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谍影随行

>

谍影随行

Missl李小姐 著

Missl李小姐 军事历史 杨崇古 谍影随行

军事历史小说《谍影随行》,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杨崇古Missl李小姐,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Missl李小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游轮终于停靠在了码头。乘客们纷纷做好了准备,甲板上,甬道里,到处是人头攒动。这时,游轮上的高音喇叭里再次响起了播音员的提醒。“各位乘客,因本船发生了凶杀案,需要巡捕登船缉拿凶手,暂时不予放行,请各自归位予以配合检查...

来源:fqxs   主角: 杨崇古Missl李小姐   更新: 2023-01-10 18: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谍影随行》是由作者“Missl李小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杨崇古Missl李小姐,其中内容简介:走出店门,拐向后院的巷子口杨崇古步伐轻快,丝毫没有在乎轿车内陌生人的存在反之,他倒是有那么一点期待……希望是伍德案件上的相关人等来找他不管是哪一方面的人陈默群的人也罢,日本人也好只要能体现自己在案件上的价值就行自己也好趁机介入到案件里沿着舅妈嘱托交代的第一步走下去一切都会显得那么水到渠成自然、不留痕迹……驾驶位的黑衣人眼尖,一眼认出了杨崇古第一个下车,丢掉烟屁股,踩了踩,头伸...

第4章 狗急跳墙

半小时之前,伍德的尸体在游轮尾部被发现之后,船长就命令大副向法租界巡捕房发出求援。

欧文接到游轮的求援,急忙调兵遣将,同时要求船长保护好凶杀现场。

船上的所有乘客,暂时不予以放行。

在游轮靠岸后,由巡捕房上去接管、查案,待初步锁定嫌疑人,方可放行乘客。

……

游轮终于停靠在了码头。

乘客们纷纷做好了准备,甲板上,甬道里,到处是人头攒动。

这时,游轮上的高音喇叭里再次响起了播音员的提醒。

“各位乘客,因本船发生了凶杀案,需要巡捕登船缉拿凶手,暂时不予放行,请各自归位予以配合检查。

播音一遍接着一遍,循环重复着。

归心似箭的乘客,早就受够了海上的颠簸之苦,只想速速上岸与家人团聚,或者找一个豪华酒店享受一下,除去劳顿之苦。

不料,此时却被告知因凶杀案件不能登岸,要重新回到舱位,等候巡捕房的协助调查。

游轮上可是载着近千口人啊!

难道都要被扣上凶杀案嫌疑人的帽子?

大部分的乘客当然不干了。

他们纷纷表达了不满,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特别是游轮三、四层上的乘客,都是有头有脸,身份地位非常显赫的人物。

有的是各国的政要,甚至直接是欧文的朋友和领导。

哪一个拉出来,都是船长无法得罪的人物。

这些尊贵们将船长围聚在中间,表达着心中的愤懑和不满。

船长不敢得罪,只能是命令大副联系欧文尽快上船解围。

……

欧文指示郑啸林带领巡捕上船接管游轮治安。

游轮上的每一层各派四名巡捕,站在甬道的两头维持着秩序。

有一个班的巡捕沿着游轮的外围通道夹板,呈椭圆形而站,进行戒严,禁止闲人走动。

其余的巡捕依旧肃立在栈桥上,作为机动人员,协助维持岸上靠近的路人。

临时成立的凶杀案专班直奔船尾的凶杀现场,进行勘察。

郑啸林则是陪同着欧文去找船长了解情况。

……

陈默群和手下没有加入抗议的人群之中。

但他并没有闲着。

而是试图去找海员通融一下,给岸上的站里挂一个电话,派人过来作保,以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游轮上已经戒严,不允许走动,更不允许向外联系,陈默群无功而返。

只好回到包厢里,等待法国人的查案取证。

……

没有探寻到任何消息的便衣,急忙回到轿车边,向复兴社行动队长胡道义汇报情况。

“队长,法国佬不让打听消息,站长一定是在游轮里受困着,我们该怎么办?

“废物,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到,要你何用!

