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半夜蝉鸣

>

半夜蝉鸣

楠柏以南 著

半夜蝉鸣 奇幻玄幻 楠柏以南 知行

奇幻玄幻小说《半夜蝉鸣》是作者““楠柏以南”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知行楠柏以南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少年想起分别那天,嘴角微微上扬。当天少年与墨久一起走到镇口,一路上相谈甚欢。期间还去了趟墨久的书店,一进屋一边介绍道书架上的书籍。比如这这一栏是名家著作,这一栏是诗词歌赋,这一栏是小说野史...

来源:fqxs   主角: 知行楠柏以南   更新: 2023-01-10 19: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楠柏以南”创作的《半夜蝉鸣》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古木参天,猿啼不停一行人马行走在官道上前方马上,坐着一位身穿红服的新郎而中间,八个人抬着花轿新娘脸色平淡,时不时的,悄悄拨开花轿帘子,看着道路两旁的深山老林在这后方,跟着一位骑着白马的背剑少年背上的锈剑插在剑鞘里,这是少年先前在镇上购买的用墨久的话来说,出门在外,不能让人高看,高看了容易被当成肥羊宰也不能让人低看,不然认为你好欺凌,是个人都敢来踩两脚少年本来是要快马加鞭的赶路,却...

第7章 风起于微末

夜幕降临,山野寂静。

一簇篝火随风随风摇曳,在这漆黑夜晚格外明亮。

一位少年坐在篝火旁,一边手里捧着书卷,一手拿着树枝在地上比划练字。

这是先前说书人墨久所赠与。

少年想起分别那天,嘴角微微上扬。

当天少年与墨久一起走到镇口,一路上相谈甚欢。

期间还去了趟墨久的书店,一进屋一边介绍道书架上的书籍。比如这这一栏是名家著作,这一栏是诗词歌赋,这一栏是小说野史。

一本本书籍在书架上排列得整整齐齐,让本就不认识几个大字的少年看得眼花缭乱。

看得出来,墨久是喜书之人。

少年用手轻轻的触摸这些书籍,曾几何时,少年渴望求学。

奈何村里没有教书先生,只有镇上才有座私塾。一年要缴纳不俗的学费才能进去。当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少年,只能想想。

倒不是少年喜欢读书认字,而是少年觉得总得认识几个大字,总归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毕竟那么多人宁愿花钱都要去读书认字,要是真没一点用处,那去花那冤枉钱干啥,嫌钱多花不完吗?

估计当时在少年眼里,只要花钱了,那东西肯定有用。

只是后来,听说读书可苦了。背不了课文,解不了词句,就会挨教书先生的板子。并且授完课要还背不下来,就要关在学堂里不让吃饭。少年当时一想到吃不了饭,就是打死他都不去课堂,哪怕有人给他缴学费他都不去。

简直吓死个人!

嗯,要是每天给他几文钱他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只是等到每年过年之时,村里特意从镇上请来一位写对联的先生。自己花钱买笔墨红纸不说,还要言语讨好,好吃好喝的供着。

少年当时又觉得,会读书写字的还是很吃香的。

此刻再看见这么多书籍,少年便一时之间有些犯难。

买吧肯定很贵,又得花不少钱。不买吧,好像又很喜欢。

墨久在一旁像是猜到了少年心思,便说道;

“知行老弟,想要什么书,自己拿。我这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书籍。

少年一听,心中窃喜,只是口头上假装拒绝道;

“墨大哥,这不好吧,你做买卖的,亏钱多不好,送一本就得多卖好几本才能回本。

墨久卷起袖子大手一挥,阔气道;

“这算什么,你我兄弟一见如故,几本书籍算个屁啊。

随后墨久怕少年还是拉不下脸,便又继续说道;

“再说了,好书配良人,落在别人手里,指不定在哪个角落吃灰呢。我要是本书,宁愿被人翻烂,也不愿被人放在书架上当摆设。就像做人,宁愿花钱去远处闯闯,也不能一辈子窝在家里一事无成。

少年一听,还是墨大哥读书多,简直就是名言经典啊。

随后少年便挑选了一本名家著作,一本诗词歌赋,还有一本志异杂谈。

墨久见少年只拿了这三本,点点头,随后便朝少年使了使眼色,边使还一边用下巴朝一旁暗格示意。

那眼神,就跟做贼一样。

少年还纳闷儿,难道这里面的书更贵些?还是写书的人名气更大点?

毕竟货分三六九等。

只是等到少年打开柜子,随便抽出一本,一看书籍封面。

好家伙,这是哪门子书籍,封面上女子连衣服都没穿……

少年当时老脸一红。

乐得墨久在一旁拍腿大笑,久久不停。

最后知行又向墨久请教了很多,才向镇子尽头走去。

一席青衫布鞋的背剑少年,牵着一匹白马,脸上带着笑容,认真在听。一旁身着黑色服饰,同样脚踩布的中年说书人,手肘别扭的搭在少年肩膀上,认真在说。

最后两人一路走到镇口。

还是少年出言道;

“墨大哥,就送到这里吧。

墨久回过神来,才发现前面就是镇门口。

墨久好似有些意犹未尽,只得不舍抱拳道;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知行老弟,此去北境千万里,路途遥远,道阻且长,一路保重!

