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

>

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

作梦键盘侠 著

1号 作梦键盘侠 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 奇幻玄幻

《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是作者“ “作梦键盘侠””的倾心著作,1号作梦键盘侠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堆积在钢铁山有的蓝色钢铁组件像手臂,五指只剩下一指,另外的四指就散落在绿色的电路板上,时不时被电流击的一晃一晃。有的像人的头颅,仿真皮肤仿佛被人掀了一般,露出银白色的钢铁,头发盖住了半边脸,嘴里吱吱响,也不知道她说什么,看起来异常可怖。一名男子扒在山顶一处由残肢断臂形成钢铁缝隙留的空洞,伸出脑袋警惕...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1号作梦键盘侠   更新: 2022-11-26 23: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1号作梦键盘侠,讲述了​换上白色的鞋子,早早来到餐厅,只见刘小豹老师,正在做早餐把拳头大的麦子放到两米高的机器里,在上面按了按,出来了包子,油条把一个半拳头大黄色的黄豆一颗颗从另一个孔扔进去,出来一碗又一碗豆浆昨天下午睡觉的时候,蔡诺依已经把日常常识性的东西发到每个人的手环里,昨天晚上边发呆边看了“起来的那么早,刚换了一环境睡不习惯吧!”刘小豹把一盘盘包子端到位置上的说道1号:“不是,昨天下午睡了,晚上才很晚睡...

第1章 我是谁?

淅淅沥沥的小雨密密麻麻的连成线,一望无际的废弃钢铁,散发出雨水都无法掩盖浓重的机油味。

一座座废弃钢铁堆,像坟墓一般,上面冒着黑色的浓烟,天空中的乌云都无法比拟,一缕缕无视雨水的浓烟,好像重力对于浓烟不存在一般。

雨滴落在其中一座中等高度废弃的钢铁堆上,雨水溅洒进下方的微缝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滴洒在蓝色的火焰上,雨水并没有阻止火焰的燃烧,雨滴洒在一闪一闪呲呲作响的电流上,让电流的光芒更加刺眼。

堆积在钢铁山有的蓝色钢铁组件像手臂,五指只剩下一指,另外的四指就散落在绿色的电路板上,时不时被电流击的一晃一晃。

有的像人的头颅,仿真皮肤仿佛被人掀了一般,露出银白色的钢铁,头发盖住了半边脸,嘴里吱吱响,也不知道她说什么,看起来异常可怖。

一名男子扒在山顶一处由残肢断臂形成钢铁缝隙留的空洞,伸出脑袋警惕的看着下方的一片平地。

天空中飞着与钢铁山一般的大的钢铁鸟,低空扔下来几十个大铁箱。

成群成群的人从大铁箱里走出,哀嚎声传至几里,有人的伸手抚着头,有的拿着断臂,有的一瘸一拐。

“排好队都往2号出生地走左边走,来这边登记,这关系到你们以后的伙食问题。”

说话的声音覆盖方圆好几座钢铁山,也覆盖对面几公里的平地。

前方的平地2号出生地与钢铁山3号出生是两种环境,上空冒的烟雾都不一样。

前方的烟雾五颜六色,比钢铁山的味道重多了,那边从大鸟里放下来的都是一些瓶瓶罐罐。

里面装了各种各样颜色的液体,从低空扔地上玻璃碎了一地,玻璃瓶的液体把土地都给染了色。

那名男子也是被飞在天空的大鸟给扔下来的,不过不是刚刚已经飞走的大鸟。

也不是2号出生地,他是在3号出生地,也就是钢铁山出生地,与废弃钢铁一块被扔了下来。

他很幸运,没有残肢也没断臂,只是皮肤擦了点伤。

他不知道姓啥名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通通不知道,只有最基本的生存的渴望。

为什么每年都会从大鸟扔下来两批,从内部黑漆漆的外壳蓝色的铁皮箱里走出来,他不知道。

人们都说那个大鸟就是造物主,是他造了成万上亿的人们。

他只知道自己眼前刚离开出生地的空气屏幕显示。

编号1

寿命30

精神力10

生命力 10

速度10

力量100

眼睛看向大鸟,显示的是F3型飞机,功能,废物运输,叫大鸟是因为它长的像鸟,他才不信这是什么造物主,明明是F3型飞机。

被大鸟扔下来半年多他才知道可以去流食站登记,登记后就能领流食。

他还记得的,当初登记时扫码的尴尬,遇到的人们长的都一样,后颈上都有一串数字编号。

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他的基因数字编号,临时给弄的编号,拿了注射器给注了50毫升的透明液体。

