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深宫劫:娘娘要上位

>

深宫劫:娘娘要上位

璠葵著

本文标签:

《深宫劫:娘娘要上位》中的人物李云裳楚玄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璠葵”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深宫劫:娘娘要上位》内容概括:李云裳已经在这里跪了快一个小时了,原本身体就虚弱,此时已经喊得气若游丝了。宸晖殿内。月国皇帝楚玄将手里的奏折砸到桌上,轮廓分明的俊颜上浮起几抹倦色,一对剑眉如墨画成,拧作一团,深邃的桃花眼里蓄着几分烦躁,挺立的鼻梁下薄唇紧抿,一身王者之气惮赫千里。大总管太监刘和立在阶右侧,看看楚玄,又望了望紧闭的殿...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云裳楚玄   更新: 2022-11-27 05:06: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深宫劫:娘娘要上位》,讲述主角李云裳楚玄的爱恨纠葛,作者"璠葵"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姝贵嫔越是生气,文贵妃笑得越开心"妹妹,怪不得皇上都不怎么去看你了这样尊卑不分,不顾仪态,皇上可不是招架不住吗瞧瞧,瞧瞧,你现在的样子,简直活脱脱的一个民间泼妇"文贵妃嘲笑道"娘娘!"姝贵嫔吃了瘪,冲着皇后喊道,想要皇后治治贵妃"贵嫔姐姐,在座的姐妹们自然都是想皇后娘娘玉体康泰的,贵妃姐姐这也是关心皇后这房子也是姐姐的心意,姐姐心里是念着皇后娘娘的姐姐可回去把方子拿给太医院的御医们...

第1章 深宫高墙,只能往上

明明是正午时分,天色却晦暗不明,绵延千里,整个皇城都笼罩都在一片阴郁之中。黑云压城,风雨欲摧。

宫灯提前亮起,恍惚闪烁,铺着琉璃瓦的黄色殿宇愈发肃穆威严。

宸晖殿殿门紧闭,李云裳一脸病态的跪在殿外台阶下不远处,脸上挂着泪痕,嘴里不停地喊着:“求皇上主持公道!求皇上主持公道……”

旁边跪着她从家里带入宫的贴身侍女清儿,低着头,眼眶红肿。

李云裳已经在这里跪了快一个小时了,原本身体就虚弱,此时已经喊得气若游丝了。

宸晖殿内。

月国皇帝楚玄将手里的奏折砸到桌上,轮廓分明的俊颜上浮起几抹倦色,一对剑眉如墨画成,拧作一团,深邃的桃花眼里蓄着几分烦躁,挺立的鼻梁下薄唇紧抿,一身王者之气惮赫千里。

大总管太监刘和立在阶右侧,看看楚玄,又望了望紧闭的殿门,犹豫再三,还是怯怯地开口了:“皇上,这天儿眼瞅着就要下雨了。”

楚玄叹了口气,对候在旁边伺候笔墨的御前太监德容吩咐了几句,德容就领着口谕出去了。

德容刚出到殿外,就下起雨来了。

细密的雨点落到地上,砸在李云裳心里,冰冷寒凉。

任凭雨点肆意的砸着,李云裳无动分毫,不顾病体跪在雨里。

德容赶紧招呼一旁的小太监递上雨伞,疾步到李云裳跟前,焦急道:“常在,皇上说了,该处置的都处置了,让您回去好好调养身子,没事儿就别出玉楼苑了。”

清儿听了,这是要将常在禁足啊。

她伸手去搀李云裳,心疼道:“常在,咱们回吧,身子要紧。”

李云裳不动,依然念着:“求皇上主持公道……”

“哎哟,常在,您这身子今可受不得寒。往后日子还长着呢,常在得想长远……”德容劝道,话还没说完,李云裳就晕倒在地。

喊声和脚步声杂混在雨声里。

德容立在雨里,望着被抬走的李云裳,叹息着摇了摇头。

他是很看好李云裳的,甚至曾经动过要将李云裳扶持上位,让其成为他的大靠山的念头,他已经觊觎刘和那老东西的位置很久了。

李云裳貌美,说艳绝后宫那都是丝毫不夸张的。

李云裳一头青丝莹亮润泽;皮肤白皙柔嫩,由内及外显的透亮莹润;如翠羽般的眉下是一双黑眸凤眼,眼波流转之间勾魂夺魄;精致小巧的鼻子下是素齿朱唇;身材也十分匀称,不胖不瘦,线条柔媚;细软腰肢却是不盈一握,款款而行,柳腰花态。

