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扰龙

>

扰龙

张匪石 著

军事历史 刘循 扰龙 柳轻裘

军事历史《扰龙》,讲述主角刘循柳轻裘的爱恨纠葛,作者“张匪石”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于是,拨草斩棘,寻路探出林外。来至林外,但见一条山涧顺山而下,睹目而入的第二眼,却让他吸了口凉气,不由得心跳开始加剧,双腿疲软不堪。只见山涧旁,一斑斓大虎正在伏身饮水。刘循虽是慌乱,但此刻性命攸关,他岂肯莽然而动...

来源:fqxs   主角: 刘循柳轻裘   更新: 2023-01-19 21: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扰龙》,是以刘循柳轻裘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张匪石”,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喊杀声中,刘循手握长剑,将独眼妇人紧紧护在身后迎面四名蛮夷手执长矛,狞笑着将刘循母子步步紧逼只见再无退路,刘循挥起长剑,剑光到处,长矛一分为二,齐齐折断蛮夷惊愕之下稍作退让,刘循便要趁机带着独眼夫人夺路逃命,哪知,“啪”的一声,手腕吃痛,只见一条马鞭紧紧的缠在他的手腕,手中长剑再也拿捏不稳,跌落在地刘循望向长鞭的另一端,只见执鞭之人坐于马上,面目阴冷,没有半丝表情,阴翳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第4章 牵魂引

外面早已风歇雨住,大雨过后,草木落得娇艳翠绿,空气清新自然。刘循一路跟随老猿,来到了一处密林。

老猿在密林下又开始叽叽吱吱,不断用手指向林外。刘循心中生疑这林外有何古怪,竟让老猿引我至此。于是,拨草斩棘,寻路探出林外。

来至林外,但见一条山涧顺山而下,睹目而入的第二眼,却让他吸了口凉气,不由得心跳开始加剧,双腿疲软不堪。

只见山涧旁,一斑斓大虎正在伏身饮水。刘循虽是慌乱,但此刻性命攸关,他岂肯莽然而动。于是,压低身形,缓缓向后退去。

谁知,在此紧要关头,老猿却从他身旁窜了出来,大吼大叫,捡起石块,向大虎扔去。刘循心中暗骂这畜生,今番害死我也!

猛虎警觉而起,抬头恶视刘循,随即一声怒吼,杀气凛凛,径直向他奔将过来。

刘循再也顾及不上许多,转身扭头便跑。边跑边回头观望,眼看一人一虎距离越拉越近,自知奔逃无望,不由得心中一横,抽剑出鞘,转身仗剑而立,欲要做拼死一搏。

恶虎见刘循执剑而立,随即也歇止虎步,开始围着刘循左右打转。

刘循汗水已浸透后背,他深知此刻生死关头,只有拼命一搏,丝毫也不可懈怠,于是屏气凝神,静心应敌。

恶虎连吼数声,抖尽虎威,随即虎躯弹射而出,凌空向扑向刘循。

刘循侧身翻滚,躲了开来,还未等他起身,却见恶虎攻势未减,又纵身向他扑来。

这一下刘循再也躲不开来,情急之间,他平躺在地,其状险象环生,恶虎与他紧贴掠过,又扑了个空。他迅速翻身,用剑在恶虎两股刺了过去,恶虎吃痛,一声长啸,震彻山林。

刘循见得剑尖的血迹,心中一喜,又见剑身沾血之后呈绯红色,感觉似乎长出了几寸,一时惊讶不已。

一击得手,刘循信心大增,举剑横劈竖砍,恶虎连连退避。岂料,他挥剑去势削弱之际,恶虎趁机压低身躯,从斜刺里跳起,将他扑倒在地,刘循心中一慌,长剑也跌落在地。恶虎双爪按住他的肩头,张开血盆大口,怒吼不已。

眼看就要命丧虎口时,只听得“着!的一声,张口獠牙的恶虎,被一条银白色的鞭子厄住喉咙,竟然一动也不能动。

刘循无暇细想,趁机拾起长剑,刺入恶虎前胸,放松了口气。

刘循顺着白鞭望去,只见执鞭之人是一白衣男子,面如冠玉,眸若清泉,爽朗清举,风采俊逸,翩翩如凌云之仙。

刘循那见过此等人物,不觉口中大呼“上仙!

