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此间鬼怪

>

此间鬼怪

愿星辰指引你 著

悬疑惊悚 此间鬼怪 袁绮 赵安慕

悬疑惊悚小说《此间鬼怪》,由网络作家“愿星辰指引你”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赵安慕袁绮,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塑料袋里的纸钱很快全部都被我扔进了火里,火焰旁边起了一个小小的旋风,把纸灰带到半空中,有些没烧干净的纸钱还带着火焰,也随着旋风在半空中旋转,煞是好看。我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前段时间我也是大半夜来这烧纸钱的,不过那是给我父亲烧的,没想到这么快又来到了这里。我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站着,防止烟往...

来源:fqxs   主角: 赵安慕袁绮   更新: 2023-01-21 21: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此间鬼怪》,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我回到柜台,用豆浆机给自己打了一杯豆浆,端着一次性杯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满脑子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实在过于匪夷所思,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袁绮晃悠悠的从杂物间里走出来,很好奇的在每个货架下来回穿梭,观察这些琳琅满目的商品我看着她,突然想起来那个茶叶蛋,于是说:“袁绮,你要吃东西吗?”她头也不回:“当然要吃东西了,不过我们修道之人吃的不多,你随便弄点干净的吃食就行”我一边在货...

第5章 安静的夜晚

我拎着袋子从店里出来,呼吸到外面有些冰冷的空气,才想起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店门,感觉这一切有些像是做梦一样,可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我这便利店在这条街道的中间位置,往前走了不到一百米,便是一个十字路口,这片老社区如果有老人去世了,一般都是在这烧纸。

我在路边捡了根树枝,在十字路口角落的地上画了个圈,又用树枝在圈里歪歪扭扭的写下“林建设三个字,然后把纸钱用打火机点上几叠,放在圈里烧上。

我记得之前有人教过我怎么烧纸钱,烧的时候不能用棍子瞎捅,最好能烧出一叠一叠类似点钞机的感觉,不过这个手法我到现在也不是很会。

塑料袋里的纸钱很快全部都被我扔进了火里,火焰旁边起了一个小小的旋风,把纸灰带到半空中,有些没烧干净的纸钱还带着火焰,也随着旋风在半空中旋转,煞是好看。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前段时间我也是大半夜来这烧纸钱的,不过那是给我父亲烧的,没想到这么快又来到了这里。

我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站着,防止烟往自己身上飘,几分钟之后,火里的纸钱便全部烧完了,我看着火彻底熄灭之后,才慢慢的往回走。

到了便利店,我发现那个中年男人已经不见了,袁绮蹲在柜台上,百无聊赖的晃着尾巴,看到我,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回来了啊。

我有些好奇,她刚刚不是还很亢奋的吗?“你咋了?那个死鬼被你超度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刚刚那个鬼还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跟他完全没法进一步的沟通,只能给他先烧点纸钱看看效果。

“那你有收到执念吗?我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袁绮有些失望,“有是有,不过非常的少,要是靠这个来恢复记忆和能力的话,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呢?

“那到底有多少啊?我还是十分好奇。

袁绮用爪子指了指我柜台上放的一桶廉价的棒棒糖,“差不多就相当于你卖出去一根这个的收入吧

我脸一黑,这种棒棒糖五毛钱两根,有时候来抱着孩子的街坊,我都是直接送的,看来这种烧纸钱的简单活的确没啥收入啊。

“唉。袁绮叹了口气,“还是要找些大活做啊,光靠这个,恐怕等你哪天阳寿到了,我都没有完全收集够执念。

我脸更黑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袁绮没理我,用爪子指了指柜台上的一张纸,“这是我刚写的,你把它背熟吧,以后要常用呢。

我拿过纸,上面写着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枪诛刀杀,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我奇怪的说“这是啥?往生咒吗?

袁绮点了点脑袋,“对的,这就是最入门的往生咒,你先背着吧,算是你的基础课程。

“难道下次再遇到可以超度的游魂,我就对着他念一遍这个就可以超度了吗?我有些不可思议。

“哪有这么简单,但凡游魂不愿投胎而游荡在世间,都是因为有完成的心愿,必须要先帮他们把心中所挂念之事解决掉才可以进行超度,如果贸然超度的话,就像是硬把人拉上不是他想要坐的客车一样,惹急了会抽你的。袁绮面色很认真,“如果是法力高深的大道士,的确可以这么干,不过你的话,还是老老实实按流程走吧。

我有些无语,“合着法力高深的大道士就是黑车司机呗。

“你这么理解好像也没错。袁绮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会说。

我拿着纸躺在躺椅上,没一会就背的差不多了,看了眼时间,居然才十二点不到,而我半点困意都没有。

“虽然你现在不用睡觉,不过闭目养神也是可以的。袁绮蹲在我旁边,“毕竟你的身体和肌肉还是要休息的,最好不要长时间激烈运动,不然对你不好。

我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声,便拿起手柄,继续玩着重装机兵。

袁绮好奇的盯着屏幕看了一会,“你为啥要玩年代这么老的游戏?现在PS5不是都出来了吗?咋不买一台来玩?

