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积极向上大师姐

>

积极向上大师姐

沉思不顾掠影 著

卫澜曌 古代言情 白摇光 积极向上大师姐

“沉思不顾掠影”的《积极向上大师姐》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两张脸隔得很近,一缕阳光正好洒在他的刘海面前,光线将他的瞳孔照出偏向深紫的色泽,看着他眼底带着些微不可见的心疼,白摇光看的有些愣,突然想到,这还是第一次,有不是谷中的人对她真心诚意的关心呢。心思转换间,她认为想必这就是她在谷外交到的第一个真心朋友吧,她在心底解释。“酱酱酱,送给我们成王殿下的花环”她...

来源:fqxs   主角: 白摇光卫澜曌   更新: 2023-01-10 01: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积极向上大师姐》,以白摇光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白摇光”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白摇光在这个世界已经重生了十八年了,一出生就拿到ssr身份牌,妙瑛谷的大小姐身份那生来就是一个辛勤劳碌的命啊,八岁那年被父母丢到妙瑛谷的学堂,兢兢业业的习读读医书,认为自己以后会当一名济世救人的医女,再保不齐也是大家闺秀,可以安心等到嫁人就开启摆烂,享受生活没想到又被丢到炼武堂每日带领着一群小萝卜头朝五晚六的练武,无论春夏秋冬,晨跑,日常练剑,教习知识就是十年偶尔负责师弟师妹们三五日就是一小...

第9章 神秘古寺

随着那个形似鲛人的女人负伤离开,大雾终于缓缓散去,阳光穿过叶片,露出树林本来的样子,卫澜曌面无表情走在前面,视线余光若有若无的护着后方,鲛人女逃跑了,这片树林总让他觉得还有什么不同寻常。

白摇光看着前方不快不慢的身影,心中本来还有些的忿忿不平的情绪的渐渐淡去。

嘛,算了,本来卫澜曌就不会武功,弱小而无助,他遇到刺杀有些惊慌也是很正常的,看见她手上受伤可能也是心急如焚生怕她出事,情绪大一点就大一点吧,她可以大方理解一下。

白摇光自己很快哄好了自己,小狗一样甩甩头,扬起下巴决定浅浅的哄一下高贵的成王殿下,

她思忖了一下,看看周围的环境,嗯……这里怎么没有花呢?

她一路走着就一路随手揪一些青嫩的叶子和藤曼,编织着花环,回忆着前世的皇冠造型,决定给这位真正的皇室成员编一顶皇冠,这可是她师弟师妹都没有的待遇呢,她得意的想,这还不把你拿下?

她灵巧的双手快速交错,一个皇冠很快就初见雏形,她稍稍修剪一下形态,拔掉多余的叶子,并在皇冠尾部进行收尾,嗯?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哪里有些不对,不管了,大功告成!

已经听见队伍马匹时不时踩踏跺脚的声音了,想必队伍就在前方,卫澜曌正打算加快步伐时,他的衣角突然被一只小手拉住,卫澜曌回头,一张可怜兮兮的脸出现在眼前,他淡淡的问道“少谷主有什么事情?

白摇光听见他不冷不淡的语气也并不生气,眉眼勾成了一弯新月,她笑嘻嘻的说“伤口有点痛,停下来休息下嘛

卫澜曌蹙眉,捧起她受伤的手,仔细查看,刚刚有可能划得太深伤到筋脉,影响到以后练武留下暗伤就不好了。

两张脸隔得很近,一缕阳光正好洒在他的刘海面前,光线将他的瞳孔照出偏向深紫的色泽,看着他眼底带着些微不可见的心疼,白摇光看的有些愣,突然想到,这还是第一次,有不是谷中的人对她真心诚意的关心呢。

心思转换间,她认为想必这就是她在谷外交到的第一个真心朋友吧,她在心底解释。

“酱酱酱,送给我们成王殿下的花环她捧出另一只手藏在背后的花环,递到卫澜曌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花环,卫澜曌忍不住用一只手握成拳头抵住嘴角,溢出了一丝微笑,

看见他笑了,白摇光心里长舒一口气,想必这就是不生气了吧,不枉她还编出了皇冠形状的呢。

只听卫澜曌掩饰不住笑的问道“摇光很喜欢绿色吗?

嗯?

除了全绿的花灯,连花环都要做成全绿的才行“

垂眼看过去,果不其然,绿色的皇冠在嫩白的双手映衬下显得格外生机勃勃,清新的不能再小清新了,绿的不能再绿了!

