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

>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

angelakong著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是“angelakong”的小说。内容精选:皇家近卫军们任务完成,就在门口减速掉转“车”头,或许是被气流吹动,天鹅绒的地毯一齐向上扬起,露出一点底下的玄妙,这时我才看清原来那果然是块极薄的金属板,而且下面既无轮子也无滑轨什么的,甚至好像什么支撑物都没有,就这样悬浮在离地半尺的高度,一时却也看不出到底是用什么驱动的。我情不自禁弯下腰去想仔细看个...

来源:常读   主角: 伊休斯埃芙拉   更新: 2022-11-27 10:41: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穿越重生小说《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是作者""angelakong"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伊休斯埃芙拉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阿历克斯并没有信守承诺回来与我共进晚餐事实上一直到深夜才听到他回家来的车马喧嚣声,而且很快整个伯爵府就又重新陷入夜的宁静可我根本就睡不着不是没有睡意,而是神经绷得太紧,躺在床上即便紧闭双眼也无法放松下来,只落得脑袋隐隐作痛,那就更加睡不着了!这里可是纳蒂亚斯王国的伯爵府啊!既然我已经完全回忆起了在那间图书馆里看到的纳蒂亚斯王国史,又如何能够在这个地方睡得着觉!我可清楚地记得那本古书最后怪异的...

第10章

“立正!”车外忽然传来一声号令,原来是目的地已到。

车行时间不长,速度也不快,如此算起来,伯爵府离着王宫并不很远。下车望去,但只见大门庄严肃穆,即便从外面就可以窥见里面花团锦簇的景致,也掩盖不住那股震慑人心的威风气

魄。三军最高统帅的府邸,果然不同凡响!门口两溜整装列队的警卫,见我下了车,齐刷刷一个敬礼,倒弄得我浑身不自在起来。

皇家近卫军们任务完成,就在门口减速掉转“车”头,或许是被气流吹动,天鹅绒的地毯一齐向上扬起,露出一点底下的玄妙,这时我才看清原来那果然是块极薄的金属板,而且下面既

无轮子也无滑轨什么的,甚至好像什么支撑物都没有,就这样悬浮在离地半尺的高度,一时却也看不出到底是用什么驱动的。

我情不自禁弯下腰去想仔细看个究竟,因为穿着长裙有点碍事,我不得不把宽大的裙摆拉起并同时屈膝,但这一举动显然把近卫军们吓着了,他们的队长高声喝令,近卫军们忙不迭一齐

向我立正敬礼。

我要脑子里打过几个转才明白过来,他们应该是误以为我在弯腰向他们鞠躬以致谢意——我的天!现在我是他们尊贵的公主殿下呢,这可不是要把他们吓着了嘛!

只好直起身来对他们抱歉地一笑,挥挥手让他们离开。但他们又不得不因我这一挥手而再次敬礼,然后才敢驾着金属板离去。

如果我裙子上缝有口袋,我想我一定会把手藏起来,省得不小心再惹事!

才进伯爵府大门,就见托尼与尼克两位笑脸相迎,穿上了少校的制服,两人越发显得帅气,不过他们的勒菲尔伯爵——阿历克斯将军阁下则是一脸的不悦,重重说了句:“怎么去了这么

久1

“报告将军!”上尉上得前去低声细语一阵,想来是在汇报刚才亲王的事情,阿历克斯的脸色就更阴沉了几分。

然而,最终他只是淡淡回答一句:“知道了!”然后大步向我走来。

说实话,我已经被大门口那等阵势给弄得有点发懵,尤其这会儿一眼望见今日身穿将军制服的阿历克斯,原本就高大彪悍,再给挺刮的制服这么一衬托,更加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简直帅

呆了酷毙了!连向我走来时带起的风都有着那么一股别样的威慑力,就更让我张目结舌,根本作不出任何反应来!

直到猛然醒悟,他上前来是要给我一个拥抱和热吻的!我连忙低头躲避,结结巴巴说一声:“抱歉,我不能……”

他深蓝的眸子里精光闪烁。我能感觉到那两道目光犹似刀锋一般在我脸上刮过,害得我双颊立时绯红,火辣辣地烫。

“抬起头来看着我!”他低声说——不,是命令!

上一次他离开王宫时我就能敏锐地感觉到,他对我的态度已经有了明显变化,不再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深情款款的了。当然,他和我都已心知肚明,我不是他的未婚妻!那么他这时仍要

和我拥抱热吻,也就只是例行公事,做给别人看的了?

可那又何必呢!

我很想抗拒他的命令,但最终我不得不起抬头来。神灵知道,他的目光让我的心跳得那么慌乱,就仿佛随时都能跳出胸腔来,掉在地上摔成几瓣。不完全是紧张害怕的缘故,而是他身上

散发出的将我完全笼罩住且挣扎不脱的男性气息,令我本能地感受到某种威胁,因而本能地要抗拒,但却偏偏又抗拒不了,甚至就要不自觉地软软倒下去,倒到他厚实的怀抱中去——这才是

最令我害怕的一点!

