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月下归途

>

月下归途

一只虾子 著

徐典 悬疑惊悚 月下归途 李久川

小说《月下归途》是作者“一只虾子”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李久川徐典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柳氏站在原地,眼睛里泪水不受控制一滴接一滴的落在地上,嘴唇不住的颤抖。“这一辈子,我都藏得好好的,我以为小音不接触到江湖上这些事,就能像一个平凡人一样生活,平稳的过一辈子。柳家在中国没有立足之地,他爹为了保护我们,在柳音刚出生时就离我们去了。我从未让他了解到这方面的东西,这些东西只会对他有威胁,让...

来源:fqxs   主角: 李久川徐典   更新: 2023-01-21 1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悬疑惊悚《月下归途》,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一只虾子,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久川徐典。简要概述:柳音的死讯迅速传遍互联网,网络上的风向突然转变,甚至有人提出对车祸事故的质疑第二年8月14日,由于某记者长期潜伏于乐天孤儿院,揭露了康家成的恶行,梁蕊林在法庭拿出了被康家成掌握的私密照和当时拷贝的证据,康家成被判死刑“伯母,在照片的那个帖子出现的时候我也关注到了,我起了一卦”李久川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伯母,那辆车你知道,不是带着目的的”柳氏站在原地,眼睛里泪水不受控制一滴接一滴的落在地...

第4章 一杯水

柳音的死讯迅速传遍互联网,网络上的风向突然转变,甚至有人提出对车祸事故的质疑。第二年8月14日,由于某记者长期潜伏于乐天孤儿院,揭露了康家成的恶行,梁蕊林在法庭拿出了被康家成掌握的私密照和当时拷贝的证据,康家成被判死刑。

“伯母,在照片的那个帖子出现的时候我也关注到了,我起了一卦。李久川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伯母,那辆车你知道,不是带着目的的。

柳氏站在原地,眼睛里泪水不受控制一滴接一滴的落在地上,嘴唇不住的颤抖。

“这一辈子,我都藏得好好的,我以为小音不接触到江湖上这些事,就能像一个平凡人一样生活,平稳的过一辈子。柳家在中国没有立足之地,他爹为了保护我们,在柳音刚出生时就离我们去了。我从未让他了解到这方面的东西,这些东西只会对他有威胁,让他有仇恨。但是啊,我真的没想到,不是江湖的人,而是你们,你们害死了小音,是因为你们这些自私的人!

李久川不知该如何回话,眼神看着前方缥缈的月光与雾气,又来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侵蚀着他。目光由远及近,看着脚下湿润的土地,李久川发散的目光又重新聚集。

“伯母,你明明从出生就算到了他的期限,万物都在道中。这释罗阵,由阳聚阳,由阴聚阴,阵成,柳音只会变成一个没有自己意识的行尸走肉,方圆百里将会生灵涂炭!伯母,柳音到最后都没有放弃过救人,也没有放弃自己!

“我不管什么宿命,我要见小音!柳氏说完,向躺着的陈旭旭冲去。李久川皱起眉,忍住体内的剧痛聚起用来护住心火的气。“天决掌!这一掌正正打在了柳氏的面门。

笼罩学校上方的黑气障顷刻间散开,山间洒下月光,风树静止,偶有虫鸣。

从小我就很少见到我爸妈,他们总是我睡着了才回来,蹑手蹑脚,响动很轻,不过我睡眠浅,朦朦胧胧中知道他们到家了,休息了。早晨起来边洗漱边听着外婆在厨房唠叨说这俩不着家的。还没洗漱完,就能闻到葱油面的香气,肚子也附和着咕咕叫,这时我都会以最快速度到达餐桌。外婆煮的葱油面有一套她自己的小心思,酱色的面条上面盖着一片外焦里嫩的黄金煎蛋,旁边再码上三颗翠绿的小青菜,和外面不同,码完煎蛋和青菜的剩下那三分之一还盖了一大勺猪肉臊子。不过现在我已经一年多没吃到那碗加了猪肉臊子的葱油面了,也再也不会知道那三颗小青菜为什么能那样翠绿。偶尔爸妈有空也会带我出去玩,不过都是些拳馆,武馆…

回想起有时听奶奶说起他们俩,越长大我越觉得他俩跟黑社会似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从四年级开始,每年寒暑假我爸妈都会不远万里送我到阳叔那里去习武。