“切,这种游戏才叫怀旧,玩起来如同高僧入定一般,不被凡世间的杂事困扰。我很不屑。

“拉倒吧,一看你就是买不起,说起来,你现在有多少存款啊?我们以后做事可能需要不少经费。

一提起这个我就有些沮丧,“我现在支付宝里差不多就三万多点吧,现金差不多有个五千多。

袁绮嘲笑我,“长得不帅,个子也不高,钱也没多少,你还真是屌丝中的战斗机啊。

我现在严重怀疑她之前在人世间到处游荡的时候都经历些什么,为什么会养成她这种神吐槽的性格。

我不理她,自己拿了根廉价的棒棒糖当零食,继续半躺在躺椅上打着游戏,其实这游戏我已经通关过无数次了,但真的就像我刚刚说的一样,当我拿起手柄玩起这游戏时,有一种放空一切,很舒服享受的感觉,这是我玩其他游戏所没有的乐趣。

袁绮把碗碟里的东西吃的差不多,便趴在我身旁看我打游戏,不一会,她便眯起了眼睛,低下了毛茸茸的小脑袋,做了个猫咪休息时常见的农民揣姿势,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

我偏过头看了看她,把游戏的音量放低一些,此时便利店里不像白天时的嘈杂,十分安静,我开着店门,能感受到门外的阵阵凉风,街道上也十分的安静,偶尔传来些车辆行驶的声音,我心里十分享受这个环境氛围,觉得非常的舒服。

就这么静静的等待天亮,我没有半点困意,但玩了一会之后,还是眯起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等休息够了,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半了,街道外面那些买早饭的摊位也刚刚开张。

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看袁绮还没有醒,我便没有打扰她,自己走出店门,准备去吃点早饭。

我几乎从来没有这么早起过,外面还是很黑,但是街道两旁卖油条的小贩已经在摊位上亮起一个灯泡,开始往油锅里下油条了,旁边卖馄饨面条摊位,锅里也冒出腾腾雾气。

我走到摊位旁边,小贩们跟我都很熟,看到我都十分惊讶,“小赵?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居然起的怎么早?

我故意摆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在卖馄饨的摊位上找了个凳子坐下,“咱老北京的爷们没别的,早起必须来份头碗的馄饨,第二碗下锅的馄饨就不是味儿了。

卖馄饨的老李笑话我,“就你还学人家大爷摆谱,看你那样子。说罢,便开始往锅里下馄饨,我对旁边炸油条的孙婶喊“孙阿姨,给我炸两根油条,要现做的。孙婶答应了一声,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不一会,一大碗撒着虾米紫菜,冒着热气的馄饨就端着我的面前,油条也炸好了,我一边喝着馄饨,一边吃着油条,还把油条撕下扔进馄饨汤里泡着吃,吃的十分满意。

吃完之后,我结了帐,又在旁边的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一个猪肉大葱,一个豆沙,准备带回去给袁绮当早饭,正买包子呢,我看到街道远处走来一个拖着行李箱的身影,看着好像有些熟悉。

等人走近,我才看清,这不是住在隔壁4单元筒子楼的小丫头白珊珊吗?她不是在外地上大学吗?这也不是暑假,怎么突然回来了?只见她带了个很有学生气的大黑框眼镜,脸显得更加苍白,两只眼睛红彤彤的还挺肿,神色恍惚,仿佛有什么伤心事,从我身边经过都没有注意到我。

我跟她打招呼,“珊珊,你怎么这个点回家了?学校放假了吗?

她这时才注意到我,回过头看着我,突然掉下眼泪,哽咽的说“安慕哥,我爷爷去世了。

我十分震惊,手里的包子差点掉地上,“什么?白大爷去世了?我怎么不知道?

珊珊抽抽嗒嗒,哭的十分伤心,“我昨天上课的时候,接到我大伯的电话,他说我爷爷昨晚去世了,我才着急买连夜的火车票回来,安慕哥你也不知道吗?珊珊哭着说,“我现在心里很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定了定神,对她说“这样,你先回家,我待会就去你家看看,也给你帮帮忙什么的,你先不要伤心了,都有我呢。

珊珊抹了抹眼泪,“谢谢大哥,那我先回家了。说罢,便抽抽嗒嗒的拖起行李箱,往筒子楼方向走去。

我站在原地,还没有从白大爷去世的消息里缓过来,旁边卖包子的老马叹了口气,“唉,珊珊这孩子估计要倒霉了,她那大伯可不是个东西啊。

我奇怪的问“不是个东西,怎么说?

“哼,她那大伯年轻的时候我可知道,就是个不要脸皮的混子,仗着是本地土著,到处惹是生非不干人事。老马很是气愤,“珊珊她亲爸是家里老二,不是十几年前出车祸死的早吗?结果她大伯知道自己亲兄弟死了,一点没有难过,反而觉得房子不用给他分了,高兴的不行,珊珊这些年一直是靠白大爷那点养老金和出去摆摊卖菜的钱才养这么大,前两年你出去工作不知道,她那大伯来这闹过好几次,非说老头不把养老金给自己亲儿子,反而给一个将来要嫁出去的赔钱货用,还非让白大爷把房子过户给他,好在我们这的社区工作人员出来做了工作,才没把事情闹大,但现在白大爷一死,珊珊能斗过她这不要脸的大伯吗?

我听着心里既惊讶又气愤,琢磨着珊珊这次回来肯定要吃亏,心里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这毕竟是人家家事,我一个外人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我突然想起,便利店不是还有个大仙吗?找她帮忙不就行了,我连忙拿起包子往店里跑去,还不忘回头问老马,“马哥,珊珊那不是东西的大伯叫啥啊?

老马的声音在我背后传来,“叫白连起,不过也没啥人叫他本名,都叫他大白脸。

《此间鬼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