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别叫我大师

>

别叫我大师

月亮的白纱裙 著

别叫我大师 悬疑惊悚 月亮的白纱裙 郑周

很多网友对小说《别叫我大师》非常感兴趣,作者“月亮的白纱裙”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郑周月亮的白纱裙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郑周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在蛇皮袋里面翻找了一会儿后,随后嘴角上扬喃喃自语的说道,“找到了。”说完,郑周从蛇皮袋中拿出一张被折叠成五角星的黄纸,高兴的站起来,一边伸手将五角星递给大巴车司机,一边开口说道,“叔,今天太感谢你了,我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张护身符就送给你了。”中年司机连连摆手拒绝...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郑周月亮的白纱裙   更新: 2022-11-26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别叫我大师》是作者“月亮的白纱裙”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郑周月亮的白纱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郑周一大早醒了过来,随便洗漱了一番后,提着蛇皮袋看了一眼窗口的开口说道,“走了,我们去火车站”“嗯”站着窗口透明的莫星瑜点了点头,跟着郑周走出了这破旧的宾馆来到路口,郑周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师傅去火车站以后,出租车司机一踩油门绝尘而去出租车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微微抬头瞄了一眼车顶的内后视镜,笑着问道,“兄弟出门啊,准备去哪儿呢?”“呃……”郑周一听他这样问,顿时在心中自言自语的说了...

第二章女鬼索命

幸好这里离省城也不算太远了,路过的一辆大巴车见站在路边的这一群人可怜,就顺路把他们带进了省城。

大巴车在车站门口停下,司机把车门打开,这一群人千恩万谢的感谢了一遍司机后,这才各自离开了这里。

郑周也紧随其后的下了车,看了一眼站在车旁笑眯眯中年和蔼的司机,他打开蛇皮袋在里面翻腾。

司机见状有些好奇的走到他身旁,低头对着在蛇皮袋中翻东西的郑周好心地说道,“小兄弟,天都这么晚了,快去找个宾馆休息吧。”

郑周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在蛇皮袋里面翻找了一会儿后,随后嘴角上扬喃喃自语的说道,“找到了。”

说完,郑周从蛇皮袋中拿出一张被折叠成五角星的黄纸,高兴的站起来,一边伸手将五角星递给大巴车司机,一边开口说道,“叔,今天太感谢你了,我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张护身符就送给你了。”

中年司机连连摆手拒绝道,“就是顺路的事,不用了,不用了。”

郑周将手中的护身符强塞给了他,不等中年司机说话,便提起地上的蛇皮袋,神秘兮兮的笑着说道,“叔,你今晚用得上的。”

中年司机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只是摇头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黄色五角星,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都21世纪了,竟然还有年轻人信这些东西。”

中年司机虽然这么说,但还是顺手将护身符揣进了裤兜中,上车打火,把大巴车开进了车站。

郑周在车站附近破旧宾馆,花了20块钱开了一间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在心中暗骂了一会儿黑车司机后,随即又想了今天好心把自己一群人带进城的大巴车司机。

联想到了自己在大巴车司机身上看到的东西,郑周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这个好心人,并且希望司机随身携带自己送他的护身符,他就这样胡思乱想地想的,过了一会儿,睡意涌上心头,慢慢的陷入梦中。

至于郑周在司机身上看到了什么?其实也没多大的问题,就是被一个浑身是血的亡魂趴在身上罢了。

另一边,劳累了一天的中年司机刚脱完衣服上床休息,就感觉背后一阵阵寒意袭来,浑身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

这种熟悉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让躺在床上的司机心中一紧。

他今天像往常一样出了一趟车,返回的时候,被车窗外一股凉飕飕的风吹在身上后,他就开始手脚冒出冷汗,头皮也一阵阵的发麻,心底不自觉的升起了莫名的恐惧感。

这莫名的恐惧随着开车的时间久,就越加的清晰,甚至脑海中还不自觉的浮现出自己车毁人亡的画面。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好心的带郑周一群人进县城的原因,因为他一个人独处在昏暗的大巴车中太害怕。