胡道义瞪了一眼手下,下了车自己亲自去打探消息了。

于此同时,隐蔽在另一处的日本便衣也是无功而返,向车内的头目川谷汇报同样的情况。

“川谷少佐,法国人对游轮进行了戒严,不让我们靠近,是不是佐藤君暴露了身份,早就遭遇了不测……?

“胡说!

川谷不能接受这样的推测。

他和佐藤贤二是最要好的朋友和同事。

以他对佐藤贤二的了解,是不可能失手的,更不会遭遇不测。

一定是游轮上发生了其他的意外。

但一定与佐藤无关!

川谷决定自己下去打听一下虚实。

胡道义瞅见一个巡捕很是眼熟,是“泥鳅。

泥鳅是倪顺的绰号,因为人处世圆滑,只喜欢贪财,而不愿意得罪有脸面的任何人,故此得了这个诨号。

他是法租界中央捕房的一等巡捕。

胡道义带队在法租界执行秘密任务时,为了行事方便,就没少给泥鳅的好处。

泥鳅自然就和胡道义“好上了。

胡道义借着给泥鳅上烟的机会,问道“不在家里好好睡大觉,这么晚了还出来卖命?

“欧文亲自带队的,不敢不来啊。

“哦,法国佬欧文都来了?

“是啊,刚上去,郑啸林也在里面陪着。

泥鳅朝游轮努了努嘴,低声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说一个黑人海员被杀死了,那个惨啊……

泥鳅直咂舌头。

“凶手抓到了吗?

“哪能呢?这不刚上去,正在查吗。

“你们什么时候撤回去?

“不知道,在等命令。

胡道义焦急了起来。

站长还在里面呢,还不知道人是否安全。

“你的人在船上?

泥鳅察觉出了端倪。

“我们站长在船上。

泥鳅很机警,不敢再多问。

“泥鳅,你我是不是兄弟?

胡道义突然问出这句话来,让泥鳅打了一个激灵。

“胡队长,你这话说的,难得你看得起我,我们当然是兄弟。

“那就好。

胡道义凑近泥鳅的耳朵,低声说道“你上船给我们站长带个话,回来告诉我他有什么指示,我在这里等你。

“不不……那可不行!

泥鳅吓得直接回绝。

胡道义的脸色很难看。

“胡队长,不是我不愿意帮您,这一次真的不行。

“怎么说?

“我的岗位就在这里维持秩序,船上是由另外一组人负责的,我要是私自上去了,郑啸林还不得撤了我的职。

见胡道义不相信,泥鳅又说道“郑总下了死命令的……

胡道义不甘心就此罢休,问道“那怎样做才能让你有正当理由上船?

复兴社的人,泥鳅实在是不敢得罪。

更别说像胡道义这样心手俱黑的人物。

两难之下,泥鳅帮忙出了一个馊主意“胡队长,要不你们以华界警察局上船接客人的名义,搞出动作来,我也好趁此上船‘汇报’……

“你小子坏心眼比汗毛还多,真有你的,得了,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转眼间,胡道义就直接往栈桥上闯。

“站住!

两个三等巡捕拦住了胡道义。

“我是华界警察局侦缉队的,我要上船接我的客人。

胡道义亮出证件,在眼前晃了晃。

在当时,复兴社特务处还是秘密组织,并没有在社会上公开挂牌。

所以,特务处里的部分特工还都以警察局工作人员的身份行事。

陈默群就在华界警察局挂了一个副局长的闲职,作为掩护身份。

“那也不行,我们接到命令不允许任何人上船。

巡捕坚决不让。

胡道义大声嚷嚷,再次往里闯,还是被巡捕拦住,给推了回来。

轿车里的手下,迅速过来支援。

顷刻间,码头上推推搡搡和吵闹声,动静越来越大。

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的川谷,此刻正是焦虑不安的时候。

也亮出了自己是日本驻沪大使馆武官的身份,也强烈要求上船去接自己的客人。

自然也是被巡捕拒当在外,不让进。

接着,川谷也带着自己的手下和巡捕推搡、吵闹起来。

泥鳅急忙跑过来安抚双方,说自己立马上船向长官汇报。

……

约莫一袋烟的功夫,泥鳅从游轮上急匆匆地跑了下来。

“站长有什么吩咐?

