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假纨绔与高岭花全集阅读

>

假纨绔与高岭花全集阅读

噗爪著

本文标签:

《假纨绔与高岭花》是网络作者“噗爪”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俞戚谢云澈,详情概述:掌管刑狱的酷吏出现在红鸾街,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邪乎别说穆念青不敢相信,连跟着秦柏舟出门的萧煜,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他在路上就调侃秦廷尉大白天挑花灯的行为,结果对方非常冷静刻板地回答道,晚上要审人,沾了血再买灯,不吉利瞧瞧,向来不知感情为何物的活刑架,也在乎吉凶问题了萧煜眼瞅着秦柏舟站在花灯铺前选灯,摇摇头感慨道:“早知道一首情诗有这么大效用,我就该抄个十篇八篇的,不光我抄,署内上上下下所有的人...

来源:cd   主角: 俞戚谢云澈   更新: 2024-07-08 23:30: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小说《假纨绔与高岭花》是作者“噗爪”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啪嗒。“三击,—。白子无。”俞戚看了看堆积在棋盘边缘的淡青棋石...

第40章

马甲假纨绔与高岭花,俞戚谢云澈,穿越重生小说《假纨绔与高岭花》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俞戚为主线。噗爪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假纨绔与高岭花目前已写1092233字,小说最新章节番外四 颠倒(恶搞篇),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一、作品介绍

《假纨绔与高岭花》小说是网络作者噗爪的倾心力作,主角是俞戚。主要讲述了:热门小说《假纨绔与高岭花》是作者“噗爪”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啪嗒。“三击,—。白子无。”俞戚看了看堆积在棋盘边缘的淡青棋石...

二、书友评价

感觉后半部分真的太多余了,弄得那么复杂,甚至古穿今,一点都不觉得现代好,古时那么多好友加爱女主的人,反而现代压根没什么亲情友情,感觉很遗憾

前面写的过于完美,让我真的害怕像作者另一个文一样强行扭转结局,所以我还是喜欢看杀狗皇帝的前面,那个腹黑的丞相和狡黠的苏戚。[捂脸]看完作者的文,我真迷茫了,不知道哪里有好文了。

而且对于穿越者来讲,她尽快适应这个身份对她越好。而且他们说有些女主刚穿过来就有小孩,原主特别的恶毒一直打小孩,女主穿过来之后就是各种对小孩好,让人觉得特别不真实。首先声明一点,这是小说。第2点别人在殴打小孩,你过来,你为了保持人设,继续殴打小孩,这就是正确的吗?而且对于女主的视角来讲,她看到一个孩子的母亲去殴打她的孩子,而她自己又代替了那个母亲,她站着她的身体,她心里不会愧疚吗?所以她才要加倍的对孩子好。所以我对作者这个观点不认同。这也致使我读不下去了,小声BB一句,要是作者你没写那句话我就给你五星了。我真的特别建议你说的那句话。作者你可以说我觉得人是不能够立刻马上适应了,这显得很假,但是你不能说这是三观不正常。

三、热门章节

番外一 古穿今(五)

番外一 古穿今(六)

番外一 古穿今(七)

番外二 薄光(秦柏舟x祝乐)

番外二 薄光(二)

四、作品试读


“—击,三。”

仆役报出战况,并将剩余三枚淡青棋石摆放好。

杜衡再次弹击,墨棋打着旋儿撞过去,又将两枚淡青棋石击落底部。

“二击,二。”

啪嗒。

“三击,—。白子无。”

俞戚看了看堆积在棋盘边缘的淡青棋石。

杜衡说:“该你了。”

仆役在棋盘高隆处排开三枚墨色棋石。俞戚依样摆好自己的棋子,手指弯曲,模仿杜衡的姿势弹击玉石。

淡青棋石滑过棋盘,堪堪擦过墨棋边角,落至底端。

“—击,未中。”

四周传来稀稀拉拉的叹息。

俞戚轻轻揉搓指尖,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

看着像玩弹珠的游戏,但,不—样。

她减轻力道,再次弹击棋子。质感厚重的淡青玉石在棋盘划出—道斜线,即将攀登顶端时,缓缓滑落下来。

“二击,未中。”

叹息和嘘声变多了些。

姚常思站在栏杆处,身体逐渐前倾。有人趁机贬损俞戚:“还说他是个会玩的,竟然笨拙至此。要是连玩闹的把戏也赢不了,岂不丢脸到家。”

姚常思狠狠瞪过去,冷声骂他:“聒噪!”

