问她“你乱说什么?

许行又一副上道的表情“啊——我懂我懂,什么也没有。

这下a君却有些生气了的模样,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我叫方文诺。

许行还没反应过来,只嗯嗯两声说“你好你好。只差没有送方文诺一句nice to meet you了,直到方文诺道“我认识你。

许行才郑重起来,一脸认真的看了方文诺一眼“喔喔——方什么?

方文诺不满道“方文诺。

许行啊了一声,目前她就认识一个方文川,莫不是莫不是。

看她一脸吃惊和猜想,方文诺以为她想到了,只道“我知道你和他关系好,你们是邻居?

方文诺的神情十分矜持,像是施恩一样的说道“你带我去看看他,我就当你今天什么也没看到了。

许行其实什么也没猜到,她被方文诺说的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方文诺嘴里的“他/她是谁。

可是方文诺又说认识自己,许行也摸不准了,难道这个还是自己以前的老熟人?

盲猜也猜不出什么,运气不好可能自己还和这个方文诺是同学?于是干脆破罐破摔“你说的话,我怎么没听懂?

不过很快她又绕过弯来了,这方文诺十有八九就是找方文川了,除了方文川,自己还有什么要好的邻居。

方文诺又是一声冷哼,总算肯正常说话了“你不认识我正常,我本来就是转校生,方文川没向你说过我吗?

这句话信息量极大,他是转校生,自己不认识他,他却知道自己,连自己和谁要好都清楚。许行倒也没这么自恋,以为他是关注自己。联想到两个人的名字,知道方文诺关注自己是因为方文川。她猜想方文诺和方文川该不是兄弟什么的?

但是她又有点不确定,因为这长相出入,也相差太多了。

要说方文川还有些像他爹胖叔,长得不丑,但也没有多么好看,属于多看几眼也记不住什么,怎么端详都是普通干净的邻居大哥的长相。但是方文诺却明显长得精致得多,和胖叔没有一丝长相相同的。

非要说点什么相似的,大概是,他们两个都很喜欢这个“哼字?

许行想到这儿,嘴角没忍住,露出点笑意来,只装傻“说什么?我不知道啊……

方文诺看她笑,有些疑惑,可是又放不下面子去问,只冷生生的下结论“总之,我跟你一道,我要找方文川。

方文诺非要跟着,许行没有赶人的道理,不过她很好奇“你找方文川干什么?你认识他吗?

方文诺露出一个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的表情,看了许行一眼。

许行以为他肯定是认识方文川的,还惭愧自己问出个蠢问题,可方文诺却道“不认识。

许行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莫不是这少年对这个名字和自己酷似的人仰慕已久?然后又听方文诺理所当然的道“就是不认识,才让你带路,不然找你做什么?

许行看他还鼻青脸肿的刚刚处理了自己的爱情纠葛,就和没事儿一样的,逮住她就要找另一个人,许行想起自己之前追的耽美小说,露出个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表情,默默道“你别不是找他打架的吧。

方文诺对她莫名其妙,决心不再说话,但是他表现出来的,确实对刚才的闹剧毫不在意,倒像是专门来找方文川的路上被人截胡了罢了。

不过这方文诺确实是怪人,一会儿说自己要跟着许行找方文川,可许行一说自己就是去他们家吃饭的时候,方文诺却扭捏了起来,嘴里冷声冷气的说了几句不详的话,居然径直就走了。

许行觉得真是青春期叛逆期最重的时候,她都能理解为什么蒋女士在她十三四岁的时候狠命锤她了。

蒋女士是她在自己世界里正儿八经的老妈。

许行忘性大,这事儿就像个无名的泡,一下消散了,她心里还是一片无波,她也不好贸贸然的就和方文川说起这段“奇遇只在方文川家用了午饭。

等到她想起来该说一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可惜这天晚上,她又替真许行挨了好大一顿打,后来就彻彻底底的忘了个干净。

这天晚上,许行蹭了方文川家中午一顿鱼汤,下午胖叔煎好的两面金黄的面糊饼,晚上提着书包往家走,却见许母已经到家了,正收拾好了坐定在床上,她没有开灯,外头的光线打进来,照出她个人身,许行一进去,吓了一跳。

喊了她一声“妈就老老实实的放了书包,看许女拿着她昨天穿的那套校服。

准确来说,是她以前正儿八经在一中的“大码校服,而且里面有她昨天随手塞进去的十几二十块零钱。

许行心里吃了一惊,毛衣可能是许母给自己也织过同样的,总之一同和她的人缩小了,许母也没有说出个奇怪来,可这个校服确实她来这个世界的唯一证明。

许行心都跳出嗓子眼了,还试探的问许母“妈,你怎么了?

许母抬起头来,眼睛里好像都充了血丝,她把那堆拿出来的零钱扔到许行面前,许行一脸疑惑,想起在这个年代,一二十怕是也是不少钱了,心里一惊,自己怎么解释这钱的由来呢,别不是许母认为自己去做了贼偷,要审问自己。

她猜得八九不离十,可许母倒不是认为她去偷,狠声道“跪下!

许行当即就跪了,她是最听话的,向来信奉能好好顺从父母解决的,就别顶撞出一身的火烧了自己,她道“妈,你听我解释。

可许母只觉得她是在说你听我狡辩。面色不虞“解释,你解释什么?我一个字都还没说,你就急得要解释了?心虚了?还是做了没骨气的事?

听她一顿说下来,许行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只叹自己没收好这钱,这不过就是蒋女士给她拿来买宵夜的钱嘛,来路很明,没想到在这儿还说不清了。

她知道任何一个父母在知道孩子有偷盗走偏的情况下都气急,于是只道“我不是偷来的,这钱……

她眼巴巴的喊了句“妈。

许母却冷哼了一声,这冷哼和方文诺方文川这两个文哥儿不同,而是一种失望无奈又带着厌烦的,压低声音发作的质问“你当然不是偷!

《许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