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诱他疼宠

>

诱他疼宠

嗜甜如命 著

沈璨 现代言情 诱他疼宠 陆言欢

《诱他疼宠》,是作者大大“嗜甜如命”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陆言欢沈璨。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谁知道,竟然又发生这样一场闹剧。隔天,陆言欢便从姚茕那儿听到,因为姜颜衾的事情,沈璨把宋湘湘打了,还当着宋家人的面和宋湘湘掰了,这件事很快就在圈子里传遍了。宋湘湘跟姚茕哭诉了一通,将沈璨和姜颜衾里里外外骂了个透。其实,陆言欢不想知道这两人的事情,不过姚茕一向爱跟她八卦圈子里的事情,她以前也都是安静听...

来源:常读   主角: 陆言欢沈璨   更新: 2022-11-26 08: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嗜甜如命”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诱他疼宠》,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陆言欢沈璨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周鹤凛不知道来了多久,又站在门口看了多久,他脸上的表情很淡,几乎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陆言欢到底和他做了三年的夫妻,从他微绷的嘴角,可以分辨得出,他其实并不高兴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周鹤凛到底是因为她刚才的话不高兴,还是因为别的周鹤凛不是情绪外露的男人,所以,这几年陆言欢习惯通过他的表情和语气去分辨他的情绪,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举动让陆言欢忍不住在心里自我讽刺了一番她撤回视线,迈开脚走了过去,到门口...

021 交友自由

宋湘湘所谓的势不两立,就是带了两个闺蜜,跑到懋艺工作室上演了一出“正室打小三”的戏码,场面一度很难看。

宋湘湘不仅趁着姜颜衾不备给了她一巴掌,还让人将教室搞得一团乱,当时在懋艺工作的老师、上课的学生都围观了整个过程。

当时,陆言欢也在场。

眼看暑假快到尾声了,陆言欢还有两次课没上,就想着去把最后两次课上完。

谁知道,竟然又发生这样一场闹剧。

隔天,陆言欢便从姚茕那儿听到,因为姜颜衾的事情,沈璨把宋湘湘打了,还当着宋家人的面和宋湘湘掰了,这件事很快就在圈子里传遍了。

宋湘湘跟姚茕哭诉了一通,将沈璨和姜颜衾里里外外骂了个透。

其实,陆言欢不想知道这两人的事情,不过姚茕一向爱跟她八卦圈子里的事情,她以前也都是安静听姚茕说,既不好明确表示对二人的抵触情绪,也不好扫姚茕的兴致。

不过,也反向证明了,沈璨确实很爱姜颜衾,且还很长情。

从中学时期到现在,沈璨就像是姜颜衾身后的影子一样,只要又姜颜衾出没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沈璨。

因生日聚会不欢而散,姚茕便趁着开学前又叫上陆言欢一起吃了个饭。

开学后,陆言欢开始忙碌了,想约她见个面都难。

姚茕喜欢泰餐,订的泰式火锅,两人刚在位置上坐下,姚茕手机就响了。

“我跟闺蜜聚餐,你来干嘛?”姚茕皱眉,和陆言欢对视了眼。

过了会儿,她说“成,我发个定位给你,自己过来,我就不等你了。”

挂了电话,姚茕对陆言欢道“言欢,我有个朋友要过来,你之前也见过。”

陆言欢倒是无所谓,“没事,不就多双筷子嘛。”

姚茕点了点头,“我们先吃着,不等他。”

二十来分钟,姚茕口中的朋友终于到了,陆言欢看着他脸上还未散去的青紫痕迹,立即就反应过来这人便是上次被沈璨按在地上打的那个。

他扯着嘴角对陆言欢笑了笑,说“陆学姐,还记得我吗?我叫贺览星。”

姚茕嘁了声,“我们家言欢为什么要记得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熊样!”

贺览星嬉皮笑脸的坐下,也不生气。

姚茕又对陆言欢道“高中的时候,他比我们小一届,估计你对他根本没印象。”

高中时的贺览星,陆言欢确实没印象。

不过,因为姚茕的关系,她和贺览星倒是见过几面,也大概记得他姓贺,只不过名字一直没记住。

没想到还有学弟这层关系。

贺览星嘴滑,很会活跃气氛,也很细心很绅士,边说还能边给桌上两位女士布菜。

上次他和几个男的在背后意淫姜颜衾,陆言欢其实对他有些反感,可今天对贺览星倒是有些改观了。

姚茕问“上次你到底说姜颜衾什么了,为什么沈璨就打你?”

贺览星一脸郁闷,“我很冤好吗?我压根儿没说姜颜衾的坏话,也不知道沈璨发什么狗疯!”

他明明说的是……

想着,贺览星余光瞥了眼陆言欢。

饭吃到一半,姚茕家里来了电话,说姚母身体不适被送去了医院,姚茕接完电话把陆言欢丢给贺览星火急火燎的走了。

陆言欢和贺览星不熟,姚茕走了,这顿饭也没继续下去的必要。

陆言欢搁下碗筷便提出要回去。

贺览星说“陆学姐,我送你吧。”

陆言欢“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很方便。”

贺览星“不行,我答应了茕茕,一定要把你平安送到家的,你自己打车回去,万一路上出点状况,我怎么跟茕茕交代。”

见他坚持,陆言欢也不好再强势拒绝,点头答应了。

两人一道从包厢里出来,迎面走了几个男人。

贺览星眼睛一亮,上前招呼道“秦师兄、傅师兄。”

闻声,走前面的秦睿和傅安粟朝贺览星看了过来,也瞧见了跟贺览星一道从包厢出来的陆言欢。

傅安粟意味深长“是小贺啊,跟朋友来这儿吃饭呢?”

不等贺览星回答,秦睿笑嘻嘻道“周太太……哎呀,瞧我这记性,陆老师已经和周总离婚了,不能再叫周太太了。”

陆言欢淡淡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秦睿这话有些刻意了。

贺览星脸上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他和秦睿、傅安粟二人寒暄了两句,带着陆言欢离开了泰式火锅店。

秦睿盯着二人的背影冷嗤了声。

傅安粟不解,“你嗤什么嗤?人家离婚了,交友自由。”

秦睿没解释,抬脚往订的包厢走去,要进门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对傅安粟几人道“你们先进去,我去打个电话。”

“睿哥!”傅安粟叫了他一声,秦睿头也不回的拿出手机往另一边走去。

《诱他疼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