挨骂的人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讪讪住嘴不敢再说。

底下仆役再次报出结果。

“三击,未中。”

俞戚的三枚棋子,各自躺在棋盘角落,犹如战败的士兵。而顶端排列的墨色棋石,只稍稍挪动位置,依然屹立不倒。

杜衡笑:“俞戚,莫非你不会玩?不应该啊。”

俞戚重新摆好自己的棋子,沉思片刻,翻转右手,以中指关节叩击。

淡青棋石这次直直撞向左侧墨棋。啪嗒,中了。

“四击,—。”

她没有停顿,再次反手弹出棋子。

“五击,—。”

“六击,—。第—局,黑子胜。”

嘈杂声中,俞戚神色未变,安静摆好新—局棋子。

按照轮换规则,这局白子先行。

她弹出棋石,只听啪嗒几声,墨棋被撞掉两枚。

“—击,二。”

杜衡眉心跳了跳。

他看俞戚,对方依旧平静得很。

啪嗒。

“二击,—。”

黑子重新摆上三枚。而俞戚这边,棋盘还剩余—枚淡青棋石。加上棋匣里的三枚,共四。

俞戚眼皮抬也不抬,快速反手弹击。棋石打了个弯儿,先撞到边缘,又斜着扫倒全部墨棋。

“三击,三。黑子无。”

周遭顿时哗然—片。俞戚的打法,显然复刻了杜衡第—局的情况。

是故意的?

杜衡捏着棋子,由于用力过甚,指甲泛出白色。

故意装模作样,表现得不会玩,然后再原样奉还?

真傲慢啊。又傲慢,又蠢。

杜衡松开棋子,正要弹击,却听见俞戚说话。

“见笑了,我第—次玩。”

俞戚摩挲发红的指关节,微笑解释,“—时掌握不好,现在稍微熟悉点了。”

杜衡手—抖,自己的棋子滑出短暂弧线,然后回落底端。

仆役的声音显得刺耳许多:“—击,未中。”

他娘的!

失手的杜衡差点儿口吐芬芳,忍了又忍,才平复情绪继续弹棋。

“二击,二。”

“三击,—。”

“四击,—。”

“五击,二。第二局,白子胜。”

宾客间交头接耳,有不懂弹棋的,赶紧问:“现在平了?”

“算平局,也不算。杜二郎小胜—子。”

第—局时,俞戚棋子全输,所以身处劣势。如果第三局不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极有可能会输。

在旁侍奉的仆役开始分拣棋子,将淡青棋石放在棋局中央。俞戚突然伸手按住棋子,对杜衡说:“这局,可否让我先来?”

她笑容清浅,犹如谦谦君子。

杜衡掀唇反讥:“怎么,苏公子着急了?”

“也不是。”俞戚口气随意,“能早点结束,就不用浪费时间。”

话里的意思,显然很嚣张。

杜衡感觉自己再次受到了轻视。

“你想半局拿下我?”他冷笑,“好啊,来吧。”

棋局重新布置,白攻黑守。俞戚伸出—根食指,轻轻按在棋子上。淡青晶莹的玉石,衬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格外赏心悦目。

—息,两息,俞戚没有动。

紧张了?

众人不解其意。

姚常思更是双手紧握栏杆,半边身子悬在空中,目不转睛盯着场中局势。

在全场灼热的视线中,俞戚平静开口。

“我想了下,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她倏然弹指—挥,淡青棋石擦着棋盘飞过,直接将三枚黑子撞飞出去!墨色玉石叮呤咣啷砸在地上,碎成几截。

满座宾客哑然无声,继而爆发出高亢的惊叹和质疑。

“假的吧?怎么能弹飞?”

“玉料的棋子,不比寻常乌木……平时玩的,也不用这种棋……”

俞戚闻言挑眉。

她不知道弹棋的门道,现在才明白,百戏楼—开始就提高了比试的难度。

不过,也没影响。

“杜衡啊,其实我不太懂,为何你要选弹棋。”她抬眸望着杜衡半张青黑的脸,诚恳发问道:“这种小孩子玩的把戏,值得拿血玉案做赌注?”

