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游戏动漫>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

>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

梦化为蝶蝶亦梦著

本文标签:

正在连载中的游戏动漫《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墨无痕惊鲵,故事精彩剧情为:”韩非闻言笑道。“那以后我们可就是对手咯。”“只希望师兄不要手下留情。”“我会尽力的!”两人相视而笑...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墨无痕惊鲵   更新: 2022-11-27 23:41: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高口碑小说《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是作者"梦化为蝶蝶亦梦"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墨无痕惊鲵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墨无痕看着躺下的农家弟子,缓缓站起转身看向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农家弟子,看向那汇聚成涓涓细流的血河,看向这一片阴暗角落中地狱般的惨景良久后叹道"江湖,不分对错,只论生死"这一刻,墨无痕对师兄所著的五蠹中的那一句话,有了些许的领悟‘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在乱世,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律法,人命就如草芥,往往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悄然而逝片刻后墨无痕轻甩长剑,剑上的血液尽去,随手穿上一件还算干净的衣...

第8章 名剑·赤霄·虎魄

齐国

小圣贤庄

艳阳高照,波光粼粼。

湖中小亭上。

“师兄,你要回国?”

“嗯,你呢?”

“师兄大才,可以去最弱小的国家,李斯不才,只能去最强大的屋檐下碰碰运气。”

“你要去秦国?”

“只有这样,李斯才能与师兄,较量一番。”

韩非闻言笑道。

“那以后我们可就是对手咯。”

“只希望师兄不要手下留情。”

“我会尽力的!”

两人相视而笑。

皆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李斯突然道。

“师兄,你走之前,还是先把母猪接生了吧。”

韩非尴尬而又果决的说道。

“这个是留给师弟的!”

“师兄,这事非你莫可”

“师弟,我觉得这是锻炼你的好机会”

“师兄,你真的要这么绝?”

“师弟,你想怎么样?”

却见李斯已经拿起包袱,骑上快马,向着小圣贤庄外跑去。

“师兄,我先告辞了”

韩非见状大喊。

“师弟,你耍赖!等等我!”

韩非顺势也骑马离去。

留下两道烟尘缓缓于空中消散。

荀子站在悟道崖看着离去的背影。

“开始了”

身边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发出一声剑吟。

。。。

墨无痕来到楼下,原先满脸的笑容,缓缓变成阴沉的表情。

此时刚才不知道躲哪里去的小二,已经在给刘季上药。

看到墨无痕

下楼,刘季立刻紧张的问道。

“墨老弟,弟妹如何?”

墨无痕见此,双手扶住刘季的肩膀。

脸色郑重的说道。

“刘大哥,能认识你,我墨无痕真是三生有幸”

刘季闻言,叹道。

“老弟,你别恭维我。快说弟妹怎么样了?”

“刘大哥放心,内子亦有武学防身。此事无碍。只不过”

墨无痕脸上露出阴森的表情。

“刘大哥,到底是何人与我过不去?还把你打成这样?”

“说来忏愧。此人,是我农家烈山堂堂主,田猛。生性嚣张跋扈,仗着身后的田家势力,在这一带为非作歹!人渣一个!”

“烈山堂田猛?可是江湖上传言的天无二日,田有猛虎”

“正是。说的正是烈山堂堂主田猛,与蚩尤堂堂主田虎。”

墨无痕闻言,沉思片刻。

凝重的问道。

“刘大哥,能否告知田猛现在在哪里”

刘季闻言大惊,见墨无痕眼中的那一股杀意。

“墨老弟,你这是要?”