当时注册完后,眼前的显示就不一样了

型号1

身份编号22335558

精神力10

寿命29.5

生命力 12

速度12

力量120

人们取名都是随机的,也有用数字命名,不过登记员还是建议用随机的好,以后就知道随机的方便。

他没有选择随机,给自己登记了叫1号。

当时登记完后发了一个小包装袋,上面写着基因食物,30粒,里面是圆圆乳白色比拇指还小的颗粒。

那名登记的人员给1号介绍基因食物,一天一粒管饱,一个月以后可以去流食站,凭借刚给的身份编号领取一个礼拜的食物,一个礼拜去领一次。

1号很尊敬流食站的工作人员,他们都很善良,说话温柔,笑容常挂嘴边。

不像从大鸟放下来的人们,在自动流食站外面,到处都能看到打打杀杀。

要不是流食站不允许打架斗殴,也许刚领完就被抢了。

刚开始1号不知道为啥人们不在流食站直接抢了,流食站装有扫描仪,它能分析血液的流动、心脏跳动的频率、肢体的接触程度等各种因素判定是不是在打架或者被威胁。

先攻击、威胁的会被判定一个月不许领流食,要是打砸流食站的仪器设备更惨,被当场击杀都有可能。

1号去过十几个流食站,每个站点都一样,用染了红色漆的钢铁搭建一栋上面大,下面小的5000平米的3层房子。

下面由8根半米粗的钢铁支柱支撑,两面通透。

另外两面墙配备了6个窗口,一层的屋顶是蓝色的,一旦人靠近就会发出耀眼的蓝光,把屋内的人都给照耀在蓝光内。

每个窗口都与两个墙壁完美融合,凸出一个半米高,半米宽的乳白色的小凹槽。

流食就是从这个凹槽上面掉下来的,想当初1号为了搞清楚食物怎么来的,还悄悄蹲守在流食站外面一个月。

原来流食不是变出来的,每段时间都有小型飞机来补充流食站的食物。

也观看了流食站外的喜怒哀乐,刚登记不久的新人都会被抢,有的被打的头破血流的。

有的很刚猛,被打的当场倒地不起,是一直不起的那种。

成群结队的围攻一个,刚开始的威胁让他分一半,不分就抢。

这个1号也经历过,可每次都能逃出来,对方的身体素质不如自己。

看向他们的身体数据,他们的寿命大多数都是20左右,速度六七点左右,力量五六十左右。

以自己120的力量,一拳下去对方就得缓一缓,追也追不上。

脚踩着一个机械手臂,右手搭在一个机械头颅上,脑袋伸出近一人高的废弃的密密麻麻的电子元件组成的洞内墙壁。

左手把一袋50毫升的流食放到嘴边,闻着身体旁边废弃钢铁、电子元件、破铜烂铁浓重的味道,慢慢的把流食吸进口中,直到小包装袋干瘪为止。

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下面一群成千上万走动的人群,回想这3年来所见所闻。

前面半年全靠在拉圾场抓一些小动物,和捡的标枪击鸟充饥。

刚开始直接生吃,后来捡到一只被烤熟两个机械脑袋大小的麻雀,自那以后才开始了熟食之路。

偶然一次看到新来二愣子拿拳手砸向流食机,一缕蓝光覆盖瞬间就把她给烤熟了并且飞出了流食站外。

也渴望得到那样的武器,要是用那个来打鸟多容易,哪怕是抓老鼠也容易的多,钢铁山找了几年也没找到,只找到些锋利的铁制品、合金制品。

两年多以前,1号听到别人谈话时,绿龙岛每一年都会来招收人员,一年两次,与人们被飞机扔下来的频率一致。

那几个人谈的有声有色,说是进了绿龙岛可以增加寿命,也可不用愁吃喝。

几个都边说边陷入遐想,对于出生地的人们来说,绿龙岛就是天堂。

1号暗想这3年来,经历过多少场的生死搏杀。

尤其是刚被大飞机放下来的人们,脾气都很火爆,看你一眼不顺眼,就冲过跟你拼命,一般几个月后情绪就稳定下来了。

就算情绪稳定下来了,也少不了打打杀杀,为食物之争。

1号从来不抢别人的,自己就算流食不够,也能管饱,可以抓些老鼠,抓些鸟,有时候还能在水坑里抓到鱼。

如果他们要来抢,也是会拼命的,自己不下重手,倒地不起的就是自己。

除了每个礼拜去领流食,其它时候都在外面离群所居,主要活动在方圆几十公里的钢铁山。

既不想去加入什么帮派抢别人的,也不想聚集新来的挑战老帮派。

帮派每个流食站都有,或十几人组成,或上百人组成,也有三五成群的,每个都是从生死当中活下来的。

1号想不通他们为啥这样,一般人靠领流食足以活下来,为啥要争抢呢!

就算像自己一样食量大的,也可以出去抓些动物充饥,老鼠的味道可比流食美味多了。

流食一点味道都没有,只能维持身体的机能。

据他们说进入绿龙岛的条件是在出生地活着三年就行,一个说来这里只有一年,另一个说只有半年。

听到这个消息1号也很激动,本来不知道为啥而活的他,生命像是注了激情,每天睡觉都梦到自己到了绿龙岛。

吃完一袋流食,从铁盒子用铁丝穿过的背包里又拿出了一袋流食,反正马上就能进入梦想之地,绿龙岛,可以任性一把,连吃两袋。

看着不到巴掌大的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的是乳白色的液体,都还不够一口吃的。

就是这少量的液体维持一顿的食物,一天三袋就精神满满。

想当初刚来的前半年,根本不知道还能领这玩意,靠抓老鼠充饥,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候连续几天都得挨饿。

那个时候走路都有点虚晃,心情也是沉重的。

1号决定等人群差不多都走光了,就下去找下面正在招收的老师。

经过3年来的经验,遇到人准没好事,要么被人骗走自己的流食。

要么半夜被人偷袭,为了一个礼拜的流食至于么!反正1号觉得那人眼光不行。

《原来我们都是克隆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