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完整作品通房宠

>

完整作品通房宠

花容著

本文标签:

主角花容江云骓的现代言情《通房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花容”,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身为通房丫鬟,花容一直谨记自己的身份。不和主子谈情说爱,不让主子沉迷女色,不与未来少夫人争风吃醋。好不容易熬到年老色衰赎回奴身,花容看上一位老实本分的鳏夫准备搭伙过日子。身份尊贵的主子却红着眼将她抵在墙上问:“你宁肯要那个老东西也不要我?”花容:“……”人间清醒通房丫鬟VS腹黑纨绔炸毛少爷...

来源:rmsjzddi   主角: 花容江云骓   更新: 2023-09-17 06:12: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主角花容江云骓的现代言情《通房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花容",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身为通房丫鬟,花容一直谨记自己的身份。不和主子谈情说爱,不让主子沉迷女色,不与未来少夫人争风吃醋。好不容易熬到年老色衰赎回奴身,花容看上一位老实本分的鳏夫准备搭伙过日子。身份尊贵的主子却红着眼将她抵在墙上问:"你宁肯要那个老东西也不要我?"花容:"……"人间清醒通房丫鬟VS腹黑纨绔炸毛少爷...

第40章

御医用木板帮花容固定了骨头,之前她都是硬撑的,上完药只能躺在床上,哪儿也去不了。

桃花醒来后一开始坚称是花容故意把她推下水的,听说花容伤的严重根本没办法推人下水,她便改口说是她和花容为了抢位置起了争执,失手推了花容一下,花容扬言要让江云骓杀了她,她一时害怕便自己跳下水潭抢占先机,反咬一口。

桃花承认是自己跳下水潭的,也承认害花容受伤,和花容说的基本吻合,便也没人追究两人到底有没有起争执了。

毕竟她和花容无冤无仇,怎么会无缘无故故意挑衅伤人?

御医走后,萧茗悠来到床前,拉着花容的手说:“这件事是桃花不对,但她打小就在我身边伺候,跟了我很多年,我想替她求个情,花容姑娘能不能原谅她?

萧茗悠的语气特别诚恳,眼眶也有些红,似乎对花容的伤痛感同身受。

但她如果真的能感受到花容的痛苦,就不会不要桃花付出任何代价,轻易的让花容说出原谅。

花容垂下眸子,淡淡道:“王妃身份尊贵,委实是折煞奴婢了,而且奴婢并没有处置任何人的权力。

萧茗悠真要求情也该去求江云骓才对。

以她在江云骓心中的地位,江云骓应该不会重罚桃花。

花容只是实话实说,萧茗悠却像是受了什么欺负,眼睛一眨,落下泪来,与此同时,江云骓走进屋来。

“我知道花容姑娘心里有气,是我没有管束好手里的丫鬟,若是能让姑娘解气,姑娘打我几下也是可以的。

萧茗悠说完抓着花容的手就要打自己,江云骓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萧茗悠。

“你在做什么?

萧茗悠似是没想到江云骓会出现在屋里,慌乱的拭泪:“我担心花容姑娘,来看看她,顺便再好好的道歉。

“人又不是你推的,为什么要你来道歉?

江云骓的声音很冷,带着怒气,却不是冲萧茗悠,反而更像是心疼。

花容不想打扰两人,但她的手还被萧茗悠抓着,怕牵动伤处,小声开口:“王妃能不能先放开奴婢,奴婢疼。

萧茗悠忙松开手,又道了次歉。

怕江云骓误会自己对萧茗悠摆脸色,花容强撑着笑了笑,柔柔道:“没关系,奴婢皮糙肉厚,不会有事的,多谢王妃相信奴婢,王妃不必如此愧疚。

萧茗悠还想再说些什么,江云骓忽的开口:“人不是你推的,不用你来道歉,但做错了事的人,不能不付出代价。

这话听起来颇有些不近人情,萧茗悠诧异的看了江云骓一眼,随后红着眼说:“桃花比我小四岁,入府后便一直跟在我身边,与我情同手足,我愿意代她向花容姑娘赔罪也不行吗?

“这次你能代,日后她若是杀了人呢?

江云骓反问,声音有些大,带了责备。

萧茗悠浑身一颤,说不出话来,红着眼冲出房间。

江云骓没有追出去,脸色很难看。

花容不知道能说什么,安安静静的装作自己不存在。

过了会儿,她听到江云骓问:“手上的伤怎么来的?

刚刚萧茗悠抓花容手的时候,袖子滑下去了一截,胳膊上的掐伤露了出来。

花容不敢告状,含含糊糊的说:“可能是摔下去的时候磕的吧。

江云骓重新把袖子撩起来,指着上面的痕迹问:“磕在什么样的石头上能磕出这样的伤?

江云骓非要问个究竟,花容没办法,只能如实回答:“昨日御医给齐王妃治腿伤,齐王妃太疼了,不小心抓的。

萧茗悠的指甲留得挺长的,那些掐痕很深,今天被江云骓大力拽了一下,有的地方又冒出血来。

江云骓绷着脸,问:“昨天怎么不说?

一点儿小伤,说出来怪矫情的,反正不会有人在意。

花容没把真实想法说出来,怕江云骓觉得她在抱怨,平静的说:“少爷要忙正事,奴婢不想用这些小事打扰少爷,况且和王妃的腿伤比起来,奴婢这点儿疼不算什么。

花容说完笑了笑,叫人看不出一点儿委屈。

江云骓心头莫名滞了一下,问:“你想怎么处置她?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按照这个逻辑,花容摔断了两根肋骨,受了这样的痛,桃花也该断两根肋骨。

但江云骓都因为这件事把萧茗悠弄哭了,花容不敢提要求,乖顺的说:“奴婢都听少爷的。

伤处疼得厉害,花容几乎一夜没睡,不能翻身,躺着也很难受。

天快亮的时候好不容易睡着,没一会儿便被期期艾艾地哭声吵醒。

桃花正跪在床前,见花容醒了,立刻哭求:“奴婢知错,求姑娘原谅奴婢吧。

桃花这次的道歉诚恳了很多,她的脸很红,像是发着高热,全然没有在水潭边欺负花容的嚣张。

伤处疼得厉害,花容没有丝毫动容,淡漠道“我担不起桃花姑娘行如此大礼,桃花姑娘还是请回吧。

桃花不肯走,执拗的跪着,哭得更真切了些:“姑娘若是不肯原谅奴婢,江三少爷就要剁奴婢一只手,只要姑娘能消气,让奴婢做什么都可以。

花容没想到江云骓会对桃花罚得这样重,愣了一下,不过转瞬她便想明白了。

江云骓不是要为她讨回公道,而是忠勇伯府的人眼底都容不得沙子。

桃花当众撒谎,踩了江云骓的底线。

“我就是个奴婢,不敢对主子指手画脚,你求错人了。

花容不想多管闲事,桃花还想说些什么,江云骓带着随风走进屋来。

“江三少爷,奴婢知错了,求你饶了奴婢吧。

桃花扑上去抱住江云骓的腿,哀嚎着求饶,江云骓不为所动,让随风把人拖出去。

没一会儿,桃花的哭声就听不见了。

花容干不了活,只能口头关心一下江云骓:“少爷怎么回来了?

还不到午时,按理,他该在外面监工才对。

江云骓皱眉看着花容,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良久,花容听到他问:“从昨天到现在你都没有如厕,不觉得难受?

“……

小说《通房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作品通房宠》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