少年有样学样,也跟着抱拳还礼道;

“墨大哥放心,我会的,遇见墨大哥,是我的荣幸。以后倘若再遇到如墨大哥一样有趣的好人,我一定会把和你相遇的故事,告诉他。让他知道,我有另外一个朋友,叫墨久。

说完便翻身上马,右手高高举起,使劲摇了摇,扬长而去。

少年不知,在他身后,墨久看着策马扬鞭的少年背影,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低声喃喃道;

“遇见你,何尝不是我墨久之幸!

————————————-

一处群山,一座座剑峰悬空而立。

立于峰顶,夜晚抬头观天,在这寒冬季节,依旧能见星河璀璨,倒挂银川。

此时屋内,一位身着黑色云纹道袍,头别道簪的中年男子。中年男人身材高大,手里正在摆弄棋盘。

随着中年男人每拨动一颗棋子,群山之间便有一座悬空山峰跟着位移。

一旁坐着一位同样打扮,身穿紫色云纹道袍的清瘦妇人。

此刻妇人正埋怨道;

“你先别摆弄这东西了,能不能关心关心风儿。

男人停下手里动作,看向妇人。柔声道;

“风儿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看他那见谁都说大实话的毛病,在这世道上,谁敢找他麻烦?

一旁妇人不满道;

“大实话怎么了?做人就得像他这般真诚,现在这世道,似风儿这般言语真诚之人,当真如凤毛麟角般稀少无比。

男人微笑道;

“是是是,都是你教导有方,让他从小就以诚待人。

男人像是想起什么,便又打趣道;

“只是你在教他以诚待人的时候,能不能先教他分辨东西南北,你信不信,这小子这会儿肯定又在哪条宽阔大道上鬼打墙!

身着紫色云纹道袍的清瘦妇人也是顿时无奈,想想就头疼。

想我向界山在这宗门林立的山上也算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若只论阵法一道,天下更是无人能出其左右。

只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俩人所生儿子从小天资聪慧,修道资质极佳。却从小就分不清东西南北,每次外出都能把自己走丢。

要不是自己夫妇俩在山上同道中名满天下,享有盛誉,同道中人多多少少会给些薄面,自己这孩子怕都得被拐走无数次。

不,是根本用不着别人拐,他自己就能将自己拐走。

所以时不时的便会有修士在山门大喊,在下某某,路上遇见贵宗亲子,有幸同行。

更有甚者,直接将经常迷路找不着家的捕风丢在山门口,打趣一句;

“你们万界山家大业大,连个司南都买不起?刚好我道上朋友在做这行生意,用不用我牵头,给你们个价格公道。

只是夫妇俩无论来人言语多风趣,只要未伤及孩子分毫,只得红着脸下山相迎。

所以这些年来,俩夫妇在山上欠下的人情没有五十,也得四九。

而这一切,都得感谢自家这位小祖宗。

妇人便又愁眉道;

“他身上带着天枢,你就敢保证无人对风儿起点其他心思?

身着黑色云纹道袍的男人霸气道;

“起心思?多大心思?是十二境还是十三境的心思?!

男人随后便又开始拨弄棋盘道;

“天枢贵重是不假,但是就他那副与生俱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天赋,但凡有点脑子的也不会选择招惹他。

妇人还想说什么,男人便抢过话头道;

“天枢再贵重终究只是物,而用不了多久,我就能不用外物……

中年男人止住话头,妇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夫君,脸上带着窃喜。

男人转换话题道;

“风儿的事不用担心,那小子再多走丢几次,下次回山之时,估计能给你带回个儿媳妇回来。

妇人用食指戳了戳男人额头,娇嗔道;

“没个正行,风儿变成这样,都怪你。

妇人说完便要回房歇息。

刚起身,便一头撞在门扇上,妇人也没想什么,只是揉了揉额头,走进卧房。

只留男人在一旁辛苦憋着笑。

憋了好一会儿,男人也没敢笑出声。百般无聊之下,袖袍一挥,下一刻,一道光幕显现。

光幕之中,一位黑衣少年正在赶路。

少年手里拿着一块司南,正在一条大路上,时不时看着手里的司南。往前走几步,又退回来。再掉个方向继续走,只是走几步,又调转回来。

少年就这样如此循环,过了好半天,少年依旧在原地打转。

此时正在观望光幕里的男人,顿时哭笑不得。只得喃喃道;

“臭小子,你算是废了。你可千万别逼你老爹再生一个啊!

忽然男人好似心有感应,便再一次挥袖。刹那间,光幕画面流转。

黑夜里,一簇明亮羹火随风飘摇映入眼帘。

而在羹火旁,一位背剑少年盘腿而坐。少年双腿之上,摊放着一副无字卷轴。

少年好似刚刚读懂卷轴内容,闭眼念念有词道;

“列星旋转,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

《半夜蝉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