“大哥,此事与你无关。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刘季思考片刻。

似乎下定决心一般。

缓缓走向柜台。

从柜台的下面,抽出一根三尺余的白布。

从白布的轮廓上,可以看出剑的轮廓。

“彭”

白布放在桌面上,随着刘季的摊开,露出一个无比华贵的剑鞘。

刘季缓缓拔出宝剑,一柄以红色晶体为铸造材料的宝剑出现在眼前。

剑柄绣有华丽的花纹,佩戴着七彩珠,以及九华玉。

剑身寒光逼人,刃如霜雪。

上书铭刻两个篆字:赤霄

墨无痕看着眼前的宝剑,大吃一惊。

“名剑赤霄”

刘季右手缓缓拂过长剑,宛若看待曾经的故友,随后将长剑合上,左手拿起剑鞘。

看着墨无痕。

“墨老弟,走!现在出发,我们一起去取了田猛的狗命!”

“刘大哥,你”

“墨老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兄弟,就不要再说。我们现在就出发”

墨无痕看着刘季眼中的那份执着,双手对着刘季用力拱手。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朝着门外走出。

店小二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喃喃道。

“坏了!这下是真的要闹大了!我要赶紧去通知堂主!”

随后飞奔而出。

。。。

深夜

墨无痕与刘季来到一个村庄外。

看着下面守备森严的村子。

刘季突然说道。

“墨老弟,能麻烦你答应我一件事吗?”

“刘大哥请讲”

“今夜我们只取田猛的狗命可否?”

墨无痕点点头。

“既然刘大哥你发话了,我自当听从!”

随后两人悄悄的摸到围墙下。

看着围墙上面巡逻的农家弟子,两人相视一眼。

点头。

随后趁着农家弟子转身的瞬间,两人立刻翻过围墙。

一记携带内息的手刀,瞬间将喽啰放倒。

随后缓缓拖到角落。

“刘大哥,我看这里人真不少”

“这里是烈山堂在濮阳的据点,人肯定不少。而且蚩尤堂的田虎也在这里。等下打起来,肯定非常棘手。”

墨无痕闻言思考片刻,想起樊哙说的那个女子以一敌百的事情。

“刘大哥,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在你客栈中被田猛抓走的那个女子吗?你觉得她会被关在这里吗?”

刘季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笑道。

“墨老弟,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个女子一身硬甲功,号称百战无伤。如果能救她出来,我们一定可以轻松很多。”

说着刘季指向左侧的一个房子。

“我以前来过,记得应该关在那里。”

“那还等什么!刘大哥,走”

两人一路避过巡逻的人群。

来到房子对面的阴影处。

房子的门口,两名农家的弟子正在来回巡逻。

趁着一队巡逻的士兵路过,两人立刻冲向门口的两名农家弟子。

又是一记手刀,两名农家弟子缓缓倒地。

刘季从一名弟子的手中,拿出一串钥匙,将门打开。

随后将钥匙串丢给墨无痕。

“老弟,你进去救人,我在外面把风。”

墨无痕也不推迟。立刻走进屋内。

却见屋内漆黑一片,微微的光亮也是那铁窗发出的微薄月光。

“喂,有人吗?”

墨无痕边往前走,边喊了两下,却发现没反应。

正要回头。

却听见一声略微有些低沉的女声传来。

“你是谁?”

墨无痕顿时大惊,因此这个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

在微薄的月光下,墨无痕看清眼前是一名略微有些棱角分明的女子,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温婉。如果硬要形容,只能用英姿飒爽四个字。

黑暗中,墨无痕问道。

“姑娘,我是来救你的。”

女子闻言,露出不解的表情。

“我们认识?”

墨无痕尴尬的说道。

“不认识”

“你欠我人情?”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墨无痕顿时尴尬了。

“在下想请姑娘帮我拦住农家弟子。”

女子闻言,思考了一下。

“可以,帮完之后,互不两欠。”

“没问题。”

墨无痕问道。

“姑娘,如何才能帮你。”

“我的手被锁住了。你帮我打开。”

“哦,锁在哪里?”