胡道义扯住泥鳅的衣角,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好了。

泥鳅神色紧张地回答道“你们站长有麻烦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道义脑子一懵,更加急了。

“你先别着急,听我跟你说。

“有工人指证你们站长还有随从是杀死黑人海员的凶手,他们已经被巡捕带上手铐了,马上就要押下船来。

“胡扯,我们站长怎么可能会杀死黑人海员呢?

“我听船上的同事这样说的,我也不知道啊。

“那指证的工人呢,你知道是什么人?

“听说是出苦力换船票的四个工人,身份是伪装的,已经查明了是日本人。

“日本人?

胡道义下意识地想到,这四个可不是简单的日本人,绝对是日本特工,是同行。

是冲着站长而上船的。

“站长有没有受伤?

“我没看见。不过我听同事讲你们的人都是好好的,倒是有一个日本人被枪打伤了。

听到站长没有生命危险,胡道义略显宽慰了许多。

“不过,四个日本人也被拷了起来,听说是因为入室抢劫行凶而被抓的。

泥鳅把所知道的全给讲了出来。

胡道义再怎么问,还是这些话,再也没有更多的信息了。

必须立即回去,向长官部汇报游轮上的情况,要在第一时间内向法租界提出抗议,让站长安全回来。

胡道义率众疾驰而去。

川谷嚷嚷着过来找泥鳅询问情况。

见他一直和一个穿着黑衣,戴礼帽的男子聊个不停,不理睬他,心里就窝着火气。

“喂,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要接的客人什么时候能够下船?

泥鳅很圆滑,不敢得罪日本人,也不想得罪,便打哈哈道

“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不过……我已经将您的要求向长官进行了汇报,说要不了多久,船上的戒严就会解除,所有人都会下船离开。

“真是这样吗?

川谷有些喜出望外,心里早已安排好了为佐藤贤二庆功的准备。

从游轮的桥梯上,欧文陪同着达官显贵们率先走了下来。

接着是带着手铐的陈默群、佐藤贤二等七人,跟在后面,鱼贯而下。

每个人都是由两个巡捕押解着,朝卡车上走去。

最后走下的是剩余的乘客。

川谷看见了被拷着的佐藤贤二四人,立即冲上去,向欧文表达了强烈的抗议。

“我是大日本帝国驻沪大使馆的武官川谷,我要求立即释放我国的侨民,否则请立即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

川谷指向远去的佐藤贤二四人的背影,大声吼道。

“对不起川谷先生,对你的抗议我表示不能接受。

欧文义正言辞地回道“你所说的日本侨民,据我们初步查实,有重大持刀行凶和杀人的嫌疑,我们只有在彻底查证结案后,才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欧文不再理会纠缠的川谷,钻入轿车,驶回法租界中央巡捕房。

……

佐藤贤二四人被羁押在游轮上的一个临时犯人囚室内。

外面只有一个安保士兵在把守。

等待法租界巡捕房过来交接手续,把人提走审讯。

苏醒后的佐藤贤二傻了眼,并没有看见陈默群等人一起被关押、收审。

愤怒、绝望,此刻占据了整个胸膛。

不行,绝对不行!

一定要想办法拖住对手,搞清楚牛皮箱子里的秘密,绝不能让其顺利地离开游轮潇洒而去!

佐藤贤二冲着囚室门大喊大叫。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你们无权扣押我们……

安保士兵已经听得烦躁,用枪托狠狠地砸了一下囚室房门,让他们闭嘴。

佐藤贤二叫的更凶了。

手下也加入了喊叫,几个人手脚并用,砸得牢门叮当响。

安保士兵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抗议着什么。

只好出去向大副汇报情况。

不一会儿,安保士兵重新归来,身后跟进来一个翻译模样的中年人。

中年人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吵闹?