谢天谢地,这时他改作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这让我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你让我多等了二十五分钟!”他抬腕看了看表,语气中满是责备。

无疑那块手表是精品中的精品,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品牌的,但只消看一眼就能知道那配他的身份确实非常合适——我只能用注意不相干的细节这招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不过很快,给

我解围的人就过来了。

“算了吧,阿历克斯!没人会在意你迟到个十几二十分钟,尤其你是为了等待伊莎贝拉!”很轻松的语调,而且看来他与阿历克斯以及伊莎贝拉都很熟悉。

往阿历克斯身后看,我看到的是一位同样身穿将军制服的男子,与阿历克斯年龄相仿,身材也差不多,但他那满面春风似的和蔼笑容,能让人立刻感觉心里舒坦多了,不知不觉地你就能

在这样的笑容里放下所有戒备,所有紧张,很自然地就对他生出几分好感来。

此刻他正把军帽拿在手里,因此我能看到他那一头很顺眼的金发,比尼克的金黄色头发颜色要浅很多,也打理得很短,使他看起来就和阿历克斯一样非常有精神。乍一看感觉有点面熟,

仔细想过后才知,原来是觉得他有几分貌似曾经带领法国队夺了九八年大力神杯的前冠军队长德尚——当然他比德尚长得还要帅气点儿。

他上前来与我来了个欧式贴面礼,有十足的绅士派头,笑着说:“恐怕我得重新让你认识一下我——杰克·乔纳森(JackJonathan)。”

“海防大臣,海军总司令官阁下?”我问。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了他的大名,根本用不着猜,十之八九应该就是眼前这位将军了。

“万分荣幸!我们的公主殿下仍然还记得我?”乔纳森似乎微微有些诧异,但很快就笑了起来,笑得十分爽朗,“不过从小时候起你就喜欢简单称呼我为J·J,我想你也许对此还没有完

全遗忘?”

看来阿历克斯跟他提起时,说的也只是关于我“失忆”的事!我瞥了阿历克斯一眼,见他居然一脸平静,丝毫没有为自己说谎感到内疚的意思。我不免在心里不满地哼了一声,转而对乔

纳森一笑,说:“真是希望我确实从小就已经认识你!我想这一定是件令人非常愉快的事情!至少好过了成天看一张冰凉铁板的面孔吧?”

我大着胆子说出这句话来时,又偷偷瞄了眼阿历克斯,看他有什么反应。但见他甚至连眉梢都没动一下,倒是乔纳森失笑,说:“看来我适合做某个人的枪靶,是吗?”

“我们该走了!”阿历克斯这时开口,语气里温度为零,“今天的军事会议十分重要,我是会议主持,迟到太久恐怕说不过去!”

乔纳森仍是满面笑容,摇着头轻捶一记他肩膀,说一声:“要对你未婚妻温柔体贴些,阿历克斯!”

“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杰克!”阿历克斯回答,然后转脸吩咐他的两位随从,“先去替我看看全息影像资料准备好了没有,这很重要,最好不要出任何差错!”

托尼和尼克领命先出门去了。

乔纳森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之后又轻轻一摇头,又在阿历克斯肩膀上捶了一记,跟我道过别之后也径自出大门去了。

春风既逝,寒意更浓。阿历克斯看着我,即使不动声色也让我心跳又开始加速。

“先跟总管夫人去休息,我会回来与你共进晚餐。”他吩咐,“我想,很快你就会适应这里的生活,但是——”他顿了一下,又用刀锋一般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加重了语气说,“但是

你要记住,别尝试惹我生气,那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1

听着汽车马达轰鸣声远去,我情不自禁长出了一口气,就仿佛卸下个大包袱般顿时轻松许多。总管夫人殷勤地过来见礼,请我这就随她进去,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是娜娜赶到了,正

指挥着一干人等把大包小包的行装搬进门。

我提高音量叫了她一声,她立刻乐颠颠地跑进来,跟总管夫人打着招呼,昨夜的哀戚之情早已褪去,绯红的脸颊上满是兴奋之情。

王宫与伯爵府所差也就几公里路程,她倒像是正进行远足旅行。其在王宫深院呆得有多郁闷可见一斑!

“几公里?我的殿下,可不止几公里的距离呢!”娜娜却这么回答我,“当然距离也不能算远,不过能离开王宫一段时间感觉确实挺不错的。”

但更多的是为了能和她的尼克少校朝夕相见吧?我这样揣度着她的心思。

拒绝了总管夫人请我以车代步的建议,一边跟着她往里走我一边跟娜娜打听:“那位杰克·乔纳森将军,海军司令官阁下,看来与伯爵关系很是不错?”

