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织梦小说!

首页资讯›(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南宫玥萧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全集免费阅读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南宫玥萧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全集免费阅读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南宫玥

南宫玥 武侠修真 萧奕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南宫玥萧奕,讲述了​见状,南宫玥不禁抿紧嘴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嬷嬷,我是娘亲的女儿,可以说我是这世上最关心她的人。虽然我年纪小,能力有限,但也想为娘亲尽一份心力。”刘嬷嬷对娘亲一直忠心耿耿,就算娘亲陷入疯狂,也一直陪在娘亲身边。后来娘亲过世,刘嬷嬷便一心一意地守着自己,一直到后来病逝...

来源:ywqd   主角: 南宫玥萧奕   时间:2023-01-24 21:53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小说介绍

长篇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男女主角南宫玥萧奕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南宫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苏氏点了点头,道:“也好,这段时间你就跟着琤姐儿她们一起学罢”“太好了”南宫玥看着很开心地说道,“玥儿比大姐姐、二姐姐和四妹妹晚了半月的课程,本来还有些担心,现在有萍表…

第26章 丑事

刘嬷嬷回屋午睡的时候,就见南宫玥坐在桌旁的圆凳上,顿时吓了一跳。

“三姑娘,你怎么在我屋里?

南宫玥放下杯子,又用手帕轻轻擦拭了口唇,这才抬头看向刘嬷嬷,眼神中露出一丝锐利。
“刘嬷嬷,我娘亲今天怎么了?

闻言,刘嬷嬷脸色一僵,有些僵硬地笑了笑,“夫人没什么啊。

许是南宫玥的眼神太过摄人,刘嬷嬷口中这样说着,眼睛却不敢看着南宫玥,微垂着眼帘。

见状,南宫玥不禁抿紧嘴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嬷嬷,我是娘亲的女儿,可以说我是这世上最关心她的人。
虽然我年纪小,能力有限,但也想为娘亲尽一份心力。

刘嬷嬷对娘亲一直忠心耿耿,就算娘亲陷入疯狂,也一直陪在娘亲身边。
后来娘亲过世,刘嬷嬷便一心一意地守着自己,一直到后来病逝。

南宫玥说得真情实意,刘嬷嬷不由若有所动,“三姑娘,老夫人今早从惊蛰居回荣安堂后,就把二夫人叫了过去,质问夫人……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对子嗣的事……有何计划……

刘嬷嬷越说越轻,南宫玥却一下便懂了。

祖母早上在自己这里吃了瘪,便叫了母亲过去,变着法子迁怒了一番。
偏偏母亲就是有一个不足之处摆在那里——子嗣!

二房人丁单薄,只有哥哥这个心智有亏的长子和自己这个女儿,一定是祖母说母亲不能生养,劝她早些给父亲纳妾,好绵延子嗣。
但痴倔如娘亲,又怎会同意……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想着,南宫玥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林氏当初因为生她时难产,又没调理好,才导致后来子嗣艰难。

想到今天林氏难看的脸色,南宫玥不由紧紧捏起拳头。

她除了治疗哥哥以外,还要让娘亲还要再生下一个孩儿……那样,娘亲的命运一定会彻底改变吧?

在心中立下决心后,南宫玥便离开了刘嬷嬷的屋子,去了林氏房里。

谁想林氏却是不在,连南宫昕也不在浅云院里。

“三姑娘来了。丫鬟如意笑眯眯地迎上来,“二夫人刚刚被大夫人叫过去了,好像是跟老夫人的寿宴有关。

没过多久,林氏就带着陪房燕娘回来了。

“娘亲,南宫玥立刻迎了上去,缠上林氏的胳膊,“大伯母叫您过去有什么事啊?

“娘亲。南宫昕很有默契地缠上了林氏另一边的胳膊。

林氏本来眉头微皱,一看到女儿,眉宇立刻舒展开来,“你大伯母叫为娘过去,是为了你祖母的大寿。

说着,她拿出一块木牌子,“你大伯母打算把女眷的席面安排在荣安堂的花厅里,她把布置花厅与席面的事宜交给了为娘负责,这便是库房的对牌。

林氏也没想到赵氏会对自己委以重任,至今都有些受宠若惊。

南宫玥也掩不住讶色,这也是前世未曾有过的事。
再一想,约莫是因为前世哥哥没了,母亲沉浸在悲伤中,大伯母自然不好拿寿宴的事烦扰母亲。

“娘亲,那您可别累坏了身体。南宫玥说着,笑嘻嘻地捉起林氏的手腕,道,“娘亲,我近些日子都在研究您给我的医书,我来给你把把脉吧。

她娇笑着撒娇,抱着林氏的手轻摇着,见她这样,林氏也笑了起来,应道“好好好。

南宫玥顺势摆好林氏的手腕,食、中、无名指搭在林氏的腕间,脸色一沉。

林氏竟是宫寒血虚!

南宫玥抿了抿唇,看来,导致娘亲多年不育的原因就是这个了!

这宫寒血虚症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不过以南宫玥的医术,却是轻而易举。

她斟酌了一番,“娘亲,你有血虚之症,玥儿记得医书上有一个调理的方子,回去玥儿就让安娘去抓药!我给您煎好,您可要喝啊!

她没有说宫寒,只单单说了血虚症,倒也与林氏的身体状况有些贴合。

林氏虽不懂医术,但自小在杏林世家长大,基本的调理常识还是懂的。

听自己是血虚之症,便知道这调理的汤药就是常人喝了也是无碍的,便笑着点了点头。
“喝喝喝,我们玥姐儿亲自煎药,娘怎么敢不喝!

浅云院中,和乐融融;而这南宫府的另一头,黄氏却是一脸铁青。

恨恨地把手上的对牌扔到了地上,对着奶娘方嬷嬷和贴身丫鬟以灵抱怨道“可恶,这赵氏实在糊涂,竟然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林氏那个没用的废物!

黄氏越说越是愤怒,只觉得林氏的差事事关席面,肯定油水颇丰,哪像自己?这戏班能有什么油水啊?

“我的三夫人啊,你就别犟了。方嬷嬷赶忙把黄氏拉进了屋,跟着压低声音道,“三夫人,您还记得三年前的事吗?这次二夫人也拿了库房的对牌,会不会被她发现我们……

三年前?!黄氏脸上的表情蓦地一僵。
约莫三年又两个月前,公公南宫皓去世,府里大乱,赵氏忙得不可开交,便将库房执事权交给了她。

那时,她以为老爷子去世了,怕是三年守孝期一过,便要分家。

怕以后的日子难过,她便偷偷将库房里的几样珍贵藏品给调包了,换了点私房钱。

可谁知守孝期刚过,当今圣上突然一道圣旨便将大伯南宫秦传回王都,还封了大官,可谓是飞黄腾达,举家欢喜。

如今事隔三年,她早就把这事给忘了……

“不可能,这事隔这么久,就算查到我们头上,谁有证据说是我给掉包的?况且林氏那么傻,恐怕是根本发现不了。黄氏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底气不足。

她知道,若是被人认出那几个赝品的话,苏氏一定会大怒,到时细查起来,说不定还真会查到她身上。

黄氏愈想愈是焦急,心底甚至有丝丝恐惧在蔓延。

次日,南宫玥早早地起来,和哥哥南宫昕去荣安堂准备请安,却不想被一个丫鬟拦了下来。

“二少爷,三姑娘,请留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