佐藤贤二说着流利的汉语反问道“为什么要关押我们?

“你们试图对一层106包厢里的客人,进行抢劫行凶,难道不应该关押你们吗?

“冤枉,天大的冤枉!

佐藤贤二陡生诡计,反咬一口,说道“106包厢里的客人才是真正的凶手,我们只是进去拿回属于伍德的密码箱子。

“你说什么……?

佐藤贤二的回答,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砸得中年男子惊讶不已。

“你们认识伍德先生?

“当然认识……而且我们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伍德已经死了,你们知道不知道?

“知道啊,而且我还知道是谁杀死了伍德先生。

佐藤贤二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等等……

中年男子打断了佐藤贤二不要再讲下去,转身在安保士兵的耳朵上嘀咕了几句法语,便匆匆地自顾走了出去。

等中年男子再次折回的时候,带着郑啸林及四个巡捕走了进来。

郑啸林表情异常严肃,隔着囚室门,指着佐藤贤二,问道“你知道谁是凶手?

佐藤贤二对郑啸林持有戒心,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郑啸林,法租界的华人总巡捕。

“我不相信你,我要见巡捕房管事的法国人。

粗鲁傲慢的回答,以及粗布粗褂的扮相,激怒了郑啸林。

“放肆!

郑啸林怒斥道“我身为总巡捕,能屈身亲自过来见你,已经是给你们天大的脸面,居然还敢提出来要面见欧文董事,简直是不知死活。

“我们是日本人,我规劝你对我们客气一点。

佐藤贤二用日语说道。

郑啸林是听得懂日语的。

其他人只能听出来是日本话,却不知道其中的意思。

日本人?

那么这四个人为什么要装扮成临工,而且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

老谋深算的郑啸林陡然意识到,眼前张狂的“牢中囚人的身份,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日本人是惹不得的,也没有必要去触这个霉头。

郑啸林的态度和婉了起来,打起了官腔“不管你们是日本人还是华人,我们只为法国人办差,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好了,我能做欧文董事的主。

郑啸林的坚持,也让佐藤贤二没有办法。

他担心再僵持下去,陈默群等人有可能趁机溜掉。

“那106包厢里的人还在吗?

佐藤贤二试探地问道。

“必须在!

郑啸林霸气地回答道“只要没有锁定杀害伍德的凶手,船上的所有人都得继续待在上面,不得离开!

“106包厢的三个人就是杀害伍德先生的凶手,你们赶快去控制住他们。

“你凭什么认为,他们就是杀害伍德的凶手?

郑啸林反问道。

“因为我知道伍德是在船尾被害的,而且还知道他是被绳子给勒死的。

这个细节的陈述,让郑啸林等在场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因为伍德遇害的时候,游轮上的乘客都在安然入睡。

只有凶手和目击证人才能知道如此地详细。

况且枪声响了之后,游轮在第一时间内进行了乘客行动自由的限制。

根本就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伍德遇害的地点和死因。

而眼前的日本人能够说出这么清楚,除了他自称是目击证人,还有可能本身就是凶手。

只是企图嫁祸别人罢了。

不管怎么样,106包厢的客人必须先控制起来。

连同眼前的四个日本人一同押回巡捕房,等待进一步的详细的审理。

凶手必定在这两拨人之间。

郑啸林扭头对身边的四个巡捕命令道“你们去106包厢,把里面的乘客给控制起来,我去向欧文董事汇报。

“等一等……

佐藤贤二冲着郑啸林等人的背影,急忙喊道“一定要把包厢里的牛皮箱子给保管好,那是伍德先生的遗物,是最重要的证物!

佐藤贤二疯了!

为了挽救自己失败的任务,不顾一切地采取了缓兵之计。

他最在意的,是陈默群的牛皮箱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只要能通过法国人之手,曝光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任务就算完成了。

就算最后自己被查出是真正的凶手,也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

当泥鳅跑上船,假装向郑啸林汇报下面人的抗议时,郑啸林正站在船头向欧文汇报排查到的凶手情况。

《谍影随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