“通常您都喜欢直呼伯爵大人的名字,或者就称他‘亲爱的’,我的殿下!”娜娜不回答问题,却要紧提醒我这个细枝末节。

要我叫他“亲爱的”?直接把我掐死算了!我不免翻了个白眼,说:“请回答我的问题,‘亲爱的’娜娜!”

“噢,您说乔纳森将军阁下?他和大人岂止是关系不错!”娜娜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说,“就算同胞亲兄弟也未必有他们两个如此亲密!他们可是在一起长大的,乔纳森将军还是公爵

大人的养子哩1

“公爵大人?”我问,“哪一位公爵大人?”

“就是伯爵大人的父亲嘛,阿贝特(Albert)公爵大人!”娜娜说,“但是伯爵和他的父亲关系似乎有点儿僵……就算是和小艾伯特(或小阿贝特,AlbertJr.用不同音译字以防混淆)男

爵,他的亲弟弟,相处得也还没有和乔纳森将军那么好。”

“小艾伯特男爵?和他父亲同名(Namedafterhisfather)?”

“是啊!”娜娜点点头,又说,“事实上,伯爵大人和男爵大人两位每次见了面都难免会因为各种原因吵上一架,那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有娜娜在身边就有这等好处,这小姑娘是个话痨,基本上问一能答十,让我用不着费多大力气中就可以获知不少信息——当然也免不了同时听到更多废话。

我说:“也许他们两兄弟性格不合,那也常见得很,不足为奇啊!”

娜娜“哎”了一声,说:“我的殿下啊!这事也许您彻底不提会更好些呢!”

“怎么了?”我问。

“就是男爵与伯爵为了殿下闹得极其不愉快的那件事!原来国王陛下不是挺欣赏小艾伯特男爵的嘛,他十分中意让男爵大人做女婿,但最终与您订婚的却是伯爵大人——啊!请原谅,殿

下,也许是我不应该提起这件事1

总管夫人在一边大声干咳嗽,娜娜猛然醒悟,一脸懊恼地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打了一记,以惩罚自己口快失言。

我赶忙说:“不碍事的,你就只管说好了,这里又没有外人,总管夫人,你说是不是呢?”

总管夫人被我问得讪讪而笑。娜娜瞧了她一眼,摊了摊手说:“也确实没有什么可多说的呀,殿下!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可我想知道!”我噘了噘嘴,说,“既然都说我失去了记忆,那总该努力帮我把记忆找回来才好嘛!娜娜,你不妨就从现在开始‘帮’我!”

娜娜无奈,说:“好吧,我就说给您听。事实上,既然那都已经成为事实,男爵大人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只不过,只不过男爵心里一时感觉难受也可以理解,加上他与伯爵都脾气火爆,

一来二去地,为了这个大吵特吵一场,闹得男爵大人如今住在他那空军基地里,绝少愿意回王都来!而公爵大人也经常为这兄弟两人的关系伤透了脑筋,唉,这个可真是……”

她咂了咂嘴,没再往下说,我则脑子里开始发昏。原本以为多了解一些情况,也许会对我目前的处境多一分帮助,却不料这其中人与事关系复杂得超乎我想象,一时都难以把所有事都理

顺呢!

想想看,倘若是小艾伯特男爵与伊莎贝拉公主两情相悦,他的哥哥勒菲尔伯爵却横刀夺爱,那么这位伯爵的品行就大有问题!但倘若不是这样,而是国王陛下乱点鸳鸯谱呢?我很想问问

到底伊莎贝拉本人中意的是谁,但转念一想,由我来问这样的问题似乎不大妥当?

再说了,这种乱七八糟的感情纠纷和我目前身处的困境似乎一时也沾不上边,我首先要关注的应该是自己的人身安全嘛?

我想再跟娜娜套点其他方面的内情,但小姑娘忽然变乖了,把嘴巴封得牢牢的,在任何事上都不肯再轻易露一字半句,真叫人无可奈何!

要到达伊莎贝拉公主惯常居住的后院那幢小楼,需要走上好长一段路,真不知道她干嘛喜欢住那么偏僻的角落——伯爵府是她常来常往的,这一点倒可以确定无疑。听娜娜那意思,从很

小时候起她的殿下就已经常和阿历克斯同住一个家了,小时候是住公爵府,等伯爵有了自己府邸,又和她订婚后,就更是三天两天离开王宫。

甚至可以说勒菲尔伯爵是看着她长大的。

那么他们之间年龄相差多少?十二三岁?那都能产生代沟了!我不禁怀疑,两人之间能有真正的爱情产生吗?