女子闻言,微微脸红。

“在我身后”

墨无痕于是绕到女子的身后,在黑暗中,碰到女子的手臂,只觉光滑无比,又充满弹性。

“你往哪碰。下面一点。”

“哦哦,抱歉。”

墨无痕继续向下摸去,终于摸到那冰冷的锁。

拿起手中的钥匙圈,一个一个的试过去。

只是女子是反手被锁住。

于是墨无痕在尝试钥匙的过程中,不免就碰到咳咳。

‘这是什么地方。’

黑暗中,墨无痕顺手捏了一下。

女子顿时脸色通红。

“卡咋”

锁终于打开了。

开锁的瞬间,女子就一拳对着墨无痕扇了过去。

幸好墨无痕反应够快。

立刻向后仰,躲过女子攻击。

随后来两个后空翻,远离女子。

“姑娘,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可没得罪你!”

女子闻言,对墨无痕怒目而视。

“你吃老娘豆腐!还敢狡辩。”

墨无痕方才明白刚才那个是啥玩意儿。

顿时支不出声,尴尬不已。

却听见门外传来吆喝声。

“墨老弟,好了没有?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

墨无痕立刻跑向门外。

口中说道。

“姑娘,误会,误会!”

随后与刘季两人立刻开溜,前往田猛的家。

女子揉了揉手腕,缓缓走出大门。

见两人已经离去,随手提起一根长棍,跟在两人的身后。

。。。

田猛的家

“大哥,听说你今天去濮阳了,干啥去了?”

田猛闻言,叹道。

“晦气。今天去找乐子。没想到,那个女子美倒真的美。就是带刺的。我差点没死在那里!”

田虎有些诧异的问道。

“大哥,真有这么强?”

。。。

秦时明月小课堂

田虎,农家蚩尤堂堂主。

田猛的弟弟。

执掌剑谱名剑:虎魄。为人鲁莽霸气!

说话都带种的那种

。。。

田猛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我怀疑,已经领悟剑意了”

田虎顿时无语。

“大哥,这样的女人你还敢招惹。”

“你懂什么!你是没见过那个女子,她可比魁隗堂的那个田蜜,漂亮不知道多少倍!”

“大哥,真有这么漂亮?”

“你以为啊!老子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不可。可惜她有孩子了。”

“大哥,有夫之妇,你也要啊。”

“你懂什么!这样的女人才更有魅力。”

“你不担心,她的男人来找麻烦?”

“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那群小弟带人去杀她的男人,怎么还没回来?”

却听见此时门口传来笑声。

“你说的是那群小弟,现在已经在地下等很久了!就等你上路陪他们”

“什么人!”

田猛与田虎吃惊的看向门外,却见墨无痕与刘季一起潇洒的自门外走进来。

“田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田猛看着一脸杀气的墨无痕,口中怒道。

“你就是那个女人的男人?你竟然把他们全杀了!”

“那又如何?杀人者,人恒杀之。混江湖的本身就要有这个觉悟!”

而此时田虎则看向刘季。

“刘季,你怎么会来此?你是要背叛农家吗?”

刘季露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呸,农家有你们这种人,我刘季羞与你们为伍!今天,我刘季不代表农家,只是陪我兄弟一起来复仇的!”

田虎怒道。

“好啊!那我今天就要为农家清理门户。”

说着抽出一柄黑色长剑,长剑双面锯齿,犹如虎牙,雪白的锋刃倒影出人影,剑身漆黑如墨,不同于一般的长剑,稍宽。

显然使用者需要具备一定的力量。

剑柄上,虎形的花纹密密麻麻。

颇具阳刚之力。

墨无痕见此,口中羡慕道。

“名剑虎魄”

却又是一柄闻名于世的宝剑。

而田猛则拿出一杆月牙戟。

月牙戟锋刃光泽,握柄雕花盘旋,一条金龙随之而蜿蜒。月牙戟上,还有红色的丝线装饰,枪头,锋利无比。寒芒毕露。

墨无痕一看,立刻明白又是名家之手。

顿时无语了,看着自己的双剑,又一次感觉到什么叫贫穷。

\\\"

《秦时:从天行九歌打到秦时明月》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