阳叔的武馆在五台山山腰,第一次去就一眼看中了独有一抹红色的红缨枪,几个月后我才知道,那红缨是为了减少血流到手上的量,以此防滑。不过一直到此为止,我的红缨没有染过血。

柳音死后,我去阳叔那儿待了一段时间。

“师父,这红缨枪我都拿了这么多年了。李久川正在烈日下练着,见师父从大厅里出来,就对师父皮猴样的笑。

“我这竹棍也拿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忘记它的滋味啦。阳叔眼睛一瞪,拿着竹棍作势要打。

“我错了,我错了嘛阳叔。

“叫什么?!阳叔的手举地更高了。

“师父师父,我错啦!李久川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继续装模作样的比划红缨枪。

“这臭小子,心越来越散了。

阳叔转身回去,从房间里传出声音“今天练到太阳下山!

李久川此刻想着来之前剃了个寸头真是个明智的决定。一声雁过,脸上淌着的汗水被日暮映照成橘红色,太阳下山了。李久川闷不吭声回到房间,猛喝了两大杯水,往地上一躺,浑身湿热粘腻。足足躺了半个小时,终于有力气去洗了澡,回到房间,听到阳叔喊他一起吃饭。

阳叔盘腿坐在案子旁,案子上摆了一盘过油肉,一盘碗托,一碟腌咸菜,还有阳叔正在倒的一壶黄酒。

“小川,过来坐。阳叔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到了对面。

“师父,今儿怎么这么丰盛,我这都多久没尝到肉味了,果然师父是爱我的!李久川大摇大摆的坐到阳叔的对面,嬉皮笑脸对阳叔道。

“臭小子,少跟我贫,还叫师父,给我好好说话。

阳叔歪了歪嘴,棱了李久川一眼,双手抱胸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李久川暗暗叹一口气,想着真是个老顽童。这些年在李久川和阳叔相处的时间里,阳叔的小孩子气性从最开始就暴露了出来,练功叫师父,闲暇叫阳叔,也是在来到五台山的第八天阳叔要求的 。李久川知道阳叔这个老顽童有超乎常人的毅力与心性,虽然李久川常常跟他贫嘴,其实是打心眼里佩服和尊敬他,朋友之态,徒弟之心,当然也藏着对阳叔过去的那点好奇心。

“好好好阳叔,天天给我整面条子,今儿是怕我饿瘦了跟我爸妈不好交代?

“臭小子,明天继续吃面条子。来,咱们先走一个。阳叔端起酒杯就是一口闷,砸吧砸吧嘴。夹起一块过油肉送到嘴里。李久川看了看杯中金黄色的酒体,也学着阳叔的样子一抬头一饮而尽,辣乎乎的,从心到胃这条路特别暖和,然后嘴里的苦味消散成微甜。两人也没说什么话,一连喝了四五杯,菜也吃了一些。

“小川呐,你知道修道是什么吗?阳叔嘴里包着一口肉,突然问道

“修道就是修道啊。李久川感觉整个身体完全没有了一天的疲惫,脸上泛起红色,整个人轻飘飘的。看着眼前缥缈的山,好一会儿又说“阳叔,我修道这几年,越修越觉得自己很渺小,什么都改变不了。

阳叔哈哈一笑,咽下嘴里的肉说“小川呐,其实修道和这世界上任何一种专长没有区别,世界上的人各司其职,过着这一辈子,有人认命,在命运里努力让自己过得平静而舒坦,有人认为人定胜天,一辈子都在冒险,有人用最极端的方式对待命运。但是有了美,就会有丑的概念,有善,才会有恶的概念,有了正确,才会有错误这个概念。其实人没有“应该,因为有了“应该,就出现了“不应该。万物都在规律里,所以万物即万物,是自然的存在。小川呐,以理化情,与物同化,顺自然而为。

阳叔又倒了一杯酒,没喝,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继续说“小川,我知道你明白。阳叔吞下那块肉,看着杯中酒说:“你知道万物,也有敬畏,但是小川,在命运中也有很多人本可以达到极致,自顾其身不闻世事,但是他们还是选择入世,还是选择了做那一杯水,变成污秽,变成水汽也无所谓,因为他们就是一杯水。

李久川淡淡地听着,两人也都不再说道些什么,饮了个开心。

《月下归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