男子微微作笑“我岂是什么上仙,凡夫俗子罢了。

刘循“如若不是上仙,怎么用一根细鞭就将恶虎制服?

男子哂然,收起长鞭“此物是龙须所制,名唤牵魂引,有拘禁被缚之物三魂七魄的功效,所以恶虎自然不能动弹。

刘循不禁惊叹,心羡不已。

男子“我路经此地,发现林中异光闪动,知有宝物现世,于是便前来查探,不想遇见恶虎伤人,便施以援手。又瞥向刘循手中长剑,“小兄弟手中之剑,可否让我瞧瞧?

刘循毫无顾忌,将长剑奉上。男子接过后,细细的观摩了一番,叹道“真乃天工地灵,上古造化!

见刘循疑惑,便说道“此剑名曰彩吉,是上古遗留之物,相传乃七彩长虹所化,应敌之时,剑身可变换七种颜色,每一色都有其功效神通,此外,还又诸多仙法异能,我却也不得而知。

刘循记起刚才剑身沾血之后,呈现绯红之色,便对男子所言确信无疑,又见男子对此剑痴爱不已,心中虽有不忍,却也豪爽洒脱,便说道“上仙对我有救命大恩,此剑若是上仙喜欢,尽管拿去便是。

男子面目含笑,看向刘循,“此剑灵通,今落于你手,便是与你有缘,我岂能夺人之美。

遂将宝剑奉还刘循,叮嘱道“此剑名作彩吉,重在一个吉字,切不可用来多行杀戮,伤及无辜,否则剑身凝结戾气,诸般神通仙法将会消散殆尽!

刘循接过剑,恭敬说道“谨记上仙教诲!

男子说完,又将手中长鞭交付于刘循,“今日一见,也是你我二人缘分使然,今将此物赠于你,聊表相见之谊,若是日后有缘,自有相见之时。说罢,不等刘循道谢,已是衣袂翩翩,飘然而去。

刘循伫立原地,望着白衣男子身影,一时心中感慨万千。

暂且不说刘循奇遇获宝,且说这季奇从刘钰清口中探得刘氏之秘的线索,又获取其族之宝,便欲前往寻龙探秘。

可连接数日,他打探葫芦渡口所在,竟一无所获,不仅如此,连带葫芦二字的江河湖流也未能打探出来。季奇不禁心生愁绪,心想,刘钰清不会出言相欺罢。可刘氏之宝又紧握于他手,又打消了这一念头。

这一日,他来到流离河边上,见得此河水流湍急,波涛汹涌,其势如奔马,形若游龙。心中暗叫好一条大河。

季奇连忙驻岸,沿路四处打探葫芦渡口,可人人依旧摇头不知。连番探询后,一长髯老者坦言相告“此处并无甚葫芦渡口,沿河向西有一岔口,叫做葫芦岔,义士可前去打探。

季奇心中一喜,连忙谢过老者,催马疾驰,向西而去。

赶到葫芦岔时,天色已是入暮时分,只见四周屋舍破败,寥无人烟,看来此处已荒废多时。

季奇见天色已晚,便寻得一荒弃茅屋,权且安身歇马,捱过漆黑长夜。

次日,他出得岔口,径直来到河边,沿河四处寻找渡口。果不然,沿河没走多久,就看到一岩石上镌刻着“葫芦度三字。

季奇心中大喜,数日奔波之苦,顷刻间消于弥形,真是苦心人天不负,他终于找到了葫芦渡。

《扰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