白摇光心下大囧,恨不得穿越时空,一棒子打醒之前想出这么一个天才主意的自己,

她羞怒之下,强行将手中的花环塞至卫澜曌的手中“你就说收不收吧!

看着她差点接受不能,气道两边的脸颊鼓鼓的都堪比花朝节时的红灯笼了,卫澜曌抓紧手中的花环笑道“收,怎么敢不收妙瑛谷少谷主的花环呢

白摇光“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赶快走吧,我已经休息好了万万没想到,哄这个人的代价就是把自己气到半死。

卫澜曌将花环穿到手腕上,一手自然牵住白摇光,一边往营地走“小心点,这里藤蔓比较多,容易绊倒

白摇光也没感到什么不对劲,紧跟其后。

二人回到营地,却发现除了七墨已经苏醒,其他人都昏倒在地,神情挣扎,好像堕入了什么噩梦之中。

七墨看见二人平安归来,赶紧上前鞠躬行礼,十分激动“还好王上无恙

卫澜曌淡淡的“嗯了一声,询问营地这边是什么情况

七墨抬头打算禀报,这才注意到二人相互牵起的双手,他瞪大双眼,这又是什么情况?

白摇光看见到七墨瞪大双眼,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一下子甩开卫澜曌的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整理衣袖,

卫澜曌抿抿嘴,只是解释了一声“怕有危险

七墨生怕自己打扰了王上什么好事,也装作被糊弄过去的样子,继续解释道“营地的人,自从白雾四起后就各自分散开来,然后就好像陷入了幻境一般昏迷挣扎着他自己先前也躺在距离营地不远处的地方,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摇光蹲下身去查看每个人的情况,她观面色,大部分人对于身体是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恐怕要看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才能清醒过来了。

只是……有少部分人好像中了一种毒,面色青紫,好像喘不过气一般,这种样子马上让她联想到刘厨子的死状,最后有可能会深入五脏六腑,致人性命。

她将情况告知了主仆二人,卫澜曌垂下眼睛,低头深思。

而七墨则向白摇光询问“那这种毒,多长时间会致人性命?

白摇光摇摇头说道“不确定,妙瑛谷的书籍中也没有记载,怕是近两年出现的新毒株,只能说越快找到解药越好

卫澜曌突然抬头说道“鲛人女还在这片树林,她身上有解药

白摇光眼睛一亮,是啊,鲛人女被她通了个穿心,定是跑不出这片树林,解药从她身上找那就简单多了。

不过她还是有几分忧虑“眼下能活动的仅我们三人,若是随后有敌人偷袭如何是好?如果趁虚而入,那他们全被一网打尽了。

卫澜曌当机立断做下决定“我与摇光去寻找解药,七墨留下待命,照顾好其他人

七墨有些着急“王上,这树林不知还有多少潜藏的埋伏,十分危险,这……七墨愿替王上前往

卫澜曌否决你才是身负重任,若是你去了,何人保护余下之人,到时候都被抓住了

白摇光也点点头,赞同道“不错,七墨侍卫,你的任务更加重要,我的师弟师妹还有其余人就交给你了

随后,事不宜迟,二人稍作休息,带上了水和粮食,就启程去寻找解药了

按照鲛人女逃跑的方向一路追踪,不断看见有蓝色的血迹,他们对视一眼,果然这鲛人女不似常人,但是战斗力确实不如何,估计最大的能力就是布下迷雾和进行下毒。

他们越走越深,踩碎了地上的枯树枝,发出断裂声,预示着前方的不同寻常,这条路好像是一条小路,好像是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走出来的路。

感觉好像又感受到稀薄的白雾环绕,他们提高警惕,牵住彼此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出乎意料的是,白雾十分稀薄,好像不受人为控制了,只是浮在空中,没有想将人隔开的意思。

并且,前面居然有一座隐匿在白雾中的寺庙,并且传来敲钟的声音,说明里面肯定有人居住其中。

他们慢慢走进,这座寺庙也显出了全貌,墙壁上红色涂料十分残破斑驳,称呼为古寺似乎更加贴切,寺庙建筑的墙壁上似乎勾勒了一些壁画,只是年代久远,完全看不清画的是什么了,门廊的两侧竖着铭刻着梵文,依稀可以看到刻的是“来者来去者去禅门无需关,色非色空非空佛国从此入。

