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人间惆怅客

>

人间惆怅客

任平生 著

人间惆怅客 奇幻玄幻 柳长风 花想容

小说《人间惆怅客》,现已完本,主角是柳长风花想容,由作者“任平生”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一张鹅蛋脸、肌肤白皙、眉目清秀,笑起来是那么的甜蜜,身段也发育起来了。青萝买回来有三四年了,他之前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正眼瞧过,心口开始颤抖了。他异样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青萝,青萝也感觉到了,羞涩得低了低头,两边的脸颊泛起羞涩的红晕。小丫头今年十七岁,男女之事也懵懂了,心中又羞又喜,像小鹿般跳动,三公子从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柳长风花想容   更新: 2022-11-27 00: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人间惆怅客》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任平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柳长风花想容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人间惆怅客》内容介绍:“带你从后山下去吧!”说着推开了旁边的一块巨石,巨石滚了下去一个很不显眼的陡坡映入眼帘,柳长风跟着秋月拄个木棍脚步缓缓的向下挪去,两人靠的很近,一股少女体香飘了过来柳长风不免有点心猿意马秋月又用木棍拨开拦路的茅草、荆棘一条小路涌了出来,仅容一人通过估计几十年没人走过了,虽是深秋,荆棘遍地,身上粘的到处都是长这么大柳长风还没走过这么险峻的山路,一上一下,看着秋月在前面开路,荆棘在她衣服上...

第2章 科考失意

之前师父再三告诫他,学武之人如果贪恋美色,武学成就终究不会达到巅峰。本身就有酒意,李浪的轻浮言语在耳边回荡,他脑海中仿佛看到了庞娇儿。

诱人的香味再次传来,只不过比刚才更浓厚了。他开始打量青萝,突然发现这丫环长得很顺眼。一张鹅蛋脸、肌肤白皙、眉目清秀,笑起来是那么的甜蜜,身段也发育起来了。青萝买回来有三四年了,他之前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正眼瞧过,心口开始颤抖了。

他异样的眼神一直注视着青萝,青萝也感觉到了,羞涩得低了低头,两边的脸颊泛起羞涩的红晕。小丫头今年十七岁,男女之事也懵懂了,心中又羞又喜,像小鹿般跳动,三公子从未这样看过她。在她心目中,整个柳家大院几十号人就三公子最为出色,长得一表人才。有学问,还会舞刀弄棒。从不摆架子,只不过不太爱搭理人,也许读书相公都是这个样子吧!其实在心里一直盼着夫人每天使唤她给三公子送东西。

他感觉到了青萝的不安,为自己刚才的窘态感到自责,发觉她羞涩起来的脸蛋更好看。

“三公子,要喝茶吗?”

“倒点吧!”柳长风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点烫,你慢点喝。我再给你扇扇。”

“你也喝口吧!”

“这,不太好吧!”

“扇半天了,你也口渴,喝吧!” 纤纤玉指接了过来,她低着头,茶水还是有点烫,青萝喝得很慢。发觉三公子又在打量自己,一不留神茶水洒到了胸口,湿了一大片。她赶紧把茶碗放到桌子上,柳长风的眼神也注意到了,她又不好当面抖衣服,恨不得眼前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小萝,你过来。”

“三公子……”青萝脑中一片空白,但脚步还是往前挪了一下。柳长风突然跃了起来,拦腰把她抱住。她又惊又吓,转眼间身子已经倒在了床上。

“三公子,不要这样。”青萝吐气如兰。

柳长风毫不理会,头凑了过去,两张脸瞬间似乎粘住,她身子顿时软了。

“不要,夫人知道会把我赶走的……”她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等我考中之后,定会回来娶你的。”

秋风萧瑟,白云片刻间暗淡了很多,天空忽明忽暗。一阵阵肃风吹来,行人都缩着脖子。南阳府的古道上,一辆马车在逶迤的跑着,脚力越来越慢,看得出老马很累。车夫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干瘦老头,也有点疲倦,不停的打着哈欠。看这架势,估计赶了不少路。

从汴梁到南阳,除了住店、打尖,还没有停过。此时到了深秋,古道两旁的草木开始凋零,一眼望去,尽是枯枝烂叶。夕阳开始落山,路上来回的马匹、客商、行人越来越少。

马车中坐着一位青年公子,一袭白衣,皮肤白皙,容貌秀伟、温润如玉,一看就知道是赶考回来的举子。但此时他两眉紧皱,手中拿着酒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喝的很慢,一个时辰了,一壶酒还没喝完。

对酒鬼来说,一个人喝酒是最痛苦不过的事,车厢内散发着浓郁的酒香。也许是酒味太重,再加上马车的颠簸,书童来福居然睡着了。

柳长风此时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名满徽州府的柳公子竟然落榜了,本以为这次能赴琼林宴,踏马游御街。不曾想榜上无名,名落孙山的滋味不好受。下次科考又要再等三年,想想从七岁入蒙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七年了。这次录取的人数本来就少,徽州府今年几十个举子结伴进京,一个都没考上,想到这,他内心又有点平衡了。

回去怎么面对慈母失望的眼神,慈母出身书香之家,一心指望他能光宗耀祖。大哥懦弱无能,二哥游手好闲,虽说家道殷实,有上百亩田地,可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想到这些,开始深深的自责起来。除了晚上睡觉,他基本都呆在书房。想到青萝的倩影,自己当初的诺言,怎么面对?如果现在回去对慈母提出想纳妾,家人肯定会认为他贪恋美色,荒废了学业才落榜的。要是考上该有多好,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此刻内心如乱麻一般,又开始喝了起来。

马车又开始颠簸起来,只不过路面比之前更凹凸不平,来福也醒了。他拉开窗帘,此时已经进了山路,北面是河流,南面是一座大山,一眼望去,层峦叠嶂,山峰甚是险峻。柳长风发现四周静得可怕,太阳已经落山。这方圆几里之内哪会有村落、客店,他有点后悔赶路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顿时打起了精神。

忽然一阵锣鼓声打破了寂静,马车开始摇晃,差点倾倒,显然是马儿受到了惊吓。来福吓的身子开始颤抖。

“三公子,这……”

“别怕,有我。”

他从容的下了马车,果然是遇到土匪了。一匹骏马挡道,马背上一个彪形大汉扛着朴刀,面目狰狞,后面跟着几十个小喽喽摇旗呐喊。

“大王,我们是乡下人,没什么钱财,途经宝地,望大王行个方便。”车夫老王开始求饶,来福抓着柳长风的手躲在身后,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去你的,老东西。”一个土匪一脚踹向了老王,只听“啊哟”一声,老王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小白脸,今天我们三大王高兴,马车、银子留下,马上滚。”土匪大声的嚷嚷着。

“可以,不过有人不同意。”

“谁啊!”小土匪一脸疑惑。

“我的脚。”

柳长风深吸一口气,身形一跃而起,一脚踢到了小土匪胸口。只用了三成功力,只听见扑通一声,小土匪滚进了河里。

“兄弟们一起上,宰了这小白脸!”

《人间惆怅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