说了也奇怪,当提着蛇皮袋的郑周一上车后,他心中的恐惧突然消失了,身体又恢复正常。

他还以为是自己好了,但随着寒意的再一次袭来,他的身体开始颤抖,看了一眼昏暗的房间,心中一阵阵发毛,现在后悔选择单人宿舍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并且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昏暗的房间中不止自己一个人。

压抑的气氛让他情不自禁伸手去摸床头的开关,想要把灯打开。当手刚摸到开关的位置时,早有一只冰冷的手掌放在开关上了。

中年司机被吓了一大跳,身体顿时一阵酥麻。

还没来得及起身查看,就听见一个冰冷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开灯吗?我帮你呀。”

这道声音很机械,没有一丁点人气。

中年司机头皮一炸,呼吸开始急促,他立马翻身下床,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要开门出去。

来到门前,握住门把手,可不管他怎么用力,这往常一拉就开的门,现在怎么也打不开。

这时床头的开关“啪”的一声被人按下,声音不大,但在这落针可闻的房间中,却异常的刺耳,一瞬间白炽灯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正在用力想将门拉开的中年司机大腿一软,顿时瘫软在了地上。

开关盒被人上下的按动起来,一直就这样反反复复,天花板上的白炽灯也开始跟着闪烁起来。

开关的声音一开始还略有间隔,5,6秒才响起一次,随着时间慢慢过去,按开关的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速度也开始加快了起来。

瘫坐在门口的中年司机在这飞快闪动的灯光中,他看见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人影站在自己的床头。

人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当看见是什么东西以后,最初的恐惧便会化为愤怒,中年司机也不例外,他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向着床头喊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啪。”灯光不再闪了,床头传来一个女人幽怨的声音问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记得你妈……。”中年司机这时已经豁出去了,朝着床头大声的骂道。

他此刻忘记了害怕,不停朝着床头大声地骂着许多不堪入耳脏话。

等到中年司机骂累以后,床头披头散发的女人这才幽幽的说了一句,“去年八月二十,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中年司机一听这话,脸色倏然变白,他想起来了,去年自己的确撞到过一个人,但他下车查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见,他还以为是错觉,便上车离开了。

经过披头散发的女人一提醒,尘封在心底的记忆,重新浮现出来,他瞬间瘫软在地,朝着开关方向砰砰砰磕头,声泪俱下的哀求道,“我不是故意的,你饶过我吧。”

“哈哈……。”这时女人的声音不再空洞,瞬间充满了怨恨,恶狠狠的说道,“饶过你?那你为什么那天撞完我以后,明知道我还没有死,就直接逃逸了?”

“我没看见你啊。”中年司机鼻涕横流的不停磕头。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话音刚落,中年司机便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祈求竟然没有用,他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爬了起来,拉着门把手一边拼尽全力想要打开门,一边大声的嚎啕,“救命啊救命啊……。”

但不管他怎么呼喊,没有一个人应答他。这房间好像就被隔开了一般,就算外面的过道还有行人,也没人听见他的哀嚎和求救声。

“喊够了吗?”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求求你放过我吧……。”他一边哭着求饶,一边拉着门把手使劲的用着力。

“去死吧……。”

话音刚落,中年司机感觉后颈被一只手抓住,随后离地而起,就被一股巨力扔到了床边。

他手胡乱的挥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意外的摸到了自己脱下来的外衣,突然想起郑周给自己的护身符,这一刻,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从裤兜中摸出折叠层五角星护身符。

刚把护身符拿在手中,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向着他走了过来。

“达达达。”

脚步声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他看到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女人伸出双手掐向自己的脖子。

手越来越近,他已经感受到女人冰冷的双手了,快要绝望的时候,他右手中的护身符红光大作,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他看见披头散发的女人浑身冒起了黑气,仿佛被烈火灼烧似得,痛苦的哀嚎起来。

“啊啊啊……”

红光越来越亮,披头散发的女人哀嚎的就越大声,随后女人身影慢慢变淡,怨毒的看了一眼靠在床边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敢给他护身符,我要你的命……”

说完,披头散发的女人瞬间消失。

随着她的消失,司机手中护身符也渐渐的暗淡下来。

他满头冷汗打量一番四周,感觉到心中不知名的恐惧消失以后,急忙抱起外套开门冲了出去。

《别叫我大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