至于牌匾上并没有写明这是什么寺庙,只是“西竺遗风四个字高高挂在其上,让人捉摸不透。

“这里怎么会有寺庙?幻觉吗?白摇光惊呼,她赶紧捏了捏自己受伤的手,“嘶好疼,看来不是幻觉。

卫澜曌将白摇光紧紧牵着,上前扣了扣寺庙的木门,退后两步等待

木门后传来脚步声,他们更加警惕,白摇光提起剑准备,若是鲛人女,直接拿下。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谁曾想,竟是一个穿着土黄色僧袍,手中还持着一串佛珠,相貌出众,若是放到合欢宗,定叫那群女修兴奋不已的面色平静的年轻和尚踏出庙门,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鲛人女。

和尚好似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警惕一般,平静的对着他们行了一个佛礼“阿弥陀佛

卫澜曌眯起狭长的双眼,也装作若无其事行了一个礼后问道“师傅,此处乃何处?

和尚回答“一介破庙

他又问道“大师姓甚名谁,为何在树林深处修行

和尚答“无名和尚罢了,在此赎罪

赎罪?白摇光抓住字眼,有些奇怪,在这破树林里面恕什么罪?

和尚却浑然不觉自己说出了什么奇怪的话,只是偏过身子道“外面雾大,二位施主请进来休息吧

二人对视一眼,决定进去一探究竟,卫澜曌率先跨入门槛,白摇光也跟着走进去,和尚在身后“啪嗒一声合上了庙门。

他们环顾四周,这座寺庙好像曾经历过辉煌时期,亭台瓦舍皆做工精良,就连屋檐皆是人工雕刻的花样,如同雨燕的翘尾般的檐边,颜色并不同往常寺庙一般以灰黑为主,而是用涂料粉刷出黄蓝条纹,土黄色勾勒边框,龙头雕像修饰边框,在空隙出处还有墨笔的画迹,好像是一尊弥勒佛端坐在树下,怡然自乐。

只是,这些都太过陈旧了,斑驳的惊人,好像许久未曾修缮,受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在岁月中沉默矗立,留下痕迹。

难道这座寺庙真的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卫澜曌在心中有些惊讶,毕竟还从未听说此处还有座古寺的存在,不过遇事不决,先做最坏的打算,他暗自记下此处庙宇内的路线。

偌大一个庙宇,却除了僧人外,没有见到其他的和尚,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此清修。

僧人引他二人去厢房稍作休息,只道时不时也有行人在树林迷路,发现后就会引到庙宇中休整,因此厢房中的物件都是齐全完备的。

绕到佛堂后,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莲花池,池水边的围栏上还被人用红布条,上面写满了心愿,池边爬出了许多小乌龟在晒太阳,中间有一个台柱,上面有一个平台,仅供一人可以上去。

就连厢房也是同样的设计,僧人将他们引到此处后,就离开了。

这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神秘莫测,古庙,钟声,僧侣还有消失的鲛人女好似一个谜团一样纠缠不清。

将房门紧紧关闭后,白摇光挑起眉毛,双手环抱“这和尚就这么走啦“一点儿防备也没有么?

卫澜曌望向她,想到一种可能,他推测“或许认为没有必要防着我们,听脚步声就知道这个和尚身法轻盈,但是看不出有没有习武

卫澜曌佯装不懂的问道“摇光,你能看出他的武功大概是在什么层次吗?

白摇光挠挠头说到“没看出来,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僧人,或者说,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感觉

此话一出,卫澜曌的面色更加沉得能滴水,跟他感觉的一样,若是继续不加以防备,不是对于性命已经看淡,就是已经武功臻至完美,返璞归真。

极好和极坏两种情况,像筹码一样被放在决策的天平上。

白摇光提议“既然他没有敌意,还邀请我们住下,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先养精蓄锐,明日再去寻找鲛人女

卫澜曌同意她的建议“不错,白雾在此,鲛人女多半也在寺庙中或者在这附近

白摇光听闻担心的说“殿下晚上小心,若是有什么异动,你就敲这面墙就好,我看过了,这面墙内部中空,我定能听见赶来。

卫澜曌点点头“不必担心我,我自会小心,摇光你也是,小心为上,随后二人分开各自回到房间

夜色逐渐浓重,暮色降临,在深沉的夜中,悄无声息,虚无缥缈的歌声响起,让熟睡的人睡得更加深沉,也让夜更加漫长。

《积极向上大师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