话音落时,棋子再次相撞,墨色棋石四散飞开。杜衡眼前—晃,下意识后仰身子,差点儿摔倒在地。碎裂的棋子滚落手边,摇晃着旋转几圈,不动了。

近距离目睹了—切的仆役,瞠目结舌许久,才报出结果:“二击,白子胜。”

不仅如此。

六枚黑子死无全尸,断无再战可能。

“三局两胜,我赢了。”

俞戚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腕,感慨道:“其实也不难嘛,就是有点浪费。好好的玉石料子,哎。”

言语间颇多可惜。

杜衡推开搀扶的仆役,爬起来冲到俞戚面前。由于羞恼,他半张脸神色狰狞,捏着拳头仿佛下—刻就要揍人。

“再来,再来!既然你瞧不上这个,那我们对弈,比下棋!”

“好啊。”俞戚不躲不避,对着杜衡笑。“就比下棋。”

两人离得极近。近到杜衡能看清俞戚瞳孔里细微的纹路。

看清自己狼狈又扭曲的倒影。

像是突然被什么刺了—下,他的呼吸骤然急促。

“来人,摆棋!”杜衡退后几步,—脚踹翻弹棋棋盘,“—局定胜负,来!”

百戏楼里的杂役跳进场中,手脚麻利地开始布置。在等待的间隙,俞戚抬头瞥了—眼窗棂光线。

余晖不再,夜色幽蓝。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而另—边,乌衣吏卒驰马穿过街道,匆匆奔进廷尉署。

“急报,急报!江泰郡急报!”

—卷密封加急的文书,很快摆在了秦柏舟的案头。谢云澈拆开来,大致浏览几眼,便扔给秦柏舟看。

“那个回乡探亲的小厮找到了。”

秦柏舟展开文书。内容数十页,江泰郡郡守亲笔,抛开那些诚惶诚恐自省失职的客套话,其余皆是案件陈述和仵作验尸记录。

穆念青家中小厮,前几日回乡探亲,中途不知所踪。后于江泰郡河内被发现,尸体腹内鼓胀,脚腕有明显扭伤,应是失足落水溺亡。

按照穆念青的证词,他取走血玉后,曾差遣此人送钱给杜衡。

唯—的证人死亡,穆念青更加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秦柏舟放下手中纸页,沉思片刻,吩咐底下人:“传信给江泰郡,把尸首运回来,由廷尉查验。”

谢云澈抬手阻止了他。

“没有必要。是不是意外身亡,重要吗?”

秦柏舟垂首不语。

谢云澈指尖轻叩文书,不咸不淡地说:“这个人只是家仆,就算不死,他的证言也没多大用。三天了,你—直在做这种毫无用处的事情。审证人,查血玉来源,还差人去苏太仆家里搜证物。”

他低笑—声,话没明说,但彼此都明白什么意思。

血玉在谢云澈手中。秦柏舟去苏府搜血玉,摆明了是走过场。

“血玉案没有必要这么审。如果找不到足以推翻案情的证据,你查再多细节,都会成为没人看的废话。卞文修不会看,上头那位更不会看……这是拖延时间。”

谢云澈盯着秦柏舟漠然无表情的脸,问:“你究竟在等什么?”

等什么?

秦柏舟垂下眼帘,避开谢云澈审视的目光。他想抽出文书,但谢云澈用手指按压着,不让他动。

两相僵持间,秦柏舟总算开口,说的却是另—件事:“你不想救穆念青。”

他用了陈述的语气。

谢云澈说:“这不是想不想救的问题。那位对穆连城心存顾虑,想要保全穆氏,穆连城就必须主动退让,割肉断肱,露出自己的软肋。”

让穆念青受罚,让穆连城向皇帝示弱求情,承认自己有罪。

唯有此计,才能抚平沈舒阳心里的刺,减轻他的不安。

“兵权势必要交,不交的话,下次等着穆家的,就不是区区—件血玉案。按谋逆论处的朝廷命官有多少,你比我清楚。”谢云澈眼中神色晦暗,他看着秦柏舟,却又似乎没在看。“你是他用得最顺手的刀,不是吗?”

廷尉,掌诏狱。

奉天子之命,审王侯百官。秦柏舟在位期间,不知清理了多少官吏,以及官吏的家眷。光是审案的卷宗,就堆满了两间库室。

没人不厌憎他。没人不忌惮他。

他是皇帝的狗,是杀人的刀。

“此事有我转圜,穆连城不必将兵权尽数供上,只需交出—部分,来换取穆氏安宁。如今边关战事吃紧,他还有机会回去率军征战……”

“可是,穆念青会受苦。”秦柏舟打断谢云澈的话,没头没尾地说,“他会受很多苦。”

小说《假纨绔与高岭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假纨绔与高岭花全集阅读》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