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相思与君

>

相思与君

佚名著

本文标签:

现代言情小说《相思与君》,是作者“佚名”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沈乔念陆久辞,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陆久辞,我眼睛好了,能看到好多颜色!”沈乔念激动得看着四周。世界又是五彩缤纷!她可以做刺绣了!陆久辞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她的欢喜。小丫头高兴坏了,还在喋喋不休。他目光柔和下来,抬手示意会议室里的人先停一下...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沈乔念陆久辞   更新: 2022-11-27 05:30: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相思与君》,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沈乔念陆久辞,是著名作者"佚名"打造的,故事梗概:沈子媛脸色一沉,声音有些不悦,"妈,你让姐姐给我按腿?这不是胡闹吗?""她是你姐,伺候你怎么了?她的命都是沈家给的,现在这么点要求,不会不同意吧?"汪芸斜眼扫着沈乔念沈乔念抬起头,汪芸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佣人不,在汪芸眼里她连个佣人都不如沈乔念冷笑着开口:"三年前你说沈家给了我生命,我理应为沈家牺牲,嫁去陆家现在又拿命来换东西,怎么,你生我的时候给了我两条命?""你…...

第36章

沈乔念盯着宸宝粉嘟嘟的小嘴,兴奋得嚎了一声:“宸宝,我眼睛好啦!”
她捧着宸宝Q弹的小肉脸吧唧亲了一口。
宸宝嫌弃得拧巴着眉头,但还没推开小婶婶,感受到她的喜悦他也跟着扬了扬唇角。
沈乔念光着脚下床,捞起手机迫不及待得打给陆久辞。
电话响了几秒钟才接起。
“陆久辞,我眼睛好了,能看到好多颜色!”
沈乔念激动得看着四周。
世界又是五彩缤纷!
她可以做刺绣了!
陆久辞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她的欢喜。
小丫头高兴坏了,还在喋喋不休。
他目光柔和下来,抬手示意会议室里的人先停一下。
下面坐着的都是集团股东和各部门高管,所有人齐刷刷得盯着唇角带笑的陆久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们陆总竟然会笑!
“念念真棒,自己就恢复了。”
听到这温柔语气,下面人表情更像活见鬼。
陆久辞是陆家二少爷,生性桀骜,不服管教。
发生车祸后,陆久辞更是孤僻暴戾,连陆谢安都管不了。
两年前陆久辞突然在家办公,他们都觉得陆氏肯定会走下坡路。
可没想到陆久辞上手很快,一年时间就了解集团内外所有事务。
业绩不仅没下滑,还隐隐有抬头的趋势。
等陆久辞完全康复,他们同意他接任总裁。
以为陆久辞已经变了性子,跟大少爷一样稳重顾全大局,可没想到陆久辞一上任就雷厉风行得大换血。
他凭一己铁腕挖出所有暗处污垢,安插上自己的人,还架空了几个大股东,手段狠辣又不留情面,如同铁面阎王。
从那天起,所有人都不敢跟陆阎王对着干。
可被架空的股东不能坐以待毙,想跟陆久辞这毛头小子制衡。
但他们都轻敌了。
这一年陆久辞不仅在集团内完成换血,还凭借敏锐的洞察力抓住先机,以绣坊和主题小镇相结合,用商业化旅游开辟出一条新道路。
不仅在集团坐稳宝座,甚至在江城都有了话语权。
他又靠着惊人的决断力,力排众议切割对房地产的投放比例,重点放在金融贸易,强势将陆氏推上江城的龙头椅,无可撼动。
从此陆阎王的威名在江城传开,没人敢轻视!
可现在陆久辞竟然在笑!
说话还温温柔柔的!
这还是那个杀伐果决,冷酷无情的陆阎王吗?
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都好奇到底是谁能让铁汉这般柔情。
电话那头的沈乔念说到口干舌燥,后知后觉发现已经过去十二分钟。
她一囧,小声嘀咕:“你是不是在工作,我打扰到你了吧?”