如此姿色天然,难怪进宫没多久,就接连应召侍寝,怀上龙子。

不幸的是……

加上李云裳平时办事儿也妥帖周到,没少给下面恩惠,这样的人,迟早有一天是会飞上高枝儿的。

他在宫里伺候了快大半辈子了,看过多少新颜旧容,这点儿眼力还是有的。

可惜了,失了龙子不说,这下殿外喊冤,怕是荣宠也要丢了。

但这宫里的事儿可说不清楚,也许今儿失宠了,明儿又得宠了。

德容立马吩咐小太监,好生看着玉楼苑,那边若有什么需要,即刻禀报。

李云裳住在柒若宫东殿玉楼苑,暂无主位,西殿也无人居住。

她被送回后,静养了几日,身子好转,脑袋也清醒了。

李云裳倚靠在窗边,看着院儿里的花草想事儿。

她十五岁进宫,凭着伺候皇上的恩宠,位份升到了常在。

说来,也算是幸运,仅侍寝了两次,就命中怀上了。

虽然她知道这深宫算计多,但进宫快一年了,却未曾有谁为难过她。到底是年轻,天真烂漫,日子久了,她就真的以为能这样靠着圣宠,将孩儿抚养成人,然后安度余生。

直到现在,受了教训,她才知道她错了,错得太彻底了。

半月前,她已怀有身孕两个多月。一次去御花园散步,不知何人提前在她常走的路段打了蜡还抹了油,致使她脚下不稳,滑倒小产。

可怜她的孩儿,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走了……

事后,皇上就处置了几个洒扫宫女和太监,草草了结。

尾巴断得很干净,她什么都查不到。

皇家最重子嗣,哪宫的娘娘要是没了孩子,皇上就算面儿上不说,暗地里也定会派人摸查一番的。

在这宫里,还有什么能逃过皇上眼睛的?

后宫连着朝堂。若是皇上不想处置的,要么是他不能动的,要么就是他不想动的。

李云裳冷眼望向主殿方向,嘴角浮起一抹自嘲。

帝王之心最是无情。在这宫里,要是不往上爬,位份低了,就活该受屈受辱,任谁都保不了你,也没人愿意保你。说得好听那是主子,可实际上就是个手持巾栉者,既要伺候帝后,还要伺候宫中主位的低贱奴婢。

只有往上,才能保全自己,护住想要护住的人和物。

现在她是想明白了,在这深宫高墙里,只有位份、权利,才是最要紧的!

终有一日,她李云裳会是这后宫最尊贵的人!

三个月后。

宸晖殿内。

楚玄将手里的奏折“啪嗒”一声摔到地上,怒骂道:“这个陈熊之,真是越发的狂妄不知收敛了!看看,看看,这些折子,有一半儿都是弹劾他的!”

“哗啦。”又是一堆折子被推翻在地。

刘和赶紧跪下道:“皇上息怒。”大殿内外的太监们也都纷纷跪下。

楚玄在殿内躁怒地来回踱步,忽地停下,对刘和说道:“你去仪坤宫,给皇后讲讲高祖皇帝是处置功臣周抟的故事。告诉皇后,已是尊宠之盛,不该有的念头就别有,越是荣宠加身,越要懂得谨言慎行,朕还盼着与朝臣们一起守护这太平盛世呢,莫要行差踏错,追悔莫及。让她没事就去大将军府转转吧。”

“是,皇上。”刘和领了谕旨,直奔仪坤宫去了。

这陈熊之是辅国大将军,手握重兵,于朝廷有功,又是皇后的父亲,其妻还是太后养女,楚玄就算有心想动他,眼下也没法儿动,何况现在还远没到要动他的时候,敲打警告即可。

被陈熊之这么一气,楚玄也没心思继续批阅奏折了,领着御前太监德容,逛御花园去了。

德容算着,这日子也过去三月有余了,李云裳该是恢复好了,便对楚玄道:“皇上,听宫女儿们说,流芳亭边上的池子里,长出了一株并蒂莲,这是吉祥之兆啊。”

“哦?那朕就去瞧瞧这株并蒂莲。”楚玄道。

流芳亭在御花园的南边,要去那里,就会路过李云裳所在的柒若宫。

德容想着,皇上路过那里,说不定能念起李云裳的好来。

身份有障,他能做的,也就这样了,剩下的,就看天意和李云裳的命了。

楚玄走到柒若宫方向,远远就的听见了宫内传出的悠扬琴音,被吸引着走到了柒若宫外。

李云裳事先并不知道楚玄会来这里,只是她今日恰好来了兴致,一时技痒,抚琴弄弦。

“皇上,这宫里住的是李常在,现下还禁着足呢,怕是不知道您来了。”德容道。

楚玄这才想起,自那件事情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来过柒若宫了。

莫名的,他很想去看看她。

楚玄抬脚,迈着大长腿进柒若宫去了东殿玉楼苑。

\\\"

《深宫劫:娘娘要上位》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