我拒绝总管夫人要我以车代步的建议,为的就是趁机好好参观一番伯爵府,最重要的是先熟悉一下地形——伯爵府面积之大超乎我想象,真的就像娜娜对我所描述过的那样,一点不比王

宫差。

王公贵族的府邸其豪华程度自不待言,欧式的建筑风格与王宫如出一辙,镶金嵌宝的装饰也一样美仑美奂,十分华丽,但却不会令人觉得庸俗,只会惊叹它的精工细作。

但是为什么,我竟然会对眼前的景物产生了朦胧的似曾相识感?难道我竟然到过这个地方?是在前生,亦或是在今世?或者只是在梦中曾经到此一游?

睡梦中!是的,是在梦里!在我真真切切地看到大花园正中那位骁将威武的雕像之后,这一念头得到完全证实。那尊高大的雕像是青铜铸就的,他身披古代将军盔甲,跨下烈马飞奔,手

中巨剑挥舞,威风凛凛,其气势可吞日月山河,看得久了,会令人错觉有千军万马正随他奔腾而来,呼啸而去,血战沙场,所向披靡。

而那金盔金甲是真正贴着黄金的!他紧握着巨剑的那只手上,赫然就戴着那枚镶巨形宝石的戒指,黑色的,正闪闪发光——那是黑钻吗?

一刹时我被眼前景象完全震住,甚至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梦境里,那冲天的火光重又在我眼前燃起,四周所有的房屋,花草,树木都在瞬间被无情的大火吞没,在火光中,那尊

雕像须发贲张,似乎正发出愤怒的呼喊,在他脚下,鲜血染遍大地,一场残酷的杀戮不可避免,其状之惨烈令人不忍目睹,阵阵凄惨呼号之声,真切地在我耳边回荡着……

“殿下,殿下……您怎么了?”娜娜的呼唤声让我惊回现实世界,但是只有天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是在真实的世界里还是在做着另一场梦!我不由伸手摸摸脸,感觉嘴唇都有些发麻,

脸色怕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以至于让娜娜紧张万分。

我环顾四周,有一瞬间的茫然,灿烂的阳光正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四周只闻鸟语花香,一片祥和宁静,多么美好的景象!再看那尊高大的青铜雕像,似乎其表情也十分平静,不见丝毫

愤怒之情,有的只是威严与勇猛,目光望向远方,浓密的络腮胡须坚强地挺着,向人们展示着他那桀骜不羁的性格。

会发生吗?我不由暗暗问自己,那冲天的大火,那血腥的杀戮,那一切都将会发生吗?或者那些都是不真实的,只会成为我的梦魇?谁能告诉我答案?

“您非常需要休息,是吗?大病初愈就走这么远的路确实挺累人的!还是让车子载您一段吧!”娜娜很小心地给我建议。

我扶着她的肩膀定了定神,然后指着那尊雕像问她:“告诉我,那是谁的雕像?”

娜娜赶紧把我的手拉下来,仿佛生怕我直指雕像会亵渎了神灵一样,回答说:“那是圣·托马斯大公,我们王国历史上最伟大,最骁勇善战的王者!是公爵大人家族的祖先,他对于王国

来说意义重大,就如同我们的玛姬拉狄守护女神之于王国的意义一样,他应该和女神一样成为民众的信仰!您必须尊重他,我的殿下1

圣·托马斯大公?还有那位似乎无处不在的玛姬拉狄守护女神!这么熟悉的名称,让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是在那个奇异的图书馆里翻那本奇异的古书时看到的……我的神啊!难道这个王

国竟然就是——

“纳蒂亚斯王国!”我脱口而出,惊讶得几乎直跳起来。谁能料到,那名不见经传的,甚至可以说是查无实据的纳蒂亚斯王国,竟然会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不,确切来说是

它把我团团包围!

我真的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洞,这个洞也许比黑洞还要不可思议!但是——不!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是的,这只会是个梦!不然我又该如何去解释一桩桩一件件近乎荒诞的事情

我来到了纳蒂亚斯王国,而且,现在我是国王陛下的女儿,货真价实的纳蒂亚斯公主!我伟大的神灵啊!

“噢,殿下,您不会连自己王国的名称都已经忘记了吧?”一旁的总管夫人用无限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听见娜娜嗔道:“瞧您,夫人!公主殿下不是说得出纳蒂亚斯王国名称来的吗?她可还没忘记这个!她又怎么会忘记这个呢!”

小姑娘嘴里是这么说着,但我看得出来,她的目光里可全是疑惑。

但她却并没有再往下说,只是把我扶住了,说:“好了,我看殿下已经累得撑不住了,夫人,麻烦您就把车叫来吧,我们得尽快让殿下上床去躺着,不然她会晕倒了!”

没错,我是晕了。我是真的已经晕头转向了!

\\\"

《开局我把纳蒂亚斯王国给偷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