“没有。”
陆久辞抬起冷眸,扫视着会议室里隐隐躁动的众人。
会议室立马鸦雀无声。
沈乔念以为他在休息,又问他:“对了,宸宝在我这你要跟他说什么吗?”
陆久辞淡淡的嗯了一声,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她轻快的喊声。
“宸宝,你小叔找你。
哎哟,谁家孩子这么可爱。”
“小婶婶,你还没刷牙!”
“好啦好啦,脾气跟你小叔一样臭。”
陆久辞听着沈乔念和宸宝的对话,摇头笑了笑。
等宸宝接了电话,他沉声嘱咐:“我不在,照顾好你小婶婶。”
“切,用你说。”
而会议室的人听到小婶婶三个字,顿时目瞪口呆。
原来能让陆阎王都柔成水的是传说中的陆夫人!
早听说陆久辞结婚,但谁也没见过这位神秘的陆夫人。
还有传言这位陆夫人根本不受宠,陆久辞也在等沈子媛回国。
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不禁更加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能让陆阎王拜倒石榴裙下。
陆久辞挂了电话,瞬间面沉如水,“和沈氏的合作,还有多少没有终止?”
股东魏志杰试探着询问:“陆总,陆沈合作了二十多年。
老董事长也说过,不论集团再难也不能停掉和沈氏的合作,更何况现在合作得好好的……好?”
陆久辞冷笑一声,直接甩了个文件夹给魏志杰。
魏志杰翻开文件夹,看到上面的一排排亏损数据,脸色越来越沉。
陆久辞蜷起手指,不疾不徐敲着桌面,抬眸瞥向魏志杰:“魏总不发表一下感想?”
魏志杰一噎,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陆总,亏损是有原因的。
沈氏做服饰起家,后来在江城有了一条商业街。
但最近几年实体店不好搞,这沈氏就去做了房地产,只不过……”陆久辞冷声打断:“只不过眼高手低,觉得挣钱就一头扎进来,也不管前景如何。
反正陆氏是做房地产起家的,跟陆氏合作怎么也能喝口汤。”
会议室鸦雀无声,陆久辞又笑了:“近三年陆沈合作一共亏损一点六亿,一年五千万白扔。
这钱我就是拿去做喂狗,还能换来两声叫唤!”
自从他接任陆氏,对沈氏也没特别关注,两家老交情,只要沈家做得不过分,合作可以继续。
可汪芸一而再再而三得动沈乔念!
他这一查账才发现两家的合作根本就是陆家在当冤大头!
陆久辞懒得继续费口舌,偏头问魏志杰:“停掉和沈氏所有合作,有问题吗?”
“我看谁敢!”
会议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
除了陆久辞其他人都站起来问候。
“董事长。”
陆谢安沉着脸立在门口,皱起的眉峰之间竖着两道沟壑,是常年皱眉造成的。
看着陆久辞坐在位子上无动于衷,他嘴角下沉得厉害,转头呵斥其他人:“你们先出去!”
结果所有人都杵在原地,没一个动弹的。
陆谢安顿时涨红脸,怒声质问:“我的话不管用了?”
陆久辞懒得看陆谢安发无名火,挥了挥手让人都出去。
所有人如释重负,立即退出去把房间门关好。
陆谢安背着手训斥陆久辞:“你沈叔叔的地你也抢,还停了两家合作,你想干什么?”
陆久辞冷嗤一声:“生意场上只看利益,陆董以前可比我狠,如今还来问我?”
陆谢安板着脸低喝:“你做别的我不管,但沈家合作不能停!”
陆久辞不再废话,低头翻看文件。
不想搞懂他为什么非要跟沈家扯在一块。
陆谢安勃然大怒:“就你这么率性而为,我怎么放心把陆氏交给你?”
“不给我,你还有别的人选?”
陆久辞轻嗤着反问。
陆谢安不以为意得冷哼:“你不行,我培养宸宝还来得及!”
陆久辞瞬间目光一沉,一脚踢开身旁的椅子。
砰的一声!
椅子撞在墙上,陆谢安的脸更黑了。
陆久辞起身走到陆谢安面前,眼红得滴血,“你敢用对付我大哥那套来逼宸宝,我就让你亲眼看着陆氏怎么毁在我手上!”
当年陆谢安逼完大哥又来逼他!
最后间接害死大哥!
以前大哥护着他,现在他替大哥护着宸宝!
陆谢安叹了口气:“宸宝想学画画,我不也同意了吗?”
陆久辞懒得再废口舌,抬步离开。
刚走一步,陆谢安突然喊住他。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亏着钱也要帮沈家?”
\\\"

《相思与君》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